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六零章 又是你们
    荀攸的识相让张曼成怔了怔,一旁师宜官摸着脸上的血污过来耳语一阵,孙夏掐着右手手腕还要辱骂师宜官,被张曼成一瞪眼才缩了回去。

    张曼成听着师宜官明大概原委,朝荀攸回了礼,扫了一圈。

    自从上次一别,又发生这样的事情,村里的人数明显锐减,刘正手下二十余人眼下活着的不过十人,原本人数不少的村落里,除却士卒,也只剩下六七人存活,其中那些村民还抱着大腿、胳臂、胸口……伤口血淋淋的,脸色希冀地望着他,却不敢叫出声来——那些人都是前几日串门见过的,原本也已经打成一片,此时倒也安安分分,不敢造次。

    几个孩子的尸体躺在地上,村民更是死了不少,这场面让张曼成于心不忍,望了望老继领过来百余名手下忙着收编士卒,他扭头让老七去叫找几个会点医术的人过来一起帮忙。

    不过他也有些意外,地上竟然还有近二十具士卒的尸体,这些士卒明明装备精良,又是人多势众,竟然还会死这么多人——果然是八人破五万的勇士,着实厉害。

    他心中感慨一句,看了眼愣在那里望着荀攸的张机,还要朝荀攸求助解围,突然听见“铛!”的一声。

    张曼成皱眉望过去,公孙越与几名手下正用力拉着张飞和黄忠,却被两人挣脱。

    两人大刀蛇矛乱舞,大开大合,气势凌厉,偶尔火星子激溅,迸发出激烈的响声。

    随后不久,张飞竟然发了疯似的撞向黄忠,扭着黄忠滚在地上厮打起来。

    那场面着实彪悍,公孙越领着四五个人竟然怎么也拉不开,张曼成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想起涅阳城中的那些场景,嘴角微微一抽,随后目光定了定,原本来时的想法愈发坚定下来。

    “子度!让他们住手。”

    荀攸喝了一声,心中浮躁。

    公孙越也是一脸不耐烦,又叫了几个人,才终于将黄忠张飞按在地上。

    荀攸扭头朝一动不动的张机瞪眼道:“救五个也是救,再救一个会如何!快来帮忙!”

    张机神色难看,不情不愿地进了荀表的房间,望着躺在地上模样古里古怪的白怔了怔,白抹着眼泪问道:“仲景叔叔,外面好了吗?是不是先生到了?阿翁还有救吗……”

    “方、方翁没躲进屋?”

    白点头爬起来,“阿翁被那个坏,坏人用刀……”

    “哪,哪个?”

    “就是那个砍头的坏人……白想吓他,让他停下来认罪伏法,可是他要砍白,方翁就,方翁就……呜呜,方翁没起来吗?”

    张机猛地跑出去,在一堆尸体中翻找着方翁,荀攸跑过去拉他:“你在干什么?想不想活……”

    “你给我闭嘴!”

    张机大吼一声,目光含泪,终于在一具士卒的尸体下找到了方翁的尸体,他翻过身,看着方翁嘴角含笑而死,突然仰头大笑起来。

    “仲景兄,你……”

    荀攸神色不忍,掰过张机的肩膀试图让他清醒一些。

    张机推开他,笑得眼泪都涌了出来,“哈哈哈,忍辱负重,忍辱负重……你可知这个村落便是其余人都搬出去,方翁也一直在此……他于我亦兄亦父,与我伯父亦是情同手足……却被那断指之人所杀!张某救了反贼,亲人就要被反贼所杀,为何要救?哈哈哈!忍辱负重的事情便交给你们!方翁临死还含笑,你们记得一定要照顾好白。他们若要杀,只管杀我……只管杀我……方翁!”

    张机抱住方翁的尸体痛哭起来。

    “阿翁,阿翁……”

    白冲了出来,扑到方翁的尸体上,裹住脑袋的襜褕散落,露出一块白头发来。

    张曼成望着白,思及对方与刘正的亲密,神色一变,瞪向孙夏,“你杀的?”

    “那丫头吓我……”

    “混账!老七,找两个人给他随便处理一下!品济公的屋里应该有药……你给我滚!快滚!”

    “不是……大哥,我好歹杀了个别部司马,找个医术好点的啊……万一废了呢?”

    “现在知道怕了?这么鲁莽!行了行了,走。”

    韩忠哭笑不得地拉着他走向张初的院落,随后不久,老七叫了两个年轻人过来,韩忠扶着孙夏坐下,熟门熟路地点了油灯,又在一个酒缸里打了些酒递给孙夏,朝老七苦笑道:“这厮头一来,着实不知道我等与村民们的感情……你陪着他在这里避一避。我去劝劝大哥。对了,记得别让这鸟厮喝高了,还有伤。”

    他走出门,看着两个年轻人翻找着草药伤布回来,点点头打过招呼,又走向村口,等过了片刻,脚步突然一顿,看着有人朝着他这边跑过来,韩忠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名年轻人的脸,脑子里模模糊糊跳出之前刘正在街道上朝着某个方向奔跑的场面,心跳突然加速。

    他急忙扭过头,视野所及的屋内,那两个年轻人正看着他,那名被刘正追过的年轻人手中提着环首刀还在下意识地挥砍向老七的尸体,鲜血飚射出来。

    望着那年轻人看过来时脸上得逞的笑容,韩忠浑身毛孔骤然炸开,想起身后的人,急忙朝着一旁的巷子奔跑,大吼一声,“大哥!有米……”

    “晦气!”

    屋子里,眼看同伴竟然失手,追着韩忠消失在巷子里,张鲁啐了一声,踢翻老七的尸体,皱眉凝望着村口那边。

    另一人将孙夏的尸体放倒,望着村口的光亮,“似乎没发现……没声了。八虎跟他还在打?我去看看,要不然我们得走了。”

    “不行!只要宰了张曼成他们,此处必定又是一场混乱……此外,你别忘了,我等来此就是要杀了那三个狗杂碎……富贵险中求,我去赌一把,宰了张曼成。”

    张鲁还要跑出去,身边同伴急忙拦住,“大祭酒,就当那三人已经死了,师君又不知道,便是知道了,也不一定会怪罪你……不要去了!咱们撤!”

    “我会怕张修那厮?”

    张鲁睨了眼同伴,手中的刀却捏紧了一些,“好不容易混进来,铜虎的仇不能不报!”

    “那我去。八虎还没出来,你去看看!”

    “朴苗!”

    望着同伴跑上去,张鲁抬起阻拦的手放下来,目光动了动,想起袁超刚刚被拉去收编士卒,冷笑一声,随后朝着夜色跑了进去。

    ……

    等到韩忠几人离去,张曼成颇为诚恳地与张机道歉,还揉了揉白的脑袋安慰几句。

    荀攸审时度势,着关羽卢节的去向,与师宜官一同交代着张超过来的整个过程。

    张曼成不时点头,突然听到韩忠喊了一声。

    距离太远,那声音听不清楚,张曼成探头望了望,看着远处张初的院子灯火亮着,只当孙夏那厮耍脾气,韩忠在教训。

    “大哥,涅阳城那边有人来了。”

    孙仲过来附耳道。

    张曼成脸色古怪了一些,荀攸察觉到对方脸色的变化,呼吸微不可查地一滞,随后望向那些被卸下铠甲武器的士卒,目光眯了眯。

    他扫视一圈,收回目光,正要开口继续朝张曼成话,突然又望了出去,看着不远处其中一名大汉在他回首间有些慌张地躲到士卒后面,心头徒然间一突,随即看向荀表的屋子,咽着唾沫喊道:“伯旗,夜凉,你关门先照顾伯朗叔父休息。”

    “嗯?”

    荀祈出门脸色疑惑,荀攸正抱起白,拉了下张机,就见有人从张初的院落那边跑向张曼成,慌慌张张地大喊道:“渠帅,渠帅,不好了……”

    张曼成抬头,望着那名大汉跑到跟前,就见眼前刀光一闪,紧跟着那大汉大喊:“动手!”

    噗!

    血水湿润了腹。

    张曼成瞪着刺杀自己的大汉,绞动着手中的环首刀,“老子这么好杀?”随后将神色惊愕的大汉推了出去。

    村子里不少人望着这一幕愣住,然后自他们身上瞬间爆发出血光来。

    随着那名大汉的开口,不少救治村民,押解士卒的大汉——乃至士卒,同时出手,杀向身边的人!

    刚刚平息的混乱在一瞬间再一次爆发出来。

    荀攸懊恼地“啊”了一声,抱着白就朝屋里躲,口中还在大喊:“是米贼!是米贼!子度益德黄汉升快来啊!伯重,心你身后!”

    黄忠张飞公孙越等人同时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拿起武器护向张机和荀攸他们。

    文任还想扭头,随即福至心灵般率先朝前扑了过去。

    张曼成拉过孙仲,一刀将砍向孙仲的士卒砍杀掉,还要大喊,村外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草!又他妈是你们!张曼成,人多了不起啊!单挑啊!”

    “放刘先生他们进来!老继,让村外的都等在外面,不准过来!你带几个熟人,过来一起杀人!”

    张曼成大吼一声,“村里的,是自己人都退出去!老子不用你们保护!谁要凑过来,别怪老子翻脸无情!”

    村外那些试图过来帮忙的黄巾军同时一愣,老继急忙叫了几个名字冲向村内。

    “大哥!咱们走!”

    孙仲砍翻一个賨人,却也被猝不及防砍中手臂,脸色难看无比。

    眼前士卒与米贼合计起码有三四十,若是顾忌内奸就不让手下人过来保护,如今又有刘正过来,他们要是不退,性命只会更加危险。

    但张曼成还没话,就听得一阵马蹄声急促。

    刘正领着文聘张初等人进村,望着村内的血流成河,目光血红无比:“通通给我停下!”

    “停不下了!”

    张曼成踢翻一名士卒,大喊道:“快来帮忙!娘的!不是脸熟的,只管砍了!”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