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九章 相聚(七)
    徒弟打老实,当年进门的时候,也就十一二的样子。

    当初自己从九江平乱回来,身体抱恙离开朝堂,又遇刘始相求,卢植自然也想着教书育人平定血气,教些孩子也算为大汉出点力气。

    可刘正虽然懂事,终归不如公孙瓒刘备这些年纪大的孩子聪明,一番对比,他倒也知道大道理没什么可以教的,这么的孩子,只能教些识文断字的内容,后来蔡邕等人校勘儒学经典,立太学石经,他毛遂自荐,倒是将这几个孩子疏忽掉了。

    来来回回在雒阳与涿郡跑了几个月,朝堂争斗激烈,不少士人又死于非命,自己身心疲累,也有些心烦气躁,又发现刘始极度重视的刘备喜欢游手好闲,必须用强硬手段剔除掉散漫心态,他便一时鬼迷心窍,干脆把刘备逐出门外当做敲打,连带着这个中规中矩、毫无长处的徒弟都像是担心被逐出师门,话语越来越少了……他便也有些怠慢了,慢慢的发现师生氛围有些太过死板,干脆把几个弟子都遣散回家。

    后来很久的时间里,他深陷朝堂争斗,为了士人不断奔走在朝堂内外,逢年过节,一开始徒弟也会过来,给他有些惫懒的心里填充一些温暖,后来像是年纪大了有羞耻心,自从某寄信去当了账房先生,便也只写信,再也不来了。

    他考虑到对方家世沦落如此,自己又逐渐进入阉人的视野里,为了保护,便也没有怎么留意了,偶然书信考究,或是带些为人师长的苛刻言辞,对方倒也实诚,不懂的就道歉,懂就写一些中规中矩的答案——当然不多的时候比较多,他通过木牍看到刘正的愚钝,不知变通,也替刘始着急刘家的未来,后来其实也自暴自弃,觉得孔丘教出来的弟子都未必能成龙成凤,有这么一个平庸的徒弟,就当他卢某人倒霉……

    谁叫他是汉臣,看着刘始家的式微,就想到如今的汉室,自己心软摊上了呢……

    但心中也记挂着这份感情,总想着不能辜负了刘始兄那番光耀门楣的心思。

    于是蛾贼之乱爆发,他觉得时机到了,便书信过去让刘正准备一番。当军师嘛,旁边跟着看看学学,就算不话,凭着他卢植的名声,好歹也能混些功绩,而且也没什么大的危险,起码也能改善一下刘家的家业。

    没想到对方到底还是让给了刘备。

    那刘备到来,哭哭啼啼,又刘正伤寒无人探望,又家中连田都没了,卢植便也一时心软,觉得自己这个老师对刘正一家多有怠慢,觉得刘备好歹是刘家的希望,便让他留下。

    只是这个让,卢植心头真是对那徒弟恨铁不成钢啊……

    看着刘备杀贼,在自己身边方方面面都能照顾到,卢植倒也慢慢看好刘备,觉得对方算是一个突破口,往后不妨造造势,也算对得起刘家,但他下笔给诸多友人准备造势没多久,一封故安来的书信着实是让他大吃一惊。

    八人破五万……

    他身经百战,对于这份战绩本身倒也没有太大的波澜,毕竟黄巾贼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有个猛将斩将夺旗,气势一溃,发生这样的事情也并不是太难预料的事情。

    只是那猛将的人选中终究没有他那徒弟的……

    可对方还是做到了。

    而且这一次做得连对方朝夕相处的兄长都大吃一惊。

    他看着善藏的刘备露了破绽,心中痛快的同时,却也没想到自家徒弟原来更是善藏之人。

    但他更没想到,信中还有更多的内容。

    刘始兄死了,徒弟伤寒再发,过来寻求名医……

    在收到这份书信的大半个月里,卢植就一直在想一些事情,有关时势,有关党派,也有关史书。

    放任刘正自学成才,他为人师表,是觉得亏欠的,也没想到刘正能够有这一番惊地泣鬼神的大作为。

    有关八人破五万的传奇,他能够想象到会流传很广。

    而一直倾向朝堂不正,以宗亲镇守四方拱卫京都的幽州刺史刘焉,也一定会抓住机会,把这件事情捅到朝堂上,作为废史立牧的关键**件。

    朝堂震动是必然的,那么在以宗亲为首的手段之下,自家徒弟下闻名,在汉朝史书上留下一笔,也是迟早的事情。

    毕竟这乱世之下,总归要树立英雄的。

    而史书中的人物,毕竟太过遥远,只能刘正的身份刚刚好,时机也刚刚好。

    他想到这里,想着对方身上的伤寒,多少有些沉痛,但不管对方会不会死,这件事情他也是能利用到的。

    其实那夸赞对方妙计,他也是准备让史书上给刘正留下文武双全的名声,算是再送刘正一场造化。

    他身经百战,这样的计划又不是想不到,只是阉党环伺,若是他本人来提,必然是不适合的。

    朝廷要名,绝对不会让这样的计策实施。

    用诡计,那便明朝廷自知不能力敌,无法用五万雄师直接对着十五万普通百姓组成的蛾贼进行碾压、一bo推平,也无法彰显朝廷军的威仪,震慑宵……这样的法那群根本不懂打仗的阉党之中自有人能够想到,然后进谗言,到时候他卢植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他拖着左丰在此胡搅蛮缠,偶尔钓一下对方自己有行贿的意图,其实是想着推平了广宗,直接回去邀功,顺便也会让左丰尝尝自己的手段,打阉党的脸。

    只是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推平的可能性越来越,而让他有些烦躁的是,刘备与对方也越来越暧昧,总有一种左右逢源的姿态在里面。

    这种态度他不喜欢,但也没有明……其实他心头偶尔也希望着刘备剑走偏锋,会曲线拯救士人,或是杀了左丰,或是以左丰为支点,撬开阉党的嘴,打入阉党内部——当然这些想法都要随着时间的前进而规划,至少最后结果没出来,他绝不想相信刘备真的想要投靠阉人了。

    好在,徒弟来了。

    虽然抱病之躯,却仍就以雷霆手段射杀了左丰,证明了自己有些质疑的率领七人冲杀五万人的骁勇果断并非浪得虚名。那暗器他想来也觉得恐怖,简直防不胜防,可看着左丰死在眼前,卢植反倒松了一口气,刘正这一举算是让他眼不见为净了,也断了他再与蛾贼拖下去的想法。

    其实如果是他自己,要是拖到左丰最后不耐烦地回去汇报圣上,便也束手就擒回去领罪了。

    但眼下射杀使的是刘正,他虽然明白按照刘正的的法,圣上顾虑到汉室宗亲的态度,也不会怎么样,但为了以防万一,他必须得让对方的名声毫无一点被阉人诋毁的可能,就算是让对方将功补过,也一定要按照对方的计划来。

    这是顺水推舟,如果赢了,那么有荀棐在旁作证,有关推广刘正名声的此类事情,就好做了。

    如果输了——

    必然不会输。

    其实早在刘正没有来之前,这个计划卢植就考虑过,胜率很高。

    只是他被阉人攻击的破绽也很大,被圣上嫌弃的概率也很大,而一旦他退出朝堂,士人就难办了……而且有左丰在此,他要整合一些阉党将士同意做这些,也很麻烦。

    这些阉党将士,根本不知道他们上面的那些靠山,自从被阉割之后开始跪起,就无所谓给谁下跪了,便是改朝换代,他们这些阉人也不过换个东家跪,所以考虑的从来都是自身的利益,想要为了大义让他们付出,没可能的。

    士人也不是一定为了大义,有不少其实也是为了家族本身的延续,可这个延续,定然是要维持大环境安平康乐的,于公于私,士人都比阉人要好,至于那些百姓,懂些什么啊,以为造反就能翻身了,不过是替别人做嫁衣罢了。

    如今大势所趋,党锢一除,士人为了道义,已经没了反对汉室的理由,那么就只能维持大局稳妥了。

    有关稳住大局,阉人不行,百姓不行,只有士人可以,卢植自然是支持士人,这些人,虽然有一些都是道貌岸然的家伙,但办起事情来,起码比其他人要软,也要稳妥。

    大汉禁不起折腾了,所以卢植也支持士人,为了子孙后代的好环境,他也会支持士人,便是死也无怨——他辛辛苦苦地在朝堂支撑着士人的一席之地,也是他知道即便自己死了,子孙后代能够受到士人照拂,能够享福,何况他相信,自家的子孙,也不会堕了他的名声,让大汉一直如此。

    而如今快刀斩乱麻,斩杀张角,回去负荆请罪,是他唯一能够让士人一方迅速崛起的机会,同时也不需要因为使的事情再被阉党害死一些忠臣义士了。

    随后几,蛾贼的动向一步步地朝着卢植推演的方向上开始前进,卢植不断“仓皇”后退,心中一直憋着那口气,可是随着阉党将士的各种冷嘲热讽,压力还是太大了,他又开始尝试着写一些东西来舒缓这份压力。

    蛾贼被烤得火候到了的那晚上,他给脑海里能想到的同道通通写了一封书信,包括郑玄、蔡邕、皇甫嵩、荀爽在内,信中内容不多,言简意赅:保自家徒弟的名声,不要管我,大汉靠你们了。

    写完之后,他交给副将宗员,嘱托明最后一战要是败了,把信都送出去。

    宗员这个护乌桓校尉始终是个莽夫,竟然不知道这是他的临死之言,连句安慰都没有……

    要是败了,他可只能写下血书让圣上怪罪他,宽恕刘正,算是保全刘正的名声做出的最后努力了。

    那一夜他没合眼,而巧合的是,刘备也没合眼。

    他原本以为自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算将死之际,应该有很多话想对刘备,但望着那道站在营帐帷幔之间,脸色阴沉的身影,想到左丰,想到以往逐出对方出师门,他也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还是不要向那种太过善藏的人体现自己的软弱了。

    他熬了一夜,色亮起,还没到预定的时间,因为几的“撤退逃跑”,蛾贼就在地公将军张宝的带领下乘胜追击而来。

    那一刻他很紧张,但挥剑下令反击的瞬间,他反倒觉得念头通达,神清气爽了。

    然后,果然一切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朝廷军势如破竹,斩张宝、破张梁,他到了广宗城下时,荀棐浑身浴血,站在城头,持着张角的人头,早已恭候多时。

    其中凶险他能够想象,随后他听到了荀棐的大吼声:“某乃荀氏六龙二子,荀棐荀仲辅!先登斩首之功,是老子的!是老子的!”

    响声回荡四野,卢植听到阉党的暗骂嫉妒声。

    他热泪盈眶,扭头南望。

    慈明公,我等赢了……荀氏可以引领下士人一同与老夫同台共舞了!

    然后他抬头望,大喊道:“德然好计啊!”

    他擦着眼泪,心中酸楚,此行过去又是七了,也不知自家徒弟死没死……

    再没死,老爷,你让他这辈子这样活到八十岁也好啊!

    时值六月初二,卢植破贼首于广宗,荀六龙二子荀棐斩杀张角!

    下震动,海内振奋!

    黄巾贼如树倒猢狲,作鸟兽散去。

    而有一个人名,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在中原各地流传……

    得到张角身死消息的那一,名叫卜己的大汉隐姓埋名,带着数百人,朝着涿县摸了过去。

    而再过几,名叫赵云的年轻人,随着师父童渊,与颜良、黄恬一起护卫着颜氏几个嫡系来到涿县,与师兄张任、李成汇合之后,他看着颜氏族人由两位师娘引着去见什么简先生,便也跟着师父师兄等人见过了刘家的二位遗孀,前往几座坟前祭拜了一番。

    再回到张家庄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性子大咧咧的大姐姐,自称邹琪,要跟他学真本事。

    对方那好看的相貌,以及热忱的态度让他有些无所适从,刚入门不久的赵云捏着自家老师的涯角枪,觉得自己学艺不精还是不要祸害别人的好,便屡屡摇头,一张脸却是通红,被那邹姑娘烦得逃开去的时候,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