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七章 师宜官钓鱼
    卢节进来道歉时,刘正正书写着有关诗词歌赋的内容。

    虽两卷诗文被荀攸看到之后,并没有得到什么强烈的反应,似乎还带来了麻烦,但像是《鹦鹉赋》这些有可能用到的,他也想提前写下来,以免到时候真的忘了。

    这时看着卢节没来由地进来道歉,刘正愣了愣,随后就知道卢节是在道歉之前出声提醒他注意措辞,拂了他面子的事情,刘正倒也没想到卢节会屈服下来,见对方言辞恳切,也道歉自己刚刚话语之中带着的冒犯冲动,随后解释道:“兄长,你我或许一时难以自洽,可有些事情,正真的想要做下去……”

    他脸色愧疚,“此前正将你的话抛在一旁,便是觉得兄长困在固有的想法里。是,如今为了这些东西,正所言所做看似有伤风化,可我家二弟、白因为面色遭人奚落,正于心何忍?正向你保证,这些东西往后若没有用处,不琢磨了便是。还望兄长给予我一些时间,看看这些奇技淫巧能否跳出不入流的界定。或许,能带来些许不同也未可知。”

    最后一句话明显就代表着刘正“贼心不死”,看着白和黄叙摸到门前来探头探脑,卢节叹了口气,“为兄知道了。往后你只管去做,若有难处,等为兄回去了范阳,也可以与为兄。能帮衬的,为兄也帮衬一番……只是为兄不得不提醒你,若为官之后,不可如此一意孤行,还得谨言慎行,以免人作祟。”

    身后张机引着那两人交谈着路过,卢节望了一眼,感慨道:“或许,便是有你这等鼎新的想法,才能做出那等诗文、书法……对了,那断章符号,听公达所,与慈明公所做并无差别,你身在涿县,又如何与慈明公打起了交道?那诗文蕴含的意思……你二人莫不是关系匪浅,常有书信来往,才出言调侃?那这等体系完整的断章符号,到底是你所做,还是慈明公所做?”

    刘正嘴角微微一抽,“此事来话长……”

    见刘正目光闪烁不定,卢节疑惑道:“你便长话短。此前那荀二公子也提出过,为兄当时就好奇你名声不显,如何与慈明公一家有所关联。此前若不是你得病困在马车,早就想问了。这番能与慈明公相谈甚欢的奇遇,算得上难得一遇,便是为兄都颇为羡慕。”

    “兄长,喝药了。”

    关羽端着药进来,刘正急忙道:“益德伤势如何?”

    “还能如何,就那……”

    见刘正对他挤眉弄眼,关羽疑惑地皱了皱眉,卢节还在开口:“还有那书法,可是慈明公与你一番交流所作?你平日书写的竹简,为兄也见过,可没有如此横平竖直,笔锋苍劲的风采。起来,你我久别重逢之后,为兄便好像不认识你了。你一身武艺、想法,乃至文才、品性……与过往大相庭径,堪称文武冠绝,为兄也多有不如。莫非是慈明公授予你的文才?你二人如何相遇的?”

    刘正喝着药,朝着关羽使劲使着眼色,关羽会意过来,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顾着和他挤眉弄眼。

    与此同时,师宜官与孙夏问了下卢节等人的来历,张机回答只是病人,顺便负担守卫村子的责任之后,两人凑到卢节身边,师宜官拱手道:“鄙人师吉,今日过来在此投宿,见过……”

    他顿了顿,望向张机,张机介绍了卢节、刘正、关羽的名讳,他不好意思地一一拱手作礼,卢节便也回礼,刘正如蒙大赦,随即在床榻上拱手与师宜官寒暄了几句,见卢节与那交代自己是雒阳过来的师吉聊了起来,假装咳嗽起来,朝着关羽使眼色让他带上门,等到房门关上,这才松了口气。

    刘正可以想象,应该是荀攸和卢节了什么,要不然卢节绝对不会这么快屈服下来。这番针对诗文笔法的疑惑,或许也代表着荀攸的疑惑,到底,他年纪轻轻,能革故鼎新做出这样的事情,终究有悖常理。

    他与荀爽的关系如何,这一次是肯定不能胡乱吹嘘了……

    毕竟荀氏的好感度都放在那里,那两篇诗文被提前拿了出来,荀攸到时候要是收了来信,知道他与荀爽没有关系,自己这边就可能被打上“信口开河”的标签,不定还会让他和荀采的事情多上重重阻隔。

    再有卢节原本就对他在做的这些事情存在一些偏见,再扯荀爽的关系,只会弄巧成拙。

    刘正也有些头疼,他之前叫荀攸寄信,也是看荀攸有些士人作风,应该不至于偷看,没想到还会带来这么一出。

    如今反推过来,对方就算不是荀氏,隐姓埋名也算藏头露尾之举,会做出这种事情也有可能,真正起来,还是他本人太过想当然。

    这样草率的与卢节的谈话收场,刘正也能猜到卢节未必会甘心,往后也只能多来几次,让对方理解自己有些**不能窥探了……

    他倒是还想拿出方士来作妖,可一来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多了未必不会有麻烦,毕竟甘始离开也明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虽然被他服,可两人也只能分道扬镳。

    这时候他反倒有些谨慎起来,不敢随便乱——其实刚刚气急败坏含沙射影地骂卢节短视,他回到屋里也有些后悔,害怕造成什么损失,如今冰释前嫌,他却也觉得一时逞口舌之快并不是良策,能让的时候,还是得让开来……嗯,城府还是得慢慢练。

    ……

    师宜官与孙夏初来乍到,倒也一派广交好友的低姿态,由张机领着住进一所空屋子,便与邻近的村民聊了几句,又与张机等人一阵寒暄,安安分分待在家中。

    等到下午的时候,他便按照计划好的,按部就班地拿了张案几在门口,不着痕迹地在张机处讨要了竹简和笔墨,晒着太阳写起书法。

    一开始没人凑上来,孙夏还在一旁有些不耐烦,他便也回了一句,“那些人事多,你以为都如你我一般空闲?安心等着,老夫便是太公钓鱼,愿者上钩。”随后气定神闲地写了大半个时辰,还让孙夏不时去向张机要些竹简。

    荀攸与荀祈还有醒过来的荀表大概地了刘正的情况,见那新来之人的随从不时过来要些竹简,原本多备了几卷的竹简也都用光了,也有些好奇,在孙夏第四次要竹简的时候,荀攸张机便跟了过去。

    师宜官的八分隶书在鸿都门学之中素来就有“八分宜官为最”的美名,鸿都门学召集的本来就是下辞赋书画的擅长者,他的笔法是其中之最,自然引人惊艳。

    何况如今又是他有意为之,草书、八分……什么会就写什么,大起来一卷竹简就写一个字,起来整卷竹简密密麻麻,方寸之间千言万语,又不显凌乱,笔法变化多端,又颇具大家风范,张机和荀攸虽不是此道大成之人,但也看得明白,这几眼就发觉了其中的好。

    荀攸像是想到了什么,还疑惑道:“阁下也姓师,又同是雒阳那边过来的,可与那师宜官有什么关联?”他虽然没去过雒阳,但长辈之中此前也有在雒阳做事的,对于一些雒阳士人圈子里的事情自然也有所耳闻。如今问起,面不改色,心中倒是有些警惕,那些长辈可是都死在党锢了,师宜官又是鸿都门学出身,鸿都门学可都是阉党之流,也就是党锢的罪魁祸首,与荀氏也算是有血海深仇。

    “那师宜官卖字换酒,沽名钓誉,荀公子还请慎言……将老夫与那等俗人相提并论,着实坏了老夫的兴致啊。”

    师宜官放下笔,一副兴致缺缺的姿态,倒是惹得孙夏在旁对于这老匹夫这番不要脸的话颇为无语。

    荀攸自然赔了个不是,他打搅对方雅兴,也算失礼,便又夸赞了这些笔法,探讨了一下如今一些笔法大家的擅长,恭维了几句对方“书法一绝”。

    此后两边聊了起来,卢节也过来凑上了热闹,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师宜官言辞虽然和煦,但也不免有一些在书法上的独到见解挑了众人提及的某几个大儒的刺,众人各有偏好青睐,难免不服,卢节想了想,便拿出了刘正写的《木兰辞》。

    见师宜官惊讶之间,众人也目光交流,颇有到时候拿刘正的年纪出来打脸的意向。

    “阁下以为如何?这笔墨卢某也是侥幸得之。如今大家,可有人自创一脉?比起这卷笔墨,其余大家皆是太过保守,走得乃是老路啊。在此卷出后,只怕此人才是大家,其余书法大家只有平分秋色的名头了……嗯,其实文无第一,书法偏好也是因人而异而已,分不出个高下的。”

    刚刚师宜官话中也有提及太学石经的碑刻,了卢植等人,也有“卢尚书品学倒是上乘,笔法实在不敢恭维……”之类的话,也诋毁了他所崇拜的几个书法大家,这时卢节没有表态自己的身份,但心中自然想要报复,便拿这件事情做文章,想要敲打对方,让对方不至于自吹自擂,将其他大儒得好像低他一等。

    “公子着实不会话……老夫承认,这笔法乃鼎新之举。可带上‘大家’二字……你自己信吗?”

    拿着这卷《木兰辞》,师宜官倒是心潮澎湃,他自幼好书法,又是凭着书法显名于世,也会琢磨很多笔法的书写方式,但这套楷书对他来真的是一个冲击,尤其他刚刚见过刘正,不过二十余岁的模样,比起此前张曼成起,这时候回想着真人的模样,便更有一种难言的情绪——思及在创新这方面输给了对方,也颇有一种输了一辈子的想法。

    身旁孙夏微不可查地碰了他一下,他回过神来,继续笑道:“此人对于书法是不擅长的,这些笔墨,凭着痕迹更像是坐在床头书写。有一些笔画虽只是少许歪歪扭扭,却也破坏了笔法的意境……老夫以为,鼎新一事,他功在千秋,可书法一道,不过婴儿学语罢了。嗯,这诗倒是针砭时弊,颇有诗文大家的风采……呵,如今还有大家竟然不练手中笔墨?想来便是对于学识真有研究了……还有,这断章的符号,也有些不同啊,像是自有体例……啧啧,老夫还未见过如此诗文,竟将鼎新之举做到面面俱到。此诗有断章符号、平直书法相辅相成,词句更显朗朗上口,韵味十足啊。”

    那句“对于学识真有研究了”,让卢节想起刘正对于旁门左道的固执,有些心绪难平,荀攸自然也懂得标点符号的好处,他是大家族出身,自然也有惠及世人的想法,不管当下到底是谁创出来的,先将有关标点符号的分类体例了出来,自然,也都归类到刘正的名头上——他也想看看刘正会怎么这些标点符号的来由,也好让他判定对方和荀爽的关系。

    一时间孙夏倒是愣住,对于这群二十多岁,被师宜官玩弄于鼓掌的年轻人有着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此前那刘正送竹简,如今这些人又告知标点符号的方法,都是毫无防备,想来也是出自好心,结果反被摆了一道……有心算无心,真爽!

    等到两边尽兴而归,师宜官得知诗文乃是刘正所为,待得晚饭时候还去刘正处蹭了一顿吃的,夸耀了刘正几句,与关羽等人结交一番,随后进了屋子,便跪坐在案几旁,脸色却逐渐凝重起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