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零章 送别(一)
    夜深了。

    故安城东城门口火把、灯笼暗沉,但围拢在一起的数百根火把,还是照得四周透亮起来。

    几具棺木、马车暗沉的颜色反射着灯火的透亮,数百个火把在马嘶声中噼里啪啦作响,人群寂静一片,只有几处位置隐隐透着哭声。

    “娘,别哭。孩儿便是去走一遭。我如今得故安百姓奉为神将,今夜悍勇,你也见到了,别人想要留住我,绝对不可能。你回去安排好爹的事情……孩儿不孝,不能与你一起送爹入土了。”

    刘正已经换了一套丧服,由甘始处理了伤口,蒙了脸遮住口鼻,与黯然神伤的李氏遥遥着话。

    李氏哽咽着摇头,“那是你爹的主意,怎是不孝了……为娘本不该的,可是你你悍勇……为娘只见到你身上伤痕累累,方才疗伤的时候便是连动都不能动弹。箭伤、刀伤、淤血……如今便是连话,你都离为娘如此之远……德然,为娘就只剩下你了,你,你……怎就不能让为娘陪陪你?送你明日出征?”

    “娘,出征离别最是伤人。何况霍兄弟的尸体……需要尽快下葬,朱明他们四人受伤太重,也需要回去静养疗伤。都拖延不得。这次我与云长益德出征,你便放心。你是刘家主母,还得帮着照应府内一众女眷,可千万保重身体。孩儿……不能陪在你身边,你记得留住念想,等孩儿回来好好伺候你。有什么话,你一定记得跟家里人,可别如同爹……”

    刘正目光含泪,扭头拍了拍耿秋伊有些佝偻的肩膀,“秋伊方才碰了我,也是我一时不察,这两她伺候不了你,只是有什么心事你定要与她。”

    耿秋伊抿嘴憋着泪,李氏伸手按上一旁的棺木,愧疚道:“你爹积郁成疾,便是为娘平日疏忽。这一连几日家中遭逢大难,我尽让他照顾了,还大呼叫,也没尽到为人妇的责任……为娘……”

    李氏痛哭流涕,摇着头背过身,“你去见卢大公子。娘听你的……你放心,有春儿照顾我,为娘不会有事的。”

    李氏身边名叫袁春的姑娘便是此前踩着木柴堆要爬进院落的姑娘,姑娘打父母便在战乱瘟疫中死了,此后便是跟着几个江湖游侠长大的,性子便颇为直来直往,此前刘正八人前往对抗五万蛾贼,她其实就在附近看着,仰慕众人气节与实力,才有了今日颇为胡闹的事情。

    今夜街道喧闹时,她在家中喂驴,原本是准备让驴吃饱了,以便于跟上刘正八人出征的脚步,此前听闻霍奴死了,她哭得比谁都伤心,跪在地上求着刘正收留她,让她做些事情,考虑到耿秋伊也可能被感染伤寒,李氏需要人照顾,刘正便让她跟着了。

    此时听闻李氏起,袁春目光通红地允诺道:“刘公子,你放心。妾身定然照顾好李夫人。”

    看着两人上了马车,刘正扭头,便被耿秋伊抱住了,耿秋伊哭得梨花带雨,“夫君,妾身错了,妾身不该不分场合抱你的……你打我。妾身忍不住脾气,你打我一顿,往后我一定记着,不会再失礼了……”

    刘正拍了拍她的后背,微微苦涩地笑了笑,“打你做什么?好了,松手。胸口的刀伤有些疼。”

    “妾身又做错了……夫君为什么不罚我?妾身做什么都是对的,可是妾身不是来享福的啊……这次碰了你,妾身就不用伺候婆婆了,妾身就是想偷懒,夫君打我啊……还有,还有公公积郁成疾,一定有楼桑村的心结在,看到妾身,他便会想起来……妾身就是来添乱的,什么都不会……此前公公问我是不是在下棋,妾身也没回……公公这么好的人,定然是被妾身气死了……妾身什么都没伺候好,夫君怎么就不教训我……”

    耿秋伊到这里又哭了,总觉得自己一无是处,除了添乱什么都没有做成。

    刘正大概也猜到一些她的想法,又拍了拍她的肩膀,“我的梦呓,你理解什么意思?”

    “妾身懂……夫君在那里了好多话,妾身都记着呢。可是妾身做不好,妾身不配做夫君的妾侍……呜呜,妾身失言了……妾身不想被夫君休了,妾身会识大体的,定然会努力的。”

    “别哭了。我怎么会休了你?你修养好身体,其他什么都别想。疑似染上伤寒,需要禁足百日,别人家禁足不仁义我们不管,咱们家需要做好,不能祸害了别人。你就呆在卧房,不要出门。有什么话,梦里与我。记得平时多锻炼,到时候我教你几招。对了……我已经让故安令去接邹琪了。我收了她当徒弟。到时候你让两位弟妹还有秦嫂嫂柯嫂嫂多照顾一番。”

    看着耿秋伊连连点头,却什么都不问,刘正有些愧疚地搂住她,拍了拍她的后背,又望了眼李氏跳上的马车,想了想,道:“回头我画个桌子椅子的图案给你,你让朗琢磨着做出来。往后让娘和他一起吃饭,不要分食。如果可以,做大点的桌子,一家人都围在一起吃饭。热闹了,心情就好。这件事情到时候如果邹琪到了,我也会和她。你也不要想太多。为夫出门在外,亏欠的就是家里的人。这次情非得已,你也要理解。”

    “妾身明白,妾身明白的……”

    “上车。记得,有什么事情尽量都自己做。要是朱明他们四人有什么不测,你去帮衬一番,把情况告诉我……若你也真病发了,不要藏在心里。还有,如果梦境突然没了,就寄信给我……这次还是为夫牵连你了。”

    “不牵连,妾身本来就想着和夫君共渡难关……妾身不糟心话了。妾身一定不会给别人再填麻烦了。妾身这就上车……”

    耿秋伊有些心神不宁地跳上驴车的木板,身躯在火光下乖巧地蜷缩成一团,望着刘正走向人群的背影,才发现自己没有一点安慰刘正,让刘正注意身体的话语,于是埋头在膝盖,哭得更加伤心了,内心更是厌恶起自己的不称职。

    ……

    “兄长。”

    刘正走到两堆人群中间喊了一声,于是两边各有人开口。

    “为兄……”

    “为兄……”

    甘始与卢节相视一笑,甘始摆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又拉着关羽张飞走到一边,和躺在马车上的朱明四人以及士仁等人念叨一番防疫的事情。

    “德然。”

    卢节凝望着刘正,眼眸倒映着火光有些炙热。

    他想起当年那个初入卢府的少年来,怎料到多年未见,昔日耿直敦厚的少年,已经成了独当一面的将帅之才。

    思及刘正身上的伤寒,他又有些心头沉重,随后遥望向城外,看着远处的易水火光斑斑点点,一直浮动——那是百姓在放河灯,为今夜逝去的英雄与亲人哀悼。

    “兄长,许久未见了。”

    刘正与有些悲恸的明福打了招呼,望了眼一直打量他的手持双头铁矛、牵着白马的公孙越,随后走到下风口与卢节等人相距一米有余,也望过远处的易水,“方才事务繁忙,招待不周……此次还多亏兄长及时赶到,出言提醒。”

    他没有查看卢节的好感度与属性,此时望着那些河灯,他满脑子清理街道时故安百姓死伤惨重的画面。

    那些人为了给他的父亲悼念汇聚在此,却也因他死在蛾贼的报复当中。

    如今百姓放灯悼念,他的心头愈发沉痛。

    仅仅半个月,从一开始的嫉妒刘备想要凭借系统报复取而代之,到得如今站在故安城下要起兵抗贼,刘正见识了太多汉末年代的疾苦与沉痛,此时站在这里,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敬畏,以及面对生离死别的沉痛。

    这半个月的大起大落,让他逐渐从一个意气用事、异想开的人,慢慢转变得融入了这个年代,他也切身体会了这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同样埋葬着更多的酸楚与眼泪。

    “无妨。”

    卢节开着口,语调深沉,“事情的大概原委我已经听甘兄还有你那二位结义兄弟了。这几日你遭逢大难……楼桑村、元起公、霍神将和几名义士……此次我原本是不信你能做出八人破五万的事情的……未曾想,昔日少年郎,今日悍勇如此。”

    微风轻抚襜褕,他侧目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故安县丞你有耿弇之风,有志者事竟成。在为兄看来,你今日之仪容行迹,绝非云台二十八将能比。为兄以为,你当有光武之风。自河北起家,马踏中原,平定乱世,三兴我大汉……”

    “兄长谬赞。祖先荣光,正怎敢媲美。”

    刘正遥望星空,目光迷离,“正只想活着,活得稍微好一点,安稳一点罢了。如今父亲仙逝,叫我夺情起复……其实我心中颇为不愿。我只想跪在父亲灵堂,好好尽孝……父亲积郁而死,身为人子,竟毫无所觉……家国下,便是守了下,家没了,也没意思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