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三 预防瘟疫
    刘正醒来时,门外正传来甘始的声音。

    “荒唐!那些人便是不知轻重……甘某怎知道?瘟疫之法自古而今便没有什么解决……要不,你叫县令请几个人跳傩戏试试?”

    “你得隐晦一些。便神灵忙,照顾不到不行啊。定要没用……呸呸呸……甘某着实想不出办法。你去找些医师问……那些人走过的地方,还有那些尸体,都得挖土掩埋起来。”

    “唉,我也知道不是办法……嘿,你怎么想的?我德然兄弟他们是战神,又不是药神……驴头不对马嘴……要实在不行,扔些医书典策进来,甘某再找找。对了,早上给的竹简不够了,你多扔一些进来……烧了。我怎知柴火会不够……门外有柴啊?士仁,士仁,你们睡什么呢!你扔一些进来。早不!”

    甘始正不知道和谁着话,情绪听上去有些激动,只是距离有些远,刘正也只断断续续听清楚了一些。

    没过多久,甘始提着桶路过,刘正喊道:“兄长,什么事啊?”

    甘始扭头望到刘正,急忙喊道:“诸位稍候啊,甘某伺候着德然先用过饭了。”

    他放下木桶,也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个食盒进来,将饭菜点心放到木桶的盖板上,凝眉声道:“城外万余降兵有二三十人也得伤寒了。**千人一夜之间逃了半,故安令与县尉县丞过去阻拦,还发生哗变,死了一些人,如今算是暂时平息下来了。只是……”

    他顿了顿,神色有些焦虑,“消息传过来,其中一人便是之前与霍奴打过,有过身体接触的。”

    刘正心头一凛,“云长益德和朱明他们怎么样了?”

    “你放心,他们暂且没事,应当是为兄的药汤有些作用。”

    甘始笑了笑,随后摇头叹气道:“如今那些留下来的人又换了个地方安置。得了瘟疫的留在那里专门有人看护。只是……若那些逃出去的人也伤寒发作,整个幽州可就麻烦了。”

    语调有些沉重,片刻之后,甘始又哭笑不得道:“这不,县令叫为兄想个法子治治瘟疫。我若有办法,岂不是早已下闻名了?那带话的还让你想想办法,呵,真当你是无所不能的神仙之流了。”

    刘正挑了挑眉,脑子里突然想起前世几次校园防灾的事情来,凝眉道:“等等,你让我想一想。”

    “你真有办法?”

    甘始怔了怔,迫切道:“莫不是卢中郎将传授过你什么?”

    见刘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会意过来,扭头就走,“我去拿笔墨,你先吃饭,边吃边想!”

    等甘始拿过笔墨又帮其他人换了汤水之后,刘正已经吃完饭,在那里书写着什么。

    甘始心中激动,却也没有进去打扰。

    待得未正三刻,刘正突然喊了一声,甘始急忙跑进去,“可是有结果了?”

    刘正递过竹简,点头道:“能想到的就这些了。有一些是此前就在做的。只是在人伦道义上颇为不妥……眼下终究是非常时期,总不能循规蹈矩。该做的还得做起来。”

    甘始迫不及待地扫视几眼,诧异道:“石灰还能灭瘟疫?我记得对杀虫倒是颇有功效。”

    “有点用处。而且一定要是生石灰。石灰掺水了不是就会生热吗?而且吃进去还有股怪味。好像是瘟疫带水,乃是自口鼻引入身体,而石灰便是吸水的,会连地之中的潮气都给吸走。”

    “有几分道理。”

    甘始将信将疑,随后问道:“我记得卢中郎将可没有这份本事,莫不是那位高人的?”

    “对!”

    刘正眼前一亮,笑道:“我也是一时才想起来,便按照那方士的来。眼见为实,先在我们这里还有城外那片地方试一试。对了,他还过,石灰还有药用的价值……具体还得你们这些方士医师琢磨一番了。”

    “德然,那高人可有报过名讳?”

    甘始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却又有些气愤道:“这可是功在千秋的大事!此人强闻博记,见多识广,怎就不提前出石灰防瘟疫的功效!要不然我大汉子民,又何必平白受此瘟疫之苦!”

    “名讳他没,要不然我连左慈于吉都记得,怎么可能不记下来?”

    刘正心中暗笑,随后敷衍道:“许是追求不同……你都他是高人了,我怎知道他的想法。”

    “莫不是连此功劳也要经于你手?”

    甘始似有所悟,随即肯定道:“也对。医道终究是方技之一,世人眼中当不得大用,那位高人定然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才要托付于你。毕竟你与他身份有别,你更能让人信服……如今由此战功,更是能让人信服了。”

    他不由定睛打量刘正几眼,笑道:“德然,为兄在想,那位高人是不是算准了你有大造化,又知你深明大义,故而才鼎力相助,让你造福我等黎民百姓。”

    “或许,前辈于我有再造之恩,也不知此生还能不能相遇,让正报答一番。”

    刘正有些心虚,鸡皮疙瘩更是起了一身,总觉得再这么编下去,总有牛皮戳破的一,到时候就真被当神仙下凡了……

    他想想还挺带感,甘始继续看下去,随即愣了愣,“火葬?那不是西域佛教传过来的东西?什么舍利子……德然信佛教?”

    “这也不是我的。是那方士的……他是方士,那便应当与佛家没什么关联,他世间有阴有阳,邪气入体,便是尸体都是祸害。”

    刘正信口胡诌道。

    这年月在儒学影响下,世人大多崇尚土葬,刘正也知道如今想要推行火葬必定困难重重,不由笑道:“此事比我后面写的隔离还要难上一些,隔离还只是有违仁义……我不是兄长和故安令不仁义,便是世俗之见因为一人得病全家被囚颇有微词,还望兄长莫怪。”

    “为兄又没什么。尔等都是深明大义之人,为兄知道的。”

    刘正笑了笑,继续道:“火葬便是有悖人伦了。我也只是写出来而已。我在里面也写了,还得故安令上报上去,让刺史定夺,若有可能,再让刺史汇报给朝廷。”

    “嗯,看到了……”

    甘始点点头,望着里面的内容脸色复杂起来,“德然着实有心了。竟还想故安令汇报刺史,给医师与我方士正名……还欲联合下医师方士,共抗瘟疫。”

    他叹气道:“为兄方才可就了,我等与医师看病救人,在世人眼中却是方技,多有偏见。你有此心,当真是为国为民的大义之人,也是我方士与医师的再生父母。”

    “兄长过誉。你别看我号召下方士医师共度难关,也是想着让朝廷监管。如若不然,不定便会再出一个张角。”

    刘正目光灼灼道:“此事我也不敢写进去,怕给兄长带来麻烦,但有心人恐怕终究能猜出来。到时候借着治疗瘟疫这等大义之事,便是有人妄图强加罪名于方士医师,也不可能弃下人于不顾。到时凭着治疗瘟疫一事,方士医师定然也会对朝廷心服口服。自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情并不一定就我想到了,只是如今尚未有人如此做过,我也是凭着预防瘟疫的策略顺水推舟,略尽绵薄之力。成不成,还得看上面的意思了。”

    甘始脸色一肃,随即拱手鞠躬道:“德然,请受为兄一拜!”

    “兄长快快请起。”

    望着甘始弯腰九十度,刘正哭笑不得,“此前不是了,你我不必如此客套。”

    “不,此乃为兄代我中原方士医师聊表心意之举。”

    甘始正色道:“你尽管放心,此事便是朝廷中有人想要邀功,我等也决计不会让他们将这份大功给占为己有。为兄稍后便拓几分,派认带过去交与几位好友,他日若真有刁难于你,也好我中原方士能助德然一臂之力!”

    刘正大喜过望,急忙拱手道:“那便多谢兄长了。实不相瞒,其实我此前便在涿县召集匠人,让匠人之间互通有无。让方士医师互通有无也并非临时起意。这世道多灾多难,一人之力终究薄弱,举众人之力,想来共渡难关并不难。”

    “德然果真深明大义。为兄佩服。若不是心中有心西行,必然追随左右。为兄此时就能想到,他日你封王之时,封国之内必然国泰民安。”

    “借兄长吉言。”

    “这算什么吉言?你有破敌之功,又有预防瘟疫之良策,便是民生军事也多有妙法,算得上能文能武,他日想要封王决计不难。”

    甘始赞叹一句,继续扫视竹简,随后脸色古怪起来,“焚烧衣物,保持通风,隔离囚禁,这些为兄都能接受……只是,你要防瘟疫,找人干什么?华佗华元华,张机张仲景……此二人难不成在瘟疫一道上颇有心得?这也是那高人的?”

    刘正听着甘始不改初衷意图西行,暗道可惜,随后顺水推舟,笑着点头,“那方士了,此二人乃是医道高人,两人一身医术之于医道,比之木圣都不差分毫。找到此二人,再联合下医师,瘟疫便是解决不了,也能被分析得**不离十。”

    “此话当真?!”

    甘始瞪大了眼睛,“那高人可有过此二人在何地?”

    “华佗行走四方我也不知道。倒是听闻张机乃是南阳士族出身。”

    “好,有线索便好。”

    甘始收拢食盒,扭头就走,“我这便让士仁去找故安令,让他派人去南阳,若有可能,让他通知刺史也遣人寻找华佗。寻到之后,便直接绑过来!你可是我大汉不可多得的人才,怎能困于此地!”

    “兄长,切莫如此。还得以礼相邀。”

    刘正追喊一声。

    “为兄便是心急罢了。还真能不知分寸?”

    听着甘始的回复,刘正笑了笑,随后拿起点心咬了几口。

    擦着嘴唇上的屑沫,他忽然想起此前在梦境中亲吻荀采的场景,倒也有些不耐烦就此困在木桶之中,迫切想要前往颍川。

    只是瘟疫可能缠身,刘正也不敢乱来,叹了口气,锻炼起吐纳之法来。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