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八章 脏了去洗洗
    混乱开始的瞬间。

    刘正还沉浸在与刘始的回忆中,有些迷迷糊糊反应不过来。

    关羽等人听着院外人群的吵闹,已经意识到不对劲。

    关羽扭头望着院子外,听着喧闹声,烛火下脸色凝重:“此事有些蹊跷!莫不是蛾贼作乱?”

    “我去墙头看看。”

    张飞按着酸麻的膝盖站起来,听着外面渐起的吵闹声,有些不放心地道:“朱明,你们进去拿一下武器。”

    “益德,慢着。”

    甘始突然拉住张飞。

    听着县令维持秩序的大喊声,甘始望向对面的阁楼,看着人影在喊完“好多水!”之后模模糊糊的脸朝着隔壁院子,也不扭头四下查看,当即脸色一变,大喊道:“士仁,你们快保护好县令!”

    他扭头就去搀扶刘正,“快!朱明,你们扶起霍奴,我们进去!”

    众人急忙起身,刘正也回过神来,被甘始关羽搀扶起身的瞬间,目光才刚扫向院墙外,突然就见对面站在阁楼窗口的人影抬手一挥,大喊道:“弓箭手!射!”

    那一瞬间,对面一排窗户“嘭”地开了。

    有黑影出现,火光突然亮起来。

    与此同时,对面屋顶之上,也有火焰燃烧,勾勒着模模糊糊的黑影。

    紧跟着,弓弦嗡然声在喧闹声中接连响起,破风声一片。

    火光急速朝着这边过来。

    望着十余枚火箭映照着十几只箭矢的寒芒朝着自己与隔壁屋子快速过来,甚至有几枚迎面而来,刘正的脑子里立刻空白一片。

    耳畔骤然响起一声大喊:“快送主公进去!”

    紧跟着,伴随着其他人的惊呼声,一道黑影扑了过来。

    噗噗噗!

    箭矢快速刺入肉里的声音在喧闹声中都格外刺耳。

    黑影跌倒在地。

    耳畔是不少人的闷哼声,还有甘始关羽张飞的大喝声。

    与此同时,院外也爆发起一阵慌乱的叫喊声。

    声音嘈杂无比,刘正的脑子里一如冲向五万人那时一般开始轰然作响。

    与此同时,眼前一片人影晃动,或是向前远去,或是向后消失在视野中。

    紧跟着,倒地的黑影在不断晃动、远去。

    刘正感受着架在胸口的两股力量,呆望着那道急速后退的黑影,望着黑影身上的火箭开始点燃丧服,映照出模模糊糊的轮廓……

    眼前突然又是一阵箭矢掠过,腰部吃痛,但刘正浑然不觉,只是定睛望着。

    有人拉住黑影的脚,向着他这边挪动了一些,随后被火箭射中手臂,脱手、再拉、再中箭,那人倒在地上,伸手像是在呐喊,但那只手伸出去,却离那道黑影越来越远。

    也有人离得更远了一些,张着嘴大声咆哮着,刘正模模糊糊看到是张飞的脸,看着张飞去拉黑影,被箭射中肩膀倒在地上,还想去拉,被身后的人一把拽到了墙根,黑影却留在了那里。

    那道黑影连续抖动了几下,身上的箭矢在这个过程中又多了几枚。

    丧服燃烧起来,那道黑影的脸逐渐清晰。

    眼前不再晃动了。

    刘正的视野里多了门框,他看到黑影满嘴是血,脸上带着痛楚,却还是歪着脑袋朝着他比着口型。

    他听不见,但那口型他能看懂,看着那张脸,他甚至能想到对方带着虚弱的口气话的声音。

    “主公……霍某走,走不动了,也不想走了……就陪到这,这里了……霍某脏,去洗洗,再,再领命……去青、青州……”

    鲜血乍然绽放,脑袋牢牢贴住地面。

    一只箭矢钉在霍奴的太阳穴,箭羽晃动不止。

    那表情定格在那里,被迸射的鲜血淹没,嘴角微弯,似乎带着一丝满足。

    随后他的头发骤然燃烧,冒出大火,大火蔓延了素冠,素冠碎片掉落,将那张脸整个掩盖住了。

    看着霍奴身上的丧服开始燃烧,刘正眼前一片泪光,张着嘴却什么话都不出来。

    周围是甘始、关羽等人模模糊糊的身影大叫大喊着提着灯笼在晃动,屡次朝门外冲出去又躲进来,遗落在外的灯笼跌落在地上整个燃烧起来,纸片飞舞。

    刘正脑子里轰然直响,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火光。

    某一刻,轰然作响的耳朵里突然响起微弱的呼唤声,“夫君!夫君!”

    刘正蓦然转醒,抹了一把眼泪,望向插在腰间的箭矢,抬手拽出。

    他咬着牙站了起来,开启生神力,朝着房门撞了过去,没有回头再看身边的人一眼。

    不想看。

    也不敢看。

    ……

    连续三轮弓箭发射之后失去目标,弓箭手都停了下来。

    看着对面的院子里有个人整个葬身火海,程科心中畅快的同时却极为不满意。

    他望向对面隔壁的屋子,回想着刚刚他喊完之后的一幕就咬牙切齿。

    原本这些弓箭手的目标就是故安令和那九人,没想到射箭的那一瞬间,突然有几个人冲上去挡在了县令身边。

    有人倒地,但那不是县令。

    直到看着县令在掩护之中进入屋子,程科又扭头望着对面院子里只能看到的一具尸体,才反应过来,对面院子里的人出声大喊的竟然是保护县令——也就是,有人提前看破了他的计划。

    回味着声音的主人,知道是那名中年人后,程科有些不服气,随后看着街道上混乱一片,火光中缙绅豪强们的客僮施展拳脚企图突围,心头便讥笑起来。

    看破了又如何?

    自己终究是赢了的!

    他这样想着,耳畔就听到混杂在嘈杂声中不断响起的“夫君!夫君!”,脸色微微一沉,所幸不少耳熟的声音开始整齐划一地大喊“保护神将!你们别走,都给我保护神将!”,让他的脸色又好看了一下。

    他双手交叠撑在窗口,探头望着楼下的混乱,望着好几拨人相会倾轧碾压,惨叫声不绝于耳,将手中的方巾随手一抛。

    看着方巾在微光中如鹅毛飘飞落下,程科前所未有的畅快,大笑道:“保护神将!保护神将啊!哈哈哈……”

    望着楼下有人冲过去捡着柴火到院门口,还有不少人围在院墙外面,他已经预料到这九人被困死在里面的场面,深吸了一口气,肃容又朝着霍奴的尸体拜了拜,“恭送神将!待得来年太平盛世,程某给你立碑……如此愚忠,难能可贵!”

    ……

    整片街道混乱一片。

    火光四散。

    有百姓反应不及,被踩踏、倾轧,或是痛哭不止,或是永远都哭不出来了。

    在大多数人都没有带武器的情况下,有缙绅豪强及门下客僮不断拉开拦路的人企图冲出去,口中懊恼地大叫大喊着,然后被人扑倒在地,厮打在一起。

    有衙役提刀大叫大喊着企图维持秩序,被不知道从哪里挤过来的人拖倒在地,失去声息。

    也有不少人响应着“保护神将”的号召,或是拦住缙绅豪强,或是朝着两间院子走去。

    更多的是一群茫然失措的人,朝着街道四处慌不择路地奔逃,随后在弓弦嗡然声中永远失去了声息。

    喧闹声此起彼伏。

    惨叫声、呼喊声、哭泣声糅杂在一起,声浪如潮。

    马匹逐渐停下来,公孙越摆手示意众人停下,听着远处的声音脸色凝重。

    “不好!真有蛾贼作乱!”

    县尉大喊一声,还要拍马上前,公孙越急忙道:“混乱声止步不前,此时无人冲出来,定然是被包围了!快让人去南城门找人支援。我等下马步战。另外找几个熟门熟路的,摸到周围院子查看一番,记得心一些,周围定是有不少人埋伏,要不然怎么可能没有漏之鱼……咱们带了这么多人,算是带对了!”

    他跳下马,收拢着马匹上的弓箭背在身上,又拿起双头铁矛,听着身旁性子有些冲动的县尉指挥着人跳下马,有些兴奋地遥望着远处的声源处舔了舔嘴唇,暗自嘀咕道:“还以为有多厉害,看来还真是因缘际会侥幸得了这样的名头。这谋略,还是有些稚嫩啊……要不然怎么会想不到木秀于林必有狂风作乱的道理。这么大的名头,蛾贼不想着弄死你才奇怪了。”

    他这样想着,心中便觉得自己身经百战,有种不逊于对方的优越感产生,然后自告奋勇,与几名士卒一起朝着前方的黑暗摸了过去。

    ……

    吵杂的声音在街道上回荡,随后耳边大部分都被“保护神将!都保护神将啊!”的呼喊声掩盖。

    张飞捂着肩膀躲在门后咬牙切齿,如果他没有猜错,此时恐怕有不少人的喊声其实是弄虚作假。

    要不是一冒头回去拿武器就要面对箭雨,他一定拿了蛇矛冲出去将楼上那个喊话的对方碎尸万段。

    而眼下,眼睁睁地看着霍奴倒在院子中间被烧得面目全非,又望到对面刘正撞着房门,他扭过头,没有在意对面关羽等人的呼唤,朝着身旁的人问道:“朱明,怎么样了?”

    “别管我……三东家,我们……”

    话语戛然而止,朱明喘着粗气,就听到门外响起木柴堆放的哐当声不绝于耳,耳畔还有清晰的“保护神将!”声,还有人像是质疑了几句,随后闷哼着失去声息。

    片刻功夫,火油的味道弥漫进来,朱明愣愣无语,突然被张飞搂住了脖子,就听到张飞咬牙嘶声道:“听着……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必须突围出去!稍后我开门出去!你等等躲到一边记得保护好自己,别让箭给射中了。霍兄弟已经死了,咱们不能再少人了。如果还有力气……等等护着大哥一同冲去保护爹……”

    “三东家!让朱某……”

    一旁的房门突然一阵光亮,随后爆发出巨大的热量来,朱明吓得哆嗦了一下,就见张飞在微光下脸色绯红,双眸落泪地狰狞大吼道:“老子是你三东家!你他娘少给我废话!听我号令!”

    张飞啐了一声:“临死都不让老子戒躁……对!大哥我被手下砍死的,定然不会死在这里。你滚一边去,看老子杀他个屁滚尿流!”

    他站了起来,伸手触摸到滚烫的门栓,随即拨开,深吸了一口气,刚要大喊着开门,就见院门“咔!”的几声脆响,随后朝着他倒了过来。

    张飞惊呼一声。

    千钧一发之际,他屏息沉声,撞了过去。

    “嘭!”

    眼前一阵晃动,火星子漫飞舞。

    张飞冲出院门,望着眼前五六道人影在胡乱飞舞的木柴中跌倒出去,踩着门板一跃而出。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