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九章 师宜官被擒
    临近子时的时候,际星光灿烂。

    城门禁闭的博望城内安宁祥和,城外流民聚集之处喧闹无比,再远处,有近千人聚集,星光与篝火之间人来人往,或是遣散求助的难民,或是守卫巡逻,或是南地北的道一番。

    简雍带着李成与一名大汉忙完了事情回来,与坐在正中央篝火旁的关羽、金马打过招呼,金马让出席子去做事情,简雍躺下来,揉着有些酸麻的后背,才有空喝着稀饭,对于冷落了关羽大半个时辰致以歉意,又抱怨了几声刚刚接触的一些流民的贪得无厌,随后整理了一下思绪,问道:“此前到哪里了?你们那边的情况……不对,你们那边已经完了,是到我们了对?”

    “对,金马方才也同我了一些家里的情况,你们拣他可能不知情的便好了。”

    关羽点头,简雍喝了口稀饭,侧躺着拍着后背颔首道:“听过没听过的,你再听一遍。简某尽量长话短……家里那边,主公造反的消息,我们都压下去了。李婶与诸位弟妹听不到消息,平日里也只是叫我们多加留意南边的情况。雍当然对他们主公没事,胡编乱造的,拣些好的上一番。只是我偶尔也乱了方寸,不敢多面对李婶他们。谁会能想到主公居然……唉。”

    火光下简雍脸色明暗不一,却也算冷静,抬头望着际灿烂银河,目光迷离:“当初刚从刺史那边得到消息的时候,我等着实慌了……哦,拜张县令所赐,如今我等与刺史有了一定联系,与刺史族人在蓟县也有一些合作。当然都是生意,主要也是帮帮忙,护卫着在各地来回送些货,与蓟县乃至幽州官商也算有了个眼缘。”

    他到这里微微一笑:“毕竟起于微末,两个多月能有这种程度已经算不错了。真要有什么进展,反倒是颜家自琅琊带过来的生意,让刺史那边有些心动,也合作了一次,后续能否加强联系,还在商量……呵,不提这事,我都忙昏头了,此事找主公才有成就感。”

    简雍完沉默下来,听着李成叹了口气,便也长呼一口气,沉声道:“此前那些人一路自南阳零零星星地回去,看着人多起来,心情也不上好,方才听你了一遍你们一路上的遭遇,如今心里更是乱糟糟的了……若是主公那边不能平反,总觉得白忙了,找不到方向。”

    关羽望了眼一侧一直在打量他的大汉,有些不自在地握住青龙偃月刀,苦涩地笑了笑,“群龙无首。”

    “群龙无首,本是大吉……从你嘴里出来却是凶兆了。”

    简雍摇摇头,坐起来望了眼远处,随后与邹靖的目光对上,两人摇手点头地打了招呼,简雍敛容正色道:“此后朝堂上的消息,刘刺史也托人书信告诉我们了。他毕竟是汉室宗亲,如今又提出废史立牧的提议,可主公的事情一出,一些闲言碎语让他也不好过。他原本在朝堂上提议那些事情本身就有压力,这事让他在汉室宗亲面前都失了颜面。”

    他望向关羽,“于是给我等下了军令状,主公的事情必须定下,好与坏,怎么样都好,至少给个结果,这才有了邹校尉与我等一同过来。这也算一个帮衬的态度。毕竟当初故安令那功劳报上去,他将主公归到他的麾下了。如今这举动,也算相信主公为人所害,并非真的造反,算是孤注一掷了。”

    “有人过来,不一定是来帮忙的。”

    关羽沉声道。

    他这几在博望一带打听消息,原本就一直担心刘正,结果后来遇到几个疑似波才彭脱那边过来的蛾贼首领,便一时耽搁了回去的想法,但今日宛城那边来人,他也知道刘正被体罚的事情,对于朱儁派他过来的指令,便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这样的想法也致使他对于朝廷军没有什么好印象,而且村落里发生的事情,他也大概知道了一些,要不是如今想要留在此处捞些功劳,好在朱儁那边替刘正上话,他真想提前回去照顾刘正,也用佐军司马的身份杀鸡儆猴,挫挫一些人的锐气。

    “你也看穿了……看破不破啊。反正给主公的书信上的便是刘刺史对主公的态度是支持的……你们如今位于绝地,总要给你们一点信心。”

    简雍揉着后背龇牙痛嘶几声,见关羽神色疑惑,苦笑道:“真被主公中了,往后不定便得躺着话了。好不了啦,老是疼。”

    “我给你去马车上拿点药。”

    那一直审视关羽的大汉回过神来,起身走向外面。

    关羽望了眼李成,皱眉道:“这便是你的颜良?”

    “便是颜良,早知道让他继续打探消息不要凑过来了……呵,叫他不要失礼,结果还是……云长海涵了,他无心的,便是对你有些好奇,想比试比试。一介武夫嘛。”

    望着颜良一步三回头地朝着这边看过来,察觉到自己的眼神还笑了笑,李成瞪了眼过去,苦笑道:“那几师伯过来祭奠姑父,后来又自琅琊领过来一些人帮衬,虽大家都知道了你们在故安的经历……可笑一句,都是见过枪神刀神的人了,颜良他们心气高,便也觉得你们那些事情做出来,除了胆气,根本没什么,就是因缘际会的巧合罢了。”

    他添了根木柴进篝火堆,微微一笑,“颜良还一打三,将朱明士仁他们打得满地找牙,心气就更高了。你别理他就好,他其实也懂分寸,你们遇上这样的事情,此前张任那亏吃的,颜良也记在心里,暂时不会主动找麻烦。等事情彻底解决了,打他一顿,就当发泄一下了。”

    关羽便也笑了笑,听李成起刘始,又敛容问道:“爹那边……”

    “姑父的后事自然都办妥了。一些杂七杂八慕名过来的人也差不多都打发了,如今家里人只等着迎你们回去。”

    李成苦笑,远处邹靖过来送上一些食物,与已经认识的关羽打上招呼,上几句手下传过来的孙坚等人从博望坡全身而退的消息,等到邹靖离去,李成出去处理了几桩暴民与手下人的纠纷回来,继续安慰道:“你也不用担心,卢中郎将我等也见过了,他无妨的,那就不会有事。据他们这几也会过来。只是德然受刑,还有那恶名……不好办了。”

    “也不是不能办。”

    简雍喝完稀饭,用碗挡着嘴唇,“主公的那些安排你也知道。两个月的时间,我们其实也没什么成绩做出来。不过蓟县、涿县、故安这三个地方,已经算是安家落户了。一些事务也在慢慢完善。今日停下来在这里休息,一半是因为你,一半也是想要通过那些流民打听主公的消息,并摸索出博望附近地形,至于还有一半……我便想着,往后在此安家落户,等到宛城战事一了,便不回去了。”

    关羽愣了愣,“这是何意?”

    “耿家跟我闹翻了,此后一些事情令得我在涿县那边出名了。我需要换个没人的地方从头再来,或者蛰伏一段时间再悄悄回去……南阳这边既然主公名声不好,我便试试能不能帮他正名。此后再花几年时间,将涿郡和南阳两边的商道打开。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也有一批人去雒阳尝试着布局了,也想了解朝堂那边对主公的态度,往后也会在那边慢慢发展。”

    简雍像是想到了什么,疑惑道:“对了,主公什么时候收了一个女徒弟?那姑娘被爹娘逼婚逼疯了,偷偷也溜去雒阳,是帮咱们打探雒阳的情况。这事我已经答应了,有郭宵看着,应当不至于出问题,就是还得告诉主公,有问题大不了再召回来……”

    有人过来几句在难民中打听到的情报,简雍点点头,“那透露消息的人底细查一查,如果没问题再考察考察,就正式安排一下,往后不定有用。”

    他摆手示意那人离开,扭头笑问道:“这叫邹琪的姑娘到底是不是咱们的人啊?故安令那边是主公特意嘱咐接过来的……怎么感觉有猫腻?问题家妹和那邹姑娘刚见面就混熟了……第二差点因为不知道守孝的规矩都准备同床夜话了。这事看得我都奇怪。答应那邹姑娘过去雒阳,起来还是家妹牵的头,我让邹家双亲骂了许久。”

    关羽愣了愣,想起刘正那些秘密,苦笑道:“在故安时我被困在屋里,也不清楚。不用胡思乱想了,见到大哥再问问。”

    简雍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了沉,“到故安,昔日你们在故安同甘共苦的袍泽……周宇病死了,唉,也不知道益德知道了会怎么伤心呢。赵续伤势过重,废了一只手才保住命,只是身心疲惫,有点沉闷,朱明他们劝了也没有,回头还得主公去劝劝。士仁身边那三个一同自故安回去的兄弟也因为伤寒死了……对了,涿县那边爆发了一场不大不的瘟疫。”

    “大家没事?”

    关羽神色一凝,简雍摇摇头,望望颜良远去的方向,“除了起的,其他你们有交情的都没事情,这事我不会瞒你们,迟早都会知道的。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咱们在故安得到的主公留下的方子起作用了,疫情算是控制住了,农庄内的损失也在承受范围之内,就是颜家有几个遭了无妄之灾,据回去琅琊就病死了,琅琊那边都爆发瘟疫了,呵,还是从青楼扩散出去的,据和那几个病死的颜家公子哥脱不了干系……自然,这些都还算好。故安那边更严重,我们来之前,城中死了差不多两成的人……当时那惨状,只觉得主公能活着,吉人自有相啊。”

    关羽怔住,表情黯然,与此同时,颜良跑了回来,把药递给简雍,朝关羽道:“云长兄,文台兄回来了。我叫人去安顿他们了,应该马上会过来。”

    关羽点头道谢,下一刻,孙坚已经跑了过来,拍着关羽的肩膀坐下,笑道:“妥了!”

    这几两人朝夕相处已经熟络起来,今下午关羽遇到简雍便留了下来,简雍邹靖这边却也叫了些人帮衬孙坚去跟踪、围剿那几个人疑似蛾贼的人物。

    刚入夜那会儿,那些人的身份便被简雍手下通过各方面的渠道打探清楚,领头的是波才手下的刘辟、龚都二人,似乎是在打探并且接应一些人,此后的时间内,刘辟、龚都与一些受了伤但气质彪悍的人碰了头,朝着博望坡过去,孙坚便也带人摸了过去。

    此时这声“妥了!”让关羽精神振奋,毕竟大也算一个功劳,算得上出师捷,笑问道:“邹校尉也没清楚,君理他们呢?难不成你们把人都抓了?”

    “那倒没有。”

    孙坚摇摇头,接过李成递过来的稀饭,道谢喝了一口,那边邹靖听了手下的情报也凑了过来,孙坚吹着热气,对关羽笑道:“接头的是宛城那边张曼成手下的人,两边合起来十二三人了。你也知道,宛城出来的蛾贼,也算精兵强将了,做事都有章法,我等跟了半个时辰,便被他们发现了。顾及到诸位兄弟的性命,便放他们逃了。”

    “那怎么妥了?”

    关羽怔了怔,回想着张曼成和刘正可能存在的联系,若有似无地朝孙坚看了一眼,总觉得孙坚是故意放走他们的。

    这几日相处,关羽也看出来了,孙坚对自家大哥多少还是有点想要结交的意思,不定便手下留情了。毕竟孙坚的功夫,这几日两人切磋一番,也了解了不是易与之辈,而孙坚又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向来喜欢先登,悍不畏死的,带着二十多人还怕对方十二三人,显然不可能。

    孙坚朝过来的方向望了望,笑道:“坚的是你大哥的事情妥了。抓了两个人,一个老匹夫,你猜那老匹夫是谁?”

    见关羽神色不耐,简雍和李成也神色期盼,孙坚大笑起来,朝着远处过来的两人摆摆手,“君理,走快点啊!”

    等到名叫朱治字君理的大汉带着一名中年人过来,看着那中年人一张灰头土脸的面孔,关羽已经提刀站了起来,从牙缝里一字一顿地唤道:“师!宜!官!”

    师宜官讪笑一声,“云长友,别来无恙啊……”

    刀光一闪,随后被孙坚猛地拦住,“云长,他招了!你大哥的事情都是他做的!”

    “没错。老夫好歹是证人,不容有失啊。”

    师宜官笑起来,扭头却望望博望坡所处的方向,看着群山的黑色轮廓,暗自脸色沉重。

    曼成好贤侄啊!

    你果然还是信不过老夫……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