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六章 交托
    从刘始下马,到他仰朗笑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论,再到他倒下来,不过片刻功夫。

    程科听着那番言论还感觉有些古怪,此时脸色已经凝重了一些。

    好一个夺情起复!

    如此一来,便是连伤寒病痛都困不住这位神将了!

    他掰紧了窗框,看着李氏企图扶住刘始,像是手臂无力也跟着倒下去,看着耿秋伊愣愣扭头,看着院外无数人愣在那里,又看到对面的屋内冲出人来……扭头也冲出门去。

    与此同时,院门内外乱成一团。

    “刘元起!”

    院门外,李氏受伤的手臂用力过猛导致伤痛复发,跟着倒下去的时候整条手臂垫在了刘始脑后。

    等到两人跌倒在地,她后脑勺磕到地面,整个人都是懵的,只是望着停格在刘始脸上的满足笑容,不断呼唤。

    耿秋伊也跑了过去,手足无措地立在旁边,随后四处环顾,望着县尉,猛地跪下磕头:“救救我家公公,救救我家公公……”

    “快去找医师!都快去!”

    县尉猛地拽住一人的衣襟,大喊一声,随后六名士卒衙役通通跑了出去,县尉还追喊一声:“三儿,你去通知县令!让他快点过来!再传我命令,把所有能叫的人都叫过来,维持这边的秩序!带上刀,有作乱者,严惩不贷!”

    张轲脸上还保持着惊疑,想着自己放任刘始过来,停在那里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士仁七人也齐齐围了过去,士仁探手摸向刘始的脖颈处,神色难以置信,又摸向脉搏,随即脖颈僵硬地扭向院门。

    “嘎吱!”

    院门开得很重。

    紧跟着,便是刘正瘸着腿有些狼狈地站在门口,洗漱过后尚未扎起来的长发披散开来,因为睡过一觉被压得很乱。

    他神色悲恸,目光沉重,在见到这一幕的时候又仿佛失魂落魄了一般,目光快速泛红、落泪,下巴抖动的极其剧烈,失血的脸色配合着披头散发的样子,便更加狼狈了。

    刘正身后是甘始、关羽、张飞,还有除了霍奴的其他四人。

    霍奴也想出去,但他听到动静无力地跌下床,刚爬到房门口,趴在地上目睹着这一幕,已经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了。

    甘始一手横在刘正面前拦着,另一手指着士仁,有些手足无措地问道:“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了!”

    士仁望着刘正,呐呐道:“刘县丞……仙逝了!”

    “不!不可能!”

    李氏从碎碎念中回过神来,拉扯着刘始的手臂大喊道:“刘元起,你给我起来!你给我起来啊……”

    “爹……”

    刘正咬着牙,内心一阵酸楚。

    “爹!”

    关羽与张飞齐齐下跪,神色悲痛。

    朱明四人也随即跪了下来。

    “你们让开!快让开!我来看看!”

    甘始有些紧张地喊着,士仁招呼着众人让开,见李氏自顾自地拉扯着刘始,朝耿秋伊喊道:“少夫人,劳烦你拉夫人离开。甘师……”

    “我不走!我不走!”

    耿秋伊急忙去拉,李氏大喊大叫着,“刘元起,你起来啊!你起来啊……”

    “士仁,拉我爹过来。”

    刘正咬牙道。

    士仁连忙叫过人拉开李氏,将刘始背到门口。

    甘始探手刘始的脖颈,又翻眼皮,随即脸色沉重地掐人中,按心口……

    好半晌,衙役士卒带着不少医师穿过已经围上来的人群凑过来。

    医师们停在不远处,有名医师遥遥看了一眼,望着甘始额头的汗,摇头叹气道:“阁下不必试了。那面相乃是油尽灯枯之相。”

    “爹……”

    刘正身躯颤抖,低头看着刘始。

    他回想着刘始刚刚的话,回想着自穿越后与刘始发生的点点滴滴,又回想着记忆中从到大与刘始相处的经过……

    有医师问了耿秋伊几句,随后笃定道:“听闻神将身中伤寒,他便吐血不止……当是积郁成疾,又情绪起伏,以至于心病发作。”

    “看他面含微笑,当是为神将这番惊地泣鬼神的功绩高兴……”

    又有一个医师沉声了一句,拱手道:“还请神将节哀。”

    “请神将节哀。”

    “请神将节哀……”

    声音渐起,街坊邻居齐齐面露悲痛地喊道。

    “积郁成疾……”

    刘正想起刘备的事情来,目光含泪,猛地跪下来痛哭流涕,“爹,孩儿知错了,孩儿知错了!孩儿哪里会料到你心中有郁结……孩儿知道错了啊!”

    他牢牢握紧了刘始的手,仰大吼:“爹!你看看我啊!孩儿还没给你尽孝呢!”

    故安令与县丞自人流中挤进来,与县尉交流了几句,好半晌,故安令凑过来一些,停在一米外的位置,折着襜褕下摆跪拜道:“我等,送元起公!”

    “我等,送元起公!”

    县丞跪了下来,县尉也跪下来,衙役、百姓通通跪下来,连程科都跪下来,望着耿秋伊痛哭不已的表情,他神色凝重,随后被人一拍,那人指了指木柴,他便也恍然大悟。

    夺情起复,明这八人随时可能离开……今夜便是送他们归西的时机!

    他想到这里,望了眼耿秋伊的背影,想起自己担当耿家客僮时喜欢遥望着对方一颦一笑的那段美好时光,起身离去——

    是该早日平定这乱世了,起码老人死了,儿子也能陪在身边。

    夺情起复……老人家着实荒唐啊!

    都如此了,还看不清局势吗?

    众人一阵呼喊之后,故安令建议道:“神将,当务之急,我等还是先将元起公入棺送回涿县。早日布置灵堂……”

    县尉拉了他一下,故安令摇头道:“元起公既然已夺情起复为由,神将更应先遵从元起公遗愿墨絰从戎,才能早日回去守孝。”

    “夺情起复……”

    刘正突然一怔,随后望向故安令,拱手道:“请阁下派人给我等备丧服。”

    “那是自然!”

    故安令拱手回礼,便命县丞下去准备了。

    刘正又拱手扫向诸多百姓,跪拜哽咽道:“诸位,刘某今日丧父之痛,还请诸位暂时离去……刘某恳请诸位传话与城内外。明日卯初,刘某在南城门等着诸位义士……一同领兵讨贼!”

    “我等荣幸之至!”

    百姓拱手回复,随后四下散去。

    刘正望向瘫坐在街道上的李氏,看着李氏失魂落魄地喊着刘始的名字,心疼地跪拜道:“娘,恕孩儿不能出来了。如今伤寒可能缠身,有诸多不便,他日……”

    他哽咽不止。

    霍奴见此一幕,咬牙捏紧了拳头,狠狠砸在地上。

    “他日还要给娘尽孝。还请娘……保重身体。”

    刘正哽咽着,又望向扶着李氏,刚刚将额头磕破了的耿秋伊,“秋伊,照顾好我娘。待爹入棺,便由你在家待我守孝,等我回来。”

    耿秋伊目光凄楚,“夫君……”

    “你放心,我一定回来。照顾好我娘。”

    他低下头,又一次牢牢握紧了刘始渐渐僵硬冰冷的手,目光坚毅:“爹,你放心,孩儿一定早日平定蛾贼!回来给你守孝!”

    他望向士仁,叩拜道:“阁下仁义,还请阁下代在下为我爹换上寿衣,送他入棺……若因在下让阁下染了伤寒,还请阁下怪罪在下便可,勿要迁怒我爹……”

    “主公哪里话。某家士仁,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士仁跪拜回礼,心中有一股暖流涌动,总觉得自己比之郭宵也不差了。

    “我等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其余六人齐齐跪拜道。

    “多谢诸位!”

    刘正又望向张轲,拱手叩拜道:“张县令,我爹在涿县的事宜,还请你先行一步,准备一番。农庄内诸多事宜,也请你代为打点。往后刘某守孝,期内不可交际,有事你询问简先生便可。刘某拜谢。”

    张轲早已跟着众人跪下,此时急忙叩拜回礼,“公子放心,张某无能,愿为公子分忧。张某这便回去打点。”

    “多谢……多谢诸位了!”

    刘正又拱手扫向故安令与士仁等人,咬牙忍痛站起来,扭过身道:“兄长,关门……我等好好养伤,准备一番。不可让我爹到了最后,身上还沾染伤寒邪气了……”

    士仁目光沉痛,随即背着刘始的尸体到一旁等候。

    “夫君!”

    看着房门逐渐合上,耿秋伊哭喊一声,她好想好想进去陪着刘正啊!

    怎么就,就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为夫在。夫人,别忘了我那番梦呓,一定要照顾好我娘,照顾好府内!为夫,拜托了。”

    刘正拱手弯腰拜谢的身影被房门阻隔,耿秋伊想着自己担当重任,有些无助地搂紧了李氏,却还是咬牙喊道:“夫君……放心!”

    ……

    夜色深沉。

    房间里点了灯,程科从窗缝里悄悄望出去,眉头紧皱。

    对面的院子里九人身穿丧服,朝着东面跪着。

    东面……从程科的角度看过去,也就是对面院子的右边,一户民宅已经被官府征用,作为暂放刘始棺材的位置。

    那户民宅的院子里灯火通明,有人身穿丧服在屋内痛哭流涕。而屋外,更是有数不尽的人跪在左右,甚至连整个街道都被堵满了人。

    所有人跪拜着,却又沉默不语,那无形之中带来的压抑沉重,连程科都感觉自己压抑了一些。

    他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安地等待着外面的信号。

    虽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般情况,也已经安插人手混进去,但乱起来的后果到底会如何……

    连他都不知道了。

    他捏了捏手中的方巾,擦拭着手心的汗,又望了眼身旁待命的两个弓箭手,看着他们的箭头上包裹着一点就着的油布,心中才安定了一些。

    某一刻,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喊:“走水了!走水了!”

    程科心中一凛,随即朝着两边挥手,让两名弓箭手靠边一点,随后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窗望了出去。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