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八三章 警告
    地间喧闹一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哭声、喊声、杀声、求饶声……在斑斑点点的火光中以宛城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去。

    朝廷大军几乎全部出动,随着朱儁的命令,企图将所有人圈在一定范围之内。

    但宛城是郡城,蛾贼多达十万有余,百姓更是数不胜数,在这样数不清的人从城门涌出来的情况下,朝廷军即便有四五万人,又是全部出动,仍旧堵不住人流,反而仿佛即将崩溃的堤坝一般,包围圈被越冲越大。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包围圈的扩大,人潮也在其中的几个缝隙间如同溪流一般钻出去,随后越钻越大,将整个包围圈冲散。

    这其中也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杀人、踩踏事件,有人反抗成功,也有人被镇压,但杀了很久之后,包围圈的崩溃其实也有朝廷将士在铺盖地的求饶哭喊咒骂声中心生怜悯,随后自行退却。

    “都给我杀!杀啊!谁敢放行!老夫定让你灭族绝户!”

    在砍杀掉两个溃逃过来的士卒之后,朱儁喊哑了的嘶吼声还在响起,早已砍卷了的剑朝着涌过来的人潮指了指,有人跪下,“中郎将!杀不得啊!杀不得!都是我大汉百姓,有血有肉……”

    “是啊!中郎将,退!再杀下去,这些百姓不得要朝着这边攻过来了!”

    “军心不稳!我等收拢人马退回营!”

    幕僚、将士都在劝,朱儁提剑杀掉一名归属阉党的裨将泄愤,视线模糊之间,望着远远近近人头攒动,他几乎痛哭出来,“妇人之仁啊!都是妇人之仁!”

    “中郎将!退!蛾贼身在其中,你这身铠甲可招人得紧!”

    远处傅燮过来,砍杀掉几个凑向朱儁的疑似蛾贼的暴民,也大声劝道。

    朱儁捂着心口,身形晃了晃,将旁人的关心置之不理,闭眼道:“傅将军,派人通知二位中郎将宛城情况。再派人去通知徐刺史、秦太守他们……收拢人马,维持百姓秩序,让他们传令下去,便我等会安顿百姓,让百姓不要乱,我等还有粮食,也能供应田地给他们耕耘。若得了空,在附近各县设成关卡让人通行。还有,一定要尽快冲进城去!”

    他睁开眼,火光下目光寒芒闪烁,“找到张曼成和赵弘,老夫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

    与此同时,当宛城震的混乱声响起时,营帐内,刘正与荀攸正在接受张机的治疗。

    公孙越跪坐一旁,愁眉苦脸道:“还信吗?公达兄如此身份,中郎将都不留情面……德然兄就更不用了。中郎将这是要恶你的名声,你与仲景兄辛辛苦苦写下那些东西,好不容易在伤者那边有些美名,如今可好,一败涂地,更是会臭名昭着,这无疑是落井下石!中郎将他哪里有你们猜的那么仁义……仲业,怎么样?子章兄人呢?还有黄汉升那厮?”

    “找不到……定然是被派出去了。外面都疯了,到处在杀人。还有报私仇的……”

    文聘脸色拧紧,浑身发颤,随他而来的秦护院也皱眉道:“大公子,秦某找遍了,实在找不到麾下那些人马。如今秦某是在此处防护,还是再去找找?”

    “不要去了。乱成这样,或许有人会伺机过来。你去外面守着。”

    张机处理完荀攸的伤势,抬了抬头,“仲业,劳烦将这些秽物处理掉。”

    文聘领命,抱着脏乱的衣裤出去,荀攸趴在席子上,咬牙落泪道:“荀某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若有机会,一定要报此仇!这满朝文武,若通通是这等丧尽良之人,荀某不介意……”

    话语戛然而止,荀攸到底还是留了一些分寸,却也捏紧了拳头,脸色狰狞无比。

    刚刚三十杖下去,他早已忍受不住,虽没有痛晕过去,但剧烈的紧张和疼痛之下,一些生理反应让他落得前所未有的狼狈,尽管那些抱出去的衣物也有不能下床的刘正的,但这时候哪里还会去想着与刘正比,更多的便是难堪和愤怒。

    “隐忍……权势……敲打……”

    远处的混乱声振聋发聩,刘正目光迷离,在张机的治疗之中身躯激烈打颤,“他到底要干什么?是要告诉我们,有权有势便能任意胡来,拳头大才是道理?还是要牺牲我家中所有人,让我……不可能,他忠于汉室,我们也忠于汉室,我全家一死,便会恨他入骨,他一定不是在……”

    “德然兄!你便不要胡思乱想了!中郎将已然了,我等什么都不算!在他眼中,不过蝼蚁!他在随心所欲!”

    公孙越气急败坏道:“到了此时你还……”

    “什么人!”

    远处突然传来文聘的声音,紧跟着,兵戈撞击声响起,还有几个吴郡口音的人骂骂咧咧的喊声参杂其中。

    营帐里随即寂静下来,听着远处文聘让秦护院不要过去的喊声,刘正咬牙切齿,“这帮猪猡,老子一定宰了他们……”

    话语未完,入口处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声,秦护院倒了进来,火光中,那后脑勺中了弩箭,正汨汨流血,秦护院抽搐几下,一动不动。

    众人突然一阵心惊肉跳,公孙越急忙站了起来,持矛立在入口附近。

    张机也急忙用被子盖住刘正的后背,自一旁抽出一把佩剑,战战兢兢地对着入口。

    营帐内寂静一片,远处文聘与那几个吴郡人的声音却突然一滞,四人分别目光交汇几下,脸色愈发难看了起来。

    “希聿聿!”

    青云的嘶鸣声带着一些不安躁动,刘正心中揪住,随后又听到远处一声大喝:“尔等何人!还不快去帮忙抗贼!中郎将已经了,一个不留!在此耽搁?莫不是想要人头落……你娘的!通通杀了!”

    兵戈声乍然而起,杀声在附近蔓延,刘正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恍惚间,帐外的火盆突然被踢翻,一抹鲜血激溅在营帐帷布上。

    有人倒了进来,痛苦哀嚎,随后营帐被砍裂,一道身影从裂缝中冲了进来。

    此时杯弓蛇影,公孙越徒然间出手,那人随即一闪,扭身已经一刀捅在地面那人的腹上,随后望着营帐中已然呆滞的四人,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水,咧嘴笑起来,“先生,让张某一阵苦找!所幸没有来迟!你们稍等片刻。”

    那人出去,厮杀声还在继续,荀攸机械般扭头望向刘正,神色荒谬至极:“你到底做了什么?值得……张曼成如此冒险?”

    公孙越与张机也望向刘正,神色惊愕,刘正苦笑道:“可能,是想亲手杀了我……”

    外面的战事很快结束,不多时三个人被押了进来,其中赫然有受伤昏迷的文聘,刘正松了一口气,随即望向另外两人。

    其中一名是个年轻人,此时满头是血,神色还有些恍惚,另一名则是一名裨将,刘正知道对方是阉党的人,与卢植军中那名王将军似乎也有些关系。

    此时那名裨将瞪了眼张曼成,朝刘正威胁道:“刘德然,你命不久矣,竟然还勾结蛾贼闯入营地!如今坐实了这等名头,你可知只要本将上报朝廷,你便会人头落地!还不放了……”

    “掌嘴!”

    张曼成大马金刀地坐到一张案几上,剥着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橘子,一名手下当即朝那裨将打了几巴掌,那裨将气急败坏道:“狗贼!你敢打我?!”

    张曼成睨了眼他,将一瓣橘子扔进嘴里,“卸他一只手!”

    一名手下刚要动手,那裨将当即慌张道:“你们不能这样!”

    他望向刘正:“刘德……刘公子!你可想好了!你若放了本将……不!末将!放了末将!末将定然在几位中常侍处替你求情!公子本就劳苦功高,却被那朱儁狗贼如此陷害!我等早有不忿!如今就只有几位中常侍可以救公子了!公子大可放心,末将与几位中常侍颇有关系,公子若饶了末将,末将一定能让你不死!”

    “你真的?”

    刘正神色期盼,那裨将大喜过望,连连点头:“那是自然!刘公子……”

    “呵,你未免想太多了,真以为刘公子如你一般蠢吗?”

    那年轻人突然出声,精神像是恢复了一些,冲着那裨将嗤笑道,“方才还来杀刘公子,如今便想着刘公子能饶你?还不如想想怎么好好话,好让孙某饶你家人性命!”

    众人一愣,刘正忍不住望了眼对方。

    这话出口,明显是为了性命想要杀了对方,不定还想杀对方全家。能在一瞬间就想到这么远,这份冷静果断,着实气魄十足。

    问题这人有点脸生,却像是与那裨将不是一伙人,刘正一想,便猜到对方俨然是孙坚的人了。

    那裨将正朝年轻人破口大骂,张曼成一个眼色过去,他的手下便拿刀止住了那裨将的声音,就听到那年轻人似有所觉地笑道:“刘公子,某家姓孙名静字幼台,乃佐军司马孙坚之弟。孙某此前一直在西面大营随同秦太守作战,对公子早有耳闻,今日得知公子受刑之事,便有心过来看看结果,方才也随同大军出征,只是得知几名客僮没在战场,怕他们惊扰公子,便过来找找,未曾想竟然遇到此事……”

    刘正问对方名讳怎么写,孙静虽然疑惑,却也完,随后望向那裨将,“刘公子不若将此事交给我,孙某定然替公子干得干干净净。”

    刘正检查完对方的好感度,发现有“7”,望了眼张曼成,张曼成吃完橘子,瞥了眼昏迷的文聘笑道:“先生还请快点做主,外面都已经杀干净了,跟这兄弟打的也早就昏迷过去。眼下就他们两知情……迟恐生变,张某还得尽快撤离。”

    “给你机会。”

    刘正望向孙静,那裨将神色惊恐,破口大骂起来,孙静被松了绑,拿刀干脆利落地结果了对方,朝刘正拱手道:“在下是出去还是留在此处?还有,这里哪位是张神医?劳烦张神医替孙某治伤。”

    这份进退自如的架势对得起对方89的智力,刘正想了想,“出去。仲景兄,麻烦你了。”

    张机替文聘处理完伤势,瞥了眼秦护院的尸体,随后神色不忍地与孙静还有张曼成的几位手下出去。

    “这二位……”

    张曼成朝荀攸公孙越看了几眼,捏住环首刀。

    公孙越神色一紧,荀攸啐骂道:“张曼成,你少来这套!老子是你家先生亲眷!亲眷啊!”

    “哦。比上次坚定不少,看来这笞刑有些效果,荀公子可算是扔了那些繁文缛节。”

    张曼成笑了笑,随后望向公孙越,公孙越苦笑道:“某家想听听张兄要对我德然兄些什么。”

    “也好。”

    张曼成点点头,神色突然一肃,“先生,今夜会有此局,是张某设计杀了赵弘几位幕僚,而老继被人毒杀,激怒张某麾下兄弟。再加上赵弘也在同时受到刺杀……虽那应当是苦肉计,他那些部曲可不知情。大概缘由如此,然后两边打了起来。”

    他琢磨着话语,“总而言之,城内在朱公伟鸣金收兵后,我等便发生内斗,张某趁机命人开了城门,未曾想有了这般响动,也算不幸之中的大幸。此次过来见你,便是想……师宜官已经在城中布好局,将朝中各方势力都计算进去,通敌的罪名,不会由你全背……而张某已经按照先生的吩咐,在城内安排妥当未来事宜。”

    公孙越与荀攸一脸好奇,得知张曼成为刘正造反开脱布局,甚至有些意外与激动,但这份如同归属感的感觉着实让他们又不是滋味。

    刘正神色振奋地点点头,营帐外突然响起马蹄声,众人神色一紧,有人从营帐裂口处朝着里面喊了一声,张曼成点点头,想了想,神色悲恸地抱拳道:“先生,张某可尽全力了!如今妻离子散众叛亲离,除了孙仲,其余亲密兄弟也都死光了……五年之内,若你所言都是虚妄,他日别怪张某翻脸无情!”

    “一言为定!”

    刘正正色点头,张曼成摇头道:“不用允诺!张某如今不信这些!张某只是要告诉你,你往后便是想防张某都没有用了!张某乃是神上使,若是想做,区区涿县,瞬息可屠!张某无论你当夜所是真是假,但那人必须死!便是你亲自下场也好!他不死便是你死!你可要想明白了,若真要冒大不韪,张某全力助你!”

    “明白!”

    刘正又点头,“你也给我藏好了!别死了!”

    “死不了!原本以为会死在乱军之中,但既然闯出来了,便死不了了!”

    “渠帅!有人朝这边过来了!”

    账外有人大喊,张曼成迟疑了一下,突然跪下,磕头抱拳,笑道:“这次是真的了!末将张曼成,见过主公!”

    账外的喊声急促了一些,刘正点头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张曼成随即站起,提刀走向公孙越,“子度,受苦了。”

    “你……”

    公孙越愣了愣,荀攸已经大喊道:“张曼成,你敢!来人……救命啊!”

    公孙越会意过来,嘴角抽搐,猛地点头。

    张曼成一刀砍在公孙越的手臂上,与此同时,营帐外孙静突然大喊道:“快!抓住张曼成!抓住张曼成!”

    “走!”

    张曼成大手一挥,随即冲出营帐之中。

    片刻之后,马蹄声远去,与此同时,远处也是一阵马蹄声急促而来,“在哪里!张曼成在哪里!”

    “那边!往那边去了!孙瑶,快保护刘公子!快你们朝那边追,那边也有人!追啊!”

    纷乱的声音中,黄忠怒不可遏地冲进来,“你们还在与蛾贼……子度!”

    见公孙越手臂伤口血流不止,坐倒在地脸色苍白,黄忠神色大变,随即跑向营帐外大喊,“仲景!救人!快救人!”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