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零章 五斗米道
    火光亮起的瞬间。

    屋外响起了一句“什么人!”

    伴随着公孙越的大吼声,马蹄声在街道不绝于耳。

    刘正睁开眼睛的时候,整条街道已经开始喧哗起来。

    哭声、喊声、马嘶声……混杂成一片。

    与此同时,一声“咔嚓”的树枝断裂声自窗边响起,紧跟着“咔嚓咔嚓”响个不停——这是公孙越等人布置的树枝茅草,作为警戒作用,眼下显然是有人跑动起来,刘正心中一惊,急忙起身。

    “大哥!”

    房门外响起张飞的喊声,刘正望着窗口迟疑了一下,随即穿鞋下床,提枪靠着墙壁开门。

    视野中,远处一道人影在微弱的火光中骑马引领着五六匹马朝着张初的院落冲过去,一间民宅在燃烧,其余的位置除了喊声,哭声,却像是没有太多异常。

    刘正也没顾及张飞的问话,大喊道:“通通给我停下!”

    希聿聿!

    一匹马骤然嘶鸣起来,脚步减缓,但其余的马脚步不变,繁杂的声音中,最前方骑马的人影突然大叫一声,跌倒在地,被数只马蹄踩踏而过,生死不知。

    没过多久,有人翻身上了领头的那匹马,引领着那五六匹马沿着院落的篱笆墙冲出了村子,遥遥还在响起公孙越的大喝声:“黄汉升!你他娘射我干嘛!听声辩位就这水平!你脑子有病啊……驾!”

    哀嚎声不止,意识到张初院落里还有黄忠的存在,那群马也被公孙越引向了别处,自村外拦了一匹马的关羽骑马停在刘正眼前,“大哥!”

    “把马给我!”

    刘正望了眼房内的窗户,瞬间扑上去,关羽跳下马,他一按马背快速上马,伏在马背低头耳语道:“走,把那几个陌生人找出来。前面路中间那个不要!”

    那马闻言打了几个响鼻,随即在关羽张飞复杂的目光中,绕道朝着刘正的屋后过去。

    刘正横枪俯身马背四下扫视,黑夜中远处模模糊糊有一道人影在不断奔跑,他大喊道:“兄弟!来,与我一同快走!”

    那人闻声脚步缓了下来,与此同时,一声大喊响起:“不是眼熟的给我撞过去!”

    那人一恍惚,就见马蹄声骤然急促,一道巨力突然将他撞飞出去。

    兵器落地,那人倒在地上痛苦哀嚎。

    “聿!”

    马匹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刘正翻身下马,一连串的动作让他左脚大拇指又有些疼痛起来,他提枪指着那人,关羽提着一支火把赶了过来,“大哥!”

    “还有吗?”

    刘正牵着缰绳望向那匹马,这个动作随着火光的接近被倒地之人看在眼里,望着马匹打着响鼻耸动着鼻子,然后摇头,他整个人愣在那里,连疼痛都忘记了……

    与此同时,远处山坡上有人看着这一幕,又听了片刻马蹄声来来回回在村子附近响起,一拍大腿站了起来,“终究是风险太大!走!等铁虎叫人来,咱们正大光明地跟他们打!”

    ……

    不久之后,刘正坐在床榻,看着被绑起来跪在门口,一脸硬气沉默不语的大汉。

    公孙越在门外着话,“我方才找了些蛛丝马迹,他们两个人应当是躲在茅厕,宋叔如厕时被他们杀了,之后一个潜进宋叔的房间杀了马姨,烧房子引起混乱,另一个摸到马厩去了。”

    他望向关羽,表情有些难看,“彼时云长兄正好带着人去送甘大哥了,所以被找到了机会。”

    关羽惭愧道:“大哥,此事是我……”

    “记住了,宋叔王姨两条命,换你明令禁止。”

    刘正摆摆手,关羽点头沉默下来,公孙越却微微皱眉。

    听着屋外隐隐传来的哭声和怒骂声,刘正望了眼被绑起来的大汉,“新来的那三人怎么?”

    “刘公子,徐某在。”

    荀攸自一旁走到门口。

    那大汉听到他的声音,原本还在审视刘正的目光急忙扫过去,用蹩脚的官话恶狠狠地道:“你等着!敢坏咱们的大事!我看他们能忍你到什么时候!别以为我们只来了五个人,已经去叫人了!回头就把你们三个拖死在这里!你不是会玩吗?咱们就慢慢玩!”

    那大汉笑容阴测测的,沾血的牙齿露出来颇为狰狞,荀攸脸色难看道:“尔等都是我大汉子民,被那五斗米师蒙骗,我等救了你们,为何不知领情,一定要赶尽杀绝!”

    那眼珠在话语声中不断动着,显然是在思虑,刘正打量着荀攸,随即诧异道:“五斗米教?”

    “我等正是五斗米道中人。某家看你有些能耐,还能教化马匹,不若也入了我道,某家送你一场富贵!”

    那大汉扭头喊道。

    刘正笑而不语,扭头看向还要话的荀攸,拱手道:“在下刘正刘德然,阁下是徐佑徐公子?”

    “徐佑徐公常,见过刘公子。”

    荀攸拱了拱手,抬头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刘公子在烛光中长相还算清秀,能够擒拿贼人明也有些手段,可他内心竟然无端升起几分敌意……总觉得此人有些碍眼。

    刘正哪里知道系统判定中荀攸对他的好感度“-10”已经开始起作用了,拱了拱手也客套了几句,余光中方翁牵着包裹严实的白凑到门口,他扭头质问道:“你五斗米教在汉中,此三人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追寻到此?如果你得好了,刘某不定便改变心意,替你做主。”

    “刘公子?”

    荀攸怔了怔,目光却微芒闪烁。

    方翁也拂须道:“孺子可教!不忍乱大谋。你听听村里人的叫骂,那些人在品济那边都吵翻了,你们二十多人来的时候还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三人刚到,就捅了篓子。为了咱们村里人,还是得把这三人赶出去才是。而且你赶最合适。我等若是赶了,不定还会被寻仇,那可……”

    “阿翁,我饿了。”

    白抬头道。

    “刚还被吓哭,哄着给你煮面饼死活不要,现在想吃了?”

    方翁埋怨一句,卢节朝刘正使了个眼色,急忙带着白和方翁过去了。

    方翁那句话正中下怀,那大汉朝着脸色难看的荀攸得逞般咧嘴一笑,随后朝刘正解释道:“此三人得知我等有意加入五斗米教,竟然买通客栈厮谎报时辰,让我等去晚了。我等好心好意拉拢他们,他们竟然还让厮勾结贪官,企图毁了我们在上庸起义斩杀贪官的大事!”

    他着又瞪了眼荀攸,“你!如今贪官有多可恨!整个中原不都在杀贪官,准备起义吗?你既然有心回心转意,手下也有些人马,不若就跟我回去见我们五斗米师,不定还能受到五斗米师重用……当然,此三人必须砍了!我等做的可是为国为民的大事,岂容这等人蒙骗,必须杀了这三人以示警戒!何况,此三人狡诈奸猾,往后不定又是三个狗官!万万留不得!”

    “那太平道不是更合适?”

    刘正饶有兴致道,“他们人这么多,为什么不加入他们?”

    荀攸皱了皱眉,其余人也愣了愣,不明白刘正问这个干什么。

    那大汉愣了愣,摇头道:“那不行。太平道我又不认识人,我怎么知道他们好不好。而且现在张角都被砍了,明也并非正道。咱们五斗米教才是得独厚的正道,还有太上老君坐镇。”

    “我还知道元始尊和通教主……鸿蒙创世,一气化三清才有了太上老君和其他两位。”

    那大汉神色震惊,“你,你……”

    关羽张飞顿时目光闪烁起来。

    公孙越挑了挑眉。

    荀攸微微绷紧了身躯,总觉得这年轻人似乎也是妖巫。

    刘正语重心长道:“你们这些人啊,就是不学好。老子是太上老君十八世脱胎转世,你算算刘某是第几代?这地洪荒,国祚变化,岂容尔等刁民……编不下去了。押下去。”

    那大汉有些愣神,公孙越恍惚了一下,随即回过神,哈哈大笑着进门拉人。

    “你……狗贼!你敢蒙骗我!你们快放了我!要不然待得某家诸多道友到了,要你们好看!放开我……太上老君!快降罪,让这帮人统统受到神罚……你们都得死!”那大汉大叫大喊地挣扎着,随后被拖走了。

    张飞冷笑起来:“我大哥就是太上老君转世,你一徒子徒孙,简直大逆不道。”

    关羽哭笑不得,荀攸暗自松了一口气,拱手道:“阁下着实风趣。”

    “不敢当。”

    刘正拱了拱手回礼,用系统测了一下,估摸不准对方的真实姓名,听着远处的吵闹声渐渐平息下来,笑道:“只是此事终究麻烦,在下也不想村里太过混乱,还得阁下与品济公商量一番,若是有什么能帮上忙的,直便是。”

    “多谢阁下。”

    荀攸笑起来,“还不知公子出身?他日佑也好上门拜访一番。”

    “那倒不必了。在下伤愈还要前去抗贼,随后回家守孝,不宜结交。”

    刘正像是想起了什么,自床边拿出四卷竹简,“恕在下冒昧,听闻阁下是颍川郡人,在下只有一事相求。他日待徐彪徐公子伤愈,还请三位将这四卷竹简交与荀氏荀爽。”

    “荀,荀氏荀爽,慈明……公?”

    荀攸一时愣住。

    “莫非是家书?”

    张飞揶揄道:“大哥,你这样不好?夺情起复去不了颍川,还对人荀姑娘念念不忘,有失礼数啊。”

    “荀、荀姑娘?”

    见刘正笑骂着张飞让张飞去准备布,荀攸嘴角一抽,想起到了上庸后得知的荀爽父女早已出发回颍川的消息,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阁下与荀氏认识?”

    察觉到荀攸表情不自然,关羽问道。

    “只是未曾想刘公子竟与慈明公有所关系。徐某住在颍川,对慈明公仰慕许久,可从未见过。”

    荀攸急忙恭维,随后在张飞拿过来一块步后,上前将刘正的四卷竹简包了起来。

    众人又聊了几句,荀攸托辞离开,与正在处理三具尸体的张机打过招呼,知道村民们被劝开之后,他有些愧疚地走进张初的院落时,张初左顾右盼,迎着他进门拱手道:“公达,刘公子那边……”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