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零章 交心之言
    第二辰时刚到,灰蒙蒙的乌云压得地间阴暗无比。

    刘正醒来时,要不是营帐外的火盆还在持续燃烧,偶尔有火光自微微晃荡的帷布缝隙间照进来,几乎感觉营帐里都是黑漆漆的。

    “醒了?”

    一侧席子上,荀攸突然出声。

    帐外有零零星星士卒的脚步声、喊声,刘正心翼翼地动了动,扭头道:“没什么事情还醒这么早?”

    “方才仲景兄来过,已经辰时了。这气,看样子要下雨。不过我的确醒的早,一半疼一半冷的,难受好久了,都没睡舒服。半夜迷迷糊糊感觉你也醒过。”

    荀攸感慨一声,帐外文聘听到声音进来询问两人要不要处理一下个人卫生,被回绝后,起要去叫一下已经在替他们熬药的张机,刘正问了几句,知道陆烁的人在远处警戒,便让文聘回来时顺便带两条被子。

    等到营帐里安静下来,刘正心地摸上后背,摸到伤口边缘隐隐作痛,苦笑起来,“是醒过,还以为你睡着了,早知道就跟你话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恢复,太痛苦了。”

    自从受伤以来,他就趴在床榻上动弹不得,整个人酸痛无比,睡梦中偶尔不心动一下,牵扯伤口还会痛得醒过来,然后精神疲惫,人却睡不着了,偶尔还会内急,让身边的人忙上忙下地伺候着,行动的时候就更加疼得没话了,再加上一些个人卫生带来的心理压力和明面上乱七八糟的事情带来的身心煎熬,处境委实凄惨无比。

    这时听着荀攸感慨,刘正满嘴苦涩,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到如此下场,随后倒是一愣,望着系统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提示的荀攸好感度加“2”的消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心忖荀攸这家伙真固执啊,比其他人难拉拢多了……所幸在上升也算一件好事。

    荀攸笑道:“昨日我等那番讨论猜想,已经证明你也默认朝堂之上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如今这下场,感觉如何?刘公子可有心得体会了?”

    荀攸此前已经改了口,这声“刘公子”就明显带点打趣的意味了,刘正苦恼道:“怎么呢?没死啊,过不了多久伤疤一好,不定就忘了疼……毕竟这刑法没涉及到人命,出发点的好坏也难论,而且中郎将我也惹不起——好,心里话,肯定恨啊,可拳头没别人大,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外面有人路过,他的声音压低了一些,笑了笑,“而且第一次嘛,印象肯定深刻。偶尔想想,不乱话不乱做事就好了。很多事情都想重新再来,但这想法本身就没意思。真要计较结果,我什么都不做,找个没人的地方隐居不是更好?可我已经牵扯很多人了,退不了了,而且也不想退……你这问题肯定是在提醒我改掉冒冒失失乱话乱做事的毛病,我保证之后肯定会改,但之前……”

    刘正脸色严肃起来,“老实,我要是不开口不做事,谁会在乎、赞同我的想法?如今虽受了罚,究其原因,不就是我做的事情引起了中郎将的注意?不论中郎将对我的评价好坏,我的言行举止起码引起了他的注意,也肯定引起了很多人的主意。这对我来也算好处啊。而我要做的事情,杀黄门、救宛城百姓,乃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已经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完了,而且暂时也没性命之忧……呃,这话得太早,还得看这几日使怎么审了,但愿没问题。”

    荀攸错愕道:“你此前当真如慈明祖父所,为了布局才想方设法引起别人的主意?连杀黄门也是为了让别人在意你?”

    “那倒没有,我没这么厉害。虽结果似乎也参杂了一些引起别人注意的成分,但我功利心还没这么强,当时纯粹是不想老师有事才杀的黄门。你也过,我偶尔不动脑子的嘛,不必凡事都把我往布局上扯。”

    荀攸恍然大悟,忍俊不禁地笑了笑,“这两脑子乱,想的太多,忘记你不过脑子了。”

    “这话我可以,你一……好气啊。”

    刘正哭笑不得,微微动了动,舒缓着发麻的身体:“其他看上去毛毛躁躁的言行举止要是硬要解释,多半也是单纯地想要服一些人,或者找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事……引人注意是我刚想起来的好处。当然啦,我承认有些想法可能对你来有点儿戏,你就当我一意孤行。反正那些事情做起来——包括张曼成的事情,我都问心无愧,而且对我也有好处。一意孤行嘛,我要做的肯定是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且未必有错。”

    他笑了笑,随后那笑容转变得有些干涩:“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到底,我不像你出身世家,便是旁系,在旁人面前你也算人杰栋梁,能得人认可,让人相信,甚至想要保命也简单许多。我是寒门,虽有汉室宗亲的身份,但这身份到底只对普通百姓有用,会让他们觉得有距离感和神秘感,真正对上面的人而言,只有有实权的汉室宗亲才有用。”

    “所以我想要让上面的人重视,想要让旁人与我共同做我想做的事情,就算只是微末的机会,只要没死,也得抓住……就算被认为口无遮拦、行事冲动,那又如何?有人相信我做的没错就好。而且我总觉得,不定还会有人心高气傲,觉得能够驾驭我!不会死总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的。再次强调,我做的不一定对,但也未必是错的!”

    这番话出来又属于交心之言,却也有些沉重,尤其是当下两人的处境都很落魄,即便平日里荀攸在荀氏的庇护下也算风光,却也想到一些曾经发生的沉痛经历,此时又在军中经历了这样狼狈的遭遇,就更有一种感同身受的共鸣了。

    他沉默片刻,却也笑着舒缓气氛,转移话题:“有人心高气傲,驾驭你?你在求我可怜,激我投诚?还是贼心不死啊!”

    “想多了,情之所至。”

    刘正也回过神,笑道:“不过你这么一,如今也有这样的想法了。我跟你忏悔,跪求喊我主公啊。”

    “呵,荀某哪里有这么好骗,随便是谁对我低声下气,我便奉他为主?你这话不对,毫无气节,笑过头了,会让人看轻你。”

    荀攸干笑道,听着刘正阴阳怪气地“咦”了一声,也觉得自己话里指点的意味浓厚,有些无奈地笑道:“你那《孔雀东南飞》可是将父父子子批评了一通,可见叛经离道,要别人奉你为主的心思倒是很重。可荀某好歹是名门之后,如今能以朋友的身份帮你已经不错了,区区一个寒门出身的汉室宗亲,你刘德然何德何能让荀某奉你为主啊?”

    “荀公达,你过分了啊!刘某杀你如探囊取物,还由不得你了!”

    “待荀某入仕,想要杀你也如探囊取物……不,连手都不用抬,不过动动嘴皮子的功夫。而且荀某保证字字珠玑,不会如你这般一大堆废话,连起码的尺度都没有。”

    荀攸针锋相对,听着刘正苦笑,哈哈大笑,随后话锋一转道:“不笑了。幼台。昨夜他那些补充,其实颇有道理,他见微知着,喜欢刨根问底而且善于一捋到底,于局势上的见解颇有独到之处,虽功利心表现的不强,但幼台做事干净利落,胆气心性颇为不同凡响,不容觑啊。”

    “也是寒门……我那夜的话没错?让所有人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人才要有,绝不能故步自封……你跟我透个底,教化万民到底能不能做?我是真的想做。”

    这时候起这些,刘正也是感觉与荀攸的关系渐入佳境了,当然,更多的也是一种试探,想看看荀攸既然答应下来会帮他,会不会跟他些心里话。

    “我要的是我昨的直觉,是想问你是不是原本就看重幼台……算了,先回答你。荀某先投桃,你等等记得报李啊。”

    荀攸想了想,正色道:“我不知道。幼台毕竟是个例,便是他们兄弟二人都非同寻常,也代表不了什么……此前不是还打听到孙文台是孙武后人,父亲也是官宦?或许祖上也有一定积累,有书籍传家。而且他们在军中有了职位,算是寒门之中出众的了。可寒门中不出众的人不是更多?”

    他沉吟片刻,“若真让我来,我觉得你这么想不好。一旦开了先例,从乡聚到郡县,乃至朝堂,让这部分人介入,只会更乱。甚至各种利益纠葛也更复杂,没有士族那般纯粹。你想啊,张让那些十常侍就是前车之鉴,还有外戚……甚至长秋宫内的何皇后,善妒、极端……呵,要不是幼台起来,我都快忘了此事,这事此前流传的版本,可基本都王美人病死的。”

    虽似乎是想要套取自己的那些秘密,荀攸的回答显然也明乐意与自己讨论这些,刘正笑了笑,反驳道:“性本恶,就该教化。这可是你们家先祖的。我总觉得你们这些士族守着传承,不乐意共享书籍,也不乐意家族被取缔。可乱世之中,家族覆灭不过一朝一夕的事情,墨守成规有什么意思?不定共享了,还能更进一步。”

    “先不考虑你这话中将卢中郎将都了进去。至少这话你错了,你有偏见。荀某见过不少前辈,到了一定高度,其实也没那么迂腐,兼容包并也顾得上真正的寒门士子,甚至他们身边也带着一些寒门学生。只是这些前辈考虑得失还是更加趋向于大势的稳妥,也就是择优而选,让好的人得到机会。如同朱中郎将那般激进的人也有,然而养蛊的手法到底也是择优而选……”

    荀攸叹了口气,“话回来,朱中郎将也是出身寒门,但考虑的莫非是寒门的利益?他是为圣上做事的,可你觉得这择优而选的手法稳妥还是不稳妥?他出身寒门,为什么不为寒门出头?肯定有其道理存在啊。”

    “再者,你的办法就一定更加好?这四百年大汉风风雨雨,未必没有人想要为了家族开枝散叶,或是为了权势而广招弟子门生,可没人能真正做到教化万民。各方制衡、周旋,真正想要实施,谈何容易?便是龙榻之上的那位都不见得敢如此做。犯众怒的。光是一个鸿都门学,已经让多少士人口诛笔伐了?”

    到这里,声音轻了一些,荀攸望了眼帷布外,声道:“何况,一旦如你所的事情大行其道,权谋之争会更加险恶。我等士族大多钻研学识,追求中庸之道,也恪守族法家规严于律己,有些时候手段也柔和,总不如寒门爬上来的人喜欢不择手段……这番话虽带有偏见,可文人书生习惯做的始终是口诛笔伐,总好过市井之中、战场之上带来的明枪暗箭的手段,便是有些个例存在差异,又得到教化,大体上生活的环境总是这样的,这话没错?”

    刘正点头,“我懂,孟母三迁嘛,环境决定很多,而且书生傲骨,对钱财权势的留恋不如其他人强烈……可加上律法。”

    “律法完善吗?这些年,在春秋,在律、令、科、比上,难道那些做官的钻的空子还少?退一万步,就算你真的位高权重,足以让下士族献上家中藏书,让下人都能读书写字。能持续多久?这件事任重道远,绝非一朝一夕就能达到。你之利器,也可伤人啊。有时候完全不懂才会安分守己。张老太公将你所的当成邪念,自有他的道理……要不然,致知在格物,与你所的知其然知其所以然如出一辙,哪里有什么邪念可言?他想的,无非便是你在妄图以此作为拉拢下人的手段。毕竟大多数人穷其一生在学识一道上都不求甚解,还不如找几个资高的培养成才,也能减少混乱。多,终究不如精嘛……这是几百年来前人的出来的经验教训了。”

    荀攸顿了顿,坦言道:“自然,我这番话也可谓墨守成规,却也不失为士族普遍的想法。你这么做或许百姓会感激你,但于我等而言,你就是叛经离道,居心叵测。此事想要做下去,绝对步履维艰……不过,你若真想做,荀某可以替你问问慈明祖父。”

    刘正表情一滞,荀攸笑了笑,“你放心,我会变通一番再去问,而且实话,慈明祖父乃至荀家其余人,也都知道变通……要不然也没你安分三年就有可能喊慈明祖父‘外舅’的事情了。”

    他想了想,“慈明祖父虽重视礼制,还算广开言路。便是在他那里遭到反驳,既然你真的想做,其他几位祖父叔伯,荀某也能帮你问一问,寻求一些变通的办法。再者,如今分家了,其实我等想要有不同的意见反而简单了一些。毕竟以往还要维稳,在旁人面前也要做出荀氏一族都是一条心的识大体姿态,如今有些不同的意见,也算与本家乃至大房二房之类的区分开来,让人知道各家在争。呵,这方面其实颇为惨烈,稍有不慎就是手足相残,血流成河。荀某句难听的,如你这般,可是我对付慈明祖父的破绽,还是大的破绽。”

    “呵呵,一枪砸死你。哪里能让你口诛笔伐?还破绽,我让你破腚!”

    刘正哼笑起来,荀攸觉得有些冷,压住被子,感受着屁股的疼痛苦笑一声,随后疑惑道:“看来你执念许久了?若我赞成,你想好怎么做了吗?”

    “开办私学,开拓民智,乃至教化百姓德行,这些都需要你帮忙。然后,招贤纳士,培养为我所用之人……此事其实不急,等到我有官位的时候才好开展,可也能提前布局,让一些孩童提前学些各种技能,乃至行军打仗,治国安邦的本事——这里也需要你。我甚至想让商人、医者的地位高一点……医师不必了,仲景兄如今在军营中做的事情,你懂的。而商贾嘛,虽被士人成充满铜臭味,可商贾也有好坏,只要能驾驭,未必不能成为手中利刃。”

    刘正笑起来,“我句你不爱听的……呃,接下来这番话可能是刘某不求甚解之后的偏见,你别笑话我。”

    “无妨,知地知你知我知。”

    荀攸笑了笑。

    刘正整理着思绪,正色道:“刘某以为,这也是独尊儒术的害处,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下,将其他流派都贬低到尘埃里,若其他流派也得到认可,有用武之地,难不成争权夺利的人还会多?便是有,大部分人才也能分流出去做其他事情。毕竟朝堂上的位置其实就那么多,制度已经限制数量。如今这世道,朝廷解除党锢,又呼吁着让士人入仕救世,这么多人涌进去,原本的人又要保留地位,能不惨烈吗?”

    他顿了顿,迟疑道:“而且儒学之中很多都到做人之道,却与下相关,这些暗示看似让人心中顾念仁义,却也在增加贪欲。让人觉得守仁道,治好家,就能顾好国家,可不一样的啊……如今连一些选拔的制度都有问题,孝廉、有道、方正……这些根本跟治世毫无关系。内圣外王,如今大多注重内圣,甚至内圣都做不好,而外王,什么叫外王?用正确的方法做事情,多少官员能做到真正为百姓做实事?我这人务实,反正看不惯,也觉得要改。”

    “修身齐家治国平下,独尊儒术不好……嗯,想法很好,于儒学上,的确各人有各人的见解,我也不反驳你了,留着往后细。那个察举制,其实如今这世道,我等也在考虑其中利弊,陈家几位大家在这方面也在做设想。往后不定可以集思广益一番推陈出新。”

    荀攸笑起来,话锋一转道:“可你再务实,真的能承受结果吗?如今为了你的务实,这惩罚还不够吗?往后要是惹怒了真的想要杀你并且位高权重的人,不定直接被砍头了……还有,此话对我还可以,幼台若在,不要提起。他哥的军职可不,朱中郎将心腹啊。”

    这话明显是想孙静可能是细作,刘正笑了笑,“再过几年你就知道我为什么不怕我务实了。至于幼台,我知道,他这人刚接触我就发现不同了。没我心善。咱们两边观念完全不同。不过他那人刚接触便会让人觉得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做事情不会优柔寡断,也很面面俱到。他哥应当也这样。而且据他大哥武力非凡,素来悍勇,想来能人多助……呵,往后了不得啊。”

    荀攸翻了个白眼,“刘德然,你这样没意思了,遮遮掩掩的。”

    “遮遮掩掩?我不是看你心情不错,有空跟我交心,已经了更多的吗?自己去猜啊。反正我起来,你也未必全信。等有了结果,咱们再讨论。”

    荀攸沉默下来。

    刘正敛容正色道:“公达啊,咱们同甘共苦,也算自己人了。刘某就不藏着掖着了。你能不能给我个准信?往后来不来帮我?一直帮我,携手并进的那种……真的,其他人未必比我好。只要不是你自己做主,去哪里都不会顺心的,我起码还能给你骂一骂。而且等到我宪和兄和李大哥带人来了,有些东西一定会让你感兴趣。”

    “你感兴趣我就感兴趣了?不喜欢你卖的关子。眼见为实。再了,你夺情起复,总想这么多不厚道。”

    荀攸顿了顿,扭头望望营帐外,“而且,这阴沉的,不定……今日对你来不是黄道吉日。我有预感要出事情。那些使也不可能被拖住。便是真被拖住,也有人该在军营中闹事了。法不责众嘛。中郎将的指令并非没有纰漏。”

    “你这样转移话题才不厚道……”

    刘正闻言心中一沉,却固执道:“等度过去了,咱们好好谈谈?”

    荀攸沉默了一下,一脸无奈地笑起来,“三年后。此趟过来,历经生死,总觉得对家人有所亏欠。家中妻儿都没照顾好。你正好守孝,也给我时间考虑考虑。待得哪我过去考校,看看你那些布局怎么样了。久别重逢才能看出差异……要不然我心中便一直有你轻浮的念头。你放心,便是没有主臣关系,朋友还有的做。而且你不用承诺什么,你再随和,一旦时间久了,总要有制度,你这番话本身骗那些不会思考的人还行,我这边还敢这么,只会让我觉得你轻浮。”

    “我……”

    门外有人话,随后张机、车焕与文聘拿着脸盆、药碗、被子进来,刘正便也停止了话题,与荀攸跟他们打过招呼,就见张机放下脸盆,从怀里掏出两块水玉,笑了起来,“德然兄,你且看看。”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