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三章 相聚(一)
    马车奔走,骑兵奔驰,色暗了又亮,亮了又暗,周而复始。

    一路上刘正的脑袋一直昏昏沉沉,意识不怎么清醒,只知道自己待在马车上。

    醒时就光咳嗽,耳鸣声不止,浑身酸麻胀痛,他也听不清甘始关羽张飞在什么,就只能碎碎念地讲几个前世的笑话,边咳边笑,更多时候,他是半梦半醒的状态,脑子里想着一些前世今生的画面,嘴里碎碎念着,模糊的意识中,偶尔旁边的人哭,他便也哭了起来。

    他当然也难受自己的困境,在这样的年代得了感冒伤风,比什么都要痛苦,而且还可能死……他不想死。

    有着系统都死了,那多丢人啊。

    荀采还没有娶进门,貂蝉邹琪还没有交流过几次,吕布曹操都还没见过……

    甚至那次街道一战,武力经验值一共加了280点,但除了69升到70时的10点,其他270点只占了边框的一半多一点,明70大关后经验框满值调整到了五百左右,而百鸟朝凤枪又只加了1点经验值,那经验边框中至今一动没动过——他还等着到处扫荡一遍将武力值练到满值,再配合着百鸟朝凤枪斗童渊斗吕布横扫四方,威震下呢……

    有太多太多的理由让他舍不得死了。

    何况系统的秘密他总觉得自己探到了一些,还等着封王拜侯之后看看系统会不会给出一个答案,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而且连个解药都没有,真坑爹啊。

    他偶尔也会咒骂系统的开发者,这不明显不给他活路吗?

    明知道这年月瘟疫横行,竟然连颗药都不奖励,而且也没有保护机制——

    他进不去梦境了,原本还想着进去跟荀采她们交流一下,也能排解内心的慌乱,但这次好像真的预告着他的好日子到头了,系统连让他去梦境中风流快活安乐死的机会都给封锁了。

    偶尔他就觉得自己可能被系统开发者设套了,肯定是发现了给予他系统背后的秘密,所以系统开发者准备给他一点磨难警告一下……不要试图琢磨开发者的心思,对,开发者一定是这样想的。

    或许是他的话起了作用,这几脸也滚烫起来了……他又被报复了。

    他试着盖了几条被子蒙出汗来都没能减缓发烧的情况,而雪上加霜的是,可能是南下的缘故,又或许是气原因,这几白晚上都很热,他窝在马车里热得难受,偶尔意识不清醒,就会嚷嚷几句“死了算了”之类自暴自弃的话,随后换来一旁有些哽咽的安慰声,于是他意识到错话后,又开始一些笑话,也不管旁人听不听得懂。

    但他把自己逗笑了,身旁的人也会笑,这时候便觉得心中的愧疚感淡了一些——

    毕竟,偶尔想想,都是自己拖累了他们。

    要是关羽张飞这两个后世名将真被他连累着折在这里了,他也觉得过意不去。

    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果然只能做吊丝了,就算得了系统还是吊丝,竟然连名将都能拖累。

    不过破罐破摔地想,还挺有成就感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他也算替刘备阵营削弱了实力……就算到时候自己真死了,关羽张飞回去与刘备走上原来的演义路,起码也阻碍了刘备发迹的时间——而且张飞戏弄过刘备,刘备就算假装友好,内心还不知道有多膈应,哈,想想也过瘾啊。

    反正他不待见刘备。

    前世还觉得刘备挺好的,窝囊这么多年能崛起也算有真本事,可穿越过来后,融合了原主的记忆,他多少有点憎恨……

    而且,他至今对那个被用来冲喜,又被刘始回绝的姑娘耿耿于怀。

    也不知道好不好看,被回绝肯定也落了面子,不定都撞墙而死了……辜负了啊。

    脑子里杂七杂八的念头在这几让刘正的病床生活充实了一些。

    不过更充实的还要算马车不动的时候。

    每次马车不动了,他准能醒过来。

    偶尔甘始端药进来,一顿苦口婆心的劝慰他把药喝下去,他就一边咳一边嚷嚷着想吃蜜饯,这种时候无理取闹,感觉颇好,但刘正其实也是无聊,多半会在无理取闹之后喝着药大笑起来,也有哄关羽张飞甘始的意思,让他们知道他的精神不错,还有力气恶作剧。

    大多数时候,会有杂乱的喊杀声在马车外响起来,对手或是盗匪山贼,或是蛾贼队……那些蛾贼有一些是自故安一路跟过来寻仇的,也有一些是狭路相逢。

    这年月蛾贼到处都是,而且随着靠近冀州,因为卢植屡屡打胜仗,四散开来的蛾贼便也越来越多了,但蛾贼四散开来,并不代表着从良了,只是从原本有组织有计划地反抗朝廷军,转变成了见人就抢逢人就杀而已。

    每到这时候,即便是睡着的人,刘正也会被吵醒,扒拉着窗帘看着关羽张飞在乱军之中勇武难当地冲杀一阵,所过之处断肢残臂乱飞,那模样显然是在泄愤,但也更有冲击力,简直比看电视剧还要精彩。

    而刘正也能慢慢感觉到,张飞对于蛇矛的运用,越来越纯属了,最近一次检查张飞的属性时,武技栏上已经有“初级矛法”了。

    每到这时,刘正就会羡慕不已,恨不得也去杀上一阵,要不是实在没力气喊了,他倒是想挑衅几个对手过来,用袖箭射杀,也好蹭一些经验值。

    当然,卢节和公孙越也会冒头。

    卢节得卢植真传,能文能武,长得又颇为阳刚,持剑挥砍蛾贼的姿势不要太潇洒。

    刘正看过他的属性,武力77,统帅79,智力与政治都是85,甚至还有“初级剑法”……想起公孙瓒也算得上一方诸侯,属性绝对不会太差,刘正也意识到,当年同一批被卢植教育的人中,也只有他是最渣的……当然,那些都是曾经了。

    公孙越每次掠过窗口都是带着一堆骑兵,而且每次都是下意识地嚷嚷着“义之所至,生死相随!苍可鉴,白……”,到“白”字就断了,随后黑着脸扫视着身旁一群杂色马匹,咬牙切齿地发起冲锋。

    刘正看着他率领的骑兵从一片散乱到慢慢有模有样,好奇过对方的属性便看了一眼,望着公孙越属性中最高的80点统帅,便意识到或许会有一支白马义从部队在他眼前产生——只要他能找到一群白马,就绝对有可能。

    至于甘始碰到这种情况,大部分时候都是带着二十余人在马车旁守卫,随后在战后修整的时候,带着这些人去帮助人处理伤口。

    甘始现在基本上算是部队的行军医师了,甚至还把这二十余人收为徒弟,组建了一个医疗组。

    而每次战后甘始指挥着那些人处理完伤员回来,再看着关羽张飞换衣服时身上多出来的伤口,刘正就会觉得这种充实反倒还是不要的好。

    更何况,最近一次的战后,他假借解的名义下去过,发现人越来越少了,现在大概只有两三百人了。

    从原本的三千多人,人数锐减至此,刘正能够想象到,这些人或是逃了或是死了,有一些也是因为赶路被抛在了后面。

    每次想到这里,刘正心头都有些沉重。

    对整个部队而言,他是最重要的,但他恰恰也是拖累所有人的主因。

    好在他还没死,虽然还在咳,还在发烧、耳鸣、头晕……甚至连几道伤口都有了浓泡发了炎,但还没死,这算是他唯一还算欣慰的地方。

    好死……终归不如赖活着嘛。

    怀着这个信念,又过了几,这一他迷迷糊糊被叫醒了。

    被甘始扶着下了马车,就看到远处卢节的身旁站着两道熟悉的身影,一位年近五十气宇轩昂的中年人身着铠甲,手握腰间佩剑,望着他的目光之中却满是柔情与沉痛,“德然……”

    他身旁还有一个身着铠甲英姿飒爽,耳朵却有些大的年轻人,在看到关羽张飞的时候,沉痛的脸上掠过一抹杀气,随后又有些疑惑地望了眼刘正,在注意到刘正关注他的目光后,随即“嘭”地跪下,哭喊道:“德然,叔父与你怎会落得如此下场啊……叔父!玄德还未孝敬你老人家呢!怎么就,怎么就……叔父啊!”

    刘正揉了揉手腕上泛起的鸡皮疙瘩,望了眼关羽张飞。

    怎么就到了这里了?

    看样子二傻子混得不错啊。

    这下麻烦了。

    ……

    同一日,颍川颍阴荀府门口。

    荀采由荀爽扶着跳下马车。

    荀爽朝着一旁跳下马的年轻人作了感谢,并叫对方常来走动,还想让荀采道谢,扭头就见荀采脚步匆匆地消失在了门内。

    他有些气愤荀采的失礼,随后与年轻人道歉一番,目送对方带着家中客僮离开,心中倒是有几分欣赏。

    这位名叫阴瑜的年轻人是自南阳来颍川的路上加入商队的,知道自己身份,一路上就多有照拂,有几次路遇盗匪,年轻人更是身先士卒,帮着解了他与自家女儿好几次围。

    懂分寸,知进退,有勇有谋,言辞之间更是颇有才情,长得也不错……

    若有可能,倒是真该让女荀嫁给他。

    荀爽这样想着,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一声惊喜的尖叫声:“兄长,你真的?”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