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永远站在你身后的人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卧了个大槽!”

    墨玲在看完了这件装备的属性和备注之后,当时就爆了一句粗口。

    “怎么了?”墨仁见到墨玲如此反常的态度,也是有点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深海王是什么?你的队友吗?”

    “现在可能是我的儿子了……”

    墨玲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之前这家伙被仙老给收进葫芦里面去了,然后哥哥你突然出现,我就把这家伙彻底的忘掉了,结果一不小心直接把他在这里面关了这么久。”

    “……”

    听到了墨玲的解释后,墨仁也无语了。

    这个葫芦之前一直都被自己带在身边来着,如果按照这里的时间比率来看的话,那么这家伙确实已经在这个小葫芦里面呆很久了。

    “算了,还是先放出来吧。”

    墨玲抹了一把脸,单手抓着这个外形有点诡异的血肉之壶,将壶口整个调转朝向下方,只见这个血肉之壶的壶口突然流淌除了一些微粘的清澈液体,随后整个血肉之壶突然就微微膨胀了一下,而下一秒整个血肉之壶却又猛地一收缩,将一团绿色的东西咕啾一声吐了出来,然后那一团绿色的东西就混合着粘液被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靠!”

    随着那一团绿色的东西摊在了地上,深海王的声音也随即响了起来。

    是的,那一滩绿色的东西就是被吸入葫芦之中的深海王,只不过他现在浑身都被覆盖了一层黏糊糊的液体,这让他看起来并不像是凶恶的鱼人王,而是一条不断分泌粘液的泥鳅精,此刻这只泥鳅精正两只手趴在地上,试图从地面上爬起来。

    但还没等他抬起头,一只小脚丫就直接踩在了他的脑袋上面。

    “你丫的还没死啊!”

    墨玲一反平日里在墨仁面前那种乖巧的常态,双手叉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自己脚下的深海王:“你这老咸鱼为什么不赶快自裁了返回庭院啊?”

    “……诶?”

    深海王本来感觉自己被人踩住了还想要发怒,但在听到了墨玲的声音之后立刻就止住了发怒的举动,转而是一副有些疑惑和茫然的样子:“墨玲?你怎么在这里?那个老头终于被你们解决了吗?”

    “是啊,那个老头正在哲学地狱之中承受様的折磨。”

    墨玲点了点头,随后用自己的小脚丫在深海王的脑袋上来回拧了两下:“我猜你也想受到同样的对待吧?乖乖站好,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

    深海王完全就听不懂墨玲所说的话,只见他伸手将墨玲的小脚丫从自己的脑袋上拿了下来,随后一翻身整个人直接就盘膝坐在了地上:“呃,我在里面呆了多久?还有这位是……?”

    “这是老娘的哥哥。”

    墨玲缓缓收回了自己的小脚丫,对深海王介绍道:“之前就是他在那老头的攻击下把我们救下来的,一根手指头就把那个老头像是碾蚂蚁一样碾死了。”

    “呃……”

    深海王听到墨玲的介绍之后,也是有点茫然的挠了挠头,随后说道:“那个啥,墨玲的哥哥……你好。”

    “深海王是吧?”

    墨仁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你好。”

    “所以说,为什么我会在这个葫芦里呆这么久的时间?”

    深海王朝着周围看了两眼,随后有些疑惑的说了起来:“我们不是在那个什么沙漠里面吗?现在这里又是哪儿?还有那个葫芦后来会变成像是生物器官之类的样子?”

    “咳咳……”

    墨玲尴尬的咳嗽了几声:“这件事之后再说,你先把你经常用的装备随便拿出来一件再说。”

    “啊?”

    深海王一愣,不过还是直接从包裹中拿出了一根沉重的狼牙棒递了过去:“怎么了?”

    “我让哥哥帮你强化一下装备。”

    墨玲通过将话题转移到强化装备上面的方式,让深海王暂时的忘记了葫芦的事情:“我跟你讲,你可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啊,哥哥强化完的装备可不是普通咸鱼使用的那种级别,五月他们现在已经都被强化完毕了,现在一个个叼的飞起,就连凉姐都打算回去之后找前男友报复去了,这个威力有多强你自己可以想象一下。”

    “真的假的?”

    深海王这边也是有点不太相信的感觉,此刻两只鱼眼都瞪得溜圆。

    “真的假的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墨玲一仰头:“怕不是你一辈子都没见过的那种极品装备。”

    “好吧……”

    听到墨玲这么说,深海王也只能点头把这件事当真了。

    “好了,强化完了。”

    这边深海王与墨玲还没来得及聊上几句话,墨仁就已经搞定了深海王的装备,并将那跟足有十几人合抱粗细的岩石巨棒递了回去:“你可以查看一下属性。”

    “我去,好粗大。”

    深海王有些吃惊的接过了这根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超巨型石柱,随后也是查看起了这件装备的属性:

    ……

    “果然有够变态的啊。”

    深海王呆呆的望着自己手中的这根巨大石柱:“各种意义上来讲都是这样……”

    “是吧是吧?”

    墨玲看起来相当的得意,就好像这件装备是她做出来的一样,只见她双手叉腰挺着胸,从鼻子里面喷出了一团气来:“都跟你说了,我哥哥做的东西,那绝对是超棒的。”

    “是啊,我如果当初拿着这东西的话,估计那老头也不可能那么轻易就制服我了。”

    深海王用自己带蹼的手掌抚摸着这根巨大的石柱,指尖上的细腻鳞片与岩石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音:“真想找个敌人好好试验一下这东西的威力。”

    “你可以去找五月他们联手啊。”

    墨玲说道:“他们也得到了一些新的武器,正好你们也可以相互熟悉一下。”

    “那你呢?”

    深海王问道。

    “我当然是要跟我哥哥多待一会啊。”墨玲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随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样,又补充了一句:“哦,忘记跟你说了,哥哥他不是真理行者,他是地球人,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跑到我们的这个副本里面来了,所以不会跟我们一起回到庭院里面去,下次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这样吗?”

    听到墨玲这么说,深海王了然的点了点头:“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呃,不过话说回来,我应该怎么出去啊……”

    深海王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这个房间并没有很高,所以深海王并没有办法站起身来,甚至连坐着都要弯腰才行,不然脑袋就会顶在天花板上。

    就连他爱不释手的石柱,此刻都是横着放在他面前的。

    “这个没问题。”

    墨仁很难得的主动说了一句话,随后念力场微微运作了起来,整个银色宫殿的格局都在迅速的被拔高扩大了起来,眨眼之间银色宫殿的格局就庞大到足以容纳深海王自如行动了,而在其他人看来这座宫殿就是突然放大了许多,甚至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不是在逐渐缩小的错觉。

    “呃……”

    深海王被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段给弄的再一次惊呆了。

    “行了行了,赶紧出去。”

    倒是这边的墨玲有点忍不住了,抬腿就朝着深海王的膝盖踢了过去,当然也没怎么用力:“不要打扰我那已经为数不多的时间了,不然宰了你。”

    “行行行,我这就走。”

    深海王倒也不生气,或者说已经习惯墨玲的这种举动了,此刻扛起柱子直接就站了起来,只见他对墨仁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后就直接朝着门外走了过去,而随着厚重的木门被轻轻关上,整个房间之中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刚才那个人,你跟他关系似乎不错。”

    在深海王离开之后,墨仁突然开口对墨玲说了起来。

    “哦,他啊。”

    墨玲点点头,倒也没否认自己老哥的说法:“这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跟我很合得来,就算是偶尔坑他一下,开个玩笑什么的也不生气,以前也有过一起过副本差点挂了的局面,可以算的上是.个生死之交了吧。”

    “他喜欢你。”

    墨仁没有遮掩,而是单刀直入的对墨玲说了起来:“他的脑电波,心理活动,神经递质,以及分泌出来的荷尔蒙都显示着他对你有相当高的好感。”

    “嗯,这一点我知道。”

    墨玲也同样没有遮遮掩掩的,而是点了点头:“不过我是不会喜欢他的。”

    “哥哥不是这个意思。”

    墨仁摇了摇头:“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性取向是什么样子,你始终也都是我的……”

    “哎呀,哥哥,人家才不是那个呢!”

    墨玲气的一跺脚,脸色也稍微的有点泛红了起来:“只是把他当朋友了而已,如果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我倒是可以稍微的帮忙一下,但是喜欢是不可能喜欢上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的毕竟我喜欢的除了纸片人之外就只有……嗯哼……反正我是不会喜欢上他们的!”

    “纸片人……”

    墨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之前自己还想把赛缇拉介绍给墨凌来着,但现在赛缇拉好像对自己的好感更高一些,而且自己弟弟也未必会喜欢对方,估计还是当朋友的概率比较高,所以自己弟弟妹妹到底会喜欢上什么样的活人?自己什么时候能抱侄子?

    “哎呀,哥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墨玲也同样叹了一口气:“他们是点阵,是数据,是没有生命的死物,这种事情我知道,可是活人又是什么?蛋白质?钙?这种事情是没必要讨论的,重要的是充满爱的那颗心。”

    “你开心就好吧。”

    墨仁还是妥协了,只见他摸了摸墨玲的小脑袋:“大不了你选一个二次元老婆,我想办法把她升维成三维生物。”

    “不不不,哥哥你误会了,我可不是只喜欢一个纸片人而已。”

    墨玲摇了摇头,立刻反驳道:“纸片人那么薄,我必须得多喜欢一些才有厚度,才有温度。”

    “……”

    墨仁感觉自己的的眼角抽了抽。

    “好了好了,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我要继续修炼秘典。”

    见到自己老哥似乎被自己弄的有点无语的感觉,这边墨玲也是立刻转移了话题,直接就盘膝坐在了沙发上,一边闭上眼睛一边大喊了起来:“瞧着吧,老娘一定要趁回去之前把妄想极意彻底掌握,我练功发自真心!”

    “好吧,总之随你开心好了。”

    墨仁对墨玲还是挺宠溺的,此刻见到墨玲并不想修炼别的秘典,倒也没有阻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