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一章 送别(二)
    “是啊。为兄感同身受。”

    卢节也遥望星空,“我爹在前方作战,为人子嗣,若不担心,自然不可能。只是……时也命也。我等生于这个年代,若不能有所担当,便是枉读了多年圣贤书。实不相瞒,为兄此次过时,还身负家族使命……算是为了家。”

    他到这里,扭头望向公孙越,“实话,为兄此次有些不地道了……此前在家中听闻子度起楼桑村之变,为兄便假借告慰刘家亡灵之名,让我卢氏一族暂避蛾贼锋芒,前往涿县了。未曾想,又听了你在此破敌的消息。为兄为一己之私,让你家触了霉头……”

    刘正摇了摇头,“兄长过虑了。我爹会如此,是我的缘故……在这方面,我是不信命的。我信因果。有了因,很多事情才会发生,就好像你身负家族使命,便是因,让卢家迁去涿县,便是果。中间参杂了多少其他的因素,不过是推动的作用,但主因还是在于你代理族政,你要为卢氏负责。我爹也一样……其中缘由我不便细,但……都是我的错。”

    他扭头沿着城墙望向南面的夜幕,“如今我上战场,也算完成遗命,回头便好好守孝……其实正也明白,这份孝我爹不能感受到了,宽慰的多半是我自己罢了……人死了,真的什么都弥补不了了。”

    “所以要太平,要平定蛾贼。”

    卢节望着星空,目光深远,“大汉有此一劫,也是因果……我虽儒家门生,倒也觉得佛家的因果之大道至简。所以为兄不想他日也后悔未能在父亲身边尽孝,未能再与你把酒言欢……为兄决定了,随你一同出征,也好早日平定乱世,让我爹能够清闲一些。”

    他望向公孙越,朝着刘正道:“方才我也听甘兄了,你似乎有意让我护送元起公的棺木回去?此事就交给子度。他此次南下,原本便是受了伯珪的命令。如今麾下人马护送我卢氏门人前往涿县了,他也是要回去的。”

    “伯珪兄?”

    刘正闻言挑了挑眉,望向公孙越。

    “正是家兄。在下公孙越,表字子度,见过兄长。”

    公孙越抱拳道:“家兄此次担心卢家被蛾贼针对,便派遣我等前来劝子章兄北上避难。子章兄此前得知的楼桑村之事,也是我等前去寻找家兄口中的玄德兄查探到的……敢问兄长,不知玄德兄如今何处?越打探良久,还一无所获。”

    刘正目光眯了眯,“前些日子老师自雒阳来信要我前去投军充当军师,家父与我商量一番,便将此等机会让与了他。如今六七日的功夫,快马加鞭应当是到了冀州,至于是否与老师相遇,我也不得而知。”

    “哦?”

    卢节有些意外,随后想起刘始的为人,叹道:“元起公对玄德果真是视若己出,二十余年如一日……”

    公孙越目光闪了闪,随即朝卢节抱拳道:“既然如此,越也打算随军一同出征,他日见了玄德兄,代家兄寒暄一番,再回去禀报。还得劳烦明伯传个消息了。”

    他完目光扫向刘正,心想如此悍勇的三兄弟,不管兄长为何看走了眼,自己怎么也该结交一番,便是为了公孙家考虑,也该将自己这枚鸡蛋,投放到追随刘正抗击蛾贼的篮子里了。

    “呃……伯珪和玄德的情义一如既往啊。”

    卢节怔了怔,赞叹一声,随后朝明福嘱咐了几句。

    “如此,刘某在此谢过二位。”

    卢节摆摆手,“哪里谈得上谢,都是为了大汉罢了。”

    公孙越与卢节既然有自己的考虑,刘正自知自己这些人不懂排兵布阵,也乐于见到有人加入,听着朱明等人的哭闹声,他便与卢节公孙越又了几句,就告辞过去。

    “主公,某家还能再战!某家宁愿死于战场,也不愿回去枯等伤寒发作,枉死床榻。”

    赵犊靠坐在马车上,望着一旁的棺木,目光含泪,“霍奴今日会不顾性命挺身而出,想来是不想牵连我等,也想战死沙场,成就他神将美名。某家亦有此志向。某家与他一样,前半辈子烂命一条,原本又受蛾贼蛊惑犯了大错。如今迷途知返,只想赎罪,不想让这条烂命平白承受了神将的美誉。”

    “主公,郭某也是如此。”

    “周某一条贱命,得主公宽恕,也想……”

    赵犊、郭宵、周宇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刘正深吸一口气,红着眼喝道:“够了!”

    声音荡开来,周围不少人望了过来,赵犊三人当即闭嘴,脸色愧疚而不甘。

    关羽拄着拐杖过去拍了拍刘正的后背,张飞扶着关羽,宽慰道:“大哥,你莫生气。他们便是一时胡话。如今身受重伤,还真能跑过去不成,绑回去就得了。”

    “三东家……”

    朱明躺在马车里,侧身探出头,望着瘸着腿的关羽,张飞丧服左肩膀的血迹,还有刘正微微瘸腿的姿势,神色不忍道:“恕朱某直言。我等都是贱命一条,近日侥幸得主公与二位东家的青睐,才在这场战斗中扬名。我等的本事,自己是知道的……如今有此名声,着实受之有愧。何况我等身中数箭,又有刀伤在身,更有伤寒缠身的可能,便是甘大哥有土药方,也不能完全防止。若过几伤口烂透流脓,或是热病发作,伤寒爆发,那等听由命的场面,不若真的死在战场……”

    “然后你觉得死得其所了!”

    刘正突然大喝道,“那怎么不直接自杀算了!”

    他扭头朝着关羽大喊道:“刀来!”

    “德然……”

    甘始劝慰一声,关羽与张飞也怔了怔,“大哥……”

    “主公恕罪!”

    朱明目光含泪道:“可我等还是想陪着你们再战……战场艰苦,你们三人的伤势,若是伤口发疮,有个好歹……”

    “那就滚回去帮我找人!帮我去召集医师方士,研制药材!就他娘的想着死!要你们何用!”

    刘正大吼着,捂着胸口隐隐裂开的刀伤,怒不可遏道:“打仗很光荣,很光荣是?光宗耀祖,流芳百世!都他娘的狗屁啊!”

    “死了什么都没了!我告诉你!你成了别人口中念叨的名字,过百世千世还在流传,可到时候有人你与反贼为伍,其实就是个内奸!也有人你就是狗屎,无论你有多好,到头来通通被人否定,你觉得好吗?!再回过头,后世怎么你,跟你有一毛钱关系!你活着才跟你有关系!”

    他拍了拍霍奴的棺木,又指了指刘始的,还有此次守护县令耿秋伊等人死去的士仁七人之中的三个人的棺木,又指向易水上漂浮的宛如星河的河灯,“还没死够吗?!还没死够是不是!”

    人群渐渐围了上来,李氏、耿秋伊、卢节公孙越……乃至远处正在嘱咐那两百余人一些事宜的故安令、县尉县丞等人,齐齐围拢上来。

    刘正目光含泪,朝着朱明怒吼道:“我告诉你,跟前两一样,我他娘现在还是怕死!一样不想去!谁爱去谁去!可我不想过这种日子!朱明,我他妈告诉你,刘某人我……”

    他手指连连指着自己的胸口,双眸落泪道:“对,就是我!我是梦见过好日子的!四海升平!阖家团圆!所有人都能活得和和美美!我之前对你,我要与一帮兄弟共舞下,可下一定在,兄弟不常有啊!我们得活着!创造一切条件让自己活着!要不然到时候的和平安康给谁过?!”

    “给后人?给其他人?那我们自己呢!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有生之年好好看看自己荡平的下!我大丈夫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咱们打仗,视死如归,到底,不就是为了和平,让身边的人都好过,让大家都平平安安地长命百岁,家庭邻里和和美美?!那为什么不能打了一定要去硬打,不能追求一些其他的东西!你今死了可是什么都没了!可你活着,总有造福下的机会!除了拿刀,咱们能做很多事情的!”

    他拿手指扫着夜幕、城墙、人群,声音嘶哑地哽咽道:“朱明!这大好河山,不是只有刀戈。瘟疫、疮伤,旱涝……灾**,到处都有人在丧命,哪里都有需要你的地方。你既然活着,还清醒,而且有此盛名,为什么一定要逞强?不能曲线救国?”

    刘正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咳嗽几声,擦着眼泪道:“你把我的话带回去,传给身边的人。让更多人知道,只要动一动,努努力,很多事情看似无用,实际上并不是无用功。你今召集一个医师帮忙研制疮伤药,他不做,那你就求他,然后再联系其他医师……今教一个人刀法,教他保家卫国的道理,这也是用处。”

    “这下是由人组成的,看似千千万万,可你的想法已经能够影响一部分人了。自然,就算只能影响自己身边的人,只要有一个人听了,那你留下的道理,也让他传下去了……像你这样的人多了,后代都感受到和平安康的不易,为国为民的重要性了,我大汉世世代代才能昌隆不息,而不是纯粹的口头上,描绘那种日子……你把这些想法带出去,也是在为我大汉做事……不,起码在我刘某人做事。”

    朱明目光悲恸,痛哭流涕,赵犊三人也痛哭起来。

    刘正拍了拍朱明的肩膀,有些有气无力地道:“往了,你回去养伤,不是才能有更好的状态过来帮我吗?死?对,你不定会像你的那样死了,可是你去战场只能影响士气,而回到家里,你还有可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就算解决不了,你患病时候的心态怎么样,症状如何……总要留给世人的,这些也是宝贵的财富,让未来的人,能够解决这些疑难杂症。”

    “主公,某家知道了。某家一定好好养伤。”

    朱明艰难地爬了起来,跪拜叩首道:“朱某恭送主公,祝主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祝我大汉昌隆不衰!”

    “我等恭送主公,祝主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祝我大汉昌隆不衰!”

    赵犊三人齐齐跪拜道。

    见此一幕,卢节目光闪烁不止。

    公孙越也有些动容。

    李氏拍了拍一旁的棺木,神色又是欣慰又是悲痛。

    耿秋伊感动落泪,默默心中下了决心。

    “行了,起来。不要逞能了,都伤着呢。”

    刘正扶着朱明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脸色微微苍白地道:“不好意思了兄弟,这两压得太久了,脾气有点暴躁。回去。好好养伤。帮我看着点灵溪。”

    “诺!”

    朱明一脸郑重地抱拳。

    刘正又望向士仁四人,拱手道:“士仁,记得将三位兄弟厚葬,我爹的事情,劳烦你多加照顾。”

    “主公放心。待某家送刘公入土为安,便与三位兄弟南下寻你。”

    士仁目光通红,抱拳道。

    “不。你让三位兄弟把农庄里的事情给我看好了,你们此前做过,还能带带这带过去的二百多人……此外,你此前与我爹有过接触,可能被我等影响,便帮我照顾一下朱明他们。对了,平日里心一点,别靠他们太近,若真没办法的时候,再与他们身体接触。”

    “诺!”

    士仁感动落泪。

    其余三人也齐齐目光通红,抱拳称诺。

    刘正望向四周,随后又看向甘始,“甘大哥?方才听子章兄的意思,你不去涿县?”

    “我把药方给士仁了。让他遣人去配……我打算随你南下,随军同行。”

    甘始干笑起来,想起方才刘正有关医术的言论,目光微润,“你方才一席话,倒是让甘某感触颇深。这一路我便好生照应你们,将战场病症与解决方案都记录成册。待得蛾贼平定下来了,我再一路西行。”

    “兄长高义。”

    刘正心中感动。

    甘始摆了摆手:“甘某之义,不及德然百倍。德然眼见独到,将医术方技也视作救国之术,甘某心中颇为欣慰。若无其他事情,便让他们过去。夜风凉,早点到也早点休息。”

    刘正颔首扭头,招手道:“娘,秋伊,上去!出发了。”

    随后不久,两百余人便护送着李氏耿秋伊以及几具棺木出发了。

    刘正挥着手送别,就听耿秋伊的哭喊声遥遥传过来,“夫君,保重身体!妾身等你回来!”

    刘正怔了怔,有些欣慰地笑起来。

    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了……

    他心中暖流涌动,看着那道长龙的火光偶尔熄灭又亮起来,目送着火光长龙远去,随后闷咳了几声。

    紧跟着,整个人靠在甘始身上,捂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