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障目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找死。”

    处于负面漩涡最中央的墨仁冷冷的盯着自己面前的负界生物。

    他的双眼已经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种红橙相间的颜色,头顶则是出现了一个充满尖锐棱角的灰色王冠,这个王冠上弥漫着浓郁的灰色迷雾,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两道红色的电弧在这其中一闪而逝,被墨仁情绪感染的蔽日灰幕也同样嚣张的翻腾起来,披盖在墨仁身上的长袍迅速的在他的脚下延伸,形成了一层犹如活物般的灰色阴影。

    “叽嗷!?”

    像是相框一样的负界生物见到墨仁此刻所表露出的姿态后,也是发出了一阵难以置信的尖叫。

    随后,它就立刻取消掉了相框中的全家福,转而把自己整个都横了起来,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朝着恒星系的边缘方向逃窜而去。

    但是很显然,墨仁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触碰自己逆鳞的负界生物。

    庞大的念力场被墨仁瞬间约束成了一道线型结构,将远遁而去的血肉相框粗暴无比的拉扯了回来。

    “叽嗷嗷嗷嗷嗷!!!”

    相框生物感受到了墨仁念力之中所包含着的无穷恶意,此刻不断的发出求饶似的哀嚎声,甚至因为极度惊恐的缘故连嚎叫声都变得有些发颤了起来,但墨仁的念力非但没有因此而放松,反而更加冰冷强横了起来。

    墨仁用念力场拖拽着相框生物,就像是拖拽着飞上天的风筝重新落回地面一样,而当这个倒霉的相框生物真的落到了墨仁面前之后,墨仁毫不犹豫的挥动了自己的拳头。

    噗嗤!

    相框中央的灰色漩涡被墨仁如同撕裂布帛一样撕开了,一只沾染着灰色血液的拳头缓缓从巨大的口子上收了回去。

    “叽嗷……”

    相框生物发出了刺耳的惨嚎。

    只不过这种程度的惨嚎根本就无法阻止墨仁。

    在掌握了灰色线条之后,墨仁的性格早就已经变得愈发扭曲了起来,尤其是平日里还要与蔽日灰幕斗智斗勇,心里也是早就清楚了这些负界生物的特性,此刻见到这个相框生物还有力气惨嚎,估计距离打死还差一点火候,所以墨仁更是不在留手。

    足以停止星球转动的可怕念力死死的锁定住了相框生物,随后墨仁直接将自己的肢体变化成了类似斩星皇的那种四臂生物,四只攥得紧紧的铁拳不断的轰击在了相框生物的身上,而随着墨仁激活的灰与红色线条的力量,他每一拳的力量和速度都比之前还要恐怖,而当墨仁的力量突破到了某个极限之后,无穷的光和热开始在他的拳头上迸发出来,点亮了这一片被永夜大蠊所遮蔽的幽暗星空。

    闪烁在墨仁拳头上的是璀璨的核火。

    现如今,墨仁的肉身力量已经突破了某个极限,被念力场彻底锁死的拳头甚至可以轰击那些游离在太空中的原子本身。

    较重的原子核被墨仁硬生生的击碎,狂暴的力量和放射从碎裂的原子核中迸发而出,而至于一些较轻的原子核则在墨仁的强大力量下发生了聚变效应,数千万度,乃至数亿度的璀璨火焰在墨仁的手上升腾而起,而墨仁的拳头就那么裹挟着惊人的能量狠狠轰击在了血肉相框上面,在这原子爆裂拳的致命殴打之下,这个负界生物被打的简直连惨叫都没办法发出来。

    仅仅只是几分钟都不到的时间,这只负教生物就被墨仁硬生生的打成了一堆灰烬。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连灰烬都已经不存在了。

    血肉相框被墨仁硬生生的打成了一堆残渣,然后这些蠕动的残渣又被墨仁硬生生的打成了组成物质最基本的微粒,而在最后的最后,这些最基本的微粒则被蔽日灰幕狂叫着一口吞了下去,变成了蔽日灰幕再度成长的养分。

    “呼……”

    在彻底杀死了相框生物之后,墨仁轻轻的舒展了一口气,周围恐怖的灰色漩涡开始渐渐消散了起来。

    重新恢复了正常状态后,墨仁将自己跌注意力集中到了另外两个负界生物身上。

    “叽咕~”

    飘浮在黑暗中的三角形阴影发出了求饶般的叫声。

    “叽…叽啾?”

    然后很快的,另外一个像是灰色毛团一样的负教生物也开始求饶了起来。

    “哼。”

    见到这两个负界生物那宛如求饶般的声音,墨仁冷哼了一声,单手一抓就将这两只负教生物抓在了手中,然后墨仁直接将转头看向了一旁的柳萱:“刚刚稍微出现了一点意外,不过现在已经被我解决了,这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就当是我们第一次合作的礼物好了。”

    “呃…好吧。”

    柳萱似乎还沉浸于墨仁刚刚献祭出邪神时的可怕气息之中,此刻被墨仁冷不丁的一问,这才惊醒过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说道:“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那就好。”

    墨仁也不管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反正在当着对方的面献祭了一番之后,直接就将话题再次带回到了正题:“那么,礼物也送过了,也已经确定了合作的关系了,对于我想要知道的那些问题你可以回答我了吗?”

    “嗯……”

    柳萱稍微的沉吟了一番,随后才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告诉你一些东西好了。”

    “说吧。”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就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你之前问过我异虫是什么,对吧?”柳萱摆动着自己头上的触角,似乎是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异虫是无相天灾的某种化身,你如果不理解的话也没关系,毕竟夜大人作为十三魔神之中最复杂也是最难理解的存在,你无法理解也很正常,你就将异虫理解成是无相魔神近乎无穷无尽的本相中的一部分好了。”

    “异虫是你无法想象的庞大族群,它们并非只是你们人类文明中所幻想出的那种所谓的‘虫族’,它们的形态无穷无尽,每一秒都在劫掠着数不清的宇宙资源,以指数爆炸的形式在疯狂扩张着,吞噬着无尽多元时空,你现在所看到的祸星小蠊,永夜大蠊,这些其实还只是异虫之中最底层的存在,仅仅只是它们一个族群的数量就已经超过了这个宇宙中的所有原子,碳基只是它们最底层的存在形式,它们有无数种更加高级的存在形式,量子态,微观态,纯能量态,反物质态,熵态,高维态,超闭弦态……虽然我无法跟你具体的描述这些东西,但我可以告诉你,异虫的形式和数量是你绝对无法理解的,甚至作为夜之民的我也无法彻底理解异虫的形态,就像我无法理解夜大人的意志一样。”

    “这样么?”

    听到柳萱的介绍之后,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

    尽管异虫比自己预期的还要强大,但已经知获的真相总要比那些恐怖的未知让人放心一些,所以墨仁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太过于纠结的表情,而是直接说道:“那么永夜域又是什么?你跟异虫的关系是什么?”

    “永夜域到底是什么,你的心里应该也已经有些眉目了吧?”

    柳萱先是看了一眼墨仁,随后才继续说到:“永夜域跟你内心所猜测的其实差不多,就像是其他魔神们的眷族所拥有的领地一样,就像是猩红恶意的墟渊,以太之影的倒影之城一样,永夜域就是夜大人作为魔神的眷族领域,具体的我无法细说,但你之前梭蚊的红河血裔,以及白夜使徒,这些都是永夜域中所特有的种族,而我则是永夜域中一名最普通的夜之民,事实上我并不擅长战斗,也没办法像是白夜使徒或红河血裔那样为多元宇宙带去大规模的天灾。”

    “至于你想知道异虫究竟受到谁的控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任何人可以控制异虫,因为所有的异虫其实都是一个整体,在这整个多元宇宙中所散布的所有异虫,构成了一个被称之为虫后的意志,而这个意志本身就是夜先生……哦,就是你口中的无相天灾,虫后本身就是魔神意志的延伸,是夜先生用来表现天灾的一种特殊的形式。”

    “那你手中养殖的这些异虫呢?”

    墨仁倒是没有质疑什么,而是直接指了指一旁的永夜大蠊。

    “你听说过次等权限吗?”柳萱甩动着自己头顶上的两根触角:“作为永夜域中诞生的子民,我们自生来就可以行使一部分夜大人赏赐下来的权柄,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对异虫的操纵,这对于我们而言是非常便利而简单的工作,申请权柄后获得一只初始异虫,然后开始在整个多元宇宙中‘放牧’,饲养这些异虫,让异虫的族群变得更加庞大,这些异虫可以作为一种有价值的事物在永夜域内部流通,事实上一些宇宙中的幸运个体也可以获得养殖异虫的权限,这也是我为什么饲养异虫的理由了,这就跟你们人类需要工作或者娱乐差不多,夜之民也同样需要一些有趣的娱乐手段。”

    “而且虽然说是次等权限,但虫后从来也没有调集过我们养殖的异虫,而我们就算是将这些异虫全部给养死了,也不会遭到任何意义上的责罚,所以我们对于异虫的态度就像是玩具一样,嗯,或者说成是宠物和工具也可以,某种意义上而言,它们确实是一种十分方便的东西。”

    “你把异虫送给我之后,就算我繁殖出一个难以想象的异虫族群也没问题?”

    听到了柳萱的解释后,墨仁问了一句。

    “没错。”

    柳萱点了点头:“你如果将我交给你的这些异虫饲养成一个大型族群的话,那对于虫后,对于夜大人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永夜域从来不会对这种事情加以阻拦,甚至有时候在利维坦大人制造天灾的时候,还会特意避开这些饲养了异虫的宇宙,以便于让它们更加繁荣昌盛。

    “利维坦?”

    墨仁又听到了一个新的词汇。

    “那是夜大人诠释天灾的另一种表现形式,你不需要知道太多。”柳萱缓缓的摇了摇头,没有在这方面多说些什么。

    “好吧。”

    墨仁点点头,也很识趣的没有在这方面深究些什么,直接开始询问起了另外的问题:“如果我无限的饲养异虫族群,将整个族群饲养到比所有其他族群都要庞大的话会怎么样?”

    “嗯……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我认为你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柳萱沉吟了一下之后否决了墨仁;“异虫的繁殖速度并不是那种简单的加法,这就好像是你从一个养鸡场的手里拿到了两枚鸡蛋,如果养鸡场同样在不停的孵化小鸡,那么就算你再怎么饲养,将鸡群饲养到多么夸张的层次也不可能超过养鸡场本身,因为母鸡生产鸡蛋的产量是相对固定的,假设当你第一轮孵化的时候,你的鸡群翻倍了,从二变成了四,那么养鸡场同样翻倍,从一千零二十四变成了两千零四十八,而当你从四边成八的时候,养鸡场已经从两千零四十八变成了四千零九十六,这是指数上的差距,你就算穷尽一生去努力养殖鸡群,也只能与养鸡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越看来越夸张,你明白了吗?”

    “……好吧。”

    墨仁稍微的沉默了一下,但最后他还是点了点头。

    “你的问题我都已经回答你了,你现在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柳萱用精神力凝结而成的手掌轻抚了一番永夜大蠊的背甲:“如果你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认为我们应该讨论一下该怎么让我获取足够多的代价了,毕竟对于那个……我还是挺好奇的。”

    “这当然可……嗯?!”

    话还没说完,墨仁手上的戒指突然就震动了起来,这不仅仅打断了他的话语,还让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枚戒指……

    是墨仁留在地球上的危险传讯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