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二章 公孙越的建议
    送走了荀攸,关羽了甘始的事情,刘正倒是情绪莫名。

    甘始要走他原本就知道,如今对方走得一言不发,也是不想他挽留,或许还有不想再被他诋毁心中信仰的意思在里面,但对方最后走前让关羽复述给他的话,也算是明被他服了。

    刘正也只能祈祷对方去了西域不要流连忘返,找到打造玻璃的方法就回来,到时候或许就能更进一步发展工艺了。

    心叹了一声人各有志,刘正回过神来,却没想到其他人都走了,公孙越倒是留了下来。

    自打公孙越那跟着他一起过来,两人此后也没有过多交集,公孙越那性子有些大咧咧,平日里见谁都不怕,对黄忠那样的高手也是大呼叫的样子,这性格刘正还是颇为欣赏的。

    此时毕竟是对方第一次留下来和他单独交谈,刘正也有些好奇,不由问起缘由,就见公孙越迟疑了一下,肃容抱拳道:“德然兄,子章兄与我提起过满仓五人,要我等多有戒备,也起过太后外甥张忠的事情……德然兄以为,张忠此人犯了贪污之罪,不降反升,是对是错?”

    这句话意有所指,指的自然是刘正宽恕关羽的事情。

    公孙越毕竟常年混迹军中,虽然与公孙瓒是堂兄弟的关系,但军法在上,平日里犯了军规,也没少受处置用来安抚军心。

    他此前有过犹豫,也知道刘正现在这班人到底就是草台班子,这三人不懂军法,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但战场上刀剑无眼,他虽然心存回去的想法,也想跟着对方一起打了胜仗回去——其中自然有捞些功劳的想法,更多的却也是要对方念着这份情,往后公孙瓒那边要是落了难,凭着卢植对刘正的看重,不定也能在原有的基础之上,让雪中送的炭的份量更多一些。

    当然,也有让这三人落魄下来然后为公孙家服务的想法,反正情分有了,能做的事情很多,所以也自然不希望对方毁在这些细节上面,也希望对方能够招揽越来越多的人,然后用明令禁止的部曲来应付战场上的危机四伏。

    此时这番话,他是站在朋友立场上进行劝谏。

    他也想过了,对方要是能听,便按照原来的打算继续跟随下去,如果实在事不可为,总不可能候着这些人浪费时间,毕竟有甘始走了的情况在前,这时候他要是想走,对方想来也不会什么,何况情分已经有了,一条后路算是铺成了,不怕对方到时候不付出。

    “是错……”

    古人有时候喜欢旁征博引,刘正思考了一会儿就领会了公孙越的意思,望着对方那“80”点好感度,随即抱拳道:“子度这番言论,着实让刘某醍醐灌顶。刘某自知有错,只是能否缓和一些,待得我与云长他们明白,来日开始,便依照章法做事?”

    公孙越脸色舒缓了一些,坦言道:“德然兄明白便好。越其实也没有穷追猛打的意思。便是觉得此事当引以为戒……实不相瞒,自打德然兄要越管理那四五千人。此后一路疾行到南阳,死了一批,逃了一批,走掉的虽然了让他们回去故安或是去涿县投靠,真正能有多少人还会留下,越是不敢确定的……也不知道算不算帮上了忙。”

    他顿了顿,“但既然让越管理,便是当成部曲来处置。那便是,即便是二十余人,也是部曲。我等平日未免村民受了惊吓,不曾操练,但军法还是要铭记在心。德然兄应该明白,有了章程,事情才容易办。”

    对方一番提点,刘正也颇为感动。

    这几日他待在村落,琢磨的也是人心的东西,有些事情自然考虑不到,公孙越能够提醒,那便是仗义执言,对他来大有裨益。

    刘正明白自己年纪尚轻,阅历也不够,虽因为知道历史走向,之前也有胆大妄为,自命不凡的时候,但自从任意妄为使得刘始抑郁而终,又经历了被甘始、卢节屡次提醒的事情,他也知道自己能力有限,对于旁人的建议自然看重——虽然有时候不听,但别人提了那便是给他在这件事情一个判定的方向,这也是很好的参考标准。

    何况公孙越能够提出来,那便明对方也希望他好,也代表他得到了对方的认可,刘正自然感激对方给他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

    他以往将关羽张飞当成自家兄弟,又要组成部曲往后封王拜侯,却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关羽张飞要是犯了错,应该怎么罚。

    今日宽恕关羽,凭借的自然是兄弟义气,关乎人心不稳,他还真没有顾及过。

    这算是给他开阔了一道视野,刘正心中自然也衡量起来应该怎么实施标准,便也寻求了公孙越一些办法。

    有关军纪,公孙越是过来人,见刘正态度虚心,不似作伪,也乐于与刘正讨论一番。

    等到刘正面容有些乏累,公孙越笑了笑,抱拳道:“德然兄,越也明白兄弟之情与军法难有两全。若今日越是云长兄,或是德然兄你,也会想要徇私舞弊,可凭着德然兄如今的威望,未来身边的人想来会越来越多,每一个人都当做兄弟看待……此事决计不可能。而但凡是人,便会患不均,还得德然兄慎之又慎,他日也好能有王佐之师,扫平乱世。”

    他笑了笑,“至少比起对鲜卑匈奴赶尽杀绝穷追猛打的家兄,越对降服蛾贼再抗蛾贼的德然兄更为看好一些。”

    刘正颇为受用地回礼道:“借子度吉言。只是此事,还得子度多加帮衬才是。”

    “这个自然……”

    公孙越迟疑了一下,想起对方之前那声大喝喝止了一匹马,当时那异动他也听手下了,随即意味深长道:“越还等着德然兄帮我相些好马,然后让越与那黄汉升能堂堂正正战一场……虽决计打不过,可总要试试看。”

    “相马的事情,往后刘某定然会做,不会落了子度的。”

    刘正还以为张飞等人已经告诉了他自己会相马的事情,随后目光灼灼道:“至于黄汉升,等我伤愈,与他一战。”

    “哦?此前街巷一战,夜色太黑,越也没有看清楚德然兄的武艺,只是知道德然兄乃当世悍将。起来,越便是这些年与鲜卑匈奴对战,也不曾见过有如黄汉升那般出神入化的箭术,何况他一身刀法也颇为精湛,真要你二人一战,越着实期待。希望德然兄能为越讨回公道……那黄汉升实在有些嚣张啊。”

    “好。刘某近来一直给他儿子讲了这么久的故事,他竟然连半点感谢都没有,我也多有不满。”

    “哈哈……”

    公孙越笑了笑,随后便也不打扰刘正,告辞出门去了。

    ……

    第二,气颇好。

    陈镇醒来时感觉神清气爽。

    昨日的疲软无力已经全然恢复,又有美娇娘服侍一夜,重振男儿雄风,让他整个精神抖擞。

    等到来到昨日通知下去的地点,看着五六十人在他振臂一呼下齐齐应和,他便愈发激动,知道这次过去村落,定然能让对方吓得屁滚尿流。

    骑着马带着人朝着村落进发,看着不少路人慌慌张张地给他让路,他便朝着身旁骑马的邓先意气风发地笑道:“你看看,本公子一出马,多少人得落荒而逃?这次定要那些人滚出涅阳地界!”

    邓先望望身后由一群地痞流氓、泼皮无赖组成的队伍,倒是有些担心,“还是切莫动手了,让这些人壮壮声势尚可。若起了争端,姐夫可不会饶我,连家姐都可能受了牵连。”

    “你放心,我还能没了分寸?只是这伙人敢吓唬我,还是得稍稍教训一番。要不然传了出去,陈贼曹之子在涅阳地界之内受人怠慢被人侮辱还不敢还手,我往后还混不混了?我爹好歹算是涅阳城的中流砥柱,陈某怎么也不能堕了他的面子。”

    这话邓先知道没有任何水分。

    虽区区贼曹之子,在涅阳城横行霸道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上贼曹上头的一些职位,此前南阳蛾贼作乱的时候就逃没影了,如今倒也有一些人被荆州刺史徐璆安排下来,但土著中出彩的只有陈镇之父陈秀一人,那陈秀又颇为刚正,对百姓多有照顾得了民心,如今得新任县令、县尉器重,算是整个涅阳城炙手可热的人物。

    陈镇一时得势,因为父亲在那里作为榜样,平日里其实也不敢作乱,反倒时不时会做些为百姓出头的举动,虽然有时候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吃相却并不难看,但大体是暴发户心态,一时受人追捧便有些盲目,这时候心高气傲,自然对在村落吃瘪一事耿耿于怀。

    邓先倒也觉得刘正那些人有些自以为是,如今五十多人过去,想来也能以势压人,兵不血刃地让那些人知难而退。

    等到两人带着人马到了村落门牌之下,看着昨日几个出门恐吓他们的人慌慌张张地跑进去,陈镇颇为舒畅地大笑起来,邓先却也提醒道:“记得注意分寸。”

    “你放心!”

    陈镇“唰”地打开竹扇,扭头喊道:“冯良,注意了啊,人家好歹受到品济公庇护,别太过火。等我动手,你们教训一下就得了。不过那个伤寒的不要碰,大家给陈某薄面,陈某也不能连累了大家。”

    听着众人或是恭维或是应和,陈镇满足地笑了笑,随后望着那红脸大汉等人出来观望,神色微微鄙夷,抬手一摆,“走,进去玩玩!”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