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二章 五年之约
    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乌云,挡住了夜空的星月。

    夜色浓郁了很多。

    村内密集的火光下,有人沉沉地哭着,有人沉默发呆,也有人收拢着尸体,搬向村后的山坡……

    山脚下,张飞黄忠孙仲袁超等近百人挖着坑,一旁是一具具尸体。

    不远处,刘正已经换了衣服,也拿着锄头挖着一个土坑。

    身旁是白、张机张初,还有张曼成。

    众人齐心协力,不久之后,方翁的尸体被放了进去。

    白谨记着方翁的遗命,没有哭出声,只是默默落泪,手捧了几抔土往坑了洒着,然后看着刘正等人将坑填完,立上木牌。

    “仲景兄,带着白早点去睡。白,明日过来找我。”

    刘正叩拜过后,朝张曼成抬了抬下巴。

    张曼成会意,随同刘正走向一个偏僻的角落。

    张飞、荀攸、孙仲等人同时望过去,脸色各异,却也没有过去打扰。

    走到阴暗处,刘正坐到一块岩石上,开门见山道:“我不可能反。”

    张曼成也坐下来,声音沉沉,“指条明路……韩忠信你。”

    “你陪他去死。”

    刘正望了眼对方高达80的好感度,只觉得浑身发寒。

    还不如荀攸的负好感度实用……

    那这破系统有什么用处?难不成还是对手之间的惺惺相惜?还是能招揽的意思?

    “呵……有意思吗?”

    “你们早点死了,起码这里太平了,我就能换下一个地方,早点回去守孝,为什么没意思?”

    刘正望着远处村口密密麻麻的火把,声音有些低沉,“要不,早点投降?我给不了你们要的日子,起码暂时给不了,你们也等不起……你迟早要回宛城,再过两,宛城或许就被攻破了。为了我留在这里,得不偿失。”

    “是要回去。可我想带着你,或者你们这些人都跟我走……要不然我们根本没有活路。先生别没意思的事情了。咱们现在已经拖你下水了。”

    “我都了我不可能反。”

    “所以我才指条明路。”

    “……”

    两边沉默下来,刘正望着远处火光下空荡荡的村落,脑子里乱糟糟的一大堆念头,许久之后,开口道:“米贼那边,你得去报仇。袁超带头的是张鲁……这人似乎有点手段,你去那边也不错。袁超不是賨人吗?好像还是某个賨人首领的远房亲戚。你们过去,和他一起打拼,益州的水也能被搅浑,起码别让张鲁他们好过。”

    这次开口算是有了实质性的一些内容,张曼成的心情却并不是很好,苦笑道:“先生早点能如此该多好。”

    “你烦不烦啊!谁缠上来的?我现在身边一群人的命在你手里,要不然我个屁啊!我宰了你都有可能!”

    刘正有些烦躁,“是,韩忠死了!那是你兄弟,可……”

    想起还是张曼成解了村落里的危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了,不耐烦道:“正事!”

    张曼成苦笑,“仇要报,但是过去益州……十几万人都过去?不可能的。再周到一点呢?”

    “你怎么一定要带上十五万人,你要是一百五十万人,老子还得都照顾到了?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要真有能耐,还能让你逼成这样!张超死了!别部司马,朱儁的心腹……我现在自己都快疯了!你他娘让师宜官过来干什么?你们白痴啊!本来早就能解决的事情,后面惹出多少事情了!”

    “别骂了。已经如此了。谁知道朝廷军来这么快,还是师宜官的死对头……再者,咱们一开始也只是怀疑你们的身份,没料到能引出别部司马……正事。”

    “我想不出来!”

    “……那也得想。”

    “我……”

    那语气有些强迫,刘正气得咬牙切齿:“老子欠你的!”

    “呵,先生今日倒是骂了许久。张某原本还以为先生是个斯文人。”

    “你他妈要求怎么这么多啊!你以为我想这样?还不是你们害的!还有,别一个个教训我的脾气城府,老子跟你们不是一路的!也不是你们的后生晚辈!”

    张曼成笑了笑,“确实……不过仔细想想,先生这样也挺好,起码真实,不用拘泥于繁文缛节,也不会让张某觉得先生虚伪,想要谋害我等。”

    刘正被这态度气笑了,“你他妈真贱啊!”

    “想让底下人活,没办法啊!”

    张曼成也笑起来。

    “韩忠还我儿戏……哈哈哈!”

    刘正闻言越笑越大声,张曼成也大笑不已,两人笑了良久,渐渐沉默下来。

    刘正叹了口气,“你要是早点遇到我,或者我要是早点遇到你……不会这样。”

    “你我算知己吗?”

    “想得美!你顶多算是我的手下。还想着让我给你当谋主?你打得过我吗?脑子有我聪明吗?光有想法有什么用,猪也想过的好一点。”

    “呵。可你人没我多啊……”

    感觉到刘正又有发火的冲动,张曼成安抚道:“正事。你我谈久了会惹了生疑。”

    “还不是你找的,你闭嘴。”

    刘正撇撇嘴,望了眼张曼成“88”的武力属性,有些教训对方一下,又瞥了眼村外的那些火光,还是开始冷静地思索起来。

    虽然张曼成的死期与记忆中有些偏差,但刘正没记错的话,朱儁这人死脑筋,攻打宛城的时候,一直主张把黄巾贼杀怕为止——也就是,张曼成真的想活,又不想放弃那十几万人,就只能等着十几万人被招安,又或者……化整为零。

    他想到这里,迟疑道:“十几万人太多了……真的,不可能凭空消失,真的不想让他们受到损伤,只能遣散……他们散了,你甘心吗?”

    张曼成一怔,摇头叹气道:“不甘心。但大贤良师被你设计杀了,没了主心骨,人心很容易散……老实,我与韩……”

    他下意识地扭头望向身旁,随后苦笑道:“我们想过,太平道都是以大贤良师为首领。他若不死,我们很多人都能坚持,但他死了……事情不好做。而且仅存的几方渠帅,也聚不到一起了。各自为战,迟早有被攻破的可能。这也是我们想找人的原因。”

    “你别提这事咱们还能好好聊。”

    刘正心中不是滋味,“那便是,你现在也想让大家散了?”

    “这不是张某想不想的问题,还要看兄弟们怎么想……”

    刘正点点头,夜风吹过来,他听着参杂在风声的哭声,揉了揉有些发寒的手臂,“我给你一个意见。让所有人装平民,直接开城门放出去。你们没办法被招安,那就用这种计策,朱中郎将有点偏执,觉得海内大好,不能容你们想反就反,想投降就投降,但他再怎么固执,不可能杀平民。宛城是郡守,城中肯定有不少人,全城百姓都放出去,你们的人混在其中,他们就算发现一些,不可能杀了所有人。”

    “先……”

    “你听我完。是这样。你不可能满足所有人,即便你可以让他们一个个的在你面前忏悔,但你要是想撤离这个烂摊子,他们还是会觉得你背叛了他们——因为目的不一样了。你如今需要告诉他们,路子错了,找个地方重头开始。信你的,你带过去。不信你的,留下来也没办法。”

    “先生,这主意这两我等也想过。但韩忠……若都散了,我等的命不定便会被人拿去献给朝廷。”

    张曼成苦笑着拔了根草,缠在手指上望着夜色,坦言道:“张某还以为你点头是明白了。实不相瞒,我等如今造成的局面虽然困顿,这么多人在一起好歹还有个依仗,大家同心协力,未必不能撑过去。张某也不甘心就这么……”

    “你们靠什么撑?”

    刘正一脸荒诞:“结果来去,就是想找个人破开那种无解的局面?十几万人你不舍得,可你也不可能被招安,你现在叫我指条明路,我给你了,你还要更好的?我已经的很明白了!你们没机会的!你自己也知道,为什么还要死撑?”

    “张某记得你的那些,我等此前抢别人的举动,是做错了……所以才找人改,也才找上了你。”

    张曼成扯着手中的草,“只是,若是散了,还有机会过好日子?大家不都得回到原来的日子?可能有时候连一口吃的都没有,还要被那些贪官污吏、豪强缙绅欺凌……然后到时候再找个由头从头再来?”

    他摇头道:“与其如此反复折腾,我等还不如在这次战斗中死了算了。自然,先生,你要是想不出主意,这样的身手……别怪张某了。要么你杀了我……不过我已经跟孙仲他们好了,你们家在幽州涿县,现在他已经通知不少人知道了。”

    “你他妈……”

    刘正气得咬牙切齿,随即一愣。

    张曼成这些人会这么想,到底是不想自己的努力白费,在他们看来,要是他们被镇压下来,朝堂之后就又是一片稳定,然后就又要过上暗无日的日子。

    而刘正是从汉灵帝驾崩的局面上考虑……

    这根本就是两个层面的人在交流,怪不得对方死脑筋啊!

    刘正恍然大悟,脸色古怪道:“你跟张忠熟吗?还是单纯的互相利用?”

    “当时在宛城广布信徒时合作过……也假扮过他的客僮,处理过一些事情。其实不熟。不过这次有关你的事情……”

    刘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气恼道:“你能别再提这件事情吗?我会解决!不会造反!你没可能拉我过去!”

    这声音有些重,显然也有刻意给附近那些人听的意思,张曼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就听刘正烦躁道:“懒得跟你拐弯抹角,这么拙劣的本事……刘某直了,我听有大贤算过,再四五年的功夫,陛下就会驾崩。到时候朝堂会……”

    “你什么!”

    张曼成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千真万确?”

    “轻点!轻点啊!”

    刘正有些心虚地望了眼张机那边,见不少人望过来,轻声道:“等个四……五年,就五年,如何?就这五年,我给你想办法让信你的人过好日子。你先撤出宛城……真要到时候没等到,你再来找我算账!”

    “陛下的事情……你真的?不会是你拿来诓我的?”

    “到时候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如何?就五年后,年底的时候,你来找我!”

    刘正笃定道,“当然,咱们这几年也可以书信来往!但是你不准害我……没事,其实你也害不了我,我要真想逃,大不了什么都不要了,到时候就是鱼死破。”

    “张某明白。但五年之约,张某还得回去再想想,再想想……”

    张曼成心跳如擂鼓,望着远处韩忠等人的坟头却突然有些难过,“先、先生,既然方才到遣散宛城全城百姓了,再我等之后该如何做。他日……不定能用到。”

    乌云浮动间露出少许的月色,刘正的眼眸明亮无比,随后一声响指响起,两人又了很久……

    等到迈入了中元,丑初不久,张曼成领着几人祭拜了韩忠等人,领着一千多人离开了。

    但一直在留意张曼成一众人的荀攸奇怪的发现,原本这些人应当是要结伴前往宛城,结果大部分人各自散去,只有包括賨人在内的部分人跟着张曼成往宛城方向去了……

    而且,张曼成一扫颓色,离开时神色似乎有些振奋。

    而另一边的刘正刘公子,看起来也颇为激动。

    荀攸目光闪烁。

    他们到底了什么?张曼成怎么就这么走了?

    还是……刘公子,真的通敌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