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四章 对峙
    马蹄声在长街上由慢而快踩踏出鲜明的节奏。

    四周是同袍被射倒在地之后蛾贼的各种怒吼怒骂声,街巷里还有尚未反应过来的蛾贼持续不断地喊着“苍已死……”,兵器在眼前晃动着闪烁光芒,火把的火焰浮动在人潮之中,宛如星火。

    当得知县衙被攻,刘正心急如焚,为了清白没有逃。

    当蛾贼攻城,他有心相助没有逃。

    而此时蛾贼真正出现在眼前,从四面八方朝着街道尽头的城门围拢过来,刘正已经没有迂回的可能性,也更加没有退缩一步。

    这一次不同以往,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左手持枪,右手握着缰绳,迎风逆着人群纵马奔走。

    前方街道上有蛾贼扔了火把,大喊大叫着拿着武器朝他扑杀过来。

    有蛾贼直接把火把扔过来,风声呼啸,还有石块兵器从身前、耳畔、腿边快速掠过的黑影轨迹不断闪烁。

    喧闹的声潮中,刘正脑子里无比清晰地抖着长枪乱扫,扫开几个飞来的兵器火把,在左大腿硬挨了一只火把之后,坐下马匹才刚刚加速就已经撞到蛾贼,脚步停滞了一下继续先前。

    他凭着惯性提枪前刺,手中的长枪刺穿了一道人影的胸口,传来厚实的阻力,抬枪晃动的瞬间,随着马匹前进霸王枪几乎拔不出来,他瞬间开启生神力,甩枪一抖,抽枪扫向左面到了脚边的数名蛾贼。

    痛呼声在耳畔响起,温热粘稠的血液洒在左手,视野突然一晃,马匹痛嘶声骤然响起,刘正眉头一挑,随即换手抬枪朝着右边横扫,座下马匹却猛地栽向地面。

    跌倒过程中,他踩着马镫朝着右边一道杀过来的人影扑了过去。

    飞扑之中,他右手侥幸掐住了对方的脖骨猛地一扭,左手横枪挡在两人中间,也阻挡了环首刀的前进。

    飞扑、落地、翻滚,刘正侥幸逃过一劫,吓得浑身汗毛耸起,霸王枪却猛地点地,随后迎着杀过来的蛾贼捅杀过去。

    一点一刺,轻而易举地几乎捅穿了一名蛾贼的腹,他感受着充盈的力量在举手投足间自骨骼肌肉里散发出来,猛地双手捏枪“啊——!”地横扫,那名挂在枪头的蛾贼被他扫飞出去,鲜血、器官凌空挥洒。

    枪势不停,他扫了一圈,四五名围上来的蛾贼被瞬间打飞在地,还有一人被打中腰腹,随着惯性口吐血沫胃酸飞了出去。

    眼前留下一地狼藉,不少蛾贼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刘正随手抬枪一刺,枪头刺在跟前一名蛾贼的心口,随后感受着自身心跳的加速,他呼吸着浓重的血腥味,瞥了眼被砍断右前腿跌倒在地嘶鸣不止的黑马,微微皱眉,咽着唾沫迈步向前。

    这一连贯动作后,那些原本还想扑杀过来的蛾贼已经乱了分寸,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难以置信,如同见了鬼似的。

    尤其是刘正抬枪将一名同袍扫飞出去的那一幕,伴随着骨骼爆响,血沫横飞,那名同袍几乎是飞出去,撞倒了好几个迎上来的同袍才滚动在地上一动不动,其中的震撼简直让人想要疯狂。

    所有人这才感觉到眼前这个身穿丧服、身躯文弱的年轻人体内蕴含的无双之力。

    文聘愣住了。

    他刚刚下马就飞快后退,脑子里就觉得刘正的话有些白痴,眼前街道上起码有五十多人围拢过来,周围巷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涌出来,他要是真的按照刘正的话向前,简直就是在浪费自己身上的弓箭,也是在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

    但他此时保持着弯弓搭箭的姿势愣在角落,整个人都在不断发颤。

    自打知道蛾贼造反,事实上他就一直在颤抖,但当时更多的是紧张不安,此后直面蛾贼,虽然有建功立业的兴奋激动开始作祟,但当看到对方的人数,他更多的是畏惧和害怕。

    然而这时候,他的脑子里这才跳动着之前他一直心存疑虑的刘正“八人破五万”的战绩,这种直观的场面比那些骇人听闻的数据更加让他难以置信。

    他瞥了眼七名躲在城墙台阶上的袍泽,看着那些人的脸色在火盆的照耀下满是膛目结舌,有种促成了这一切的与有荣焉浮上心头。

    扭过头,眼看着刘正孤身一人,闲庭信步般不断向前,那数十名堵住街道的蛾贼不断持着兵器后退,场面一度保持着诡异的对峙,文聘有些后悔,刚刚要是真冲过去了,不定就能够和这等神人并肩作战了。

    另一边,过来主持大局,爬上墙头观望的韩忠也愣住了。

    望着那道年轻的面孔持枪向前,同袍们不断后退,他张着嘴好半晌,才平复浑身的鸡皮疙瘩,轻声啐骂一声:“不是人啊!”

    那道人影自然熟悉,此前在村子里虽然与张曼成有所猜测,但他也绝不相信对方这样文弱的躯体中能爆发出这样的力量,所以才会劝张曼成关羽的红脸只是巧合。

    事实上就算如今,亲眼目睹刘正开始向前奔跑,同袍们吓得溃散开来,他还是一脸难以置信,随后思及对方的实力与张曼成的计策,他反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张曼成是在养虎为患,不由大喊道:“给我杀!他只是一个人!也会受伤!不是神!”

    喊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刘正感受着声音的熟悉,瞬间扭头,望着远处墙头上韩忠模模糊糊的轮廓,他脑子里浮光掠影般想起很多,随后望着眼前蛾贼开始收拢包围圈过来,大笑道:“老子当然不是神!中元到了!鬼门一开!老子是来送你们下去的!哈哈哈哈!杀——!”

    脚步哐哐哐地朝着韩忠的方向前进,拖在地上的霸王枪在地面上犁出一阵刺耳酸牙的响声,身前蛾贼们的脸色在自己抬腿的瞬间变得惶恐不安,手中的武器不断左右摇摆,打着哆嗦反射着火光,像是要把自己晃瞎,刘正激动到难以附加,抖枪向前,大喊一声:“某乃刘正刘德然!投降不杀!”

    “放你娘的狗屁!”

    韩忠大吼一声,“都给我上!”他猛地跳下墙头,从身边手下夺过一把长矛,推开人群朝着刘正挤过去,口中不断大喊:“给我杀了他!都给我上!”

    人声在耳边涌动如潮,色厉内荏的神色不断浮动在眼前,又定格住、倒在身边,鲜血浇灌在身上、手上、脸上,刘正突然有些恶心,心情也开始烦躁起来,他抖枪横扫,一脚踢飞身前吓得尿了裤子的蛾贼,破口大骂道:“都给老子投降!刘某给你们好日子!光会杀人有什么……”

    “铛!”

    一声脆响,长矛和霸王枪碰撞在一起,眼前熟悉的身影踉跄着后退,神色骇然,刘正目光眯了眯,咬牙切齿道:“为什么要害我!”

    “给我们好日子!谁给我们?!你吗?你也是士人!你当然能有好日子!咱们想有,就一定要打!只有你们都去死,才会有!”

    韩忠虎口作疼,提着长矛猛刺,刘正抬枪一磕,枪头点地推着霸王枪划开长矛朝韩忠撞过去,“我问你为什么要害我!”

    脚步连退,一股骇人的巨力随着横在身前的长矛不断撞过来,后背突然撞到墙壁,韩忠闷哼一声,目眦欲裂道:“要么加入我们,要么去死!你咱们为什么要害你?你跟我们是一路人吗!啊——!”

    他双脚踩着墙壁用力推向前方,刘正震枪将他推开,猛地一拳砸在身后过来偷袭的蛾贼的脸上,听着脖颈骨骼脆响,那人闷哼倒地,刘正提枪将人扫出去,随后抬手挡住扫过来的长矛,猛地抓住,瞪向韩忠,“可你们赢不了!”

    “为什么赢不了!我们赢了这么多!宛城都在我们手里了!我们还有十几万人!哪里赢不了了!啊——!”

    韩忠大吼大叫着用力抽动长矛,发现完全拉不动,索性抛开长矛,朝着刘正撞了过去。

    刘正长矛一抽,将他打飞在地,随后双手长枪长矛横扫,将赶过来的数名蛾贼扫飞出去。

    韩忠滚了几圈退出战圈,捂着作痛的腹从一旁手下中夺过环首刀,指着刘正,“老子知道咱们要赢得花更多的努力!好日子哪里能这么容易到手!你的话叫老子怎么信?!就这帮狗官,就这帮狗官!只要他们做事,咱们就好不了!就算是士族,能好吗?你们从来都考虑自己的利益……杀!都给我杀!咳咳!呕!”

    他干呕几声,擦了擦眼泪,“你们就想着建功立业,升官发财!咱们日子有多苦你知道吗?!你怎么不杀了?不忍心了?那就加入我们啊!我家大哥罩着你!宛城都是你的下!你有这样的实力,带着咱们这十几万兄弟一起发家致富啊!敢不敢!让你做皇帝,我家大哥反正要你去当谋主,你能有这样的实力,大哥的位置让给你,让你当渠帅都没问题!敢不敢过来!”

    “渠帅……跟我滚开!没看到老子聊呢!想死是!再来都给老子去死!”

    刘正不耐烦地一脚踢开大吼着缠上来的蛾贼,有人倒在地上抱住他的脚,他一矛刺穿对方的胸口,持枪虚扫一圈,将被震慑住的蛾贼逼退,朝着韩忠大吼道:“满仓就是张曼成?!老子早该想到的!妈的!老子了这么多,结果你们扭头就害我!我介意你们是蛾贼吗?跟着我……”

    “那兄弟们呢!咱们十几万人,都跟着你?你肯,上面那帮白痴肯吗?你怎么这么儿戏!弓箭手!弓箭手呢?!娘的,算你运气好!”

    韩忠左右望望,想起没人带了弓箭,指着刘正大喊道:“刘先生,你好好想想!宛城十几万,整个中原成百上千万的太平道,投降会怎么样?造反被招安的真能几个有好日子?!你有婆娘家人,没事啊!咱们去帮你接过来!卢中郎将爱徒有意思吗!我们奉你称帝!你好好想清楚,这个机会难得啊!”

    他扭头看向远处被人围攻的文聘,“羊角,别杀那个哥,让他活着!老子用阳谋!让他过去传话,咱们要策反刘先生!让他活!快!都别打了!打不过了,撤!把城门开了,找人快去通知渠帅!让渠帅撤!就刘先生来了!咱们都退回去!县衙那帮不识相的反贼,让刘先生去解决!”

    他望着刘正,目光含泪道:“刘先生,韩某把话清楚了!整个中原数千万的太平道,你想办法救我们!你要是能给大家都过好日子,咱们就投降!要不然,大家跟谁去?你要想不出办法,被咱们用阳谋设计了,不用你知会,咱们一定救你!你也是汉室宗亲,奉你称帝又如何!你能征善战,又没有歧视,让你做皇帝,我大哥一定肯!”

    “妈的!你个疯子!老子要被你害死了!你别逃!草!”

    眼前一个个蛾贼疯狂地涌上来断后,刘正不断将人挑飞出去,看着韩忠毫不拖泥带水地绕路逃向城门,急得目光含泪,“你他妈让张曼成给我把话清楚了!老子就想活着啊!谁想称帝了!你们害我!就没想过我会弄死你们啊!草!”

    长枪一抖,眼前数道人影顿时捂着脖子倒下去,那头韩忠大吼:“你来,等着你!就不信你没有杀累的时候!眼下县衙还有危险,不是咱们的人!你快去救!要不然就没人帮你了!韩某现在给你机会,你再想几,等着宛城那帮将军过来,你要是快死了,咱们一定救你!到时候奉你称帝!”

    “你们这群疯子!啊——!”

    刘正提起长矛,朝着韩忠所在的人群飞射,有人倒地,韩忠还关心地喊道:“给刘先生留匹马能赶去县衙!咱们走!”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