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三章 进城
    火光冲,县衙那头一阵混乱。

    喊杀声、歌声、笑声、哭声传荡得很远……喧闹声开始蔓延开来,在附近街道不断扩散。

    一处民居,孙仲破门而入,大喊道:“大哥!不好了!有人攻打县衙!”

    “什么?!”

    张曼成正坐在院子里端着酒坛子喝酒,闻言愣住。

    听着附近开始喧闹起来的喊声,韩忠凝重道:“怎么回事?是咱们自己人不识好歹,还是李铁脚那些不识趣的地痞莽夫?”

    “都不是!也不知道什么来头,还有人跳舞唱歌地杀人。头上也带着头巾,只是不是黄色的……咱们怎么办?兄弟们还都候着,这事一出,要不要也去帮衬一番?”

    “不是咱们的人?也不是铁脚那些人……”

    张曼成像是想到了什么,展颜笑道:“反书!”

    “起作用了?”

    孙仲大口喘气,却也不由一怔。

    韩忠疑惑道:“不对啊!咱们把反书都交给县衙了,有人回报只是传阅开了而已。都是士人,如今那县令刚刚上任,中庸平常,也没什么错事啊,总不见得这么快就……”

    “要么有高人谋划,引蛇出洞,自家人坑自家人,想要引出内奸!要么便是有人看不过眼,想要夺权了!”

    张曼成大口灌酒,望着院子里的祭祀案几,一抹下巴上的酒渍,目光灼灼道:“如此也好,等着徐璆他们反应,不如咱们提前布局……反正对咱们来都是好事!老七,你留下来准备供品。咱们先去看看。”

    他放下酒坛,拍着屁股抄起台阶上的环首刀,“孙夏,去通知兄弟们做准备,再让几个兄弟先去各个城门候着,一有动向就打开城门!如果可以,引着官兵往北城门走,咱们去村落!把刘正他们的罪名给落实了。”

    “等等!”

    孙夏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拍脑袋急忙道:“大哥,刀疤在北城门那边来过消息,他一个兄弟守城门的时候听到有人过来借兵杀反贼。具体是谁他那兄弟来去匆匆,怕暴露了也没来得及细。不过之后县衙那边就过去不少狗官。我怎么觉得这事像是一起的?也是北面……有人借兵,肯定有兵溃逃啊,咱们会不会路上遇到官兵?虽是败军之将,也比较麻烦。”

    “你白痴啊!赵弘有这么厉害,能打到这里,老子拱手让位都行!许是有人在郊外闹事,才过来借兵……这事不管它。不是这两也有反贼被关进大牢吗?一个个的不学好,没点能耐几个人都敢单干。走,把咱们那些兄弟都叫上,再给李铁脚放话,让他给我也拿出真本事来!呵,让涅阳所有人看看咱们神兵将一呼百应的厉害!”

    他拿着环首刀指了指一名大汉:“老七,等我攻陷城池了,你记得给我把供品准备完。难得放开来不守宛城,攻陷其他城池,不定还能解了宛城的困顿,怎么也该让底下那些兄弟知道!”

    “好!渠帅慢走!”

    “这种事情哪里能慢?韩忠,备马,杀他个片甲……呸!咱们得好好干了!争取兵不血刃!把涅阳城人心都给拿下来。”

    张曼成大笑不止,领着众人出门,随后不久,有人骑马斩杀了路过的衙役,驱赶行人回去睡觉,朝着四面八方不断大喊,“苍已死,黄当立,岁在甲子,下大吉!”

    于是,无数人从各个街道争相出门,举着火把武器遥遥应和,声音震破际。

    那火光在涅阳城中如同头顶幕,星罗密布,闪烁不停。

    县衙附近所有人不由愣住。

    张鲁砍杀一名愣神的衙役,望望四周遥遥响起的喊声,黑着脸抓过一名听着喊声吓得毫无斗志的衙役,抬手持刀一捅一推,扭头用賨人方言啐骂道:“他娘的,一群黄巾猪!赶紧攻下,回头给我把那群黄巾猪都打趴!”

    另一头,陈秀被一块木板砸得踉跄后退,跌倒在房门上,随后一脚踢在木板上,把凑够来的大汉踢开,脸色抽搐地用南阳方言大喊道:“这是板楯蛮!快撤!让县令他们快从后门……干你娘!”

    咬牙俯身,一剑砍向冲过来的大汉的腿,结果被木板格挡住,他踢了一脚木板,也顾不得话,就神色狼狈地朝着后院便打边退。

    ……

    “文功曹,不好啦!不好啦!县令叫你……”

    快马来到城门口时,刘正正安安分分等在城外,就听见城门那头文治高声惊呼:“什么?!”

    紧跟着那衙役跟文治又了什么,上了城墙,文治扭身出了城门,大喊道:“抓住此人!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刘正愣了愣,望着围在左右的四名士卒抄起刀戈,疑惑不解道:“官爷,何故如此?”

    文治情急之下喊出声来,也有些后悔,对方身份毕竟放在那里,终归有些特殊,却也脸色不耐地快速道:“刘公子,文某得到消息,有反贼攻打县衙。如今为了你的事情,县衙内一众官吏无故被围,还有可能受难。那边已经下令逮捕于你。此中或许有些误会,但你若有什么话要解释,等事了之后,再不迟!还请行个方便,让我等将你缚住。”

    “可是官爷,刘某伤寒在身……”

    “住口!你便是以此为借口,好让我等不敢接近?”

    文治瞪大眼睛,抄出佩刀大喝道:“尔等速速动手!”

    “官爷!还请……”

    眼前刀光一闪,还有长矛长剑刺过来,刘正抖枪一扫,退让开来,“官爷,二位公子还在城外,你一定要信刘某!待得他们回来,刘某的清白便……”

    又有长矛刺过来,刘正反手持枪扫退,“诸位,刘某着实并非反贼!眼下还望能让刘某进城救……”

    “荒唐!来人!给我围住他,切莫让他进城!他若敢杀人,一箭射杀!等到伯重仲业回来之后,让他们前往县衙救援,记得万不可放此人进城……其余人快随我进城救援县衙!”

    见刘正还有些分寸,文治也不敢真的杀了对方,派了三名弓箭手从旁策应,又让那四名士卒对刘正进行包围之势,随后便骑马带人朝着城中过去。

    刘正一时心急,却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文治带人离开,望着那三名弓箭手弯弓搭箭,心中沉到了谷底。

    没过多久,城中铺盖地的呐喊声响了起来,听着蛾贼此起彼伏的高呼声,七名士卒一时左右望望有些手足无措,刘正趁势喊道:“诸位官爷!还请听刘某一言!如今城中危机,与刘某毫无关系。刘某一身丧服,便是夺情起复,眼下蛾贼在此,刘某有心抗贼,还请诸位行个方便!”

    那七名士卒不知所措,有人嘟囔几句,却都是听从文治安排,反对刘正进城的言论,刘正心急如焚地捏紧了拄地的长枪,扫视着那三名弓箭手的站位,左手慢慢摸上右手手腕,刚对准了一名弓箭手,远处马蹄声响起。

    “可是二位哥回来了?!”

    刘正喜出望外,大喊一声,远处文聘纵马跑近,望着八人剑拔弩张的场面愣了愣,待得跳下马询问了同僚,知道事情经过,他急忙道:“快放刘公子进去。”

    “可是文功曹……”

    “不用管我爹!刘公子身份我等已经确认。聘用项上人头担保,没有任何差错!如今若刘公子进去有了不臣之心,也是聘一人之过。走走走!眼下县衙才最是要紧。”

    文聘毕竟是功曹之子,平日担当门候也颇为尽忠职守,这时候这番话无疑让众人找到了主心骨,刘正大喜过望,“还请哥将马给我,再告诉我县衙……”

    “不必,你我共乘!事急从权,不要管什么伤寒了。”

    文聘从同僚手中拿过弓箭与佩剑,“你来驾驭,我坐后面……诸位兄弟,快关城门,别让蛾贼控制了城……”

    听着城内有人声涌动而来,文聘大喊,“刘公子,快上马,你我进去把过来的反贼先清除了!”

    刘正当即跳上马,抬手一拉,文聘一拍马背,身躯矫捷地背对刘正坐稳,“诸位兄弟,快进去!城门一定要守……若实在守不住,也一定要保住性命,待得聘救出县令,再来与你们一同将城门抢过……”

    马蹄声渐起,文聘夹紧了马肚子差点跌出去,当即稳住身形又催促同僚进城关闭城门,一边弯弓搭箭,一边扭头大喊:“刘公子,只管拍马前冲,你左边后面的都由我来!”

    “好!黑子,冲了!”

    眼前是一片火把人潮涌动过来,刘正大喊一声,马嘶声突然响起,文聘还没来得及诧异,就感觉到马匹的速度徒然间加快。

    紧跟着,速度越来越快,他被颠得差点摔了出去,只得死命靠在刘正背上,目光扫视的功夫,刘正突然大喊一声:“某乃大汉刘正刘德然!尔等……卧槽!”

    眼前四面八方不断走出头戴黄巾的蛾贼,刘正猛地挺直后背,“哥们,快下去!”

    他缰绳一提,身下马匹突然人立而起。

    文聘吓了一跳,当即双腿一放,跳下马去,扭头就见刘正坐在马背上,抬起右手“咔咔咔”响个不停,火光中不时有人倒地有人痛叫。

    文聘脑子里有点蒙,刘正却已经抖着右手,左手持枪纵马向前,只留下一句话在昏暗的火光中荡开来。

    “哥,你向前冲!其他什么都别管!”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