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零章 留一手
    马蹄声远去,一道白影被淹没在村外的夜色中。

    目送刘正远去后,卢节关羽也与众人道别,朝着宛城方向骑马过去。

    住房里公孙越张飞与休息的五六名手下正着刘正的遭遇,众人同仇敌忾,倒是没有出现任何士气动摇的状况,反而各种叫嚣,准备给陷害刘正的满仓等人一个好看。

    没过多久,消息也传到了巡逻的十多人口中,村子里到处是他们窸窸窣窣的交头接耳声,偶尔嗤笑几声,口中倒是对于蛾贼米贼之流多有不屑。

    起来,这些人一路跟随下来,也算打了几场硬仗,但越是经历过来,越是对于刘正八人当初逆流迎上五万多蛾贼的事实倍感震撼。

    要知道相比较他们这两个月一直由公孙越训练、讲解技巧,当初刘正八人根本就是一群一无所知的愣头青,在所有人都在逃跑的情况下,这八人毫无章法、悍不畏死地冲上去,还将对方一众主帅打得落花流水、丢盔卸甲,其中难度之高简直不可思议。

    众人倒也知道当中蕴含着斩杀敌方贼首的巧合存在,但便是这种不计后果的无脑冲杀,还胜了,而他们一路南下还要运用各种技巧、战法,反而被打得人数越来越少——越是知道怎么打能赢,他们就越能明白刘正三人的悍勇简直当世少有,所以针对宵作乱,如今连刘正都动起来了,他们反倒不担心了。

    听着几个人绘声绘色地描绘着当时的战况,将憋了好久的秘密朝着自己发泄出来,黄忠也有些情绪复杂,这还是这么多来这些人第一次起这些,言语之中的钦佩和仰慕简直到了狂热的程度,而即便是他没有经历过那些,听着几个亲眼目睹的旁观者起刘正神力非凡,在乱阵中疯魔般厮杀,也才模模糊糊感觉到刘正普通平凡甚至有些孱弱的身躯内,竟然蕴藏着如此强大非人的实力……

    “事情大概是这样,如今刘公子已经去了。不得不,刘公子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着实是高,便是寥寥几句,他几个兄弟全都任凭吩咐——想必实力也如传闻一般非同可,才能得众人信任。攸以为,刘公子若完全病愈,一身武艺想要带着我等冲开乱军回去颍川,问题不大。”

    房间里,荀攸正对荀祈以及苏醒的荀表着话,荀表侧着头瞥了眼自己肩膀上的伤布,上面没有血迹,但稍稍扭动脑袋的过程中,还是能够感觉到一阵巨痛,他皱着眉听着荀祈在旁话,“此事着实棘手啊……好在那黄汉升也有意相助,尚无内忧,但外患着实雪上加霜。那满仓之流都不知就里,凭着刘公子知道些许人心之道,竟妄图策反……这计虽然难缠,却着实没有头脑,若让我来,绝不会触了刘公子的底线。”

    “也并非如此。若真正推演一番,那蛾贼的身份我也能猜出几分……此计涉及颇广,如今我让卢大公子前往宛城朱中郎将营地,或许便是遂了他们的意。”

    荀攸皱眉摇摇头,“朝堂纷争一起,总有能让蛾贼喘息的时候。除非朱中郎将他们不管,如若不然,只怕到时宛城的战事,会被转移到这……”

    “你要害他。”

    荀表突然开口道。

    这句话听来有些莫名其妙,荀祈愣了愣,但荀攸微微咽了口唾沫,脸色疑惑之中分明带着微不可查的尴尬,“叔父何出此言?”

    “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害他的心思?”

    荀表转着头望向门外,语调很轻有些虚弱,忍痛眉宇紧皱,“为何知道此事之时,你不来找我?”

    荀攸张了张嘴,随后抿了抿,没有回答。

    荀祈愣住,震惊道:“叔父是,兄长他……”

    荀表深吸了一口气,“公达与我同学兵法,他善用奇,我喜用正……我若看不透他,这叔父,这同窗,便白当了。”

    他顿了顿,瞥了眼荀攸,目光低垂,眼眸中闪烁着烛火明暗不一,“刘公子既然有心与女荀在一起,诗文之中情真意切,对我爹尚有针砭之意。你我都明白,如今我爹、女荀与他的关系颇为可疑。尤其是那断章符号,于我看来便是我爹与他亦敌亦友……”

    “这亦敌亦友,于你而言,便大有忘年之交玩笑的可能。若来问你,便还有个上上策。要我与那刘公子一同前往涅阳城中,以荀氏的名义,鼓动涅阳士族尽信于他——乃至于再拿出慈明祖父与诗文的名头,送刘公子名扬涅阳。亦或让伯旗也前往宛城,与卢大公子一同让朱中郎将信任刘公子。有我荀氏作陪,再有卢中郎将的面子,朱中郎将决计会秉公办案,甚至偏袒刘公子。”

    荀攸完,苦笑道,“可是叔父,此人如今境地,为何要赔上我荀氏的名声?我爹,叔父,我祖父,几位堂祖父,曾祖父……要么死在党锢,要么死于朝堂纷争。刘公子与女荀姑母之间有没有什么,我尚且不知,但他诗文之中,全然不将礼法放在眼里。如此不守礼法之人,你要我拿荀氏一族的信誉来赌?”

    “这便是私心了……你还与那卢大公子叫他放下偏见。如今你我与他同舟共济,为何不能更确切地留他一命?他在,我等才能活。”

    “他未必会死,不能害。我便是未用全力罢了。再者,其一,他伤寒之身,不可来此看你。”

    荀攸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掷地有声道:“其二,你与伯旗一样,对于诗文颇有兴趣,这两卷诗文堪称乐府双绝,便是你知道他有登徒子之嫌,也会失了分寸……其三,也是最重要的,那卢公子大有谋士之资,可刘公子为了一己之私屡屡顶撞,不顾礼法,不知尊重,我荀某人要的是明主——便是他视我为先生,颇有礼待之意,可观念相悖,亦非明主。如今我等不过萍水相逢,要我全心全意帮他?他何德何能?”

    “何德何能……于是便要他孤身一人身陷险境?看看他是否真有定国安邦之心,万夫不当之勇?”

    荀表苦笑道:“你啊,心高气傲,不似伯旗、友若性情平和……局势如此,虽你我都已经看了个明白,但尚未变化之前,择什么明主?”

    “你便是偏袒女荀姑母,私心太重!”

    荀攸深吸了一口气,房门外突然有响动声,张机抱着睡过去的黄叙进来了几句让荀表早些休息的话,两边打了招呼,看着荀攸起身出门,要去和张机聊,荀表抬起手指朝着他点了点,“你也有失公允,与人为善不好吗?”

    “登徒子觊觎我家待嫁闺中的姑母,我为何要与他掏心掏肺?与人为善,反被人欺?”

    荀攸一脸荒诞,“他才多大年纪,如此会惹麻烦,往后若真与姑母扯上关系,你觉得荀家会讨得了好?伯旗,照顾好叔父。”

    看着荀攸出门,荀表翻了个白眼,“没大没……叔父的话都不听。”

    荀祈关了门,讪笑一声,“伯朗叔父,你便安心休息。”

    “堂亲就不亲了是?你就由着公达胡来,嘶。”

    挪着身体躺下的时候碰到了伤口,荀表痛得龇牙咧嘴,抬手指了指荀祈,“往后琢磨琢磨黄老之学,你不善兵法,懂些仁义与法,学黄老一样有用。道生法嘛。”

    “……呵,也好。本就看不起孔融那厮惺惺作态,待得哪讨教一番五常。看看是我尊敬叔父改了爱好委曲求全为好,还是他包庇罪犯,惹得自家兄长被杀厉害……”

    “都是大逆不道之人。”

    “叔父也一样。而已,也不会真忤逆兄长的主意以叔父的身份命令他再去为刘公子谋条后路。你图的便是心安理得,以自己不能动弹为由避让开去。”

    荀祈干笑一声,荀表笑起来,“大胆……改我就将你与孔融合葬,推崇那龙阳之癖。”

    “好啊。你若不做,我也自挂东南枝。”

    荀祈摇头哭笑不得,“得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呵,好没用的男儿,为了儿女私情……不过兄长的在理,我若懂些兵法,只怕也会如叔父一般道他几句。”

    “那刘公子要救我,就没逃出儿女私情……眼下虽然情况糟糕,但毕竟是得了好处。唉,我等三人要真度过难关了,往后还是要还啊……真以为逃得过去?到时候他若对女荀下手,我怎么自处?公达的上策,与我可不算什么上策。还不清了。”

    “呵,杞人忧,你便不用想了。刘公子那等人物,有卢中郎将在,你以为慈明祖父逃得掉吗?”

    “荒谬,你们便是在卖女荀!”

    “哪里有?是叔父自己有这想法?真要忤逆刘公子的意思,谁还能拦着你不成?”

    “你……”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两人扯着嘴皮子良久,随后又琢磨着《孔雀东南飞》几处不合适的地方,歌声轻微地在房间里回荡起来。

    ……

    夜风呼啸,马蹄声在耳畔接连不止。

    刘正骑马望着远处涅阳城巨大的黑色轮廓,那宛如怪兽般的巨大城墙随着逐渐靠近,让他持着霸王枪的右手抖动的愈发厉害。

    不管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如何豁达与坦然,这番孤身前来,始终让他心中忐忑不安。

    造反的名头,可比叛经离道大多了,何况他不过是在卢节面前才些叛经离道的话,眼下要面对的完全是陌生人,一切不好的事情都可能发生……

    望着自己特技里剩余的两次摄魂,刘正心中定了定,随后想起白方翁,想起楼桑村的灾难,霍奴的死……他知道自己这次有些逞强,何况荀攸的负好感度也让他对于这个计谋有些不安,但对方毕竟比他聪明,以他自己的见识,已经觉得这个计划非常完美了。

    看着城头火把、火盆燃烧,零零星星的士卒来回走动,有人停下来低头面朝自己喊着什么,刘正攥紧缰绳,大喊道:“某乃刘正刘德然,特来此地向县令借兵!讨伐反贼!”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