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七章 礼尚往来
    “此事静此前在秦太守大营,也不太清楚原委。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孙静摇头道:“大哥出门之前派人给过消息,只去博望堵阳方向刺探军情。音讯全无倒也奇怪。”

    见刘正表情担忧,孙静笑道:“不过刘公子大可放心。我大哥能坐上佐军司马的位置,中郎将又要他暂代别部司马一职,可不单单是中郎将青睐。传闻之中,你家二弟也勇武过人,二人合力,再有军中精锐配合,当几斥候绝非难事。便是那波才、彭脱率领的蛾贼如今大举来犯南阳边境,他们想回来还不简单?应当是中郎将有什么任务,才让他们耽搁了。”

    他顿了顿,苦笑道:“退一万步,便是他们身死殒命,只怕也会有消息过来。担当斥候的都是好手,回来一两个人汇报情况还是容易的。”

    “不错。你便不要杞人忧了。”

    荀攸也颔首赞同,有些不耐烦道:“云长兄如今暂代佐军司马,便是中郎将器重,必定有人照拂,再以他的本事,绝不会出事。益德兄更不用了,既然中郎将都有他们的消息,还能有假不成?我伯朗叔父毕竟是慈明祖父的嫡长子,不容有失,张家门客打探不到,许是被人蒙骗……攸以为,张老太公或许便在其中出了力。你也知道,中郎将比我等更有结交的价值。”

    刘正叹了口气,也明白在这件事情上他只能让朱儁牵着鼻子走,但他单独询问关羽,也是因为刚刚知道程普才起的心思。

    实话,他来到这个世界也有不少时间,见过的文臣武将也不算少,虽在荀爽面前过自己不会觊觎皇帝的位置,但这并不妨碍他见了有名的武将文臣就设想着挖一下墙角。

    这样一想,他自然也担心关羽与孙坚关系过密。

    这些时日,他打听到的孙坚在别人口中都是性子豁达,善于结交能人异士的形象,他也知道按照关羽的性子,被挖墙角的可能性极,可刘正也没忘记,演义中关羽华容道义释曹操,要是他往后与孙坚真的有什么矛盾,只怕关羽还真难会不会做出类似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刘正挑了挑眉。

    话又回来,孙坚和他还真没可能有什么矛盾,就算要有,也要很久以后了,而相比较关羽不可能归降孙坚,孙坚可是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已经被他拖下水了。

    刘正想着,左右望望,脸色古怪地声问道:“幼台,恕刘某多问一句。我等与张曼成亦敌亦友的关系你也看到了……你为何帮刘某向陆将军隐瞒?还要斩草除根,杀了何明全家?”

    “呃……刘公子何出此言?”

    孙静扫了眼公孙越文聘,表情尴尬:“孙某如此,还需多言吗?其中利弊,莫非刘公子看不明白?”

    他干笑一声,“何明家眷必定有人追究死因,孙某不能留下这等祸害往后再来寻仇,便是他们主要针对刘公子,孙某这边也不想有如何纰漏。而刘公子……你与张曼成,绝非孙某一家所能抵挡。实不相瞒,便是静如今在此,也是在安刘公子你们的心,保命罢了……呵呵,自然,也有结交一番的意图。此事往后刘公子还是不要试探孙某了。孙某便真是中郎将派来的细作刺客,莫非还能坦诚以待不成?”

    荀攸睨了眼刘正,挤兑道:“幼台你不必理他。他便是心直口快,偶尔做事看似悍勇,也有不过脑子的时候。只是旁人传得出了偏差而已。”

    刘正表情一滞,那边公孙越探头望了眼营帐外,扭头揶揄道:“我等出去的时候,公达兄可是与德然兄起了纷争?方才某家便见你眼神不对,如今这口气,可不像是没有事情啊。”

    “聘也这么觉得。”

    文聘摸着额头的绷带,笑着点头。

    荀攸朝着刘正冷笑一声,“此事你是另外告诉荀某,让子度、仲业他们胡思乱想、离心离德,还是此时了,让我等心里都有个底?也好拉拢人心?”

    “我有什么可以的?”

    刘正吓了一跳,“我与你慈明祖父的事情,你还真敢叫我随便出来?你疯了!”

    “你少给我插科打诨!荀某想了许久,我一个人势单力薄,与其被蒙在鼓里,不如连同子度、仲业将你那些秘密给逼出来。至于幼台兄,他这番话也算交心之言了。你连张曼cd敢用,如今反而忌惮幼台兄与他兄长?荀某可告诉你,若你此时不,便是慈明祖父他日要你喊外舅,荀某也要挑唆我荀家上下与你势同水火。”

    “外舅?”

    公孙越怔了怔,“什么意思?”

    “若孙某没有记错,豫州那边这称呼便是妻父的意思?”

    孙静望望刘正、荀攸,一脸震惊:“所以,刘公子那篇《孔雀东南飞》真与荀家有关?”

    “此时要一定能这么喊,还为时过早。”

    刘正一脸苦涩,随即瞪了眼荀攸,“你少胡八道了!”

    荀攸一脸不屑道:“我等与你同生共死,也算生死之交。刘德然,你好意思让荀某趴在席子上无所事事?我会趴在这里,与你可也有不少关系!你真要荀某他日在荀家污了你的名声?你可别忘了,如今你蛊惑朱中郎将屠尽宛城百姓的事情可传开去了,荀家人信不信你被人利用,还得荀某了算。这件事情上,便是慈明祖父都不见得有用。而且我等分家了,慈明祖父叫荀某另立山头的事情你也听见了,荀某可不见得一定要顺着慈明祖父的意思,反倒是成为敌人,为我荀氏留血脉的可能性更高。”

    刘正一脸无奈:“可此事……”

    “有什么不能的!荀某方才已经想过,我慈明祖父当时与你所,常人只怕听了也不会信。我等自己人一便好。如今幼台兄也在,他能如此交心,咱们也要投桃报李。再者,荀某可没忘了,幼台兄一来,你便表现的十分熟络,连‘兄’字都直接去掉了。此事不定也有蹊跷,不若卖个人情给幼台兄,他日不定还能用上,你便当顺水推舟,如何?”

    荀攸言辞凿凿,孙静一脸疑惑,“二位到底在什么?”

    公孙越却恍然大悟:“可是青云的事情?”

    荀攸一脸疑惑,“青云?青云什么事情?”

    “公达兄可是忘记了?那夜米贼过来,德然兄喊了一声,那些马中,有一匹停下来了……还有,青云这两的变化你……呃,此事仲业应当知道。我等这两喂饲料刷毛发的时候,青云似乎多了一些灵性……这可是良驹的潜质。也就是,德然兄真会相马,而且这功夫或许便是当世伯乐也不定。”

    “刘德然!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荀攸猛地扭头,牵扯到伤口痛得脸色狰狞,却仍旧威胁道:“你再不,信不信荀某离间你们兄弟关系!别以为荀某的话没用,便是我的不信,荀某给他们两安排两门亲事,吹吹枕边风还不信他们不会渐渐离心!便是离不了,也让你难受!而且你放心,荀某定然跟慈明祖父一家人直,荀某哪若是暴毙,定然是你害的!”

    刘正嘴角抽搐,“荀公达,你他娘的耍无赖啊!哪里学的!”

    荀攸哼笑道:“军中待久了,还学不会这些?再者,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尤其是跟你这等写露骨诗文却没有脑子的狂生相处久了,荀某也顾不得什么阴谋阳谋了。”

    刘正翻了个白眼,沉默许久,突然正色道:“你帮我,我就告诉你。”

    “我……”

    荀攸一时愣住。

    ……

    另一边,县衙后院的书房内,朱儁躺靠在休息用的床榻上,眯着眼睛盯着手中竹简,偶尔目光不时眯起,脑袋晃动,竟然是打起了瞌睡。

    荀爽跪坐在一旁,将朱儁带过来的几卷竹简来来回回翻了几遍,中途有人进来将昔日传到各地衙门的有关刘正的两卷反书奉上,他也仔仔细细地看完,对比一番,随后轻咳一声,见朱儁被吵醒过来,笑道:“中郎将,不若换个时候再找下官审问?你先好好休息一番。”

    “不用。”

    朱儁揉着太阳穴,望望四周窗门紧闭,长吁一口气道:“看出点什么没有?”

    荀爽坦言道:“有差异。哪卷是真,哪卷是假便不知道了。”

    “这两卷诗文明显是真迹,题上的隶书与行文那直来直往的书法不同,明显是临时起意改为那直来直往……姑且叫它直。你乃当世硕儒,对书法还能没点研究?会看不出来真假?”

    朱儁有些疲累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哼笑道:“别你了,老夫都能猜到是师宜官代写……这几卷字迹有少许歪歪扭扭,想来是那几日贤侄坐在床榻书写。而反书之上,字迹清晰,似有风骨,师宜官再厉害,也不可能一字不差地临摹下来,还是暴露了少许啊。”

    那“贤侄”的称呼让荀爽微微目光一动,笑道:“此事下官着实不知如何作答。为刘公子辩解,旁人便会以为我荀氏与刘氏联姻,那些汉室宗亲,乃至陛下会如何想?不辩解,便是下官身在官场,我荀氏尚能明哲保身。而且这份功劳,还能让中郎将来领。一举多得,荀某自然要不知。”

    朱儁笑起来,“你倒是直白。莫不是以为老夫可以与你交心了?老夫是来审你的。”

    荀爽笑而不语。

    朱儁哼了一声,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过来,伸了个懒腰道:“陛下那边如何的?还有,此事朝堂上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表态了?”

    “这趟过来,就我等寥寥数人,还不能明问题?差不多便是放在你眼前的情况,那些内部的纷争,虚虚实实也不正切,不提也罢。”

    荀爽摇摇头,望着竹简,却没有看破真相的喜悦,神色忧虑道:“只是这些竹简,若真是师宜官临摹的,只怕卢中郎将在广宗发现的那些竹简,也会被那些阉人反着了。”

    “拖太久了……也是皇甫将军与老夫好大喜功,才让子干压下了此事。原本想要趁着此次灭贼大胜,一次性将阉人都剪除了。没想到反倒被师宜官算计了。”

    朱儁摇摇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能压多久。若是真的传到京城去,阉党只怕高兴得很。”

    荀爽沉吟片刻,“军中有高瞻远瞩的人毕竟不多,你有身份在此,或许能镇住十半个月的。”

    朱儁摇头道:“这些时间,到了京城还想运作,也来不及了。最多再争取一些早就在争论的事情。汉室宗亲或许能上台,废史立牧,用以对抗那些吃相难看的外戚与阉人……可时间太短了,外戚还好,暂时与我等还算和善,要是那些阉人真准备鱼死破,我等想要与他们对抗,可不见得真能在陛下面前讨了便宜。”

    荀爽眼神有些涣散,笑了笑,“未必……世事难料嘛。而且下官觉得不错。能够换个刘公子,也换得我荀氏清白,又让陛下对我等士族亲近一些,已经不算坏事了。凡事慢慢来嘛。”

    朱儁神色一冷,“若不是关乎你荀慈明,老夫却觉得不值得……大获全胜才好!实不相瞒,若是真的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老夫宁可让他带着那些阉人一同去死。想必你荀氏也未必会有损伤,便是有,也只是你一人罢了。”

    “下官义不容辞。”

    荀爽笑着叹了口气,“可下官此次入了朝堂,可不是进进出出如此简单,下官也想为百姓做事,顺便替我那些族人的死讨个公道……自然,若真是事不可为,下官死而无憾,可中郎将也得替我保住荀氏未来。”

    “那是自然。”

    “包括德然。”

    “他也是你荀氏未来……”

    朱儁神色一敛,荀爽点点头,坦言道:“今日确定的。”

    朱儁挑了挑眉,回想着此前荀爽一直心不在焉的状态,疑惑道:“你与德然贤侄见面回来,为何魂不守舍?是不是他了什么?”

    荀爽笑道:“审时度势,德然其实不错了。只是功利心强,却又没有多少城府。”

    朱儁一脸好奇,“何以见得?”

    荀爽望向朱儁,笑了笑,“下官与德然结识的过程……中郎将便当戏言听一听。如何抉择,不必告诉下官。反正,下官的心意是不会改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