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第七能级
    ..超念觉醒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现在的墨仁并没有晋升到第七能级,这意味着他并没有掌握自身的道路。

    而没有掌握道路就意味着他不能在时间线上自由的穿梭,同时也没办法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或干涉宇宙规则本身。

    现在的墨仁就只拥有纯粹的力量,如果墨仁重新回到了多元宇宙时空之中的话,估计仅仅只是随便动一下就会因为力量过强而导致时空塌陷,然后保不准又会跌进这一片所谓的表层虚空之中,这对墨仁而言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没办法,现在墨仁光是存在本身都已经是那种匪夷所思的存在了,因为表层虚空根本就没有什么密度啊,强度啊这种物理规则,所以墨仁通过金色线条不断增殖融合之后,其身体的密度和力量都已经被叠加了也不知道多少倍了,估计光是存在就会造成时空塌陷,然后偏偏因为没办法达到第七能级而导致了无法干涉或修改宇宙常数,无法修改宇宙常数和物理法则就意味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时空塌陷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不然要是达到第七能级的话还有可能通过掌握道路来干涉一下这些物理法则,以避免自身不断的跌入虚空。

    就是因为自身密度与实力增长的有些过分的原因,墨仁现在甚至连自己的存储空间都进不去了。

    “只能进行分化了吗?”

    看到自己因为实力暴涨而无法顺利的进入第七能级,墨仁也是紧紧的皱起了眉来。

    他自己也有些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表层虚空之中呆多久了,总之这里就是一片连光都不复存在的虚无,只有一些泛着银灰色的奇怪颗粒在四周缓缓飘荡,但是这些银灰色的奇怪颗粒却似乎根本不受自己的影响,既不是物质也不是能量,甚至连自己的物理法则都不复存在,就好像仅仅只是某种概念或是万物诞生之初的某种影像特效一样。

    专门用来制造负币的星球倒是有很多,现在墨仁已经不需要继续扩大规模了,想要攒出十二京负币对他而言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但现在问题就是现在墨仁是置身于表层虚空之中的,所以时间这个概念对于墨仁已经失去意义了。

    在表层虚空之中,墨仁没有一个准确的量度来明确时间这个概念,而他存储空间之中的时间则完全可以由他自身来定义,加速,减速,或者停止,他自身的思维速度甚至已经超越了时间这个概念本身,这让许多东西都变得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现在的墨仁就像是神明一样,端坐于这一片虚无之中,意识却不断扫过一个又一个被他创造出的世界,监视着芸芸众生的每一个举动。

    他随着金色线条的存在而变得越来越强,同时在无数星球上收集到的负面气息也越来越多,在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墨仁此刻的意识层面也终于成功的上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这让他对自己的存储空间有了更加透彻的理解,以至于墨仁已经可以接触到维度的奥秘了,虽然不能连接到无尽的多元时空,但墨仁却在这永恒的孤独之中掌握了一小段关于时间的秘密。

    现在,墨仁通过掌握了平行时空与量子的某种奥秘,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时间线层面上的行走了。

    哪怕仅仅只是自己存储空间之中的时间线。

    不过现阶段的时间线行走对于墨仁而言还是有些勉强,尤其是墨仁本身是没办法进入存储空间之中的,这样所带来的局限性就更大了,以至于墨仁最终不得不提前执行一个计划。

    那是一个被墨仁称之为‘天国’的计划。

    在决定提前执行这个计划之后,墨仁直接摧毁了除原始地球之外的所有养殖星。

    而至于那些星球上面的人类以及其他生物,全都被墨仁动用黄色线条的能力吞噬殆尽了。

    对于这些殖民星而言,墨仁就宛如绝对的神明一样,而如今这位造物主显然已经厌倦了豢养这些野蛮的原始人类,于是遮天蔽日的黄色从地底的深渊中缓缓溢出,吞没了地表所有活着的生灵,这种吞噬并不仅仅只是针对于人类,或者野兽之类的东西。

    如同活物般的淡黄色凝胶甚至吞没了丘陵和山野,湖泊和海洋。

    节肢类生物,昆虫,两栖类,甚至是各种各样的植物,蕨类,哪怕是菌类和微生物都没有逃过这一场劫难。

    一切都融化进了这浓郁的黏黄色液体之中,就宛如天地初开时的那一锅有机质浓汤,所有懂得思考的东西也好,不懂得思考的东西也罢,所有的东西在此刻全部回归到了神明的怀抱,从无数个单独的个体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存在,就像是无数河流最终都将流入海洋一样。

    而当墨仁将所有的存在全部吞噬之后,他用念力链接到了自己在原始地球上的一具分身。

    “……”

    随着周围空间一阵不自然的扭曲,墨仁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映入墨仁眼帘的是无比熟悉的王座之间,此刻墨仁正端坐于灰色王座之上,下方则是恭敬的跪着逆鳞的一众人等,像是什么黑皇,白帝,地狱犬,命运老人什么的都已经到了。

    “程天命,你已经看到了,对吗?”

    见到程天命之后,墨仁在一瞬间就意识到了他们的想法,于是此刻也是开口询问了起来。

    “是的,大人。”

    程天命,也就是命运老人恭敬的说道:“我已经看到了地球和人类的未来,天国正是现在的我们所需要的东西。”

    “谎言是没有意义的。”

    墨仁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现在想的是什么,因为我使用的是源自黄之魔神的力量,所以你们在恐惧,你们不相信天国会让你们继续活着,并固执的认为那会像是一个只有精神的虚拟时空一样,你们不想活在那样的世界之中,对吗?”

    “呃…”

    程天命的表情微微一滞。

    “你们自己也清楚,任何人现在都反抗不了我的。”

    墨仁十分平静的说道:“我可以强行吞噬掉整个地球,也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你们的思想,或者把你们悉数杀死,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能阻止我了,就在刚刚,除这颗地球之外的所有时空都已经被我吞噬殆尽了,所以现在就只剩下你们。”

    “大人,我……”

    地狱犬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他抬头似乎想对墨仁说些什么,但墨仁却抬手阻止了他的动作。

    “你们不用跟我说什么,我清楚你们的想法。”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将整个地球都带到了另一片独立的存储分区之中,并将整个地球都缩小放到了自己手掌之中:“这就是你们一直居住着的地球,本来我是打算直接吞噬它的,但现在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你们可以自行选择是留下还是离开。”

    受到这里,墨仁抬起了另一只手,上面隐隐有白光闪过,随后另外一颗地球就突然凭空出现在了那里。

    “这是我复制的另一颗地球。”

    墨仁平静的说道:“他拥有完全一样的物质构成,人类和生物也拥有同样的记忆,如果你们之中有谁想要离开的话就带着这颗地球,我可以放你们自由,但如果你们选择留下的话,就必须进入‘天国’之中,没有任何其他的余地。”

    “……”

    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了。

    他们的表情上此刻已经写满了茫然。

    是的,他们不懂,他们并不清楚墨仁已经强大到了如此这般的境地,甚至连重新复制出另外一个地球这种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但如果另一个地球上所有的一切都与之相同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地球与现在的地球又有什么区别呢?

    相互构成的粒子不同吗?

    或者说……

    这些被复制人类的灵魂与原始人类的灵魂不同?

    可是灵魂又是什么?

    这种虚幻而飘渺的东西甚至还没有记忆和大脑来的更加真切。

    如果构成大脑的每一颗粒子结构都截然相同的话,那么记忆相同的两个人又该如何确定谁才是真实的那一个?

    “怎么了?在思考人类存在的意义吗?”

    墨仁随手捏碎了那个被复制出来的地球,将它重新遣散成了无数的粒子:“我可以给你们二十四个小时的时间进行思考,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我需要得到你们给我的答复,现在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么我就先离……”

    “等等!”

    随着一道银光闪过,一个女人突然从王座之间的外面冲了进来。

    “赛缇拉,你有什么事吗?”

    墨仁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人,缓缓的问了一句。

    事实上早在对方冲过来之前自己就已经发现赛缇拉了,只不过墨仁这边倒也懒得阻止对方,反正现在自己也已经跌落进了表层虚空之中,时间对自己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

    “我同意进入天堂,莉莎和德伦也一样。”

    赛缇拉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墨仁说了起来:“不过我们想跟你好好谈谈,因为有一些很在意的东西想问问你。”

    “……好。”

    墨仁稍微的想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现在就跟我走吧。”

    赛缇拉见到墨仁点头同意了,稍微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转过身就打算朝外界走去,但还没等她走出两步,整个空间就突然急速的模糊了起来,随后一阵声音从她身后传了过来;“我们已经到了,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已经可以直接说了。”

    随着周围的空间渐渐清晰起来,原本的王座之间已经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间有点像是欧式小庄园之类的建筑,而墨仁跟赛缇拉此刻就出现在了这栋庄园的一间房屋里面。

    而除了墨仁和赛缇拉之外,德伦和小莉莎也同样一脸惊讶的出现在这间屋子里面。

    “啊!墨先生!!!”

    小莉莎第一眼就发现了这边的墨仁,此刻她惊呼一声,随后直接就朝着墨仁扑了过去。

    “……”

    面对朝自己扑过来的妙龄少女,墨仁控制自己的脸部做出了一个温和的表情,随后将她轻柔的接在了怀里,并用手掌摸了摸对方的小脑袋。

    “你这家伙,没想到还知道回来啊。”

    德伦的脸上仍旧挂着妩媚的微笑,就仿佛岁月没有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任何痕迹一样,此刻她单手托着一杯柠檬鸡尾酒,整个人正轻轻的倚着墙壁:“虽然你应该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忙,但用一个替身管理整个地球的话……稍微的有点过分了哦?”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墨仁一边抚摸着小莉莎的脑袋,一边对德伦说了起来:“如果你不持续变强的话,那么你的敌人就会变强,然后把弱小的你杀掉。”

    “咪呜……”

    小莉莎此刻整个人都几乎要挂在了墨仁的身上,显然是非常享受墨仁那只宽大手掌的对自己的抚摸,感觉就像是已经完全沉浸去了一样,完全没有在意德伦与墨仁之间的对话,就只顾着自己享受了,此刻甚至还从背后伸出了两条像是银色金属翅膀一样的东西,紧紧的把自己缠在了墨仁的身上。

    “小莉莎,你长大了。”

    在回答了德伦的话语之后,墨仁也是对自己身上的小莉莎打了个招呼。

    “已经十年了。”

    大概是听到了墨仁对小莉莎所说的话语,赛缇拉这边突然转过了身来,用一种有点幽怨的语气对墨仁说道:“连小莉莎都长这么大了,你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你知道小莉莎每次过生日都许的是什么愿望吗?”

    “抱歉。”

    听到赛缇拉的说法之后,墨仁低头对挂在自己身上的小莉莎说了一句:“我来晚了。”

    “没关系的呢,墨先生。”

    小莉莎突然抬起头来,对墨仁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脸:“我已经听赛缇拉姐姐说了,以后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