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一章 现在也很好了
    梦境之中。

    刘正标注完“0”到“9”十个数字,又标注了数点,然后又从一到亿将单位都标注出来,等写完之后,他越看这些数字越是变扭,尤其是按照竹简的格式从上到下书写,也让他意识到数字可能不怎么适用于这个年代。

    他有些气馁,递给荀采苦笑道:“这套数字若用起来,也只是方便一些。大概连孩童也能想出代替的符号。而且数值越大,反而不如我们直接写两三个字来的简单。”

    他摇了摇头,下意识地叹气道:“看来有些想当然了,当下还是得先着手能改进的东西。想用这套数字,就得改良造纸术,然后制造炭笔……把书写格式给矫正过来。真麻烦啊。什么都不适……”

    话语戛然而止,荀采猛地抬头望过去,心中一凛,随即颤声道:“矫正?如果我没猜错,你……你想适应?”

    她突然反应过来,从她递过竹简考校刘正的那一刻开始,刘正显露出来的行迹就与众不同。

    若是寻常人,看到老祖宗的《劝学》篇,必然是推敲其中的妙处与哲理,而刘正首先想到的却是完善标点符号。

    之后刘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若不是参杂着儿女私情互诉衷肠,他几乎每都能拿出新的东西来。

    从根据幽州话创造出声母韵母,再到如今竹简上看似并没有多少用的数字……

    她原本以为对方是才情斐然,在做利国利民的大事,却没想到等来了“矫正”二字!

    荀采突然想起之前刘正所的随意一些,又想起刘正作为一个正统士人对于邹琪那种生活态度的支持,甚至是刘正所谓的八人破五万蛾贼……都好像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才会有的思维方式与行为。

    所以,刘公子真的不是与自己一个世界?而且他自己本来就知道?

    那自己即便心中忐忑与他没在一个世界,还满心欢喜地拉拢族人前往幽州,甚至在心中许诺此生非他不嫁,又有什么意义?

    荀采脸色惨白,心如刀绞一般。

    刘正也愣住了。

    他也没想到一时失落,会出这样的话来。

    而且听着荀采的口气,明显是又产生了两人不是在同一个世界的看法,不定,还以为自己欺骗了她。

    矫正……

    特么的现如今所处的时代就不是正了?

    怎么会出这种话来?!

    刘正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心思急转,干笑道:“我这人比较偏执,总觉……”

    “刘公子,你能对妾身句实话吗?你到底是谁?”

    荀采随手一挥,变出书写着标点符号的竹简,将桌上的竹简全部推到刘正面前,颤声道:“这片梦境、标点符号、幽州话的声母韵母,乃至这数字……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变出那副帛画,望着刘正的脸部画像,泪眼朦胧道:“矫正?于你而言,什么是正?协会?商会?那些又是什么?妾身孤陋寡闻,不知道这世界之外还有其他的世界,也不知道修道之人竟然已经有这般道行……”

    “女荀,我……”

    “刘公子,你我还是不必……如此亲切了。”

    荀采突然变出一把匕首,握着匕首对准自己的脖子,眼泪啪嗒啪嗒滴落在桌上,“妾身只恨此生识人不明……竟误入歧途,受你利用。”

    她痛不欲生地抽泣道:“刘公子……你若真想改变这世界,为何不堂堂正正走到人前来?定要用这般诡谲的手段,通过我……我荀家,来改变这世界呢?你不是卢中郎将的门生吗?为何不通过范阳卢氏来推动你的主张?妾身只是一女流之辈,当不得大用。妾身只是……妄求……妄求一份姻缘罢了。”

    刘正闻言心中一痛,目光迷离几分,叹气道:“我做了一个梦……那梦境就好比你我如今相处的空间,但更真实百倍千倍。我等出不去,可梦里面我没有被关在屋子里。我以另外一个身份在那方世界存活许久。”

    他回忆起前世,深吸一口气,“梦里面海内和平,四夷臣服,便是局部战争,至少海内还是和平的,没有人跑出来作乱造反……这便是我一定要平定蛾贼,统一大汉的缘由。”

    “……”

    荀采愣了愣,如果不是这片梦境,她不会相信刘正的话,可现在她还是有些信了——她想到这里,就愈发难受……为什么自己的耳根子就是这么软?

    “而且便是战争,苛捐杂税也是没有的。伤病得以治愈……多半的病都是能治的。便是伤寒,也不过几颗药丸的事情。”

    刘正沉声道:“人人得以读书写字,人人能够认知世界。百姓活着,不必单纯的为了生存而劳心劳力,各自都有各自的人生追求。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便是游戏,若玩的好了,都能成就不凡人生……梦里面你我相遇不必千里迢迢骑马飞奔,只要各自握着一个精密的机关物件,便可诉话语,便是通过那物件见面,也未尝不可。”

    “……”

    望着刘正模糊的脸,荀采黯然心伤的同时,脑海里也不由勾勒起那样的世界来。

    “为了方便众生识文断字,拼音有了,标点符号有了……对,我便是自那里学来的。来可笑,许是我是幽州人,梦里面以幽州话为基础,根据声母韵母之法让我中原四海的百姓人人能够沟通。”

    刘正苦笑一声,“梦里面科技……此二字便是格物之学的另一种法。格物之学发展到了极致……不那个联通千里的精密机关物件。你见过铁质的纸鸢御空飞行吗?不用绳子,不用御风,单凭一个个机关,让铁质纸鸢腾空而起,还能载人到世界各地……对,世界已经被那里的人都看透了——不过是个圆形的蓝色星球罢了。便是星空,人们都有机关能够上去,机关上去之后,与地上的机关联系,再将图像传送过来……女荀,是你,你愿意待在战乱之中,还是喜欢那样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

    “……”

    荀采脑子里混乱一片,就听到刘正又道:“忘了了,梦里面男女平等……至少整个大众的认知上男女是不分贵贱的。你也可以将一身本事发挥出来,抛头露面,振兴家族,乃至成为世人敬仰,流芳百世的圣贤之人……而且你放心,真的是全世界都记住你了。连蛮夷之地,那些人也会记住你……语言不通的问题,也能通过仪器来解决——甚至通过学习,已经没有语言不通的问题了。”

    刘正深吸一口气,抬手伸向荀采手中的匕首,“比起这里饭菜品种单一,语言不通,战火纷飞,瘟疫四起……我为什么不能努力一下朝着那样的世界奋斗?自然,你会我经历的都是假的,可里面一些知识不是也能用嘛……何况,我没想着改变全世界,我知道对于我们这个时代来,有些东西是不能容忍的。就单人人学习,就当为士人所不容。我没想做……所以我要你帮我判断我拿出来的东西是好是坏。”

    他握住匕首,没有遭到反抗便抽了出来,坦言道:“你觉得我是在利用你……事实上没错。我是在利用你。我知道你背后的荀家能力强大,能够影响士族……你我怎么不选老师,老师与我多年未见了,平时我当账房先生,没半点出息,怎敢高攀?便是近日梦到了那片世界,我才敢蹦跶两下。我也没想到恰逢其会,又会与你被关在这样一片梦境了,自然就舍近求远了。”

    望着匕首远去,荀采呆愣愣道:“若不是我今日拆穿,你便打算瞒我一辈子?”

    “对,一辈子。我不能让你知道一个才情斐然的人背后其实是一个平庸碌碌的灵魂。”

    刘正伸手握住荀采的手,荀采抽了抽,却被刘正用力握住,“我是个男人啊……女荀。为了尊严,我也不会这些的。可你难受,我看着都心疼。这还是第二次了……你叫我怎么解释?我再不,你是不是可能在现实中也给自己来一刀?我担心啊!”

    他起身坐到荀采身边,没有跪坐,而是曲腿坐着,还不顾荀采的挣扎,搂住了荀采。

    “刘公子……”

    荀采挣扎了几下,刘正紧紧搂住,“你都了一辈子,还不认命吗?还是,你觉得你这么纠结下去会有用?我认真问你一句,若世上没有我刘某人,你真愿意嫁给别人?你不愿意,你爹总有一也会逼着你嫁人,到时候,你愿意吗?”

    荀采呼吸一滞,随即心中酸楚,扑在刘正怀里痛哭流涕道:“妾身是女儿家啊,妾身就是个循规蹈矩的女儿家……你便不能给妾身留点尊严?你便是看了那方世界,便觉得世上所有人都该按照你的意愿来……妾身怎么办?妾身这样孤陋寡闻的女人,和你相处,真的会很累的!为什么老爷要选中妾身,为什么……”

    “认命……”

    刘正紧紧抱住荀采,目光迷离道:“我知道对你来不公平,可我也没想过公平……从你邪术那开始,我就感觉到你有些认命了。我当时就想好了,我一定要娶你。你身份高贵,才情斐然,乃是这世上一等一的女子,而我碌碌无为,娶了你便能算是士人口中的一段佳话。我是个人物,很有虚荣心的,也想成为床头故事中的大人物……”

    他顿了顿,“至于我的八人破五万……这是真的。但多在于巧合,并不是我是不怕的。我今听人喊了我神将,宁可自己死,也要我活。我心中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被认同了。被认可了。没有人质疑我。因为我是为了大汉,为了百姓安康,不认可的都是反贼。这种感觉太好了。你不知道,在梦境中我也是个普通人,看着那些比我优秀的人,那些生命好的人,心中就来气……我可嫉妒了。不过,我现在也很好了。”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