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三章 纠缠不休
    陈镇过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得知消息时,张初张机正在给荀表换药。

    荀表肩膀上的伤口经过一夜时间已经止住了血,但血水凝结,与草药、伤布黏在一起,这时候换药自然又是一阵痛不欲生的惨叫。

    荀表底子原本就弱,虽有些武艺,但要有多硬气,还真没有。

    何况如此重伤,对于一向处在战斗之外的荀表来也是首次,看着荀表在颇有力量的黄忠按住的情况下还能痛得挺身起来,荀攸与荀祈也颇为忧心。

    眼看换得差不多了,张机松了一口气,擦着汗给荀表点了熏香,随后招呼了荀攸一声,准备出门,顺便把荀攸引荐给刘正、卢节。

    荀攸让荀祈留下照顾荀表,跟着张机出门就遇到了找上来的卢节。

    听着卢节的话,两人望到村口密密麻麻的人时,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凝重。

    而另一边,陈镇骑在马上,听着迎上来的公孙越话,脸色极其不自然。

    “此人乃是汉中米贼,被人告发造反之事,便一路追杀过来。昨夜还杀了村里两个人。他的一个同伙被我们杀了,另外几个人据还会聚集同伙上门寻仇。陈公子,令尊贵为涅阳贼曹,防的便是盗贼之事。若是米贼混入涅阳,必将再引起一场混乱,还请公子将人带回去,好生审问。若能帮衬村内一番,便更好了。”

    公孙越提着那名叫嚷着的米贼,态度不卑不亢,身后二十余人各个提着武器,隐隐与对方的五十多人分庭抗礼。

    刚刚知道陈镇到来,他也想到来者不善,与刘正、卢节等人讨论过后,考虑到刘正、关羽与对方有间隙,对方既然在些许矛盾下就如此大动干戈,恐怕心有怨气,未必会处理这件事情,于是公孙越便毛遂自荐,代表着刘正一方出来和平交涉。

    而此时完这些话,看着围上来的村民们多有祈求援助之意,公孙越侧目瞥了眼刘正的房间,嘴角微微一勾表示大势已定。

    陈镇坐在马上瞪着公孙越,心情很不爽。

    不只是这个米贼大喊大叫着诸如“子,你有本事就抓我见官,我兄弟带人屠了你全家!”之类的狂言妄语,更是因为眼下离他“走,进去玩玩!”也不过片刻的功夫。

    对方抓了一个造反的家伙,公事公办,甚至还把这个米贼交给他,明摆着让他捞些功劳,他要是再以德报怨,多少有些不过去了。

    何况不止村民们在向他求助,连身后跟过来的不少人都嚷嚷着会呆在村里好好保护这个村子,这让陈镇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面,无处使劲的感觉,颇为郁闷——他就是来找麻烦的啊!谁要占便宜捞功劳啊!

    “子圭,先把此贼带回去交给伯父,我等的事情,稍后再?”

    邓先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下马提议道。

    这声“子圭”让陈镇反应过来,他的名讳表字合起来是镇圭,寓意安定四方,在大义面前,他还是有分寸的,闻言不由肃容喊道:“冯良,带五六个兄弟,把这鸟厮给我送回县衙!”

    “你敢!老子一定屠了你全家!老子记住你了!你逃不掉的!你……”

    “呵!家父若是在涅阳没有几分实力,哪里敢管贼曹这一块?你子可留点心,多了狠话,可不见得能有好下场!”

    陈镇冷笑一声,瞥了眼被冯良六人带下去的米贼,随后目光直直望着公孙越,显然这番话也有敲打公孙越的意思夹杂其中。

    公孙越笑而不语,听着身后的响动扭过头,就见张机挤进人群,指着邓先脸色难看道:“君序,你好大的威风啊!”

    “姐……”

    “唰”的一声,陈镇收起的竹扇再次打开,坐在马上居高临下望着张机:“仲景兄,此话何意?君序与陈某带人帮你们解决米贼,怎么反倒怪罪我等了?”

    “陈公子料事如神,爱民如子,在下自然欢迎。”

    张机随即拱手,“在下替全村百姓感谢陈公子。只是我与君序尚有私事……”

    “张仲景,你跟我来以退为进!”

    陈镇脸色难看,一旁邓先急忙凑过来拉了下他的裤脚,他置若罔闻,看着一旁关羽嘴角勾着笑意,越想越气,随即灵光一闪,朝村民们喊道:“近来蛾贼盗匪在涅阳常有作乱,如今又有米贼在此,本公子做主了,谁要是愿意走的,我命人将你们安置在城中!你们放心,城中百姓身患疾病者更多,张府二位医师定然会跟随尔等过去。”

    他到这里,从牙缝里挤出声音道:“自然,身患伤寒者进不了了。面容诡谲者这几日临近中元,也进不了城,以免城中百姓受了惊吓。”

    “你……”

    听着村民们感激道谢,关羽拳头瞬间捏得青筋暴起,躲在人群后的白也目光含泪,被方翁拉紧了手。

    张机瞪大了眼睛,“陈子圭!我涅阳张氏自有主张,你以此要挟……”

    “怎么,张家大公子,你莫不是想弃我涅阳百姓于不顾?”

    见众人气急败坏,陈镇扇着竹扇得意道。

    荀攸原本还在打量屋内的刘正,此时余光扫视着刘正,上前拱手,重声道:“在下颍阴荀攸荀公达,我慈明祖父长子荀表荀伯朗正身负重伤,不宜多动,还请陈公子……”

    “荀攸!”

    门内倾听着动向的刘正浑身汗毛耸起,急忙跑到门口,瞪大了眼睛大喊道:“你是荀攸荀公达?”

    他顿了顿,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大公子受伤了?女荀在哪里?她怎么样了?”

    荀攸嘴角一抽,果然有问题!

    另一边卢节想起当时荀棐与自家父亲的反应,也是情绪复杂起来。

    关羽丹凤眼瞬间眯起,扭头就见躺在床上养伤的张飞持着两把武器过来,英俊而有些病态白的脸上笑意浓厚。

    关羽接过青龙偃月刀,笑了笑,走出门道:“陈公子,某家不去便是,诸位村民你好生照料,关某感激不尽。只是……”

    他抱拳行礼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关某也无能为力。如今公子拿关某短处事,终究非君子所为,还请公子慎言。某若有吓到公子的地方,你我各退一步,如何?还是正经事要紧。毕竟如今蛾贼……”

    “你要真有自知之明,如今就不该站出来!”

    看到关羽出来,原本还在思索荀攸身份真假的陈镇顿时一脸嫌弃道:“我需要你教我怎么做?长得……”

    “通通给我闭嘴!”

    刘正大喊一声,盯着荀攸:“女荀如何?她人呢?”

    荀攸干笑一声,正要拱手话,陈镇脸色难看,“你个杂碎,竟然敢……”

    “你别以为我们蠢,真不知道你是来找麻烦的!”

    刘正瞪向陈镇,那目光杀气凌厉,“就因为顶了你一句,没事找事是?人家的家事你确定自己管得了?还是觉得这样显得特别哥们义气?如今我二弟都退让了,你还想怎么样?单挑还是群殴?”

    陈镇被那眼神瞪得心里发怵,就见刘正目露凶光道:“我最后警告你一句,我现在问话,别给我出声,要不然谁的面子来了都不一定好使!”

    “子,你别太嚣张!”

    陈镇身后有人看不过眼,大喊道,紧跟着,那四十多人此起彼伏地开始挑衅起来。

    刘正眼眸中闪烁杀意,关羽张飞也攥进了武器,突然有人在村内喊道:“刘公子,陈公子,给老夫一个薄面,不要在此闹事。”

    众人望过去,是张初拉着黄叙过来了。

    两人身前是黄忠,此时黄忠背着一张大弓,持着长柄刀,斜视刘正道:“刘公子,村内不可闹事。你若要逞一时之快,黄某的弓可不长眼睛。”

    刘正眉头一挑。

    “德然,交给我。”

    卢节刚刚一直插不上话,此时急忙出声道。

    荀攸感受着刘正迫切想要知道荀采下落的态度也是心情复杂,此时回过神来,安慰道:“刘公子,你不要紧张,我家女荀姑母应当是已经回到颍川了。此中缘由,攸稍后再与你细。今日我原本也要让品济公托人寄信回去……你放心,我等在此会多住几日,到时候便能收到回信了。”

    刘正脸色一缓,瞥了眼陈镇,随后朝张初拱手道:“品济公,还得劳烦你教陈公子谨言慎行……”

    “你!”

    陈镇咬牙切齿。

    刘正熟视无睹道:“若有可能,你便与他私语一番。还要让我等少些麻烦。”

    “刘公子放心。”

    张初拱手回礼,张机朝着一脸苦涩的邓先一瞪眼,随后凑到脸色难看的陈镇身边,招手让陈镇跳下马。

    看着陈镇的脸色在张机的话语中慢慢错愕、惊恐,刘正摆了摆手,“子度、云长,荀大公子养伤,我等别打扰了他休息。对了,云长,今日起加强戒备,待得村民们受了陈公子安排,你若再有怠慢之处,军法处置!”

    “诺!”

    “兄长,还得劳烦你与公达兄聊一聊了。”

    刘正拱了拱手,又朝荀攸欠身道:“在下身受伤寒困扰,多有怠慢……”

    “刘公子何出此言?攸正好也想和卢大公子些话。”

    荀攸意有所指道:“刘公子还请勿怪荀某失了礼数,提前看了你的四卷竹简。此中内容,我便与卢大公子琢磨一番。若有什么疑惑,再来询问公子。”

    “……”

    刘正顿时嘴角抽搐起来,原本还想着到时候扔给荀爽,便是用《孔雀东南飞》挤兑了对方,反正对方也找不到他的人,现在好了,被荀攸抓了个现行。

    他忍不住查看了一眼对方的好感度,望着那“-10”有些头疼,随后又看了眼对方的属性,心中顿时激动起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