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八章 初见朱儁
    城门一开一合,张曼成手持长矛拍马而出,也是单枪匹马。

    刘正能够感觉到城头上有些躁动,他扭头望望,大营方向也有不少人探头探脑地看着这边。

    “先生,什么时候到的?伤寒被仲景兄看好了?”

    拍马向前,张曼成笑着喊道。

    “你还真是不生分……我单挑,一个人真敢出来?”

    刘正撇撇嘴,张曼成横矛笑了笑,“先生笑,两军交阵,哪里有什么机会单挑?你若真要这么做,也应该带足人马过来,多半还得谩骂几声请战,等到咱们这边有人气不过,又或是觉得士气低迷了,然后再出来兵戈相见。”

    “这么帮我……要不你帮我演示一下?就冲着宛城喊。朝这边,我怕我忍不住砍了你。”

    张曼成哭笑不得道:“先生,不要笑了。可是过来当客的?还是……议和,招安?”

    他神色期盼:“招安这事,上次张某给了中郎将一些压力,那边怎么样了?”

    “议和?你以为你是君主吗?至于招安,想都别想,人家理你才怪!”

    刘正翻了个白眼,捋起袖子,神色不善道:“来来来,先打一架!娘的,这几日就因为你那点破事,老子被人从头骂到脚,祖宗十八代都被扯出来了!尤其几个吴郡的,以为老子听不懂方言,那话阴阳怪气……姓张的,你他娘的干什么?给老子停下!”

    张曼成掉转马头的动作随即一停,侧身笑道:“你不是要打吗?那张某去城头恭候。你座下不过驽马,张某可不能占你便宜……”

    刘正嗤笑道:“驽马?呵,是你怕了?”

    “攻城战,张某还真不见得会输。不过,按照先生的法,大营之中应当也没人帮你攻城了。要不要张某派人去拿几架云梯,帮你扶好,送你上去?然后咱们去城头边打边聊?虽城内粮食不多了,但先生上去,茶水糕点水果美人绝不会少,打累了张某再给你准备床榻,你放心,就在城墙上,都能被朱中郎将看在眼里,绝不会让人误会先生与张某合谋要造反。”

    刘正嘴角一抽,“你少给我耍嘴皮!”

    他顿了顿,见城头上有弓箭手晃动,有人望出来,那神色有些凝重,也没多管,皱眉道:“城内没多少粮了?还能坚持多久?”

    张曼成掉转马头直面刘正,也皱眉道:“真谈事情来的?朱中郎将为何会派你前来?莫不是……真要试你?”

    “不知道,我至今没正面与中郎将谈过,这次出来,还是办成了一点事情,中郎将给我机会与你谈谈……不过是不是试探我,其实也无所谓了。消息过来了,明日朝廷来人,其中不定便有一个黄门……你猜我杀不杀?”

    刘正笑了笑。

    张曼成眉头一挑,望着刘正身后的大营里有骑兵开始集结,脸色凝重了一些,“杀谁?黄门,还是……张某?”

    “你?”

    见张曼成脸色有异,刘正不由瞥了眼身后的大营,又望向宛城城头上越来越多的弓箭手集结,脸色也凝了凝,“我怎么觉得老子这趟被人算计了?你骗我?”

    “先生看到了什么?谁先动的?”张曼成没有回头。

    “你掉转马头的时候,上面已经有很多弓箭手出现……”

    张曼成沉默了一下,拉了拉缰绳摸了摸坐下马匹的鬃毛,苦笑道:“看来张某果真被人厌烦了,反倒连累了先生。”

    “这么……宛城这边的事情很难办?”

    张曼成点头又摇头,刘正啐道:“你他娘给我个底啊!老子二弟三弟如今已经音讯全无了!都这个时候了,你这边还出幺蛾子?!上面师宜官身前那个是赵弘?你们不是兄弟吗?这时候篡位?”

    “就宛城这边。不过张某的境况其实也还好……至少吃喝不愁,性命无忧。自然,真要想看出来什么,还得看此次他们会不会先忍不住出手。”

    张曼成沉声道:“既然可能会有战事,先生,你我便长话短。云长兄与益德兄的境况,恐怕便是朱中郎将想逼你出手……”

    他脸色郑重无比:“先生怎么想?”

    “你还能有我二弟三弟重要?何况我的命还在这件事里。”

    刘正摇摇头,见城墙上有人拉弓搭弦,脸色阴沉道:“娘的,你这么我心里没底啊,总觉得弓箭手要忍不住手滑……大概情况我倒是了解了。我这边还能观望一下,看咱们陛下会是什么态度。今日不定中郎将也会找我谈谈。准我见你,定然也是要我表态。我若不杀你,兴师问罪免不了……你有几成把握开城门将百姓放出来?”

    张曼成摇了摇头,“不知道……其实我回头想了想,真要这么做了,很多人会死。没有粮草了,若是不依托城市而活,荒郊野岭,没人看得见的地方,一些让人难堪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更大。不定折损也会更多。”

    见刘正凝眉,张曼成苦笑道:“没错,其实已经没多少粮了。鱼肉蔬果,凑一凑也勉强……能挖的草树根茎也被吃的差不多了,有一些还得准备着用在工事上了。呵,今日听闻开始吃人了……先生,此事真不是张某的主意。张某的人府上宅院都种了一些菜,几个月的功夫,也长出来一些,虽吃的清淡了不少,勉强还能忍一忍。”

    刘正呼吸一滞,脸色凝重,“城门一开?你有把握煽动多少人出来?”

    “五万……”

    刘正神色一缓,“如此便够了,五万人蜂拥而出,只怕也能带出来五六万,这城中你的手下号称十五万,战事之下,应当也死了两三万,或者还要更多。便是百姓被你们教唆,也总还有不听话的,还有因为缺粮导致溃逃的,到时候,应当会有很多人乱,事情便……”

    “先生,打住!”

    张曼成苦笑道:“这个已然是张某往大了的数字了。其中四万或许都是趁乱要逃的,张某不过是起个领头的作用。而且实不相瞒,城门定然会被别人关上。到时宛城之中决定还会杀掉一批人。赵弘不定还会偷偷当成粮食屯起来。时间……终究太紧了。张某力不从心啊。”

    “你!”

    刘正咬了咬牙,半晌后话锋一转,“那让你在城中安排的人安排下去了吗?这事别告诉我也没办妥?”

    “办妥了。百余人,张某做好……先生,有人出营!张某得走了!如若不然……张某与你只怕都命不久矣。”

    张曼成望着大营方向,见有个穿着铠甲的人远远过来,又一次掉转马头,便见城头上赵弘摆了摆手,有人消失在城头。

    “杀了他!”

    刘正瞪向赵弘,“敢不敢杀了他?!”

    “敢不敢让朱中郎将招安我等?!”

    张曼成也脸色凝重。

    “敢!”

    刘正毫不迟疑地点头,“老子不怕多一条罪名!我还顶得住!这件事情我帮你争取,前提是你得控制住整个宛城!要不然……”

    “可是张某不敢……”

    张曼成苦笑一声,随后望清楚那骑马过来的人身上的铠甲样式,惊愕道:“朱公伟?!”

    张曼成愣愣地看着朱儁停在刘正后方数十米处,朱儁抬头望着宛城城墙,目光深邃,“张曼成,你可想好了?投降,还是摆正兵马再打过?”

    “中郎将?”

    刘正也扭头变色,有些猜不透朱儁此行的目的。

    张曼成停下马,凑到刘正身前,大声笑道:“中郎将可是要招安我等?”

    “老夫只招安你一人。”

    朱儁笑起来,“如今你今非昔比,恐怕做不了主了。老夫以为,你不若投降算了,待得异日随老夫攻克宛城,老夫绝对上报朝堂,留你性命!”

    张曼成目光一凝,笑容不减,大声道:“中郎将,张某可是渠帅,是神上使,你要招安我一人?置我城中兄弟于……”

    “哪里有招安一?何况,你这渠帅还名副其实?”

    朱儁笑起来,“那日中元,你既然回来了,老夫素闻你重情重义……怎就不见你在如此重要的日子挂免战牌祭奠亡灵?是你不挂,还是你已做不了主?实不相瞒,那日老夫便是想确定你是否尚有威仪,后来倒是确定了。如今嘛……老夫更能确定你不得人心了。降不降?老夫以为,你便是回去了,有此一遭,或许也做不了渠帅了,还得保证妻儿老不会身死殒命,被人偷袭。不若下马投降!他们看在老夫势大的面子上,定然也会想着留你家人性命,以作质子。”

    张曼成脸色冷下来,“张某在一,宛城便还是张某做主!岂容你在此胡言乱语?反倒是你朱公伟,此刻出来,不怕我与先生联手,要你性命?!”

    “呵呵,老夫年长你几轮,自然看得比你透。何况这等阳谋,也要看人来用。老夫向来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岂会中了你的计?”

    朱儁望向刘正,笑容宽慰道:“贤侄果然德才兼备,竟然策反了张渠帅。那些关乎人心的言论,果真是字字珠玑。”

    刘正心中一突,笑容僵硬地拱手道:“中郎将过誉,刘某……”

    眼前一黑,刘正猛地抬手。

    铛!

    巨力袭来,刘正猝不及防差点摔了出去,所幸青云福至心灵般移了几步,帮他稳住身形。

    长矛持续朝着要害袭来,刘正持枪格挡,脸色阴沉:“娘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张曼成你他妈知不知道规矩!”

    “我娘早死了!她没教过我什么狗屁规矩!”

    张曼成虚晃一招,骗过刘正,随即拍马就走,“开城门!”

    “想走!青云!”

    刘正抬腿一碰马肚,青云随即迈步,身后朱儁大喊道:“贤侄,不必追了!”

    “中郎将,刘某座下并非驽马!绝对……”

    “使者威胁敌方主将?荆轲刺秦吗?这也不是当使者的本分。”

    望着张曼成进城,朱儁脸色严肃,目光幽深地凝望着位于弓箭手射程之内的刘正,随后望向城头,看着师宜官拼命挥手让身边的弓箭手放下弓箭,他深吸一口气,拍马掉头道:“走,随本帅回营,换身铠甲。他日再与那张曼成一战。”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