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三章 群英聚,京观筑(二)
    雨势很急,仿佛永远都停不下来。

    此时有关宛城的战事大体上已经结束了,在大部分士卒都进了宛城配合行动的情况下,留下的士卒基本上是在对这场战役进行收尾,并且为接下来东行剿灭波才、彭脱部曲的战斗做准备。

    而这场大雨的持续,却没有让城外大营中的士卒得到休养生息,反而因为军令显得愈发忙碌,甚至节奏还要混乱仓促一些。

    也是因此,黄忠走在大营中,就经常能够看到三三两两的士卒匆匆忙忙地抱着一些被褥去往指点地点做各种防潮工作,将军们在风雨中大叫大喊地指挥着各种事宜,不时有营帐塌陷下来,连同器械被装上车,直接被马匹拉着朝着东面远去。

    自然也能看到一些妇孺老人在抢救伤者,也有人在搬运伤者以防被雨水打湿的过程中因为几个失误遭难,被骂被打还是事了,有个别伤者疼痛难忍发了疯,还会泄愤杀人,随后与反抗的妇孺老人同归于尽。

    偶尔也有或是花枝招展,或是精神失常的女子在营地中奔跑、走动,引起士卒逞凶斗勇,随后或是演变成血案,或是被解了围,但女子在整个过程中,总归是受到了一定的侮辱。

    这一路上,黄忠全程捂住怀里方雪的眼睛,走得很快,偶尔也会接受盘问,便牢牢压住裹在方雪身上的宽大斗篷故作轻松地回答问题,毕竟脸熟,怀里的又是个孩子,斗篷还是荀爽送的,这样的盘问只能演变成例行公事便被放行了。

    但又要拿伞又要抱着方雪,还要照顾到方雪不看到听到那些残忍、严肃的场景,总会有纰漏,躲在他怀里的方雪在他的问候中便会强颜欢笑,摇头上几句“雪不怕”之类的话,随后黄忠便也点点头,却继续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尽量保持着姑娘不会受到太多的惊吓,直到看到两道身影在雨帘中被不少将士簇拥着朝大营外走去,才停下脚步。

    一道身影魁梧沉稳,并不认识。

    另一道熟悉的身影披着大氅,蹒跚的脚步中裤脚却被鲜血渗得殷红。

    即便众人簇拥之下,刘正显得身份高贵了许多,但对方淋得一身落汤鸡,脚步蹒跚得几乎走不动的样子,还是让他皱起了眉头。

    黄忠之前随着孙坚接应自涅阳过来的一行人,后来又将荀表荀祈送去宛城见荀爽,自然不知道皇甫嵩长得什么样子,但判断出刘正身边那些陌生人身份高贵还是没问题的。

    既然刘正有事,而且他也插不上手,他就不能将执意从涅阳跟过来的方雪交给刘正了,所幸大雨阻挡了视线,方雪没看清楚刘正的身影,不过还是疑惑地问了一句“这么大的雨,那位叔叔受伤这么严重,为什么还要淋雨出去啊?”,他便也笑了笑,告诫对方不要乱话,随后思及来时听荀爽起,稍后使们要审讯刘正的事情,目光微凝地朝着刘正的营帐过去。

    没多久到了营帐外,拉开帷布时看不到公孙越文聘张机的身影,远处几个营帐口倒也有几个当初跟着刘正文聘过去村落的涅阳乡勇看护着这边,自然也有几个张家门客的熟面孔,但最奇特的还要属对面营帐中,有个背负大枪,长相粗狂的年轻人走到他面前,朝着里面望了一眼,听得荀攸“自己人”,那年轻人才点点头,随后似有所觉地挑眉问道:“黄汉升?”

    黄忠点点头,虽然好奇这个衣着打扮不像是士卒的陌生年轻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他如今的情绪还是很复杂的。自从跟随卢节办事以来,他在军中勤勤恳恳做事,也得到了一部分人的认可。这些人中有朱儁军中将士,也有分配到他手下的各地乡勇,只不过大多数人始终将他当成刘正的人来看待。

    那夜紧张公孙越的伤势,其实多多少少他也已经习惯了这个标签,但心底里,还是希望能够跟刘正这些人撇得干净。

    尤其这时候刘正的事情在一些流言蜚语中似乎有着沉冤昭雪的可能,却还是遭遇刚刚那种看似拥护实则折磨的经历,此时他脑子里乱哄哄的,就更加不知道应该对这个年轻人什么了,甚至还有一丝离开的想法。

    只不过方雪毕竟是个孩子,既然是自己带进来的,就要将她保护好,他这样想着进了营帐,没想到那年轻人也跟了进来,咧嘴笑道:“某家文丑,前来看护荀公子的颜家护院……哦,如今应当是刘公子的部曲更贴切。此前听闻汉升兄弓箭无双,刀法凌厉,有空可否指教一番?”

    那抱拳豪爽的模样故作老成,颇有江湖气,他想起过往,有些不耐地皱了皱眉,却没有理会,随后望向方雪的动作愣了愣。

    就见方雪拉下斗篷帽子,露出让文丑吓得身躯一颤的雪白脑袋,笑盈盈地向荀攸打过招呼之后,自怀里捏出一块木牍递给荀攸,“公达叔叔,有人叫雪从涅阳带给先生的信。”

    荀攸一脸惊喜地与方雪寒暄几句,随后在看到木牍上的内容时瞬间目光凌厉起来。这事情倒是巧了,没想到那陈镇求人刺杀德然兄求到孙仲那些人身上去了……

    此时内心勾勒着刘正与张曼成合作的一些轮廓,荀攸也没回答方雪询问他受伤的问题,正色道:“传信的人在哪里?有另外跟你什么吗?”

    “就了等雪回去之后会再找雪要回复。”

    方雪迟疑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没把自己不想走的想法出来,有些疑惑地看着荀攸,“公达叔叔真的受伤了吗?”

    荀攸不置可否,脸色难看了一些,“没过只给你家先生吗?你此前在哪里?怎么拿到手的?别人看见过吗?”

    连珠带炮的话语让方雪有些措手不及,但她挺懂事理的,当时那个蒙面叔叔又教过她怎么传达消息,这时回忆了一下,凑到荀攸耳边声道:“我此前住在仲景叔叔家里,一个蒙面叔叔半夜进屋给我的。雪当时吓了一跳呢。他给先生还有你都可以……其他人不行。雪就一直藏着了,叔叔放心,没人看到呢。”完又关心起荀攸的伤势。

    “就是受了点伤,不碍事……”

    荀攸答道,嘴角却微微一抽,想起那夜自己朝张曼成承认是刘正亲眷,这时得到这样的答案,俨然被张曼成当了真,不定此间还有张曼成刻意促成的意思,一时头皮发麻,心中却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隐隐有一丝轻松,随后将木牍扔进一旁此前收进来的火盆里,火光中眼眸闪烁,“回去后,你就‘做干净’。”

    看着木牍在火盆里燃烧殆尽,黄忠心中有些忧虑,荀攸那番话听来实在古怪,而且方雪的话虽然遮遮掩掩,其实他也听清楚了一些,这时面不改色,却也莫名想到了张曼成,这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营帐里的气氛不由沉默下来,文丑见这伙人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有些无聊地准备出去,就见远处颜良咋咋呼呼地带着文聘跑过来,冲进营帐拍着胸脯喊道:“杀人啦!娘的!好多人啊!”

    文聘也脸色煞白,拧着头发上的雨水支支吾吾道:“荀公子,荀侍中那边派人过来,让我背你出去,看筑……筑京观。”

    “你什么?!”

    荀攸心中发颤,“一定要去?”

    “没错。所有人都要去!”

    颜良一只手搭在文丑的肩膀上,大口喘气,按着心口语无伦次地颤声道:“我他娘的想回家啊……怎么有这种事情!我粗粗一看,估计大半个城池的人都要被赶出来了。一个个砍头啊……这要砍多久?都不知道那些人是不是蛾贼,这种瞎碰运气的事情当官的怎么会做?连求情的也砍,那边哭喊声比雨声都要大,都血流成河了,大雨都洗不干净。阿丑,老子要疯了,真的……嚯!见鬼见鬼见鬼……”

    “人姑娘这么好看,你一惊一乍的喊什么呢!大惊怪!”

    文丑望了眼方雪,朝着颜良蔑视道,察觉到黄忠的眼神,有些心虚地问起所有人是什么意思。

    听着颜良三位中郎将下令,让整个营地的人都过去领略筑京观,见证朝廷军的丰功伟绩,黄忠收回视线,想起刚刚看到的有关刘正的一幕,便向荀攸了起来,荀攸失神许久,皱眉道:“看来真的避不了了……走。仲业,荀某便劳驾你了。”

    “公达叔叔,那我呢?如今就回去吗?雪相见先生。他在哪里啊?”

    方雪眨巴着眼睛,“什么叫筑京观啊?”

    “便是建房子。”

    荀攸苦笑一声,又黄忠文聘扶着站了起来,“汉升兄,还得劳烦你在此护一下雪了。”

    “知道。”

    黄忠颔首,扶着荀攸让文聘背起。

    他才拉住方雪,就见公孙越从暴雨中冲进营帐,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红着眼破口大骂道:“白痴!黄汉升你个白痴!把方雪送到军营里来!娘的!你知道军营里有多少眼线吗!敢把方雪带过来!放在伯朗兄身边也好啊!”

    “放手!”

    黄忠皱了皱眉,却也神色冷漠,“你重伤未愈,黄某不想动手。”

    “动手啊!老子宁可你动手了!疯了!去他娘的!”

    公孙越歇斯底里地大喊着,抄起方雪语调急促道:“他们这是要让所有人都疯啊!知道方雪进来了,朱中郎将居然要让她也陪着德然兄去看筑京观!这是要干什么啊!”

    “你是……”

    荀攸浑身冒起一股寒意,其他人看着被公孙越夹在腋下,难受出声的方雪,也是一阵头皮发麻。

    “我送她回去!你们走你们的!这件事情怪罪下来,就是我一个人的错!”

    公孙越手忙脚乱地盖上方雪的斗篷帽子,在方雪的叫喊声中冲出营帐,随后拉过青云上马就往外跑。

    远处有将士大喊着骑马追了过去,荀攸急忙跳下来,一屁股坐倒在床榻上,却还是忍痛喊道:“快!拦住他……他们这些杂碎!嘶……”

    黄忠眉头一皱,见一旁文聘颜良文丑已经冲出去,抿了抿嘴,还是拿过一旁备着的弓箭冲了出去。

    ……

    暴雨中远处闹哄哄的声音传了进来,营帐内孙静扭头望向帷布,听得孙坚指骨叩了叩案几,当即回头苦笑道:“大哥,真的没有了,都交代了。”

    “孙幼台你这个猪猡啊……”

    孙坚一口吴语音调低沉,却隐隐含着怒意,“这种事情怎么好瞒着中郎将,还要去雒阳斩草除根……还看!要不要我让你出去看个够!”

    后面的话明显高亢,显得暴跳如雷,孙静急忙回头,心虚道:“大哥,你确定得罪刘公子我们能讨得了好?北中郎将可是过来了,刚刚君理兄不是也进来了,左中郎将亲自接见……”

    急促密集的马蹄声自营外响起,似乎是又来了一队骑兵,还有个淳厚的声音用字正腔圆的官话大喊着什么,孙静听着几个耳熟的声音掠过,望了一眼帷布,继续道:“不是刘公子平反有望吗?这个时候上报朱中郎将,吃力不讨好啊,而且谣言都快破了……”

    “你懂什么?朱中郎将的性子你不知道吗?我自宛城回来时,连使的面子他都没给,若真要做些事情,你以为刘公子一个白身挡得住?”

    孙坚皱了皱眉,“那刘公子要是把你供出来,就是谋逆的罪名啊。你这是在自讨苦吃!”

    帐外喊声不断,偶尔兵戈作响,马匹嘶鸣,还有人栽倒在地的痛吟声,那淳厚声音还在大喝,声音在风雨声、马蹄声听不清晰。

    随后不久,声音渐渐稀落,有人大喊,“某家……刘正刘公子麾下公孙越,字子度,阁下何人?待送人去而复返……异日必与刘公子登门重谢!”

    那声音越喊越远,随后不远处响起此前屡屡大喊的淳厚声音,“刘公子?哦!壮士慢走!某家骑都尉曹操曹孟德!”

    那骑都尉喊完之后,继续大喝道:“区区孩童,尔等留之作甚?!还不速速回马,前去宛城南门筑京观!曹某可有言在先,尔等休要再追,要不然别怪曹某只看军法不看人!”

    孙坚眉头紧皱,“曹孟德?!”

    帐外争吵声响起,随后不久平息下来,便听到帐外那曹孟德继续大喊,“此处可是孙将军部曲所在?曹某奉三位中郎将之命,前来通知尔等部曲所有人速去宛城南门!事不宜迟,曹某另要通知别处,先行一步,望孙将军速去!”

    孙坚眉头一挑,听得马蹄声远去,就见两名大汉走了进来,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大汉抱拳道:“主公!君理已备好马匹,我等这便走!”

    “德谋兄,什么情况?筑京观还要这么多人看?所有人?这意思是咱们其他事情不用做了?”

    孙静有些意外,刚刚出声的名叫程普的大汉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等到孙静问第二遍的时候,一旁名叫韩当的大汉接过话茬道:“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全营都去,想来如那骑都尉所,如此盛况,三位中郎将想让我等见识见识。”

    “真要如此就好了。”

    孙坚叹了口气,摇头道:“这气哪里能筑什么京观啊……玩弄人心才是真的。”

    他神色忧虑,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过去拍了拍程普的肩膀,笑道:“德谋,不过些许事,记这么久……若真要还嫂夫人一个清白,异日我去向刘公子询问一番?”

    程普干笑一声,“此事怎敢劳烦主公,还是末将自己去问。如今我那担子……哦,便是妻姐夫婿孙浩孙子远还在为了那点微末事情候在涿县,待来日末将询问清楚,再与刘公子一同前往涿县将子远兄一家人接过来便是。”

    孙静一怔,好奇道:“德谋兄与刘公子还有一番纠葛?”

    “微末事,无足挂齿。”

    程普笑了笑,想起当初自家夫人和姨姐回去定兴探亲被捋去涿县,此后因为孙兄几句话郁郁寡欢,心中倒对自家夫人有些歉意。

    “还是我来,总觉得你会一去不返。”

    孙坚打趣一句,见程普瞬间脸色慌乱,笑道:“笑罢了,此事我不管就是……我等先过去。不能让几位中郎将等急了。”

    “喏!”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