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二章 问与答(下)
    刘正也不好意思在荀攸面前将对荀采的意思出来,干笑一声,“老太公言重了。当初写出这两首诗,也不过是那张曼成乔装在此,讨要墨宝,我思来想去,才妙手偶得,试图教化孩童,谁知中了圈套……可此中若真会带来杀身之祸,只怕是旁人错意罢了……”

    “呵,既然刘公子如此,那老夫便做一回旁人,解一解这两首诗。”

    张老太公摇摇头,脸色有些凝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木兰辞》描绘蛮夷入侵,算得上针砭时弊。十年把家还,女子不如男,若旁人看了,也会以为是激励之言。可问题便出在刘公子造反的污名上,你有此污名,旁人绝不会给你好眼色,这诗文,只怕也会得来骂名。而你身在幽州,与乌桓、鲜卑最近,老夫方才引出刘公子那番对张曼成的亲善,便也可以认为刘公子心直口快,实则内心对蛮夷也有亲善,此诗看似提点我华夏男儿,实则是你在立志伐汉……旁人,只要与刘公子接触一番,未必不会这么想!”

    刘正怔了怔,荀攸也皱起眉头。

    “此诗最后一句,双兔傍地而行,雄雌难辨,大有将阉人当做祸国殃民的蛮夷看待之意。恐怕也会成为旁人取笑阉人的攻击之言。阉人不会饶你。而话回来,我华夏男儿不如蛮夷女子……你尚有反贼之嫌,朱中郎将一直认为我大汉平稳,此时你以此诗点名我大汉内忧外患,又贬低他全军上下,乃至下儿郎,你觉得朱中郎将会怎么想?”

    “可他与家师……”

    “那再看《孔雀东南飞》,此诗若荀公子未被卷入其中,不过是儿女情长与礼教儒法的对抗……只是刘公子夺情期间,写出这等儿女私情……已是不妥。你诋毁儒家人伦道义,更是让人看出叛经离道之意。公子觉得,卢中郎将贵为尚书,士人表率,能看得过去公子以诗言这等邪志吗?”

    张老太公正色道:“便是卢中郎将真不忍抛却师徒之情,朱中郎将等得到卢中郎将的书信?他不会以为卢中郎将要弃了你这逆徒?你可别忘了,他的别部司马,死在这张家聚中,还是死在与你私谈过的蛾贼手里。这是你最大的麻烦,他若留着你,只会让军中阉党闲言碎语不断。军心不稳,他如何平定蛾贼?”

    刘正脸色凝重,荀攸目光闪烁不定,道:“可此事涉及我荀家了。”

    “于是朱中郎将更会觉得此事当尽快解决。因为荀家如今尚不入仕,为了保全荀家,只能为刘公子平反,或是除之后快。但刘公子这两首诗已经具有如此大的威力,他若是探一探,只怕比老朽的手段要刚猛许多,刘公子能招架?到时候,刘公子又胡言乱语,荀公子以为,朱中郎将会不会快刀斩乱麻,为防未来再因刘公子之事牵扯众多,致使朝堂不稳?”

    张老太公完之后,自己都乐了,“刘公子且看,老朽不杀你,自有人会杀你。更不用你射杀黄门,无端牵扯荀氏,还有设计杀蛾贼贼首……朝廷、朱中郎将、除却张曼成的那些蛾贼、米贼,乃至士族……你那功劳,呵呵。”

    他摇了摇头,叹气道:“所以我讨厌你,也讨厌如你这般年轻人。仰仗着些许功劳,不懂进退,不识大体,以为年轻便能做些事情。偶尔话颠三倒四,引经据典也是拾人牙慧……总的来,便是将这世道想得太简单,总以为满腔热血能做成一些事情。”

    老人家这些话大体上让人不舒服,但刘正自知对方也有教导的意思,只能默不作声,而荀攸也不知道应该什么,扶着张老太公朝着村口走去。

    走了一会儿,张老太公向门口站立的黄忠父子招了招手。

    他拉过上前来的黄叙,笑着夸赞几句黄叙的懂事,随后拍了拍黄叙的脑袋,“老朽听闻了昨夜你的那些话。叙儿有些话不当讲,你爹总是希望你好的,你那番赌气之言,你爹受了心伤怎么办?”

    “叙儿知道……可叙儿真的觉得很怕啊。”

    黄叙有些不知所措地答道,张老太公抬头凝望着黄忠手中的弓箭大刀,沉吟片刻,“去。老朽还能保叙儿一段时间。你也该给我张家报恩了。仲景年少时死了兄长,当初老朽无能为力……呵,而今他既为我张家大公子,这命,你得给我保住。一命换一命,你觉得如何?”

    刘正眉头一挑,黄忠望过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抱拳道:“诺。”

    “好孩子。”

    张老太公拍了拍黄忠的肩膀,拉着黄叙走,口中着“满意了吗?”之类的话逗弄着黄叙,随后问了荀攸一句,走过张飞等人面前的时候,望了一眼方雪,叹气进门,朝着荀表、荀祈打着招呼。

    一番寒暄,还了让荀表静养,其他事情都不用担心,张老太公又出了门,瞥了眼方雪,也不话,却是朝着张飞等人笑道:“你们也该跟刘公子一同上路了。”

    他由荀攸扶着出了村,又朝陈秀挥手,陈秀会意领着陈镇上前,张老太公拉过陈镇的手,望望正嘱咐着张飞、方雪的刘正,“刘公子,此番前来,老朽还有一件事,便是想让你与子圭能够冰释前嫌。”

    这番话开门见山,也让刚刚还在设想杀了刘正的陈镇微微有些局促,刘正想起老太公那些话,此时也不想惹麻烦,拱手道:“陈公子,此前你我有些误会,刘某在此道歉,还望陈公子海涵。”

    陈镇也急忙回礼,心中却是有些得意这家伙再胡闹终究还是被老太公降服,笑道:“无妨无妨,刘公子有伤寒在身,总会有些心烦气躁,陈某此前不知情,也有些唐突……这次还望携手并进,能在朱中郎将处戴罪立功了。”

    这番话完,陈秀和张老太公都神色欣赏地望着他,陈镇有些飘飘然,望望方雪,笑起来,“姑娘,此前陈某错话了,你也莫怪。只是有些人,既然长得和别人不同,那便得认命。你有此相貌,往后就安安分分,记得不要强出头。如若不然,只怕遭了无妄之灾。虽童言无忌,可你总会长大……没人能护你一辈子。”

    陈镇这番话也算得体,这时候人多,方雪虽然有些怕他,却也点点头,随后有些在意地躲到刘正背后,陈镇看无人反驳,连刘正都没有一句话,想起关羽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对方那一刀着实让他心有余悸,此时便扭头望着将由他率领的七八十人,一边有些意气风发地迈步阔阔,一边含沙射影地敲打道:“陈某其实也能做你叔父了。有些话还是得告诉你。别人你像鬼,那只能明你命不好,你还是得承认。总不能发什么脾气。这是事实,虽没人喜欢被人,但你长得确实像自古流传……”

    陈秀脸色一变,望了眼张老太公脸上的笑意,想着对方在场不至于出了什么乱子,便由着陈镇那些话脱口而出,“……的鬼魂模样。你若是生气,只会惹来事端。这对所有人都不好。所以便是有人了,还是得忍气吞声,毕竟你没办法堵住别人的嘴。这次你那爷爷死了,可没人保护你了,然则总有人还会你,你认下就是了,旁人多了,自然觉得无聊,不会再有……”

    身后突然响起荀攸的大喝声,骚动突兀地开始,陈镇扭头还在着“这等话了……”,紧跟着眼前一黑,一只眼睛剧痛,他晃晃悠悠摔了出去。

    “子圭!”

    “刘公子!”

    繁杂的声音突然响起,眼看着刘正上前一拳将陈镇击倒在地,村外七八十人瞬间抽出武器,陈镇倒在地上痛得大叫不止,陈秀刚刚猝不及防,被刘正一把推开,此时急忙过去扶着陈镇坐起,扭头瞪向刘正,“刘德然,你意欲何为?!”

    “我意欲何为?”

    刘正瞪大了眼睛,还要迈步,方雪急忙抱住了他的腿,“先生,不要……不要!”

    荀攸张飞等人也在劝,张初过去检查陈镇的伤势,张机与文治父子三人也急忙上前,刘正拉开方雪,“益德,照顾好雪。”

    他望向张老太公,“老太公,你与方翁可算熟悉?”

    “老朽有所耳闻。”

    张老太公皱眉瞥了眼陈镇,见刘正丝毫不给面子,脸色难看地朝张机招招手,“刘公子可是一夜未睡尚未清醒?老朽此次带了两辆马车,仲景,你且领着刘公子去休息一……”

    “谢过老太公好意!”

    刘正瞪着陈镇冷笑道:“只是刘某还未曾听过这等言论,若怕惹了麻烦,便要任由旁人数落,忍气吞声……此时还想试试陈公子是否当真如他所言那般做到身体力行!”

    “刘公子,你先去歇息,此处交由攸来处理,如何?”

    荀攸也有些不满地瞥了眼陈镇,此时朝着刘正使着眼色。

    “不准去!不准去!老太公,你看看他,这个无耻人!死不认罪!此时还借机报复!你在他尚且如此,你若不在,我等此去宛城,只怕还得命丧其手!”

    陈镇捂着火辣辣的眼睛,哭喊着朝对陈秀道:“爹,你要给孩儿做主啊!孩儿有什么话错,老太公与你插手便是了,此人只怕真有反意啊!只怕真有……”

    “秦护院!叫大家准备出发!刘公子你也上马车,仲景,扶刘公子上去!快上马车!”

    张老太公捏住荀攸的臂膀,望望脸色愈发冷冽的刘正,“荀公子,此行全看你了。子圭的事情,老朽在此安抚……你们先走,先去朝朱中郎将解释。其中原委,还望你一五一十地完,免得朱中郎将记恨子圭。”

    “老太公放心。”

    “老太公,老太公……”

    陈镇大惊失色,捂着眼睛喊道:“那我呢?我呢?”

    “子圭,你好好静养,此事老朽会给你个交代。”

    张老太公望向陈秀,陈秀自知理亏,此时也急忙安抚陈镇。

    随后不久,刘正等人在陈镇的哭闹中离开。

    张老太公安抚了几句,朝陈镇保证为他讨要一官半职,就与张初进了村子。

    陈镇躺在接送他们回去的马车上,捂着眼睛望着目送刘正离去的张飞、方雪,咬牙切齿道:“爹……孩儿……”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陈秀叹了口气,听着陈镇有些无措的道歉抱怨声,好半晌道:“敲打……为父知道了,知道了……先去养伤,养完伤,为父便帮你联系……一定帮你出了这口恶气。”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