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六章 行行好
    刘正怔了怔,望向荀表,察觉到荀表的好感度同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由负数变为“0”,身边荀攸捏了捏长发,抬起湿漉漉的手在火盆上方烘着,皱眉道:“叔父,有些事过犹不及。若平日里,攸听你的便是,如今你重伤未愈,不能随同而行,还是不要过多干涉攸的想法。”

    荀表苦笑,荀攸扫向屋外,沉声道:“方才荀某所言,诸位意下如何?荀某明白,此次你们自涅阳过来,都是前来维护我等提防米贼,如今变故已生,荀某也强留不得。只是诸位若是想走,荀某也有几句话想。刘公子虽办事叛经离道……”

    他话语一顿,瞥了眼刘正,笑道:“实不相瞒,这话荀某来都有些心虚,也觉得刘公子做事实则有些愚蠢。”

    刘正表情一滞,荀攸敛容正色道:“但其勇武与胆魄只怕如今下闻名。若此次随他讨贼,尔等讨些功劳应当不难。往后不论投身何处,有军功在身,想来也比如今的身份要受人看重。再者,荀某也有心投身仕途,他日不定也需要一些人手充当护卫。荀某出身颍川荀氏,句难听的,诸位为求仕途处处碰壁,荀某想要进入朝堂却绝非难事,诸位若不嫌弃,荀某也愿意此事一了,便与诸位分享一场富贵,至少比如今的日子要好很多。”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信誓旦旦道:“而且,荀某保证,便是刘公子此次去了宛城依旧身陷造反一事,荀某一样能置身事外,而诸位跟了荀某,也一样能够保留性命……话便放在此处,还请诸位思量一番。”

    众人不免神色动容,连公孙越也在心中暗叹。

    这就是颍川荀氏的气魄。

    造反的罪名,下无数人会畏惧,但总有一部分人拥有置身事外的能力。

    倒也不是凭着颍川荀氏的名头,在其他时候也一定能够置身事外,但此时正值蛾贼造反的敏感时期,朝廷解除党锢,便是害怕士人助纣为虐,与蛾贼同流合污,在这样的情况下,颍川荀氏作为士族表率之一,但凡拿出一点忠于朝廷的决心,那些莫须有的造反罪名一定会不攻自破。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把荀攸的话听进去了,至少黄忠还是固执道:“黄某不管什么建功立业的事情,你们若是想走,只管走了便是!黄某只要……”

    “可是爹,孩儿不想爹被困在这里了!”

    黄叙突然大喊。

    “叙儿……”

    黄忠怔了怔,随即义正言辞道:“你莫要胡言乱语!你还年幼,莫要听那些故事便乱了心神。这世上哪里有什么大英雄?干的都是杀人的事情。损阴德的……为父便是做多了那些事情,才连累了你。为父如今只要你平平安安,往后将你抚养长大,不求什么功名利禄……那些都是虚名啊!你看看村子里,那些叔伯婶娘都死了……这世道人杀人,人再杀人,带来的都是仇怨!一旦陷进去了,想出来就难了!为父吃的那些亏,你现在年纪,总有一会明白的。”

    “可爹为什么总是放不下弓箭,放不下大刀?爹,你别以为孩儿年幼,孩儿知道的……你学了一身武艺,也是想要纵横沙场,报效朝廷,要不然,为何你每回给我英雄事迹,总是你自己呢?那神色,孩儿看得出来,爹也想让一身武艺有用武之地!”

    黄叙从来没有过这些话,还是冲着这么多人,此时有些受了惊吓,抱紧了荀祈的脖子,埋在荀祈的怀里哽咽道:“你往日起过,孩儿也知道一些啦。爹是觉得自己的性子不适合官场军旅,怕遭同僚排挤,牵连了我。往日你混江湖,吃的那些亏,起娘,起大娘他们,神色郁郁,孩儿又不是看不明白。可你不是也过嘛,很多事情避不开来的……”

    “像先生啊,他在村子里又没做什么,就被那个大恶人设了套……而孩儿,这几也看见了好多好多人的死……其实以往也见过啦,你带着我到处求医,路上那些人骨头和尸体,孩儿很怕的,那些日子我总是病怏怏的,你颇为担心,但孩儿有时候想想,还是觉得自己死了算了。因为你到处都有这种骨头和尸体啊,避不开的,可叙儿就是怕,一怕就生病嘛,生病了就难受,还得你担心……”

    “叙儿……”

    黄忠目光含泪,神色柔和下来,“你放心,为父这就带着你找个地方隐居,往后再也不让你看到这些了。”

    他望向张机,突然跪下,诚恳道:“仲景,你答应黄某,到时候咱们一起过去隐居,找个没人的地……”

    “爹!仲景大哥便不能活自己了?你总是为了孩儿牵连别人……你每次这样,得让孩儿来劝,孩儿也很累……孩儿不想让爹为了孩儿受累了。而且,孩儿也想学武啊!人家都虎父无犬子,你往日也在江湖中,有人吹嘘你能拉两石的弓,生神力,当世养由基……可孩儿连几斤都提不起来……黄家就我一个独子,还是病怏怏的,随时可能死掉,其实孩儿心头很堵呢……爹啊,你就给孩儿一个独处的机会,孩儿真的好想你能活自己啊。”

    黄叙痛哭流涕,“而且孩儿也会活得很好啊。方才公达叔叔了,我体质弱,但是学东西还是可以的……他会教我四书五经,也会让先生给我那些故事,他也了,仲景大哥一定会跟着先生过去的……所以孩儿跟着先生他们,再等往后凭着先生和公达叔叔他们的人脉找到华佗华神医,也会活得很好。”

    这句话分明代表着荀攸的一些打算,刘正怔了怔,对上荀攸的目光,那目光在火光中深邃无比,让刘正心头产生一丝振奋。

    “爹啊,上战场,孩儿想看你驰骋沙场……不是孩儿不想看见爹,可是你避不开啊,那为什么不让这世道好一点呢?起码也让其他体质不好的孩子不用再像叙儿一样,看到那些担惊受怕,还得生病……他们遇不到品济伯伯和仲景大哥这样的好医师,或许就死掉了呢。”

    黄叙吸着气,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调有些忸怩地哽咽道:“再退几步来考虑,孩儿现在年幼,要是到了娶妻生子的时候呢?你这么强壮,都生出我这样的孩子来了,可往后孩儿的孩子会怎么样呢?是不是风吹草动就……可下太平了,至少大家都活得开心点啊,生老病死没办法,起码也不用因为打打杀杀或者没有吃的死了……那些尸体白骨,孩儿不想孩儿的孩子也看到啊……太可怕了。而且,孩儿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爹,你受累啦,行行好,去沙场帮孩儿争取一个太平的世道。”

    “叙、叙儿……叙儿啊!”

    黄忠泪流满面,整个脑袋磕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哭喊道:“让你年纪,受这样的困苦,为父有罪,为父有罪啊!”

    “黄叔,地凉,你先起来,起来……”

    张机连忙解开了黄忠身上的绳子,伸手去扶,黄忠却不顾地上的泥泞潮湿,趴在地上痛哭流涕。

    张机叹了口气,望望父子两各自痛哭,心中也有些不忍。

    他与两人深交已久,也明白黄叙少年老成,想来也是身受病魔困扰才会想的如此之多,而黄忠作为父亲,平日里却多有疏忽,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内心自然愧疚得很。

    只是若黄忠真被黄叙一番话的幡然醒悟,那也未必。

    多年以来,黄忠为了黄叙的病奔波忙碌,受尽冷眼,眼睁睁地看着黄叙时不时生病而束手无策,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黄忠早年混迹江湖,仇怨颇多,凭着一身武艺自然得到过一些名声和快意恩仇的孟浪生活,但那性子终究有些刻板固执,不得人心,失去的却是更多。

    后来他退隐江湖,不问世事,内心只怕一直想着痛改前非,为了守护黄叙而活,此时却被黄叙否决了人生的意义……

    在张机看来,黄忠如今会如此伤心欲绝,也是因为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突然断了,觉得那些付出无法得到最重要的人的认同,此时不定也有些心灰意冷。

    旁人自然不如张机了解的那般深刻,但黄叙虽然稚嫩,最后的那番话却比什么读书人所的大道理要朴素很多,也愈发发人深省。

    大家活在这个世道,为得不就是自己和子孙后代,自己苟活一世倒也无所谓,但谁都希望自家孩子能够活得安稳,起码不用如此遭罪。

    众人不由沉默下来,各自沉思,除了渐渐弱下来的雨水声,也就只有黄忠父子的哭声充斥耳边。

    也在这时,刘正开了口,“我刚刚就了,我可能错了……其实方才在山脚,我就想一些话了。刘某知道自己做了一些在你们眼中看来很蠢的错事。”

    他望着火盆,目光空洞,像是在想什么,“但这些你们认为的蠢事,就是考虑的角度不一样……刘某不怕别人怎么我。至少我觉得有些事情我还是没做错。毕竟,我也是想让自己人都过上好日子……就像叙儿的一样,让亲朋好友能够无忧无虑地活下去,不需要面对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