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四章 方巾
    甘始出去不久,回来时捧着一摞竹简跪坐到案几旁,一张脸却并无找到解决办法的喜悦,反而有些凝重。

    刘正一边按照吐纳之法呼吸,一边疑惑道:“兄长,怎么了?”

    “方才出门琢磨了一番,发现是我过于执迷那高人的手段。”

    甘始凝眉打量着竹简上的内容,“毕竟古往今来谁都没试过用石灰抑制瘟疫。虽此前听过有同道中人用石灰炼丹,具体功效如何,也没见个分晓。这便明,要让世人知道石灰的妙法,还得我等先将石灰的功效琢磨出来,撰写成册才行。”

    “眼下这份竹简若交上去,不论是你的身份功劳,还是其中内容,事关重大,定然会惊动朝堂。不管有用没用,若有人试了还是留不住性命,不定便会刻意刁难。到时若是落了个愚弄朝廷的罪过,还可能让你人头落地……为兄以为,汇报上去的事宜有待商榷。”

    刘正刚刚一时激动,也有些迷失自我,此时反应过来,知晓其中利害,颔首赞同道:“兄长所言极是。是我一时魔障。虽此事宜早不宜迟,可若连效果都不知道,传了出去,反倒令正大难临头。”

    他完就想起荀采叫他谨言慎行的那番话,目光眯了眯……也就是,只有割据一方,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

    “不若我等与故安令相互配合,先在故安尝试一下。那华佗、张机二人,继续找。只是这份竹简,不宜大动干戈,还得徐徐图之。”

    甘始提笔开始抄录竹简,“为兄倒是信你,若无一定依据,想来那高人也不可能有此想法,还提出有悖人伦的火葬来。只是疑点着实太多。石灰的时效、用途,效果如何,又要用多少计量,开窗、晒太阳为什么能预防瘟疫……都需要慢慢琢磨,方能让人信服。”

    “至于火葬一事,为兄以为,还得从长计议,实在不行直接作废。要不然无论是谁,这种涉及人伦大道的事情,也绝不可能鼎力相助……此前也是因为你要为我方士和医师正名,有些头脑发昏了。呵,我修道多年,还未想过自己会在此事上动摇心志。”

    甘始笑了笑,“不过那番话倒是真的。若真有朝一日正名,下方士与医师必然对你马首是瞻。”

    他顿了顿,“自然,丑话在前头。你便是有心为国为民,也不可操之过急。我等方士虽能助一臂之力,这力终究绵薄,拗不过朝堂上那些人。凡事,心谨慎为好。”

    “兄长教训的是。”

    刘正虚心受教。

    随后两人又聊了几句,刘正便和关羽张飞等人喊话寒暄起来。

    其间霍奴也回应了几声,虽然声音虚弱,情况倒像是有所稳定。

    又过不久,刘正内急由甘始扶着去了趟厕所,甘始算算时间,便帮着大家都脱离木桶,各自躺在床上休息一番。

    刘正换了衣服,没了汤药的镇压,躺在床上便感觉浑身逐渐酸麻疼痛起来,又与甘始聊了一会儿等等要洒石灰的位置,锻炼着吐纳之法,随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太阳逐渐倾斜下来。

    名叫程科的男子趴在二楼窗口边上,托着下巴有些恹恹欲睡。

    视野之中,对面那户院门紧闭的民居外,有六个熊腰虎背的大汉守在门外,有人琢磨着武艺对招,有人靠在墙上无所事事,也有人睡在一堆木柴上扫视四周,偶尔与他对视,他便笑了起来,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随后他又漫无目的地扫视街道,最后望向那所民宅的院子里面。

    院子里几只刚刚修葺的大灶台上烧着水,腾腾的烟雾从昨日傍晚就没停过,有个中年人不时出来添柴,称药加进热水中,然后又来来回回在几个房间跑动,先是抱着一堆衣服出来扔进灶台里,又提着大桶桶将水倒在地上,嘴上还念叨着什么,像是与周围的人正在话。

    没过多久,那中年人又进去,院子里就空了下来。

    反倒是院子外,不时有百姓提着篮子过来送东西。那六个人好言将人打发掉,有的点头直接就走了,也有的还想大声朝院内呼喊的功夫,又被那些人劝阻下来,然后连连鞠躬不好意思地离开,表情多半带着点惋惜与祝福。

    不过人离开了,东西却大部分留了下来——起来那里面也有程科送过去的。只是让他惋惜的是,不管院内还是院外的人,都不会吃别人送过去的东西,这两都是衙门派人将食盒送过去,然后又带着那些留下来的东西回去。

    不过,自昨傍晚开始,程科已经送了四次了,往后他也还会送,送到他们吃上几次为止,或是送到他们慢慢与他深交为止——毕竟,有些事情,还是要做的。

    他想到这里,目光微微眯了眯,另一只藏在窗下的手便捏紧了手中的方巾,那方巾布满了血,还有些破碎,只有一点点黄色从指缝中显露出来。

    随后不久,一辆驴车由三个人带着开了过来,程科知道领头的名叫士仁,另一名大汉是故安贼功曹,至于最后一名是位姑娘,应该就是那驴车的主人,或是主顾家派过来照顾驴车的。

    他看着士仁招呼着众人把驴车上的麻袋卸下来。

    那麻袋也不知道装了什么,看着挺厚实,偶尔还会有灰扬起来,看到有人踩着木柴堆往院子里一边喊一边把麻袋扔进去,程科喊了一声要不要帮忙,被士仁推拒之后,便也有些好奇那些麻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只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之间,那在驴车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姑娘踩着木柴堆就想翻墙进去,被人一把拉住。

    之后的过程便是连程科看着都觉得有趣。

    那姑娘竟然是仰慕里面之人的骁勇,想着进去伺候,被人好言相劝一番,反倒哭闹起来。

    没多久院子里便也惊动了,中年人出来知道缘由便也哭笑不得,程科还听到有个耳熟的声音自对面房间里传出来询问那姑娘想要伺候谁,谁知却得来一句大喊,“不知道啊,我伺候谁都行……我还要给你们生孩子。”

    “我们?”

    那喊话的人问了一句,随即便引起院内外一阵大笑声,那姑娘知道错了话,又急又气,都哭了出来,之后要不是贼功曹劝慰,还没卸下货她便要拉着驴车跑了。

    此后贼功曹与中年人隔着门缝话,这事程科看到过很多次了,但这次那些麻袋的出现多少让他觉得有些古怪——难不成是找到破解瘟疫的办法了?

    他胡思乱想着,目送着贼功曹劝慰着那姑娘拉着驴车离开,有些心神不宁。

    虽知道破解瘟疫的可能性近乎没有,但那些人的本事终究有些不一般……

    程科倒也反应过来,那喊话之人就是昨夜回应众人而大吼的人,应该就是旁人口中的神将……

    呸!

    他暗啐了一声,对于这片再次沉寂下来有些安宁祥和的街道反倒厌烦起来。

    眼看着那中年人拆开麻袋拿着木瓢往院子四处开始洒着里面的东西——那东西像是石灰,也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

    他疑惑着这群人的古怪,想着“古怪”二字,又想起昨日傍晚那场匪夷所思的战报,正失神的功夫,房门突然开了。

    程科便也关了窗,捏着方巾跪坐到床榻上,朝着来人问道:“打听的怎么样了?”

    “已经打听清楚了,卜饵的尸体被那帮狗官埋了。耳朵被割了一只,被狗官们拿去邀功了……而且,其他故安的兄弟也都在救援中被杀了。”

    来人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此事绝不能善罢甘休!”

    “是不能善罢甘休。”

    程科目光锐利起来,捏紧了手中的方巾,“卜渠帅于我有恩,都到了故安城门口了,我还招待不周,让他胞弟身亡,总要有个交代。”

    “这也不能怪大哥你?城禁怎么出去!我还听是卜饵自己惹的祸,明明什么都不用暴露,偏偏还要带上黄巾泄愤杀人……老实,就是他白痴自己找死!我咽不下的是让这狗官踩着兄弟们的尸体得了功劳这口气,谁管他啊。”

    来人了一句,随后便走到窗边自窗缝往外望了一眼,不是滋味地啐道:“真他娘的晦气!五万多人被八个人打垮了……简直就是滑下之大稽!”

    “严苛点来,也不是五万……程志远一时得势,迷了心智,要是他们这两百多人不垮,其他人不会垮。这两百多主帅副将被打垮了,哪里还有什么大势?这也算是吃一堑长一智了。这帮人不可单挑力敌,唯有群起而殴之,或是以箭攻之。”

    “嗯。这事你了几遍,我已经让人去传话给卜渠帅了。”

    来人点点头,坐到程科对面,目光阴沉道:“卜饵一死,卜渠帅定然北上!到时候就让他们好看!这帮故安愚民还祈求上苍,想要留住这八个杂碎,却不知自己也已大难临头!”

    “我昨夜闲逛还看到有人沿着河流放灯了,那灯河真美,恍若河啊!”

    程科想到昨夜看到的场景,微微冷笑,“想想打碎河,化身神兵将,便觉得浑身有劲……那些溃散掉的‘神兵将’收拢多少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