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八章 相聚(六)
    午时的太阳很烈,气也很热,自东面吹来的热风中还带着一丝粘人的潮气和化不开的血腥味。

    刘正望着东面地交接处城池的缩影,没有出声回答刘备的问题。

    匕首让他想起了刘始的积郁而死,也想起很多事情,他望着广宗城的方向,看着城头的旌旗大纛在视野里化为的黄点微微晃动,眉眼之间有着化不开的沉重,“匕首又打不赢,咳咳……蛾贼。”

    “未必。匕首可是刺杀的好东西。”

    这一句接得让刘正扭过头望向刘备,那相貌堂堂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破绽,也让刘正笑起来,“你要刺杀蛾贼?我爹怎么办?”

    “这是杀人用的,不一定要是蛾贼,还有阉党,还有人。为兄看你身上装备精良,想讨要匕首用作防身。”

    刘备顿了顿,笑容淡淡,“你不会不肯?叔父要是在,也会同意的。”

    搀扶自己的手用了几分劲,甘始朝着远处的公孙越喊着话,显然是想让人来插科打诨。

    听到公孙越的名字时,刘正目光直视刘备,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眸微微眯了眯,于是他也跟着笑起来,“伯珪兄的堂弟,如今跟着我……你没回答我的问题。我爹怎么办?”

    刘备沉默了一下,“你怎么办?”那眼眶又红了,拂袖漫不经心地擦了擦。

    刘正不知道刘备到底是因为公孙越还是刘始而难过,但他明白了对方的这句话是在问他要是不去守孝,他会怎么办。

    这番话显然代表着刘备已经猜到了那夜的真实情况,刘正想了想,扭头看着关羽张飞在远处整理马车上的被褥衣物和药包,“匕首送我三弟了。送出去的东西,没有还的道理。他未必肯。”

    “德然……”

    这一句答非所问让身前响起了隐隐的颤音,刘正转过身,眼前是一条画布,“能还的。这个还给你三弟了。多亏了这个,我在军中也结交了几个同道之人。你也知道,为兄平日没什么架子,又好广交好友。都是一群兵痞,在这方面有需求。虽军中带着不少女子安抚,总归不如画中来得那么随心所欲……为兄是个粗鄙之人。但叔父死了,总不能再看这些了。你心硬,拿着这个,无妨的。”

    “心……咳咳,心硬?”

    刘正目光眯了眯,听着系突然的提示,好感度从“52”下降到“22”,也不知怎么的,他明明被揭穿了,但此时反倒没有一丝心虚,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目光却本能地泛酸起来,让他总感觉有道不存在的意识在作怪,有些别扭。

    他接过画布,也不想解释,笑了笑,“心硬就代表着命硬。借兄长吉言……不过我三弟也将爹视为生父般,如今我爹如此,他是不会要这等污秽之物的……送人了。谁拿到是谁的,或许还能祸害几个蛾贼。”他松手,画布随风飘了出去,却是朝着西面飘的……与想的背道而驰啊。

    “不脏,我洗过的。多可惜啊。”

    刘备闭眼深吸着气,带着化不开的鼻音,“就像是那条袖子,怎么就割了……多可惜啊,为兄还以为你龙阳之好呢。”

    好感度还在降,已经到“0”了,刘正望向东面,朦胧的眼眸里带着一丝光亮闪烁,“兄长好这口?我还真不是。也不可惜啊。这辈子很多事没做过……咳,总要做一下的。我不像兄长,能够随心所欲,拜了师,那就得守规矩……年少时太过沉稳敦实,连我爹都觉得我没出息。我也想像你一样,一做华盖车的事情,但你也明白,第一个的是才,第二个的便是东施效颦了。既然没用了,那我便只能抢先去做,用做来表现我是第一个人。呵,这辈子比不过你,只能想着一些歪门邪道,算是让自己成了人上人了……人无非如此了。”

    “所以你也没想到……嗯,见过子度贤弟,待我向伯珪问好。”

    公孙越过来表明身份,刘备便也礼数周全的拱手,但他没有扭头看公孙越一眼,也没继续与公孙越寒暄,“为兄有一日会借匕首?你露了财,不知道为兄还会惦记啊?为兄可不是要脸的人,即便你如今威名无双。”

    “想过。但现在我时日不多,无所谓了……”

    听着系统提示好感度“-20”,刘正揉着发痒的嗓子,不让自己咳出来,抬起大拇指到肩膀上指了指身后关羽张飞在的方向:“要是死了,都是你的。匕首也是。没死的话,我爹叫我们和睦……”

    他目光红彤彤的,展颜笑道:“不过你真借匕首啊?我倒是想给,可我三弟不会答应的。我爹的只是你跟我。”

    “哈哈哈哈……德然,你脸皮厚了很多啊。”

    刘备大笑起来,眼泪先一步滴落下来,“为兄都比不上了。不借就算了,反正有你万人敌的名声啊,为兄也能借势捞点好处。”-39了……

    “你看看,你功利心这么重,怎么借啊……你又不会还的!”

    刘正也跟着大笑,落泪道:“我死了才是你的。我没死……你别抢啊!哈哈……抢了我这么多年,我就不你了。早年都被孔融那家伙骗了,让个梨,得了下士人的名声,可我让了这么多年,好处都没有,连老婆本都没了……哈哈!”

    “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还看不透啊……哈哈哈哈!”-50……

    “你逛青楼当然见多了,可我没见过啊,刚纳了宪和的堂妹当妾,当宝贝哄着呢!你就是太随性了。哈哈……咳,真兄弟假兄弟分不出,再对人好一点,哪里会有这些事情啊……兄长啊,没什么事情的,割个袖子而已,家父得话才是大道理,兄弟要和睦,对?”-70……

    “令尊的没错啊!兄弟是要和睦,哪你死了,你妻子我来养,儿子过继给你……宪和也会高兴的。他就是心软,哈哈……”

    “哈哈哈,没错,是这个道理。我也心软,所以我没死,你别抢,我不会什么的!没听到我死的消息,你可别笑这么欢了。死了,更不能笑这么欢,好歹是两兄弟啊,而且咱们身边都是士人,咱们也算士人……哈哈哈。”-80……

    “对对对,咱们是两兄弟啊。不过你错了,为兄就这一次想笑,往后不管你的消息怎么样了,我也一定惦记着自己是士人,什么都不表现。哈哈……你的没错,孔融他就是个白痴啊!竟然能让梨,我就是那家大哥,好处什么的要,也一定要!吃好喝好,才能活得好嘛!”-90……

    “哈哈哈哈,这话我没死就记下了,往后你可别遇到孔融了!我会在旁边插你两刀……咳咳咳,哈哈,先走了,再不走我要笑得吐血身亡了……”

    -100!

    “快走快走……哈哈哈哈,为兄给你送行!记得别回来了啊,割我袖子,为兄家里穷,还难受着呢……再插我两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让我想起我爹娘来,就更难受了。走好走好,别回来了……哈哈哈哈!真吐了!倒霉孩子,什么是什么……哈哈哈!刚还自己时日不多了,可别真这样了!哈哈哈!”

    “咳咳咳咳……”

    刘正剧烈咳嗽着,捂着蒙在脸上的布被甘始扶着到马车旁,荀棐骑马过来,喊着什么话,但刘正已经听不清了,只看到刘备走到辕门旁,一边大笑一边落泪,手指敲打着木桩,大喊道:“为兄给你送行啊!哈哈哈哈……给你唱一曲,咱们以前最喜欢的雅四月……”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先祖匪人,胡宁忍乎……”

    “去你妈的,你那手指敲什么?!你以为唱《渡易水歌》啊,让我不回来了……咳咳……你骂谁匪人!咱们刘家哪里对不起你了!唱狗屁的四月!让我消极……咒我迁谪,是我一身功劳终究因死而没,你好当做嫁衣,对?哈哈哈,兄长,骂得痛快啊……咳咳咳……多谢,呕!”

    刘正撑着马车,干呕起来,含泪的目光却凶光毕露,瞪着刘备。

    甘始关羽张飞闹哄哄地着话,扶着他上了马车,荀棐也匆匆地和卢节交代几句。

    马车开始南下,数百人骑马跟随而去。

    歌声还在持续。

    “民莫不榖,我独何害……”

    刘备一直敲着,唱完之后又唱了一遍。

    直到视野中马队消失,直到荀棐宽慰了他几句也牵马进了辕门,他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突然脸色狰狞起来。

    佩剑铿然出鞘,他指着南方,红着眼望着那块飘到远处的画布,咬牙切齿道:“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啊——!”

    他大吼着,持剑在地上猛戳,直到身躯乏累,他躺倒在地,目视烈阳,双眸落泪。

    先祖匪人,没了侯位……

    父亲早逝,负我……

    老师逐我出师门,我如今有用,又对我好……

    你我同塌而眠数年,竟是虎狼卧伺……

    刘正,你做的好弟弟!

    刘某祝你——

    早日入土——

    永世不得超生!

    ……

    接下来几,卢植很忙。

    虽然决策是定下来了,荀棐也已经带着四千多人出去了,但反对声还是时不时地会在耳畔响起。

    他顶着巨大的压力,事无巨细地将朝廷军这五万余人安排好,偶尔看着身边沉默不语的刘备,知道对方遭逢巨变,情绪压抑,也会心声叹气,想起那个南下生死未卜的徒弟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