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骨科问题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主人,现在处于您面前的并非幻觉。”

    绫伊,或者说人工智能的声音在墨绫的心底响了起来:“我无法解析对方的构成,但对方是主人的概率在%以上。”

    “怎么可能……”

    听到了绫伊的回答之后,墨绫仍旧不敢相信面前的这一切,她一张可爱的小脸上面流露出了一种自嘲般的笑容:“邪神都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了,哥哥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所以你还是先把药剂给我拿来吧。”

    “……”

    绫伊沉默了一会,随后一阵包含了一定信息的电磁波直接朝墨仁的方向发射了过去。

    这道电磁波之中所蕴含的信息非常简单。

    墨仁没有拒绝。

    他自虚空中缓缓走出,就像是最初遇到墨绫时那样,轻轻的把这个可怜的小丫头抱在了怀中。

    “哎?”

    被墨仁突然抱在了怀里之后,墨绫这边似乎有些惊讶的样子,因为她真的是完全不相信自己眼前的墨仁是真的,所以此刻被抱住了之后也有点没想到,但她的表情很明显已经有些动摇了,在被墨仁抱住之后,墨绫的脸上已经不是那种麻木的样子了,而是有点被软化的感觉。

    “傻丫头,你没有出现幻觉。”

    墨仁紧紧抱着墨绫,尽可能用自己最温和的语气对她说道:“我真的已经回来了,被你成功的召唤回来了。”

    “……”

    墨绫没有说话,但她的身体却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这么长的时间,辛苦你了。”

    墨仁轻声安抚道:“之前所有的努力没有白费,绫绫,你已经成功了,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这一切都不是幻觉。”

    一双小手颤抖着抱住了墨仁。

    没有言语。

    墨仁只感觉有些温热的东西浸湿了自己的胸口,以及在自己怀中剧烈颤抖的女孩。

    墨绫紧紧的咬着牙关,竭尽全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两只小手几乎用尽全力的抓着墨仁的衣角,就仿佛下一秒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就会消失一样。

    而随着她这种无声的哭泣,她身上开始有一些淡黑色的雾气渐渐散逸开来,积蓄了无数个日月的负面气息从她的身上不断的流出,而身为负教之主的墨仁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种彻骨的孤独感,还有那些其他的负面情绪,痛苦,绝望,悲伤,愤怒……

    当然了,这其中的孤独并不是墨绫从其他人身上收集到的。

    而是身为负教之主的她自己的负面情绪。

    在这数百年,数千年之间不断积累下来的孤独感,此刻在墨仁的怀中终于烟消云散了。

    “傻丫头。”

    因为灰色线条的缘故,墨仁哪怕不使用心主的能力都可以感觉到墨绫此刻的内心,于是他直接伸手轻抚起了墨绫那单薄的脊背:“哭就要哭出声来,这样会更好受一点。”

    “不…不行……”

    墨绫笨拙的摇了摇头,用一种哽咽而又模糊的声音说了起来:“会很…很难看……”

    “没事的。”

    墨仁笑了笑:“没关系,这里是真空,我听不到绫绫的声音。”

    “骗人!”

    墨绫用力的将自己的脸埋进了墨仁胸膛的深处:“哥…哥哥的话…肯定修改了什么东西……”

    “没事,我可以假装听不到的。”

    墨仁柔声道:“不是说好了吗,这世界上可以放声大哭的地方只有哥哥的怀里,难道绫绫把这个忘了?”

    “没……”

    墨绫摇了摇头。

    “所以,没问题的。”

    墨仁轻声地说道:“我已经看到你的努力了,绫绫,这些年来哥哥让你受委屈了。”

    “呜……”

    听到墨仁这么说,墨绫整个人都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随后她强忍住的哭声终于有一丝绷不住的迹象了。

    “没关系,哭出来吧。”

    墨仁伸手轻抚着墨绫单薄的脊背:“这些年你背负太多东西了,现在我已经回来了,所以,绫绫,像个孩子一样向哥哥哭闹撒娇吧。”

    “呜…呜哇啊啊啊!!!”

    这一次,墨绫终于彻底的绷不住了。

    孤独而黑暗的星空之中,响起了墨绫那嚎啕大哭的声音。

    随着墨绫的哭泣,她身上属于负教之主的凌厉气息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减弱了下来,而墨仁就静静的承受着这一切,体会着墨绫这近万年所承受的所有负面情绪,然后将这些东西全部用灰色线条吸收了进去,将这个平行世界之中的‘负教之主’重新变成了一个只知道哭鼻子的小女孩。

    墨绫哭了好久好久。

    而在停下了哭泣之后,墨绫直接抬起了头。

    “哥哥。”

    墨绫此刻的眼圈还是有些微微发红,双眼之中却充满了一种墨仁有些不太明白的坚定神色。

    “怎么了?”

    墨仁低下头去,对怀中的女孩柔声问道。

    “……”

    墨绫没有言语,而是直接闭上了双眼,然后朝着墨仁的脸庞吻了过去。

    “???”

    这一次,墨仁是真的愣住了。

    条件反射之下,他用念力场静止了整个宇宙的粒子运动,从物理层面上将整个宇宙静止在了这一秒之中。

    “……”

    将保持着献吻的墨绫轻轻放开,墨仁有些心情复杂的沉默了起来。

    墨绫对自己的反映真的是有点出乎自己意料之外了。

    墨仁从来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此刻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此刻不由得陷入了一阵迷茫之中。

    解决的办法其实有很多。

    比如用心主的能力扭曲墨绫的思维结构,或者干脆将对自己的记忆从墨绫的大脑中抹除,当然了,如果直接逆转整个宇宙的熵,利用回溯时间的方法将这个宇宙回到过去的话,也可以将墨绫的这种心思抹杀在摇篮之中。

    不过这些解决办法都仅仅只是解决了问题本身,却无法让墨仁理解这个问题是如何出现的。

    其实为了避免误会,墨仁在刚刚还那一瞬间简单的了墨绫的内心想法,结果发现自己并没有误会她,这个来自平行时空中自己的‘妹妹’竟然真的对自己产生了好感。

    这就很难受了。

    如果墨绫的愿望是与墨仁永远的在一起,那么墨仁其实有很多种办法实现,无论是将对方拉入自己的思维天堂之中,还是利用金色线条分裂出另外一个自己永远的陪着对方,总之不管怎样自己都可以非常轻松的做到这一点。

    但现在问题在于墨绫的愿望并不是想要跟墨仁一直在一起。

    墨绫现在想要一个孩子。

    “……”

    说真的,墨仁现在真的很想抽一口烟。

    尽管他从来都没有抽过烟,尽管尼古丁已经没有办法刺激他的神经。

    按照墨仁现在的实力,其实他完全可以有许多种办法解决墨绫对自己这种违反常识的执念,但墨仁觉得问题似乎并不在墨绫这里。

    墨仁现在冷不丁的回想起自己真正的弟弟,墨凌平日里表现出的那些东西,没由来的就感觉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如果说墨绫自己还下得去手修改她的记忆和思维,甚至将自己从对方的时间线之中彻底抹除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亲弟弟,墨仁是真的下不去手。

    尤其现在墨凌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两个单独的个体,这就让墨仁更加忧心忡忡了。

    那个女性化的身体。

    好像粘自己粘的有些过分了吧?

    而且,墨仁猛然之间回想到了之前在银色沙漠,自己手把手教墨凌元磁淬神与极域淬体这两本秘典的时候,这两个单独的个体似乎都没有对自己避嫌的意思,自己因为小莉莎的原因已经习惯了这方面的事情,但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来说这样的举动似乎有点不太正常,这让墨仁的一颗心愈发的下沉了。

    “情感这东西……”

    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觉得情感这东西好像并不是那么美好。

    如果所有人都可以像自己这样保持绝对理智的话,那么估计也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不过墨仁这边仔细想想好像也不对,因为如果所有人都绝对理智了的话,那么亲情不也跟着一起没了吗?那么自己努力这么久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不断的思考让墨仁的内心有些烦躁,于是他在心念微动之间也是直接构建出了一个献祭法阵出来。

    他想找个人好好聊聊。

    而邪神作为多元宇宙的十三魔神,对墨仁而言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个长者,毕竟类似于什么宇宙生死幻灭,人类恩怨情仇之类的东西估计邪神都见的多了,所以这边想要聊一下的话果然还是要找邪神出来比较靠谱。

    “陪我聊聊。”

    将献祭法阵构建完毕之后,墨仁直接对邪神下达了这一次的指令。

    “嘿嘿嘿嘿嘿嘿……”

    随着灰色雾气的不断弥漫,邪神一如既往的发出了残忍的笑声:“小子,你现在看起来很困惑啊,竟然要找我聊天,你知道只有怎样的存在才能与我平等对话吗?”

    “其他魔神吗?”

    墨仁不在意的说了一句,反正邪神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意味着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否则的话对方根本就不会出来:“不过我现在也不是想要找你平等的对话,我只是想请教你一些问题而已,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的话,负币你随便拿。”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存储空间。

    里面是浩如烟海般的负币,规模以京计数的负币宛如一条灰色的银河般飘浮在了漆黑的存储空间之中。

    “嘿嘿嘿嘿嘿……”

    大概是见到了负币,邪神这边狰狞的笑了起来:“也好,既然你已经找到了自身的道路,那么献祭的规则对你而言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陪你小子聊一聊也没什么问题。”

    “你觉得人类的感情是什么?”

    在听到邪神同意之后,墨仁立刻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感情?”

    邪神残忍的笑了起来:“你想听我的理解?人类的理解?还是其他存在的理解?”

    “能都说说看吗?”

    墨仁稍微的想了一下,觉得还是都参考一下比较好。

    “嘿嘿嘿嘿,当然可以。”邪神阴测测的笑了一下,随后缓缓的说了起来:“人类从诞生到现在从未改变过,他们就是宇宙之中最愚昧,最痴蠢的生物,他们自以为是,总是认为自己是奇迹,有的认为宇宙浩瀚而自身渺小,有的认为生命伟大,认为情感可以凌驾在一切之上……”

    “……”

    听到邪神如此的评价自己的种族,墨仁却并没有生气之类的感觉,而是就那么静静的听着邪神的见解。

    “人类总是希望构建秩序,他们懦弱而胆怯,他们必须生存在低熵的环境之中,混乱对他们而言就宛如天灾般恐惧,但他们却自大的将情感歌颂为足以凌驾一切的存在,无论是爱情也好,憎恨也好,无数的人类都对他们的情感有着自以为是的理解,爱情的崇高,生命的伟大,亦或者是人类的劣根性,哈哈哈哈哈,这简直是最愚蠢的行径……”

    邪神笑着说道。

    “人类竟然狂妄到了这种境界,他们认为自己的劣根性足以吞没一切,是一切邪恶的根源,是永远无法被驱逐的黑暗,他们甚至还没有猴子聪明!哈哈哈哈哈哈!一群愚昧的蠢货,这种自以为是的种族就应该在负界中沉思一万个万年,邪恶?崇高?他们也配?”

    “这是你自己的理解吗?”

    墨仁点点头,人类对于邪神而言确实渺小如微尘一样,邪神能发表出这样的言论也很正常。

    “生命根本就不是奇迹,人类的情感也从来都不是什么奇迹。”

    邪神不加掩饰的嘲弄着这一切:“生命诞于源种,情感归于虚空,人类不过就是多元宇宙之中的一粒微尘罢了,寿命连恒星都比不过的白痴短寿种,也敢自称奇迹?”

    “好了,我知道你的想法了。”

    墨仁打断了邪神越说越兴奋的话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