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一章 问与答(中)
    半晌后,张老太公嗤笑道:“还望老朽成全……你怎知老朽一定是来给你送兵马,来指点你的?老朽……便是来杀你!”

    “若要杀我,不用你亲自前来。也不用仲景兄家的孩子前来……让孩子见血,终归不好。君子远庖厨,意寓要有仁德之心,若你此次前来带着杀意,绝不会让孩子前来。”

    刘正摇摇头,笑道:“何况,那些人四更听了我的话,此后离开,结果如今只有你与文功曹、陈贼曹前来。想来老太公还代表着涅阳令那边的态度。所以在下断定,你这趟是来找答案的,而且即便找不到,也得因为在下对涅阳令他们有救命之恩,以及张家也被在下拖下了水,送在下兵马。”

    “呵,呵呵。”

    张老太公突然笑了起来,笑容可掬的模样与方才看着张机一家时一样。

    荀攸暗自松了一口气,忍不住打量了几眼此时显得大有不同的刘正。

    张老太公笑了好一会儿,却摇头叹气道:“刘德然啊刘德然,老朽来时只以为你有些年轻气盛,书生狂傲,没想到此时才觉得你竟然是有些疯了……疯言疯语不断。”

    他站了起来,荀攸适时搀扶,心头有些捉摸不透老人的想法。

    老人抬手挡在眼前,抬头望向阳光,随后点头道:“气好,心情也不错,老朽便告诉你。你的这些,老朽确实经历过,只是老朽能从这村聚出去,这五十年的功夫自然没有白花,便是他们,也任凭老朽对你怎么处置……老朽只要稍微心中不顺,便能拉你那些手下陪葬,乃至你涿县的家人,也能一并扫除。我用一人之死,便能换我张家置身事外,你为何觉得老朽是来帮你的?为何觉得老朽会束手就擒,成全你整编我张家门客?”

    刘正怔了怔,脸色阴沉道:“老太公确定要用如此刚烈的手段?”

    “为何不用?难不成,你还会杀我全家?我儿品济,我孙仲景,可是救你了。你若杀我全家,品济、仲景必然以死相求,到时候,你该如何?”

    张老太公神色戏谑道:“老朽到时已经身死,可管不了这些事。你别觉得老朽会仁义。便是赔上半族性命,总好过被你牵连,全族身死殒命来得好。”

    “老太公着实言重了。如此局面,刘公子尚且年轻,如何能够舍取?这等考校,留到以后。”

    荀攸急忙圆场道。

    张老太公望了眼他,“哦,还能让你与荀氏的关系完全破掉,至少人前绝不敢有人给你撑腰。呵,看来人老真会成精,老朽这一念,还是一举多得啊。”

    荀攸心中一凛,刘正却笑了,“老太公教训的是。这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之举,他日或许有人会做,在下定然有个准备,让人无处施展。至于如今,老太公还是不要再设想下去了。杀母杀妻之仇,刘某年纪尚轻,只怕真的顾不了许多……到时宁可背负不仁不义之名,总好过背负不孝之名为好。毕竟,百善孝为先。只是,老太公好不容易让张家自这张家聚出去,成为涅阳士族缙绅,舍得浪费多年心血,以全族之命陪葬我刘家女眷吗?若你肯,在下……自当奉陪!”

    “能让你刘正儿断绝仕途,让你心中抱负、一身本事无处施展,乃至遭逢刺客日夜追杀,从而郁郁而终,不至于害人不浅,老朽为何不敢做了?这可是大善事!”

    老人笑起来,阳光下那笑容却让刘正如置冰窖,“句难听的,老朽残破之躯,半只脚早在棺材板上踩着,临死之前能以此换我张家一世清白,让我张家子孙后代明白威武不能屈的道理,还能封了你的前程,老朽……可是死而无憾了!”

    “老太公,别忘了,张曼成对我还挺有善意的。”

    刘正针锋相对,还要笑起来,但那笑容刚浮起,便凝固了。

    只见张老太公突然敛容,绷着脸看着他,那目光眯起来,眼角的皱纹却蕴着难掩的杀意与威势。

    “刘德然,原来你是这等逆贼!”

    荀攸目眦欲裂,大喝道:“荀某还以为你真有大抱负,没想到老太公三言两语就将你的心里话套了出来!此时穷图现匕,你莫不是还想杀了我们不成!”

    刘正变色,“我没有!”

    “你拔枪啊!无耻反贼!大逆不道!荀某惹得一身剐,大不了学老太公身死,让我荀家置身事外!”

    “这就是句玩笑!”

    “玩笑?你个蠢货!生死对弈岂容你在此戏言!如今我等既然知道你心中所想,荀某定然饶你不得!你最好别让荀某逃了,要不然,攸必让你家破人亡!”

    “你敢!”

    刘正猛地睁大眼睛,抬手捏住背上霸王枪。

    “你来!来啊!荀某……”

    “荀公子,你再捏下去,老朽的手臂便断……”

    “老太公你放心,荀某定然护在你身前,刘正竖子若想伤你,便从荀某的尸体上跨过去!”

    “荀公达,你别逼我!”

    刘正缓缓抽动布条,荀攸冷笑大喝:“你来!我荀家从今往后与你势不两立!荀某以身作棒,敲得你那丝妄想烟消云散!”

    “荀公子……”

    “你来啊!”

    “来就来!”

    “拔枪啊!一了百了!”

    刘正徒然抽动霸王枪,“老子宰了……”

    “唉,罢了罢了,老朽知道荀公子的意思了。再议如何?如若不然,二位公子再闹下去,人可就真的来了……老朽能杀刘公子,但要是牵连荀氏栋梁身死殒命,老朽实在不敢冒失啊……你们也不要再演了。若是闹大了,徒增尴尬。这戏老朽还看得出来。老朽也不惺惺作态。既然有荀氏在,老朽哪里敢太过冒失,便是探一探刘公子的底。”

    张老太公苦笑一声,听着远处张初赶过来的呼唤声,摆手道:“无妨,黄口儿与荀公子有些口角,为父在劝。你只管顾好那边,让他们安安分分地呆着。”

    张初应了一声,随后皱眉回去,黄忠皱了皱眉,冷哼一声,黄叙有些担忧地望望那边,却是对父亲的反应有些不舒服,扭头道:“爹,先生和公达叔叔不会如此的……许是因为张太公在……”

    另一边张飞公孙越等人也有些忧虑,荀祈走进房间,白也跟进去,就见荀表笑着摇头,“公达向来喜欢用奇,他若有什么出格之举,没什么好担忧的……人心嘛,乱起来才能直指本心,不管对谁。”

    村外张机与文治父子三人也走在一起,迎着张初关心地询问几句,一旁有人听到张老太公的喊声,鄙夷道:“果然是莽夫,到了此时这刘正儿还不识抬举,与荀家公子都能闹起来。”

    “呵,两面三刀之人。老太公三言两语便让其内部土崩瓦解。”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陈镇暗笑起来,“爹……”

    “行了。看来不用想太多了。此人失道寡助,不得人心,连荀家公子都与他有了口角。你记得与荀家公子多加结交一番。阿祥传过来的话还是没错的。那荀家人若想入仕途,比旁人容易许多,既然荀家公子与刘正貌合神离,你不妨动动脑筋,结交一番。”

    陈秀指点一句,陈镇托了托似乎轻了一些的铁铠,微风吹来,只觉得浑身清凉,“孩儿定不辱命!”

    属于张初的院落里,气氛突然一松,荀攸望了眼刘正,有些满意地眨眨眼睛,笑着拱手道:“老太公恕罪,攸多有冒犯……”

    刘正也笑了笑,但那笑容隐隐有松了一口气的意味。

    事实上他全凭猜测,总觉得荀攸一直没发过什么大脾气,眼下也不至于和自己闹翻了,此时或许更多的是想让自己威胁张老太公,原本再过片刻,他不定真的拔枪对上张老太公了,此时算是撞了运气,便急忙按回长枪,拱手赔礼道:“方才着实是一时气话,老太公还请明察……在下便是觉得,不论正邪,总有人会看重……呃,也不是这个意思,在下便是想……”

    “刘公子无需多言。老朽已经猜到了。”

    张老太公摆摆手,摇头叹道:“你言辞之中叛经离道的想法颇多,老朽便知道你虽无不臣之心,但也没将规矩放在眼里。你有此举,便是自觉心中抱负无处施展。呵,言多必失,这一探便探了出来,刘公子往后还得谨记。”

    刘正急忙虚心道谢,张老太公望向荀攸,“此前老朽得知荀公子三人进了张家聚,也拿出早年收集的荀氏族人的消息对比了一番。方才询问一二,荀公子应当是荀氏中人无疑。只是……”

    他望望刘正,“实不相瞒,老朽一番试探,已明白刘公子尚无城府,这张嘴,不管是否真的被老朽敲打得紧密了一些,但想来于荀公子而言,刘公子绝对是个狂生,如今荀公子如此相助,是否真如《孔雀东南飞》所言,荀家与刘氏,有……呵呵。”

    “此事方才攸也了,以身作棒,敲碎他那些妄想。若要追究,只怕荀某也回答不了,还得回去问了我家慈明祖父再。”

    荀攸瞥了眼刘正,正色道:“只是如今我等终究陷入此中,刘公子也是被人摆了一道。如老太公方才所言,他若先行一步,只怕我等也不会背负这等造反的嫌疑,但那米贼我等决计挡不住,或许连品济公与仲景兄都会受了我等三人的牵连。无论如何,荀某还是得感谢刘公子的救命之恩。个人喜好,只能暂且放在一边,先共渡难关再。至于荀家与刘氏的关系,待得事了之后,再由慈明祖父他们定夺……自然,此诗究竟何意,还得问刘公子了。”

    荀攸那眼神飘过来,显然对于自己的有些芥蒂,刘正表情讪然,没有话,张老太公了然点头,也望过来,“那恕老朽冒昧,敢问,刘公子那两首诗究竟何意?”

    见刘正似乎有些难言之隐,老太公补充道:“刘公子,这两首诗同样涉及到不少争端。你若详,老朽看在荀公子的面子上,还能帮你一番,如若不然,只怕你这等口无遮拦,等面见了朱中郎将,他若逼迫一番,你们绝无生还的可能。”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