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卢氏迁徙
    寅时刚过,日出东方。

    范阳卢府正堂之上。

    有三人跪坐左右,正座上一名年近三十的男子身穿襜褕,相貌雄毅,正愁眉不展,听着左侧首座的一名年轻男子开口话。

    “子章兄。不能再执迷不悟了!家兄此前就担心卢中郎将讨伐蛾贼,连带着整个卢氏都会遭到牵连。你方才也流民北上、蛾贼来犯的消息这两日你多有耳闻。若再这么耗下去,过几日蛾贼来犯,我等便是带了三十余白马义从,都不可能保证你们全族安然无恙。你便听越一句,早日召集族人客僮,北上!”

    名叫公孙越的年轻男子完,其余二人随即连连附和。

    跪坐在正座的卢节脸色迟疑,叹气道:“伯珪有此心,节也颇为感动。只是我此前也了,家父在冀州破敌,我等身为卢氏门人,若惧蛾贼暂避锋芒,朝堂之上未必不会有流言蜚语。”

    他叹气道:“既然你们一再劝,我便直了。我如今代理族政,若只考虑身家性命,自然想走便走——其实我也有心离去,以免我范阳卢氏被一打尽。可家父身在朝堂,看似位高权重,实则如履薄冰,一步都不能踏错。若因我等露怯,家父在冀州稍有不慎,便可能引起阉党参上一本。到时丢了官位事,若因此波及全族性命……唉,你叫我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

    公孙越闻言低了低头,看了眼袖中的木牍,抬头道:“子章兄!你也太觑了卢中郎将。他的手段,岂是区区蛾贼所能抵挡?再者,卢中郎将在朝堂上还是尚书!在士人中颇有地位,便是你这边有些过失,士人便不会求情吗?如今党锢已除,士人上,上位……”

    他转了转眼睛,连忙低头又看了一眼,“士人上位,卢中郎将便是朝堂之上的士人领袖,绝对不会有事。”

    “……伯珪还给你留了木牍?莫非连这些都算进去了?这长史还真没有白当。”

    见公孙越笑容讪然,卢节莞尔一笑,摇了摇头,正色道:“不瞒诸位,其实我此前已询问过族人了。只是大家都,如今我范阳卢氏凭着家父跻身名流,当有气节。若蛾贼真打上门来,我卢氏一门亦要告诉下人,卢家没有贪生怕死之辈!”

    他到这里,拱了拱手,“子度,你便不要再劝了。还是回去。要你一来便走,是我礼数不周。不过我也知道,伯珪在辽东属国担当长史,手中最缺兵马,他又好战,尔等都是精锐,这便回去,也好助他一臂之力。”

    他目光顿了顿,挪到膝盖到一旁,苦笑道:“若我卢氏真有那么一刻,节只有一个心愿。我二弟如今身在雒阳,三弟去年也出生了。他日还请伯珪与诸位兄弟,对我二位弟弟多加留意一番,若能照拂,便照拂一番。节在此,拜谢。”

    “子章兄!”

    见卢节叩拜下来,公孙越苦笑不已。

    “回去。告诉伯珪,今时不同往日,此前他若在涿县留任县令,又有他岳父担当涿郡太守,我等还能以拜访为由过去。便是举族迁徙,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如今的话,我范阳卢氏便听由命了。”

    卢节一脸坦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有些缅怀地笑道:“起涿县,倒是想起我那师弟刘正刘德然来。若不是家父将玄德逐出师门,我与德然还能联系一阵。如今倒好,连与德然也断了来往,想找个串门的由头都找不到……若真死到临头,也不知他会不会过来哀悼。”

    “玄德?可是家兄的同窗好友刘备?”

    公孙越突然与右侧一位二十四五岁的男子对视一眼。

    见那男子思索片刻点头,公孙越当即皱眉道:“家兄叫我来的时候,也叫我过去涿县一会。只是昨夜路过的时候,楼桑村全村被灭……连家兄告知于我的大桑树,都烧塌了。”

    “你是……”

    卢节手中一顿,神色震惊。

    “听是遇到了蛾贼……我也不知缘由,已经叫人留在那里打探了。方才进门心急劝,一时也忘了问了,还不知子章兄可知道他们有没有搬出去?”

    “哪里有什么闲钱搬啊!玄德生性豁达,不知收敛,恐怕将刘家积蓄都用光了……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啊!”

    卢节神色悲恸,目光含泪,“想德然自敦厚,家境虽贫寒,却也老实好学。却不想……德然啊!元起公!节只恨未能见你们最后一面!”

    “大公子,切莫如此。”

    右侧那位名叫刘纬台的男子劝慰道:“此事不定尚有转机。”

    见卢节望过来,刘纬台反应过来,拱了拱手,“某家刘纬台……字仲书。刘某惭愧,本是一卑贱之人,只是与伯珪兄结义兄弟,才自封表字,逾礼不妥之处,还请大公子海涵。”

    他正了正色,“实不相瞒,某家乃是一名卜数师。此前算过一卦,刘家依然生机未绝,我等此时枉下结论,为时过早。”

    “当真?”

    “自然。何况方才子度有此一问,并非是没有缘由的。只因我等挨家挨户的搜过,伯珪兄此前点名的屋子里,相较于其他民宅中细软都在,他们家可是搬空了,不像是蛾贼打劫所为。自然,我等也不确定刘家是不是还住在那里……所以才有此一问。”

    卢节愣了愣,自我安慰道:“如此一……或许还真有转机……”

    “家主!家主!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

    门外突然有人跌跌撞撞地冲进来,痛哭流涕道:“家主,刘公子出事了!”

    卢节疑惑道:“明伯,何事如此慌……”

    他突然身躯一震,站了起来,“刘公子?可是德然的消息?”

    “还能是哪位刘公子啊!”

    管家明福五十来岁,头发花白,语调悲戚道:“方才县令派人来确认,是我等认不认识一名汉室宗亲,姓刘名正字德然的,涿县人。某家虽然年老昏花,哪里还能不认识刘公子!谁知就听闻……就听闻刘公子在故安……公子命苦啊!”

    明福哽咽起来,卢节心急如焚,“明伯,你倒是啊,到底怎么了?”

    明福哭道:“刘公子率领七人,在故安大破五万蛾贼,算是光宗耀祖了!谁知,谁知……”

    “八人破五万?!”

    公孙越突然跳了起来。

    刘纬台与公孙越身边另外一位年轻人顿时也面面相觑,急忙站起。

    “八、八人破……破五万蛾贼?!”

    卢节脸色荒诞,“你确定他们的是德然?!”

    “千,千真万确!”

    明福连连点头,却是哭得更加凶了,“光宗耀祖啊,这本是光宗耀祖啊,谁知……”

    “明伯,你倒是一并了!我知道你对德然多有想念,可你也考虑一下卢某的心情!”

    卢节气急败坏道。

    “谁知他们八人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八人全都身中伤寒,如今在故安城内被禁锢住了,生死不知啊!”

    明福哽咽道:“刘公子从木讷,不善言辞,对某家却是极好的。某家他会有出息,他如今是真有出息了,可怎就如此坎坷!意弄人啊!”

    “伤、伤寒?”

    卢节脸色一白,瘫坐在地上,随后却又难以置信道:“八人破五万?那不是德然,绝不是德然……德然怎可能如此骁勇。那可是万人敌啊!”

    公孙越也咽了口唾沫,嘴角抽搐,朝明福道:“明伯,你没听错?这世上有人能以八人破五万?”

    “千真万确!那派过来的人还了,此前县尉带着五六人在西郊巡逻,偶遇数百蛾贼,原本县尉豁出去想断后,结果刚冲出去,那些蛾贼都逃了,竟然还有十多人投降……一问原委,才知他们在故安大败,便是找不到路才来了范阳,还下跪求饶,放了他们便逃到冀州去……是幽州人都太可怕了。”

    “也就是,八人破五万确有其事,至于是不是刘公子,还得我等亲眼见过?”

    刘纬台心惊肉跳,却是信了这件事情。

    但他心中也疑惑不已。

    他们出门的时候,公孙瓒可是只提了刘备。

    若还有这么骁勇的同窗,为什么不提?与此人交好,恐怕对整个公孙世家都更有好处……便是有间隙,也应该提醒不要招惹,怎会只字不提呢?

    他才想到这里,门外突然有两人进来,其中一人却是此前在涿县打探的白马义从士卒。

    那士卒进门就朝公孙越抱拳道:“公孙校尉,某家已经打探清楚了。刘家并无人身亡。而是寄宿在涿县豪商张飞府上。那刘公子据与张家公子以及另外一位公子义结金兰了,然后张家公子变卖家产招募乡勇,于前日傍晚往故安去了。刘公子的父亲刘公如今还……”

    “你什么?!”

    公孙越睁大了眼睛,大叫道:“你再一遍?!”

    那士卒怔了怔,抱拳正色道:“公孙校尉,某家所言千真万确!此事我还特意去张府打探过。与张家管家核对了一番。据这三兄弟此前留言北上攻打乌桓了。还是刘公对自外面回来的乡勇威逼利诱,才出三兄弟带人前去故安。具体缘由我也记不清了,只知道是此前在庄内发现过蛾贼……哦,这个庄是农庄,是县令的家产,被张家买下,做屯田练兵之用……实不相瞒,此前那张管家还招揽过我,问我要不要留下。是过几日刘公会去定兴当县令,便是封我一个功曹也未尝不可。”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道:“对了,那张家管家还了,此前定兴官吏与涿县县丞、县尉相互勾结,假扮蛾贼,楼桑村便是灭于他们之手,随后被刘公子一手清除。如今刺史下令,刘公担任定兴县令,所有官吏一应由刘公自己选任。而刘公子亦被刺史任命,要他前往蓟县带兵打仗。怎知却自己跑去故安杀贼了。”

    “招募乡勇,带兵打仗……那绝不可能是八个人啊!”

    公孙越跳脚道:“我不信!想我大哥身经百战,都没有这样的实力……”

    “行了,还什么!前去一看便知分晓!”

    刘纬台突然打断,随即扭头拱手道:“大公子!我等一同前去涿县如何?你卢氏人才辈出,与刘公又交情匪浅,想要谋求一官半职,绝对不难。此非怯战,而是毛遂自荐!何况不论刘公子是生是死,如今刘公若得了自故安去的信,必然痛心,你若过去,也能做安抚之用!”

    “我去故安!”

    公孙越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朝着身旁长相有些稚嫩的公孙范摆手道:“子界,你留在此处与兄长护送子章兄他们前去涿县,我带两个人前去故安,回头在涿县等我,我呆个两三日便来。”

    他完一边走一边指了指那名士卒:“你随我同去故安。以便来时去涿县可以领路。”

    看着公孙越与那名士卒跑出去,刘纬台拦了一下,见拦不住,扭头道:“大公子,你可别忘了,你方才还为刘公子痛哭,此时不走,若非都是虚情假意?”

    “阁下莫要激我……”

    卢节苦笑一声,沉吟许久,摇头道:“罢了罢了,若真是德然,凭借此功,家父定然无忧。明伯,你叫大家都整理行囊。我等去涿县住两……唉,他若身死,我等举族悼哀,也不算失了礼数。若没死,帮衬一番也未尝不可……”

    见明福连连点头出去,卢节又喊了一声,“顺便给我备马,我亲自前往故安一趟。看看是不是我家师弟……”

    “是!某家也去,大公子,某家这就去准备马车,某家也许久未见刘公子了!”

    看着明福不由分地跑出去,卢节与刘纬台对视一眼,苦笑道:“八人破五万?便是古之恶来,楚之霸王,恐怕都没这么骁勇啊……”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