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敌人的敌人
    (是的,这也是一个防盗文。

    “这怎么可能?!”

    看着自己面前被一分为二的金属墙壁,吴漠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得老大。

    “呃…吴哥……你没事吧?”

    一身黑色风衣的李宇迪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不远处的吴漠,他确实也是没想到自己的力量居然这么强,居然一刀就直接把那道合金墙直接砍成了两段。

    “你……”

    吴漠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李宇迪,随后才不确定的问道:“宇迪,你真的刚觉醒的能力者?”

    “吴哥,这事儿我骗你干嘛啊。”

    李宇迪也是赶紧点了点头,脸上一副真诚的表情:“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我确实是那天晚上觉醒的啊,在那之前我对超能力这种东西都是嗤之以鼻的,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也是真的不清楚啊!”

    “好吧。”

    吴漠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这些天相处下来,他对于李宇迪还是挺了解的了,所以也不会主动提出帮他测试能力。

    之前虽然跟李宇迪说当天晚上一两个小时就能测试结束,但那只是最初的笔试和一些简单的测试,真正对于能力的测试要正式加入逆鳞的时候才能进行,可吴漠却忘记其他新加入的能力者了,不得不说那位大人所做的事情确实厉害,这才几天,加入逆鳞的能力者就已经赶上过去好几个月都不止的。

    也正因如此,这里的能力测试中心几乎天天都是满的,这才导致李宇迪和吴漠一拖再拖之下把能力测试的时间拖延到了这么往后的时候。

    而且在测试的时候还出了乱子。

    本来吴漠觉得李宇迪这才刚觉醒能力,就算是论外系的肯定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自己都第四能级的能力者了,虽然说能力只是操纵金属,而不是像万磁王那样直接操纵磁场,但想要对付一个刚觉醒能力的能力者还是挺简单的,于是就大意了一下,制造了一堵金属墙就让对方放手去攻击。

    结果李宇迪这小子倒也耿直,提起手中的刀直接就不知道低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后一大条黑色的斩击就从他的刀上甩了出来,把金属墙直接切成了两段,然后还余势不减的轰塌了论外系测试馆的外墙。

    这怎么可能是第一能级?

    你没看到后面那些后勤成员都惊呆了吗?

    “吴哥,我是不是惹祸了啊?”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李宇迪有些紧张的对吴漠询问了起来:“我把墙轰塌了,会不会让我赔啊?”

    “赔到是不用陪。”

    吴漠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过一会你可能要见一个人,这事儿我帮不了你,你记得好好表现。”

    “见一个人?”

    李宇迪微微一愣:“这里的负责人吗?”

    “不。”

    吴漠缓缓摇头:“是整个逆鳞的负责人,也就是那天你在电视里面看到的那位大人。”

    “啊?!”

    李宇迪一听,吓得差点没原地蹦起来,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我…我竟然惊动了那位大人…吴哥…我……”

    “放心,那位大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见到李宇迪那一脸慌了神的表情,吴漠也是露出了一个微笑:“那位大人对我们这些下属的能力者都很好,你就知足吧,这要是换成以前的话,如果一旦是心主那家伙过来,他估计在一瞬间就会读取你所有的记忆,连你跟你老婆上炕(没办法,床是违禁词)他都能从你的记忆中看的一清二楚,还是第一视角模式。”

    “卧槽,精神r啊。”

    李宇迪听完之后,也是下意识的就吐槽了起来。

    “…啥玩应?”

    吴漠没听过这种说法,所以此刻自然是一脸的茫然,完全就不知道对方在说些什么。

    “就是在精神上给你带上一顶绿色的帽子。”

    李宇迪也习惯了吴漠这种完全不懂各种网络段子的风格了,所以此刻也是用最简单的话语对其解释了一句。

    “哈哈,差不多吧。”

    听到了李宇迪的解释之后,吴漠也是懂了对方的意思,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啥……吴哥,那位大人的能力是什么啊?”

    李宇迪挠了挠头,整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的感觉:“也是论外系的吗?还是别的什么能力啊?”

    “你问这个干吗?”

    吴漠好奇道。

    “我就是…就是好奇问问……”

    李宇迪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其实在想,那位大人既然如此这般强大,那么能力也肯定是很厉害吧?”

    “这你就说错了。”

    吴漠摇了摇头:“那位大人最开始并不是很强大,甚至还一度被人推进了绝境之中。”

    “哦哦,是吗?”

    一听到吴漠讲故事,李宇迪立刻就是双眼一亮。

    他最喜欢听这些超能力故事了,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当时的逆鳞还是一个很差劲的机构,是一个叫做心主的人掌控的,这个人的能力是心灵支配,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被能力蒙蔽了双眼,总之这个叫心主的家伙想要控制住所有能力者,甚至给他们戴上项圈,时刻监控着他们,没有任何自由,甚至连死了都不得安生,这一点你应该已经听那位大人讲过了。”

    看着李宇迪一脸兴奋的样子,吴漠摇了摇头,继续讲着故事:“地狱犬大人当时也被心主蒙蔽了,他组建了一个叫做猎犬机构的团体,带着一帮能力者,到处抓捕其他能力者,然后交给心主,让心主用手段控制住他们,强行命令他们加入逆鳞。”

    “这不有病吗?”

    李宇迪忍不住吐槽了一句:“这都啥年代了,那个叫心主的是脑子进了屎吗?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搞这一套?”

    “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吴漠耸了耸肩膀,继续说道:“当时那位大人还没有这么强,他只是第二能级,而且因为得罪了某个世家,被那个世家的人通报了逆鳞,结果地狱犬大人就带着一帮能力者去抓捕那位大人了,你能想象吗?第二能级对第五能级的战斗?”

    “然后呢?那位大人打败了地狱犬?”

    李宇迪双眼放光的问道。

    “你在做梦吗?”吴漠白了李宇迪一眼:“第二能级吊锤第五能级?就算你是论外系,咱们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好吗?”

    “呃,嘿嘿,吴哥你继续说。”

    李宇迪尴尬的挠了挠头。

    “在命运老人的帮助下,那位大人逃过了地狱犬大人的追杀,而且当时他用的也并不是什么很强的能力,据说只是一种类似念动力之类的超能力而已。”吴漠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弃吧,念动力没有你想的那么强,我们收集的资料里有显示,念动力的限制很大,并不能像我们想象的一样直接透体而入,所以像是捏爆大脑或者捏爆心脏这种骚操作就别想了,绝对是不存在的。”

    “原来是念动力吗?”

    李宇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能力听起来确实挺普通的,别说是逆鳞了,就算是很多影视作品之中都有这种超能力的出现,可谓是真的烂大街了。

    “是啊,就是念动力这种能力,严格来说应该算是场域系的吧?”

    吴漠点了点头,说道:“而且听说大人好像最近还收了一个女徒弟,那个女徒弟是我亲眼见证她觉醒的,她的能力就是念动力,那位大人专门挑选一位念动力的能力者收徒,那么那位大人的能力肯定也很有可能是念动力了。”

    “能够凭借念动力做到这种地步,这位大人好厉害啊。”

    李宇迪再次感叹了起来:“就算是小龙卷,估计放到现实里也没有这位大人来的强大吧?”

    “小龙卷?那是什么?又是动漫吗?”

    吴漠随口问了一句。

    “嗯,漫画里面的。”李宇迪点点头:“能力跟那位大……”

    “大人!”

    这边李宇迪还在自顾自的说着,结果自己对面的吴漠突然就脸色一紧,啪的一下就做了个军礼,同时还向自己拼命的使了使眼色。

    “呃…大…大…大人!”

    见到吴漠专门给自己打的眼色之后,李宇迪这边也有些慌乱的转过了身去,然后急忙学着吴漠做了个军礼。

    而在这之后,李宇迪才敢小心的用目光试探性的看向这位大人。

    那是一位身高足足接近两米的强壮男人。

    李宇迪在一瞬间就看呆了。

    如同刀削斧凿般的刚毅面容上没有半点笑意,但也没有半分狰狞,表情,眼眸,气息都是异常的平静,就如同一片平静而深邃的海面一样。

    而这个男人的身躯,也并没有给人任何臃肿蠢笨的感觉,完全就不像是单纯在健身房锻炼出来的壮汉的那种死板,每一块肌肉的比例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就如同万锻千锤的精钢玄铁浇筑而成的一样,充满了一种几乎能让人窒息的爆炸性力量,那宽阔的肩膀,挺得笔直的腰杆,就仿佛支撑起了这一片天和地一样,而那一双蒲扇似的宽大手掌则是白皙而修长,虽然没有过多的青筋和老茧,但这一双手掌却也给人一种足以摧毁万物,撕裂星空般的错觉。

    明明只是一双肉掌罢了,却给人一种仿佛是比任何武器都要更加冰冷,更加凌厉的感觉,这确实有点让人想不通。

    但李宇迪知道,自己绝对不想挨上这么一下,无论如何也不想。

    此刻,这位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奇怪衣物,这是一种李宇迪从未见过的穿衣风格,有点像是长袍,又有点像是风衣,但看起来又是异常的协调。

    好像这个男人就应该这么穿,这套衣物能将他最好的一面全部衬托出来一样。

    呆呆的看着这仿佛撑起了天地般的高大身躯,不知为何,李宇迪突然在心里深深的感叹了一句。

    “编号,你叫吴漠对吧?”

    墨仁没有在意自己面前呆呆看着自己的那个黑色风衣男子,而是对那位能力者询问了起来。

    在前几天的空闲时间中,墨仁抽空把整个逆鳞的身份,能力和背景都简单的扫了扫,所以此刻见到吴漠之后直接就把他认出来了:“这次事件的测试员就是你吧?”

    “是的,大人。”

    吴漠一扫之前的随和,整个人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严肃认真了起来:“这次事件的测试员就是我,我参与并目睹了全部测试过程。”

    “很好。”

    墨仁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黑色风衣男子的身上:“那么,他应该就是进行这次测试的能力者了吧?”

    “是…是的,大人,我就是这次测试的能力者!”

    没等吴漠回答,李宇迪自己就主动说道:“大人,我叫李宇迪,前几天才刚刚觉醒。”

    “嗯。”

    墨仁一边看着李宇迪,一边随意的点了点头。

    念感视角之中,墨仁看到了李宇迪身上的生命磁场并不像正常人那样泛着蓝光,而是正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黑色雾气。

    要知道,就算是猩红教廷,深绿庭院,亦或者是负教,这些信徒的生命磁场也不过只是红色,绿色,或灰色而已,至于这种没有任何光芒却反而散发出黑色气雾的,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不是蓝色微光,这证明对方应该确实不是能力者,而是信徒才对。

    而这种黑色的气雾自己没见过,这意味着这个信徒应该不是自己所知的那些普通信徒。

    遇到了这种奇怪的情况,照理来说墨仁应该在第一时间联系深绿庭院,毕竟他们对整个地球的知识记载的是最为详细的了,可是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把自己的人带到月球上去见别人,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情,尤其是不确定答案者态度的情况下,这样做肯定是有些不稳妥的。

    自己这个所谓的‘盟友’也是个研究狂人,万一直接把这家伙扣住解刨了咋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