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八章 雪中送炭
    刘正一夜没睡,坐在床上练着甘始的吐纳之法,想着事情,亮的时候,听到屋外窸窸窣窣的对话声,自然也起了床。

    不过他没有开门出去,反而在房间里收拢着东西。

    老实,那番话有些交心之意,放在以往他绝不会出口。那时候有感而发,确实算是非常正式的肺腑之言了,将整个场面也提升到了很严肃的程度,但现在想想,总觉得那场面多少像是一个不被理解的孩子在呐喊发声,寻求认同。

    倒也不是因为害羞而不敢出去,只是他如今也不知道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那些人。

    昨夜起了“主公”,他当时是真的很想成为那种有担当有决断的领导型人物,只是年纪放在这里,阅历没有多少,心态也还处于时不时插科打诨的阶段,真要成为那种不苟言笑、威严十足的类型,他还真没把握做到。

    事实上刘正也明白,相较于长年累月生活在这个年代的人,他的心性还有很多来自前世的影子,甚至对于这个时代某些方面的阅历与理解,可能还不如黄叙一个孩子看得明白,所以也没办法活得那么严肃而压抑,又或者在某些时候浑浑噩噩地笑——他还是有着一套自己看待事物的角度和逻辑,与活在这个时代框架中的其他人不一样。

    因此,这个主公该怎么当,怎么妥善处理各种关系,他如今还难以定位、驾驭。

    当然这些偏差都可以通过时间来弥补,只是凌晨那些话始终有些太过正式了,正式到让他也有些无所适从,就好像一夕之间像世人表达了自己的成熟,但他其实骨子里还是那个不成熟的样子,他此时多少有些担心到时候搬石砸脚,又破坏了自己在众人眼中袒露的形象。

    何况,此时门外还有马蹄声渐起、远去,显然是有人离去,这一幕总有一种苦口婆心结果被人当成耳边风给忽视的感觉,让他脸庞火辣辣的。

    怀着这样复杂的情绪收拢竹简打成包裹,用布条将霸王枪包起,梳好长发用发带束住,随后套上丧服,整理仪容……

    备的丧服也不够了,是该早点结束回去守孝了。

    他心中想着,收拢了衣服又打了个包裹,随后背起长枪,拎着两个包裹到了门口,深吸了几口气,开门,一个的身影突然斜着身体倒了进来,露出来的皮肤和头发在红彤彤的朝阳光线中白的富有特色,赫然是白。

    刘正急忙把两个包裹抵在姑娘身后,又用脚抵住包裹,姑娘两条腿悬空,裙摆荡了几下,手好不容易抓住墙壁稳住身形,被一件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脑袋仰得老高,手揉着唯一露出来的双眼,迷迷糊糊地唤道:“先生,醒了么?该喝药了。”

    刘正才想起昨夜叫她第二过来,也不知道姑娘在门口等了多久,他还要话,张初走过来微笑道:“方翁给她取了个名字,叫方雪,雨雪霏霏的雪。她既然如今一个人,便得操持家务,算作当家的了,乳名就不要叫了,往后就直呼其名,或叫方娘子,雪也可以。仲景,药好了没?”

    远处传来张机“来了!”的喊声,张初拉过方雪,姑娘还在揉眼睛,那眼睛有些红肿,“先生,昨夜仲景叔叔了,你们要去宛县,那我以后还能跟你……学东西吗?”

    “你留在此处陪着你伯朗叔叔。等我那边的事情了了以后,就来接你们。”

    刘正有心拉开方雪裹住脑袋的衣服让她坦然面对,抬了抬手,想起身上的伤寒还是作罢,随后朝张初起等宛城事情结束之后要带走方雪的打算。

    张初有些迟疑:“这……其实老夫也有心将方雪带在身边。方翁与我乃是旧识,如今他死于非命,于礼而言,老夫也当好生照顾他的遗孀。”

    他望望方雪,决定道:“刘公子,老夫能看到你对方雪的那份善心,你若当真有心教导,不妨异日先寄些书信、典策过来,至于接过去的事情,先不急。毕竟你还得守孝,而且想来你诸事繁杂,不见得能照顾周到。待得他日你那边准备好了,亦或方雪在张府实在呆不习惯,再做安排,如何?”

    “此事先不急。”

    张机端着药碗过来,“我打算今日便让伯父带着雪回去,交由拙荆照顾。犬子与雪年龄相仿,想必也能有所交流。至于接过去的事情,等机去了涿县,先行考察考察,再与德然兄合计如何?”

    刘正接过药碗,惊喜道:“仲景兄果真要随我一同前往涿县?”

    他虽然昨夜信誓旦旦要拉着张机一起过去宛城,但心中也忐忑宛城的战事一了,张机就一走了之,这时听闻张机起,心中自然振奋。

    “便是过去走动走动,往后还会回来。甘始兄那些竹简我也看了,虽有外行不当之言,但也能与我医道经方相互印证,机也收获颇丰。”

    张机从怀里摸出水玉,笑道:“我辈中人,困守一地始终如井底之蛙,如今交了德然兄这一好友,得诸多见识,怎么也得趁此机会拜访一番。想来那华佗能有麻沸散那等秘方,医术也是高超,也是因为走遍中原,看遍病理,才有此盛名。机既然得何伯求指点,能成良医,自然不敢错过这等良机。”

    刘正喝着药,心中也觉得这样的结果才最是理所当然,这时被张机送了个开门红,心中也定了下来。

    随后与张初张机了几句,又嘱咐了方雪几声,那边公孙越车焕等人已经醒了,听到响动也出门准备着行李,另一边黄叙正坐在门槛上朝着门内大喊着“爹,起来啦,起来啦!”,随后跑进屋去。

    张机要去准备行李药箱和竹简,张初便也带着方雪过去帮忙,张飞端了碗刚热好的面饼过来,脸色惊疑不定地到处扫视:“大哥,吃完便动身。”

    刘正放下包裹,从托盘上接过碗筷,望望他,想了想,正色道:“益德,你留在此处。”

    “嗯?”

    那眼神从那帮涅阳过来的大汉身上掠过,闻言猛地睁大,瞪向刘正,“大哥这是何意?”

    “我想了想,伯朗兄这里还得有人照顾。那黄汉升走不走我不知道。只是若我离开了,总还得有我们的人在这里照看伯朗兄……”

    “大哥!此事我不答应!”

    张飞不忿道:“让我留在此处算是何意?二哥都去了,某家怎么不能去?再了,米贼已经走了,你这纯属杞人忧!”

    “便是杞人忧,你也得在此给我好好呆着。”

    刘正肃容道:“你是我三弟,生死相随固然重要,但往后带兵打仗,时常遇到生死危机,难不成我等还腻在一起了?总要因为事情轻重缓急而派出你们委以重任?当初房间里那些话你别忘了,我等要共入仕途以作照应。如今为兄未来舅兄可能遭遇变故,你留在此处怎么了?”

    “可这么一来,不就是你去赴死,我在此……”

    “我等必死无疑了?”

    刘正信誓旦旦道:“你别忘了,你我三兄弟手中武器如何而来……真要事不可为,为兄一定保留性命,过来找你。”

    “此话当真?”

    张飞还是将信将疑,“不行,你得亲眼试给我看,要不然……”

    “益德!”

    刘正有些无奈,拿着筷子夹着面,叹气道:“你我年纪尚轻,有些时候乱了分寸兄弟之间都可以理解。但为兄也得跟你,这乱世想要平定,肯定是拿性命去拼的,我死了你肯定难过,你死了我也一样。但大家既然走上这条路了,总也要有个心理准备,所以心里记着就好,真要死了,记得报仇,再做儿女姿态就没意思了……这面不错啊,比昨晚的好吃。”

    他狼吞虎咽几下,看着隔壁荀攸与荀祈着话出了房间,“何况,你留在此处并不是就无性命之忧了。我这里看起来事态严重,但在我眼里,你这里同样重要……或者,伯朗兄的性命与你我同样重要。”

    他一边咀嚼着面,一边道:“你别忘了,我等都是粗人,即便为兄读了几年书,终究不如荀氏的底蕴……为兄未来三年守孝,到时候能不能与荀姑娘喜结连理还不可知,可与荀氏这等谋士家族,还得多打交道,若是能拉拢几个人,往后不管是建功立业,还是帮衬宪和的那些事情,都会容易很多。”

    有人路过,招呼了刘正张飞几声,刘正应了一下,见张飞没有回应,把碗递给他,摆手道:“你这臭脸……吃不下了。底下竟然淡得没味,你这厨艺还是有待长进。等我们回了涿县,我好好烧一顿给你见识见识,让你知道什么叫炒菜。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安心呆在这里。”

    刘正拎起包裹,走向公孙越等人,张飞看着碗里剩下的大半面饼,想着刘正的食欲,唤道:“大哥……”

    刘正脚步一顿,看着张飞心不甘情不愿的神色,又走了回去,声叹道:“既然要上战场,你就得记得,我的身份在咱们三人中最合适被推出来当主公,你以后也要有这个意识……如果你都不服我,我怎么让其他人服众?”

    “某家知道了。”

    张飞咬着牙目光通红,抬了抬托盘,“那就多吃点,吃饱了好有力气打仗。”

    “你盛这么多,真吃不……好。”

    刘正拿起碗筷吃着面,那边公孙越端着碗面饼一边吃一边过来,脸色严肃,“德然兄,刚点了点人马,涅阳来的这帮人走了七八个了……早知道应该让张曼成把那些士卒留下,虽然未必有用,还有变故存在,起码也不会逃……”

    “没事。十五万人,多几个少几个看不出来。有我和云长足够了。”

    刘正点点头,埋头吃面。

    公孙越怔了怔,被这番轻描淡写的话得心头那些郁结竟然轻了很多,随后望望荀攸那边,又看看张飞,也明白了张飞被留下来的原因。

    只是他心中迟疑了很久,到最后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自己要走的事情,想着有荀氏在,刘正的身份也有些特殊,事情应该还有转机,于是又跑去召集车焕四人将马匹喂了个饱。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时间也已经到了辰时,黄忠还没有出来,刘正心中有些失望,随后看着荀攸依然坐在门口与荀祈着话,走过去疑惑道:“公达不准备准备?该出发了。”

    “不急。”

    荀攸笑了笑,望望阳光,笑道:“昨夜走了两个,今早又走了七八个人,攸以为,定然有人会为我等做些雪中送炭之事。”

    “哦?”

    “哈哈,果真让兄长料到了,昨夜城禁,想来辰时也该过来了!”

    荀祈望着村外夸耀一声,刘正疑惑扭头,就见村外有骑兵过来,还有几辆马车同行,领头的,却是陈秀陈镇父子。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