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积土成山兴风雨
    以防将邹琪接到这里被她父母知道伤寒而反感,刘正拜托甘始传话,让故安令派人将邹琪一家接去涿县交给张轲,也好张轲帮着镇住邹琪父母,甘始就出门去了。

    刘正躺在木桶边缘,感受着隐隐作痛的身体浸泡在温水中,又查看起系统来。

    之前忙着与甘始聊,他也没有多留意,此时第一眼就扫向特技,就见百鸟朝凤枪的经验边框中,左边框似乎多了那么一丝丝灰色,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多出来。

    刘正暗自皱眉,虽然知道百鸟朝凤枪必定很难领悟,但是连显示都差点看不出来,还是让他心中不爽。

    不过有1点经验也算好的开端,刘正微微释怀之后继续往上看,看着今非昔比的属性颇为满意。

    武力已经到了67,连边框内的灰色也差不多再十分之一就可以满了,刘正计算了一下,再随便找个人打一架,武力绝对能到68。

    而魅力已经到了7,统帅经过修整更是到了87,算得上刘正第一个接近90的属性。

    魅力如何提升,刘正还有些懵懂,但打仗能够增加统帅他算是看出来了,只是也不知道后面会怎么加,要是还是打一仗就加这么多……难不成还能爆表?

    虽知道按照系统遵循的真实性,应该不至于出现那么离谱的事情,但刘正望着自己体力值的1点,多少有些希冀。

    他正妄想着各个属性爆表之后大杀四方,让人惊为人的场面,甘始没多久就提着两桶黑乎乎的药汤进门,笑道:“那故安令身边还跟着县尉,嚷嚷着一定要进来见见你们,要不是有人拦着,不定都破门而入了。我自门缝里看,都能看到他一张脸在油灯下激动得通红。呵,据此前看着你杀退蛾贼那数百骑,当时就想跳下城墙,果真是性情中人。”

    “跳下城墙?”

    刘正忍俊不禁。

    “是啊。有点憨直。”

    甘始笑了笑,用木瓢换着水,“你的事情故安令也去办了。那故安令听你有求于他,立马便派人出去了。原本是四个,后来就直接派了二十来人,是一路兵荒马乱,怕遭遇意外。等见到人后,会送去涿县给你们县令安排的。”

    “多谢兄长。”

    热水溅到身体,刘正离远了些,皱眉道:“兄长,你不会一直在外面烧着水?我等八人,你一个人怎么照顾得过来?”

    “不是有木板吗?已经帮你那七位兄弟盖上了,保温。何况你那些兄弟有几个并无大碍,待得恢复一些,便让他们离开木桶自己换水。我辛苦些,无妨的。总不能再耽误了其他人。”

    甘始笑了笑,“你方才不是叫我给你找人吗?我也托给县令帮忙书信寄给几个至交好友了。若能过来就去涿县帮衬一番,不能来也让他们知道我有个汉室宗亲的兄弟。此事为兄只能帮到这里了,我等都是率性而为,强求不得。”

    “劳烦兄长了。”

    “都了你我兄弟不必如此客气。有点凉,我再出去一趟。”

    甘始换完水,伸手探了下水温,想了想,又声道:“话回来,我能感觉到那故安令与县尉有心事。蛾贼投降万余,如今都安顿在城外,要是有所异动,恐怕不是好事。再者,你们八人受伤寒之苦,若真死在这里,城里的士气就可能崩掉了。唉,故安县吏,都是忠义之人,就是本身能力不足,如今缴获粮草财宝无数,反倒坐立不安。此趟他们过来看你,未必没有求个心安的想法,这是将你们也当成神明来看了。我已经跟他们了你们没事。只是……”

    “没有只是,兄长放心,我等一定都能撑过去。这功劳可不,朝廷的奖励还没领,我等怎敢就这么死了?”

    刘正笑了笑。

    “我便是感慨一句,知道你们不会贪生怕死,才敢如此直言不讳。何况有我甘某人的丹药之术,岂能让你们就这么轻易折给伤寒了?”

    甘始大笑一声,又道:“想起来,方才你可是官话幽州话吴语都了,不过那句吴语还是错了,南华应当是‘难话’的意思……嘿,左慈于吉能得那高人记挂,倒也让为兄颇为不服啊。为兄好歹在方士中也有名气,若房中术,比那左慈高明百倍。怎就只字不提我呢?”

    刘正嘴角一抽,那句幽州话分明就是国骂,就见甘始扭身出门,在院外大喊道:“醒着的,不管院内院外,想必都是我家贤弟德然的手下了,如今我有吐纳之法传授尔等,作强身健体之用,尔等都听我号令。呼……吸……”

    听着院内外的感谢声,刘正急忙跟着节奏呼吸起来。

    甘始进进出出,口中一直念叨着“呼……吸……”,没多久,刘正便又感觉一阵乏累,昏昏欲睡,靠在木桶边上睡了过去。

    梦境之中。

    荀采正跪坐在土炕上,对着桌翻着竹简,看到刘正出现,心中一颤,随后压下慌乱,低着头保持着姿势沉默不语。

    “女荀,你又启程了?颍川那边这么快就来人了?”

    刘正扫视一圈,知道荀采肯定是赶路过,猜测着接她的人中可能就有荀彧荀攸,心中有些期盼。

    荀采张嘴差点就出话来,想起此前刘正的,心中凄楚,既怕刘正身受重伤和感染风寒都是真的,又怕自己受了蒙骗,还是决定暂时冷战,闭口不言。

    思及之前荀采黯然离开的场景,刘正暗自苦笑,急忙跪坐到桌另一边,讨好道:“女荀,我方才出去遇到高人了,如今正泡在药水中,不定能够度过这次伤寒。此外,他还了吐纳之法,有强身健体、宁神安定的功效。我教你?”

    荀采翻了翻竹简,没有回应,心中却微微松了一口气。

    刘正脸色发苦,按捺不住心中的想法,“女荀,接你的人功夫都好吗?都有谁啊?此前我倒也听过荀彧荀文若与荀攸荀公达……还有,大哥名讳呢?我至今还不知道。”

    大哥名讳,又不是你大哥,叫这么亲干什么……

    荀采暗自腹诽,脸庞瞬间红润起来,要不是知道刘正看不到自己的脸,她非得变出几块帷布遮挡。

    “你不算了,待得我恢复之后就登门拜访。南阳张曼成不容觑,如今又有盗匪横行,你记得路上和慈明公心些。有事便告诉我,我纵然是重伤之躯,也纵马飞奔过来。我马术很好的,跑死几匹,很快就到。”

    竹简猛地被收拢,荀采鼻头泛酸,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又摊开来,继续翻看。

    刘正心中一喜,探头看了看,看着竹简上的声母韵母标准,随即伸手去拿竹简,感受着抗拒的力量,笑道:“此前忘了都是用幽州话标注,我用官话又修改了一番,给我,我帮你改回来。”

    抗拒的力量消失,刘正拿过来,又从一旁拿过毛笔,“你再多给我几卷竹简。我把会的都教给你。往后日子虽然长,但是不定伤寒之类的意外也时常有,总不能让脑子里那些东西都失传了……嗯,我自觉掌握的都有些用。”

    “骗子……你莫要开口了。”

    荀采语调嘶哑,有些难受,变出几卷竹简,“不够再要。不要与我话。”

    “不行,我有很多话要。此前我就过不瞒你了,再意外常……”

    “你若再以此事胁迫妾身,妾身现在就撞墙而死!”

    荀采悲愤道。

    “是我的错,我不了。可你别不理我,你对我毫无反应,我怎么可能不担心?苦肉计是有点拙劣,可我也是情非得已啊。”

    刘正也有些不好意思,拿着毛笔一边纠正着谐音字注解,一边道:“我又见到那两位姑娘的其中一位了,姓邹名琪。邹乃邹忌的邹,琪为美玉。”

    荀采抬手伸向竹简的手微微一僵。

    “如今收为徒弟了。”

    手上动作继续,荀采拿着竹简翻看起来,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丝弧度,又觉得自己着实不守妇道,暗自抿紧了嘴。

    “邹姑娘性子古怪的很,是想做自己,他父母逼婚,宁死不从……怎么呢,儒教礼法,对她而言倒也并非形同虚设,只是心中有自己的尺,想做自己,连孝义都不想管……起这件事情,其实我也是一直在想几个问题。便私下里与你。这样的人若你们这些士族中人来看,要如何看待?百善孝为先,可父母之命一定都是对的?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思想?”

    刘正到这里,想了想,抬头道:“其实,我就是想问,邹姑娘若按照这条路走下去,她会怎么样?礼法,妇道……好似那卓文君,只是相比起来,邹姑娘身份更是低微……如今成了我的徒弟,我想让她做自己……好,我甚至想让更多女人做自己,能为大汉所用。”

    “……于理不合。”

    荀采想到刘正千方百计想让所有人为大汉所用,心中暖流涌动,没忍住,还是了出来,随后尽量让语气冷淡一些,“若无相如遇圣恩,口诛笔伐,世人难容。”

    她顿了顿,继续道:“专心写字。不要胡思乱想。”

    “连你都这么了,就真的很难了。”

    刘正叹了口气,抬手蘸墨,“不这个,往后我慢慢想办法。我教你吐纳之法,你跟着学啊。呼……吸……”

    刘正教着荀采吐纳之法,之后标注完官话版的声母韵母谐音字,另外拿过一卷竹简,“其实幽州话与官话还是有些区别的,这些东西未必有用,我精力有限,只能交给你们推演琢磨了。我继续写。接下来这套数字,我会标注好。数字的主要作用是书写方便。就是简化了零到十的笔法,不需要再让人花大笔墨去写。自然,连数点什么的我也会标注上,你不懂到时候问我……”

    荀采呼吸一滞,忍不住睁大眼睛看着刘正伏案提笔的样子。

    她有些好奇,刘正怎么就会有这些奇思妙想。

    简化数字,分类标点符号,归纳语言拼写的方式……

    老祖宗……

    这就是积土成山兴风雨,积水成渊生蛟龙,积善成德而神明自得备圣心吗?

    荀采越看越是心头温热。

    德然啊,妾身来了呢。

    你等着我。

    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小说网,继续三国之逆袭成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