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连仰望都无法做到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人类自己对感情的理解?”

    邪神的声音徒然变得有些残忍尖锐了起来:“刚刚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自以为是的崇高,独一无二,或者自认为凌驾于万事万物之上。”

    “……”

    听到邪神的解释之后,墨仁也是低头沉思了起来。

    “所以我才总说,人类的情感会让他们万古不变的愚蠢,就比如人类自己定义出的七宗罪,其实就是一个很有趣的消遣。”邪神继续他那喋喋不休的低语:“不同的阶级,财富,环境,优越感让人类产生了可笑的傲慢感,哈哈哈哈哈,情感真是太有趣了,所有的人类都自认为高人一等,有钱人认为自己是上位者,掌权者认为自己是上位者,甚至就连那些特立独行的家伙,也都因为与众不同而产生出了那可笑的傲慢之情,有才华的人认为有钱人庸俗,有钱人认为有才华的人穷酸,仅仅只是一个傲慢,我就能把人类的愚蠢诉说到宇宙终结的那一刻。”

    “傲慢吗?”

    墨仁点点头,这玩应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是人类的通病,不能说每个人都这样,但起码有一部分人类确实会这样。

    “贪婪,嫉妒,愤怒,暴食,银欲,懒惰,每一样都可以验证人类是一种愚蠢的低等生物。”

    邪神发出了狂妄无比的笑声:“追名逐利,贪得无厌,永远都不会满足,恶毒的嫉妒,诅咒比自己过得更好的其他人,因为一点愚蠢的事情而雷霆大怒,毫不顾忌的用暴力去解决一切,甚至连自己那么一丁点由大脑信息素掌握的食欲都没办法完好的控制,不受控制的吃那些让自己身体素质不断变差的食物,被荷尔蒙控制后那种暴走的繁殖欲,为了追求多巴胺那点欣快感宛如猴子一样愚蠢的行为,或者因为一丁点的劳累就停滞不前。”

    “这样的种族,你告诉我他们还有什么可取的地方?”

    邪神肆意的贬低着人类,发出了近乎嘲弄的声音:“这样的种族在负界之中连食物都算不上,我的造物连用它们擦屁股都嫌脏,他们唯一的作用就是用那不堪的声带发出惨叫,为整个负界献上那微不足道的负面能量。”

    “难道人类就没有一点好的地方?”

    听到邪神不断的贬低人类,墨仁稍微的也有点疑惑了起来。

    墨仁刚刚好像没有转过弯来,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人类了,但好像自己的弟弟墨凌还是人类啊,你邪神这么一说不是在骂我弟弟吗?

    这当然不行了。

    “嘿嘿嘿嘿嘿,人类美好的地方?”

    邪神狰狞的笑了起来:“是人类美好的地方,还是人类自认为美好的地方?”

    “有什么区别吗?”

    墨仁问道。

    “人类美好的地方,很遗憾,根本就没有。”

    邪神残忍的笑了起来:“但如果人类自认为美好的地方,我倒是可以跟你讲一讲,让你听听这些愚蠢之物是怎么做到让我如此厌烦的。”

    “说来听听。”

    墨仁点点头,好奇道。

    “太多太多了。”灰色的雾气像是感受到了极度的愉悦一样不断翻涌着:“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都是这样,就好比人类为了那点可怜的繁殖欲去追求配偶的行为,折断植物的花朵送给异性,哈哈哈哈哈,人类真是太有趣了,把植物的繁殖器官撕下来捆成一大束送给异性,表达自己的繁殖**,小子,你知道吗?现在负界有一种生物很流行将人类的繁殖器官撕下来,捆成一大束送给异性,哈哈哈哈,你愿意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吗?那愚蠢的人类认知是不是让你感到了一阵恶心?还是觉得荒诞不堪?想要反驳我吗?”

    “这没什么好反驳的。”

    墨仁稍微的想了想,随后说道:“物种看待世界的角度不同,所以行为也会不同,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就好比人类就无法理解一些野兽会进食自己代谢物的行为,但实际上站在这些野兽的角度上来看,这种行为并没有任何问题。”

    “小子,你的觉悟很高嘛。”

    邪神突然冷不丁的说了起来:“那你又为什么会被人类的伦理与常识束缚住呢?”

    “……”

    听到邪神这么说,墨仁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因为这就是你的本质。”

    灰色的浓雾不断的翻滚着,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正要冲出来一样:“你存在的本质就是那份执念,你想要让家人团聚,想要让一切都变成原来的样子,为了这份执念,你可以做出比世界上所有人都残忍的事情,但一旦触碰到了你最本质的区域,你甚至还比不过一个最普通的人类。”

    说到这里,灰色的雾气猛然爆散开来,露出了里面一颗狰狞无比的灰色眼球。

    这颗眼球宛如恒星般燃烧着,灰色的雾气就仿佛是它的能源一样,而邪神的声音也从这颗眼球里面再次传了出来:“小子,醒醒吧,真正的墨仁早就死了,你只是他精神崩溃之前的最后一丝执念罢了,你的本质就是这份执念,就是负面情绪本身,你天生便是负界的代行者,所以不要在考虑这些无用的事情了,所有有秩序的事物终将破灭,只有无尽的混乱才是宇宙的真理。”

    “这就是你的道路吗?”

    墨仁并没有被邪神说服,而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灰色眼球。

    “嘿嘿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声,整颗眼球的瞳孔也跟着不断的放大缩小了起来:“这就是世界的本质,整个多元宇宙最终也必然会陷入无尽的混乱之中,一切最终都将重归混沌。”

    “好吧,是我的错。”

    听到邪神这种要么讽刺,要么就跑题的对话行为之后,墨仁这边也是摇了摇头:“我不应该跟你探讨这方面问题的,你本来就不是人类。”

    “别这么说。”

    邪神狂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所谓爱情和亲情的本质,以及他们的区别和限界在哪里,我猜的没问题吧?”

    “说。”

    墨仁再一次给了邪神机会。

    “人类的感情系统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邪神的声音飘忽不定的说道:“硬要分类的话也不过只是正面情绪与负面情绪罢了,这其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都来自于恐惧,当人类还是一群愚蠢的猴子的时候,他们就擅长使用恐惧来驱动自身,绝望是击溃了自身的恐惧,愤怒是对恐惧的反击,憎恨也是恐惧的变种,人类最古老的情绪就是恐惧,对自身,对他人,对环境,以及对未知的恐惧。”

    “我想听的不是负面情绪。”

    墨仁即时的打断了邪神这边的喋喋不休。

    “嘿嘿嘿嘿嘿……”

    邪神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锐笑声,随后才继续说了起来:“亲情不过就是一种愚蠢的依赖罢了,人类天生就是脆弱的,他们的基因之中铭刻了对群体的渴望,所以人类渴望群体,而家庭就是人类所接触到的的第一个群体,绝大多数的家庭都是可以被信赖的,而这种可以依赖的个那就会让人类感到心安,这种情绪混合上因为进食等生理反应而获得的愉快感,两者混杂在一起,就是来自于家庭的幸福。”

    “地球上的部分飞禽会将第一眼看到的生物认作母亲,这是本能。”

    邪神继续说着:“而人类也有本能,任何外界因素都会极大的影响人类的思维模式,而亲情这种东西凭借着捷足先登,总能站在第一位,你这个由执念组成的家伙也不过就是亲情的傀儡罢了,尽管你已经强大到了第七能级的层次,但你终究是一个人类,就像是你的父亲一样,不愿意放弃那愚蠢的思考模式。”

    “我父亲是谁?”

    墨仁趁机问了一句。

    “你不配知道。”邪神冷笑了一声:“你现在还是好好思考一下该怎么处理自己对亲情和爱情的理解吧。”

    “……”

    墨仁再次陷入了困顿之中。

    “小子,你认为爱情是什么东西?”

    没由来的,邪神突然开口对墨仁问了一句。

    “爱情?”

    墨仁稍微的想了一下:“荷尔蒙的影响?脑内激素的某种变化?”

    “嘿嘿嘿,说的差不多。”

    邪神笑了笑:“但你不要忘了,除了人类之外,宇宙中还有许多比较强大的种族也拥有爱这种情感,所以它虽然受到了荷尔蒙的影响和激素变化,但却并不只是这样而已。”

    “那是?”

    墨仁追问了起来。

    他现在急于找到墨绫对自己态度转变的原因,不然的话以后要是自己弟弟也这样了的话就真麻烦了。

    “爱情是可以由许多东西转化而来的。”

    邪神缓缓说道:“除了激素的影响之外,还有环境,习惯,以及一些在人类看来是病症的东西,就比如恐惧本身。”

    “……恐惧?”

    墨仁愣了一下。

    “没错,就是恐惧。”

    邪神再一次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听过吧?你们人类真是太有趣了,连恐惧都可以成为爱情的养分,我真想让人类这种愚蠢又有趣的东西填满整个负界,他们甚至可以因为任何事件或遭遇而爱上另一个人,不愧是永远处于发○期的种族,你们的荷尔蒙无时无刻都能释放出来,就这一点而言,宇宙之中还真没几个种族能做到这一点,另外一个跟你们一样可以随心所欲释放信息素的种族叫墟渊龙,哈哈哈哈哈。”

    “那,绫绫那边是怎么回事?”

    墨仁稍微的理解了一下邪神说的话语,但很遗憾的就是他真的没有情商这种东西,所以完全就没理解明白是什么意思。

    “你那个处于平行时空的妹妹?”

    邪神的眼瞳转动了一下,目光在凝滞的墨绫身上扫了过去:“你跟这个女人除了原始基因层面上的相同之外,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你的执念让你忽略了很多东西,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你的错。”

    “说具体点。”

    墨仁眉头一皱,倒是没有排斥邪神把锅仍给自己的说法,而是想要更具体点的解释。

    “你从无穷的绝望之中拯救了她。”

    邪神阴森森的说道:“你带着她体验了所有她没有体验过的事情,把这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送给了她,然而你要知道,对她而言,你这个把这一切都送给她,把她从痛苦之中拯救出来的人才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事物,你就是她的救世主,是她的希望,是她现在的一切。”

    邪神说到这里,灰色的眼球之中都燃烧起了一种诡异而无温的灰色火焰,深灰色的瞳孔死死的盯着墨仁:“小子,她在你离去的那一刻就已经死了,就像是你失去了亲人那样,现在的她只是一份执念,一份认为自己的一切都应该属于你的执念,任何人都不能阻止她这样想,你也不行。”

    “但……”

    墨仁皱了皱眉,似乎还想解释些什么,但邪神却阻止了他。

    “小子,你要知道。”

    邪神阴冷而残忍的说道:“有些东西对你而言是某种束缚,但对其他的执念而言却只是不值一提的东西,你不是已经可以在时间线上行走了吗?自己好好的看一看吧,她早就疯了,而你,也一样。”

    “……”

    听到邪神这么说,墨仁多少也是理解了一点:“你是说,她这是病态的……”

    “病态?”

    邪神像是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那样疯狂的笑了起来:“不不不,这根本就不是病态,只有人类这种低等种族才会因为没有办法解决基因层面上的问题而束缚自身,小子,我劝你快一点放弃你那愚蠢的人类思想吧,连这点东西都不愿意牺牲,你拿什么去拯救你想要拯救的东西?还是那份可笑的执念吗?吃了她!然后吃掉所有平行世界之中的你,这样你才能从那家伙手中救下你的家人!”

    “人类的思想……”超念觉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