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四章 相聚(二)
    “那封来自幽州的信我的确看到过,便是询问慈明叔父在汉滨如何,如今瘟疫横行,还要慈明叔父与你们保重身体。我见对方自报家门,对你们的踪迹有所耳闻,便与其他信笺木牍一同放在慈明叔父的书房里了。只是……女荀,幽州刘氏分布甚广,族人甚多,还不知那涿县刘始是何许人也?你可曾在慈明叔父口中有所耳闻?女荀,女……”

    “我去书房。兄长别走,我马上来。”

    听着荀采匆忙的脚步声,思及这几日她神色郁郁,心神不宁,荀爽又望了眼阴瑜离开的发现,心情便也跟着阴郁了,进门问道:“通若,幽州那边可有消息传来?听你口气,似有隐情?”

    “慈明叔父。”

    话的是如今暂理族政的荀衢荀通若,拱手喊着荀爽叔父,其实年纪比荀爽还要大上一些。他摆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迎着荀爽进正堂,神色有些凝重道:“此前幽州来过消息,有一汉室宗亲率领七人破蛾贼数万,那人也是涿县刘氏。”

    荀爽整个人骤然绷紧了些,心跳怦然,却没有什么,进门的时候,一干兄弟与后生晚辈已经迎了出来,他便也与众人笑着打过招呼,接受着众人的寒暄,以及对他这番隐士生活所带来的成就的褒奖。

    荀衢还在话,“还有消息称,那汉室宗亲之父也叫刘始。刘始死于涿郡故安,死前效仿帝王,赐自家儿子夺情起复。若是同一人,那这封书信既然收了,便得派人过去悼念。”

    荀爽怔了怔,这时有个年近二十长相英俊气度不凡的年轻人迎上来,朗声笑道:“六叔,有关符号之法,如今大兄已然修整完毕。六叔果然宅心仁厚,竟将这等名声归于我等。只是彧受之有愧,便不掺和了。那符号之法彧也看过,看似稀松平常,自有妙处。若普及此法,他日便无人断章取义,惹……”

    接下来的话他已经听不清了,耳畔里一直回响着荀衢的话语,“只是……唉,那刘氏子孙原本有此不世之功,当建功立业,平定乱世,却不想,身染伤寒。被那刘始夺情之后,第二日他拖着病躯出征南下,此后便销声匿迹了……许是死了也不定。可惜了啊,如此栋梁之才……”

    啪!

    身后木牍掉落在地,砸得脆响。

    荀爽看着眼前众人沉寂下来,还有人望向他身后,发出“女荀,你怎么了?”的关心声,扭头望去,就见自家女儿身躯僵直在门口,脸色惨白,眼眶泪珠莹莹,“通、通若兄长,你,你是……”

    “女荀,何故如此?”

    荀衢疑惑了一句,突然避让开来,就见荀采跪倒在地,朝着荀爽哽咽道:“爹爹……女儿,女儿……”

    知子莫若父,知父亦莫若子,荀采知道,如今刘正生死不知,刘始身陨仙逝,她一个妇道人家,在荀爽眼中,要代表荀氏过去涿县悼念,便不合适了,只得跪地恳求。

    众人连忙避让,有人前去搀扶,被荀采推开。

    “他可能死了……”

    荀爽想起阴瑜,想起夺情起复,再想起早年死于伤寒的几个兄弟,以及以往目睹过的刀剑劈砍负伤之后痛不欲生、状若疯魔的凄惨模样,目光复杂道:“不见……不是更好?”

    “女儿……心意已决了。”

    荀采抿着嘴,固执道。

    那心意已决自然的是姻缘之事,荀爽闻言气愤道:“荒唐!你是我荀家人!”

    “六哥,到底怎么了?”

    荀八龙荀旉问道,荀爽却置若罔闻,就听荀采不依不挠道:“女儿还是汉家人……我荀氏也是汉家人。如此忠义之士,为我大汉安定让子嗣夺情起复,却死于非命,不该前去悼念吗?”

    “那也轮不到你!”

    荀爽拂袖大喝,脸色涨红道:“平日教你学识,并非让你裹挟大义要挟为父!如今你如此举止,又是一派胡言,成何体统!”

    “儒教礼法,春秋大义……再给女儿十年,必能胜你百倍!”

    荀爽神色一滞,荀采脸色决绝,神色凄楚道:“可女儿学了那些又有何用?若委身他人,有那等诡谲之地,便是不忠!女儿心中另有他人,便是不义!那等死绝之地,无人叩门,无人耳语……”

    “你……”

    这番有些露骨的言论让荀爽气得咬牙切齿,荀采还在,“无人慰藉,便如枯水之泉,无人以沫相濡!”

    荀采叩拜,郑重其事地求道:“女儿恳请爹爹,让女儿北上!若是不准,请爹爹赐女儿白绫一条,亦或匕首一把,毒酒一杯!爹爹高兴,便是三管齐下也未尝不可,女儿甘愿受领!”

    “岂有此理!”

    众人一阵劝慰询问,荀爽置之不理,越想越气,抬手抖得袍袖晃荡,“如今兵荒马乱,民不聊生,我便是前去,是冒着性命之危也不为过,你不在家安分守己,还想过去……你提前来此,已是至你大哥、公达、伯旗于南阳兵乱之中,如今更要随我北上,不合礼法不,还以这等不忠不孝之言威胁于我?!”

    他深吸着气,怒道:“先祖荣光,发扬儒家,致使汉室对我荀氏多有青睐,如今党锢解除,陛下屡次招人,我等为何不去?你家中数位叔伯因党锢一事身死,你莫非不知?我等尚且可以凭着刘公子那番功绩前去悼念,以示文人惺惺相惜之礼。你若去了,让陛下如何看待我荀氏?他会以为我荀家上下对汉室宗亲如此敬重,竟连女眷都待在身边前去探望,那皇室更应该如此了!”

    “到时诸位叔伯兄弟若再推拒,致使朝堂震怒,你担待得起吗?便是不恩浩荡……但凡士人,见我等连你一区区女子都违礼待在身边前去悼念,以为我等有报效朝廷之意,被我荀氏推入阉人环伺的火坑,你叫我荀氏如何自处?!我等迫于无奈方才有这番明哲保身之举,你这一去,便是将我等推入万劫不复!荀采,你好大的威风啊!”

    “六哥……”

    “慈明叔父……”

    众人对这一幕不明所以,只得劝慰一番,名叫荀彧的年轻人从旁走过去蹲到荀采面前,“女荀,何至于此?你告知为兄,为兄帮你另想办法。做这等寻死觅活之事要挟六叔,成何体统?快起来,六叔所言之事你好好考虑一番,若到时皇室介入你的姻缘一事,反倒不美。你给为兄一点时间,为兄帮你上几句,六叔仁义,也好……”

    “他之仁义,只为苍生社稷;他之仁义,只为荀氏千秋延绵;他之仁义,只为你这等王佐之才……死人,他是不会仁义的!”

    荀采目光通红落泪,面对着荀爽愈发气愤的表情,语调强硬道:“那符号之法,乃刘公子所创;那定国安邦不世之功,乃刘公子所创;那大义道理乐意与采讨论之人,唯刘公子一人耳!公子才情,采已拜服!爹爹顾念他身死不予父母之命,采已应了!”

    “荒唐!来人!给我把她关起来!快关起来!身中邪术,不知悔改,还胡言乱语!留你何用,留你何用啊!”

    荀爽大喝,气得胸脯起伏,更是头晕目眩,身躯踉跄几步。

    众人一阵搀扶劝慰,还有人连忙出去叫人,荀采看着自家父亲年迈之躯被她气成这样,也是心有不忍,却还是噘着嘴痛哭流涕道:“爹爹……你便让女儿去……女儿也不想赔上爹爹至德之名,只是女儿……女儿真的想亲眼看看楼桑村,看看张家庄,看看故安城……德然若是身陨,女儿愿代他守……”

    “你再!你再!”

    荀爽还要破口大骂,突然有仆人进来对着荀衢耳语一番。

    荀衢脸色一变,急忙道:“慈明叔父,还请息怒。方才你们回来,我忘了了,冀州早有北中郎将宿卫过来,是为仲辅传信,要亲自面见叔父。方才我派人去叫,他如今已到门前,我等可莫让人看了笑话。女荀,你也起来……仲辅为何去冀州我虽不知道,想来也是为了你的事情,莫要失礼了,还得让那士卒进来一叙。”

    荀采急忙起身,跑了出去,荀爽见她身为女眷前去迎客的失礼之举,追骂了一句,随即也跟了出去。

    门外荀采问完之后,荀爽等人便也迎了上去,那士卒与荀爽等人一番寒暄,确认是荀爽后,抱拳道:“某乃卢中郎将麾下宿卫唐连。慈明公,某受我家将军所托,与你道几件事情。那刘正刘德然,确为我家将军爱徒,也是传闻所言,以八人破五万黄巾之神将。伤寒一事,将军家中大公子在故安启程时,已书信军中,不日便会到军中寻求解决之法。有劳慈明公惦念。”

    “惦念……中郎将能得知此事,是我家仲辅在他那里?”

    “正是!贵府二公子当时正在将军营帐之内确认此事,我家将军让某前来汇报此事,亦有让慈明公放心的意思。”

    那士卒迟疑了一下,道:“将军了。还得多谢慈明公爱戴,让二公子从军……”

    “什么?!”

    荀爽震惊道,“我儿从军!”

    “正是。我家将军见二公子弓马娴熟,如今已经编入射声营中担任射声士。二公子也已答应,还托某前来,叫慈明公无须惦念。另外,我家将军也叫我亲口对慈明公一句话:时候到了。慈明公若有话,某这便带回去。”

    “时候到了……”

    荀爽怔了怔,身旁荀衢荀彧等人齐齐目光闪烁起来。

    有人上前拱手笑道:“六叔,有些人的时候是到了……悦可未必。我去涿县悼念刘公子之父。既然女荀了,符号之法乃是刘公子首创,悦得此法之便,当去聊表心意。”

    荀爽扭头,就见大哥嫡子荀悦一脸淡笑,而自家女儿,更是被荀彧拉着衣袖,有些苦恼地正死命掰着,妄图不声不响地离去。

    他嘴角抽搐,就见荀彧拉着荀采的衣袖,笑道:“六叔,我的时候绝对没到,如今刚娶了拙荆,你也知道,彧不便出面……何况王佐之才,总要有王可佐?陛下乃皇帝,彧可辅助不了……”

    他到这里,抱拳愧疚道:“哦,是彧妄言了。彧甘愿受罚。彧决定了,族中之事彧便不参与了。彧还是太年轻……这便押着女荀去山野之地散散心,磨炼一番心智。你放心,我等隐姓埋名,有我在,她荀采定然见不到那刘公子。”

    荀采听了荀悦的话便心中一动,此时再听荀彧起,随即安分下来,心头倒觉得文若兄长好滑头呢,隐姓埋名了,自然与荀采无关,便是用另外一个名字去见刘公子了。

    荀爽哪里听不出这意思,气得脸色通红,“你不参与族事,要参与我家事?”

    “呃,六叔何出此言?莫不是信不过彧的人品?何况若留着女荀在家中闹,还指不定生出什么事情,彧带着女荀再过隐士生活,不是更好?”

    荀爽哪里信他,知道荀彧如今年轻气盛必然有些叛逆,还要敲打,荀衢道:“慈明叔父,还是莫让唐将军久等了。”

    荀爽反应过来,随即朝着那士卒拱手抱拳,随即脸色一变,扭头的功夫,就见荀悦荀彧带着荀采跑了,他气急败坏地瞪了眼助攻的荀衢,还想阻拦,随后心中叹气,思及荀采这几日茶饭不思,亲自前去了却了这段感情也好,何况有这二位通情达理的侄子在,想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他想到这里,随后又思量一番,朝那士卒拱手,正色道:“还请阁下带话给卢中郎将。爽已明白。卢中郎将带兵打仗,为国效力,还得保重身体,以期我士人携手而进,还我大汉一片乾坤朗朗。”

    那士卒闻言也有些激动,“慈明公大义!某定带话给我家将军!事不宜迟,某现在就去禀报。”

    那士卒转身离去,身旁一种兄弟侄子便开始低眉沉思,神色各异。

    荀爽搓了搓手,掸了掸衣衫,像是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通若,这,你是晴还是阴?”

    荀衢抬眼一看,阳光灿烂,随后又望向诸位叔伯兄弟各自思量的神色,朝荀爽叹气拱手道:“族外有慈明叔父在,便是晴。族内衢在,阴晴变化,不知如何。”

    “你若不知,那便分家。或留血脉,或搏出身……”

    荀爽正色,朝着一众人拱手道:“诸位,今日起,若陛下来信,爽便当仁不让了!若受爽牵连之处,还请诸位海涵。”

    “那有何妨?”

    有人谈笑风生而去,“我荀氏前有八龙,后有王佐,凤凰窝里,还会出一只野鸡不成?我去备行礼。”

    有人拱手而笑,“六哥,前方这路是坦荡还是忐忑,你我各走一条……江山倒悬,既然时候到了,我荀氏当仁不让。”

    荀衢也拱手笑道:“那衢便在家候着。若他日有孤魂野鬼,也好有人招魂回家。”

    他朝着众人拱手,坦然笑道:“望诸君安好。衢不送了。”

    “诸君安好。”

    众人齐齐拱手,随后四下散去,荀爽抬头看,目光含泪,笑容淡然道:“门下有此不世之功,卢中郎将便有了筹码……他日回朝理尚书之事,定然不差。我等辅佐,拨乱反正,这下,岂有不定的道理?”

    他完转身离开。

    没多久,荀府外数辆马车争相奔行,有两名男子会意,各自心照不宣地挑了挑眉,名叫荀彧的年轻人察觉到马车里氛围压抑,笑了起来,朝着身旁跪坐埋头看竹简的姑娘好奇地问道:“敢问蔡姑娘,如何与那人相识的?你若了,为兄走遍山川大地,也定然帮你找到解决伤寒的……呃,伤寒……我怎么觉得此趟有些冲动了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