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暗流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冰联的能力者与逆鳞宣战,并牵扯到了天夏群众的身上,这件事让我很生气。”

    墨仁心念微动,大屏幕上再次放映起了一些关于r市的影像,而墨仁也语气平静的继续说了起来:“我相信电视机前各位的心情此刻也与我一样沉痛,r市对于你们而言,可能是一座陌生的天夏城市,但同样也可能有你们的亲人,爱人,或者朋友,但它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了,连整个城市的废墟都不曾剩下。”

    “我与那些只知道一味维稳的世家不同,我会亲自向冰联讨回一个说法。”

    墨仁说到这里,故意将大屏幕上的景象换成了几个满脸虚伪,却又脑满肠肥的世家子弟:“当然,我也不会让天夏陷入战火之中,我们的战士不会出动,也不会有更多的天夏人民失去他们的亲人,我会独自一个人向冰联讨取说法。”

    “当然,如果他们仍旧否认这一点,不给天夏的人民群众一个合理交代的话,那么,我会以我的方式,亲自替那些在r市无辜死去的天夏市民们……”

    话音变得彻骨般冷漠,如同深渊中传出的可怖低语。

    “……向冰联复仇。”

    说完这句话之后,墨仁并没有继续往下说些什么,而是就那么平静的在原地站了几分钟,随后才继续开口说了起来。

    “在这件事上,某些世家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尤其是私自投放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这一点上,他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称得上是帮凶了,不过请各位放心,这些世家们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不过对于那些为这件事开脱的专家,你们倒是不必难为他们,世家的权势滔天,他们也只是普通的天夏人民,在这件事上他们也是被逼的。”

    很少见的,墨仁居然主动为那群专家洗白了一波。

    “这个世界很有问题。”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在大屏幕上放映起了一些论文,资料,以及图纸之类的东西:“真正的掌权者们控制着科技的发展,用落后和愚昧来控制人民,维持并巩固着他们的绝对统治力,然而被蒙蔽的人民们却不清楚,地球上的尖端科技早就已经攀到了一个你们不敢想象的地步。”

    “人工钻石。”

    墨仁拿出了一颗拳头大小,切面非常精美的钻石。

    “完美减肥药品。”

    一个通体洁白的塑料小瓶,里面装着一些淡白色的小药片。

    “基因缺陷修改整容术。”

    一张对比图纸,上面是一个前后差别极大的女性。

    “人造克隆器官。”

    一团泡在了玻璃瓶之中的暗红色肝脏。

    “纳米材料。”

    一团异常漆黑的物质。

    “金属氢。”

    淡白中泛着金属光泽的物体飘在了墨仁的面前,闪烁着一种莫名的色彩。

    而在这之后,墨仁却并没有直接拿出下一样东西,而是稍微顿了一下,这才缓缓的抬起了双手,大屏幕上也瞬间切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复杂工厂结构,工厂的中央结构升腾起了一个巨大的火球,这个火球闪耀着一种拥有独特魅力刺目光华:“还有你们最期待的……”

    “核聚变。”

    墨仁身后的大屏幕上,橘红色的火球迸发出无穷的光华,仿佛带着一种让人心潮澎湃的奇特力量。

    “科学的道路上,我们早就走出了很远。”

    墨仁的语气倒是没有因为核聚变的光芒照耀到而有所变化,此刻仍旧很平静地说道:“但即便拥有了这些技术,我仍然不满足,我知道你们可能会质疑我现在说的话,但接下来你们将会亲眼看到天夏的科技是怎样突飞猛进的,我会将这些原本就属于你们的东西还给你们,甚至如果你们愿意支持我足够长的时间,我还会送给你们另外一个礼物,那个礼物的名字叫做……”

    “永生。”

    大屏幕上放映起了一片虚伪的画卷,人类最终征服了星空,将自身的脚步踏遍这浩瀚的星辰之海。

    “人类不应该被限制在地球上。”

    墨仁双手猛地张开,语气也十分难得的带上了一丝兴奋:“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当然了,这番话倒并不是墨仁本人的意愿,事实上他对星辰大海也没什么期待的,说这句话的神态完全是他装出来的,而之所以这样说也完全是因为墨凌在很小的时候喜欢这么说而已,说什么长大以后要征服星辰大海,拳打联邦,脚踢帝国什么的,虽然墨仁有点听不懂,但自己弟弟说的话那就是对的。

    哪怕他说错了,那也必须是对的。

    大不了自己直接把错误的地方拽出来狠狠打一顿就好了。

    “当然了,你们可能不会相信我。”

    在短暂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亲人之后,墨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对着摄像机说了起来:“毕竟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是在电视中放映的场景,所以就算你们不相信我也是正常的事情。”

    “所以,为了让你们相信我,我为你们准备了一点点小惊喜。”

    墨仁说着,从黑漆漆的空间通道之中拿出来了某种东西:“深呼吸,做好心理准备,然后去看看窗外的场景吧……”

    ……

    “哈?”

    看着电视中那个高大的男人突然这么说,李宇迪也是微微一愣。

    窗外的东西。

    李宇迪有些不屑的冷笑了一声。

    对方肯定又想用什么军方的技术来欺骗群众了,这世界上不可能有超能力的。

    既然你想让我看,那我就看看吧。

    也正好看看该怎么拆穿你这些恶心的骗术。

    想到这里,李宇迪将剩下的半罐啤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然后直接就站了起来,猛地拉开了那厚重的窗帘。

    “咣啷!”

    手中的空啤酒罐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异常清脆的响声。

    “这…这是……”

    李宇迪的表情几乎已经彻底的呆滞住了。

    窗外,是能力者的狂欢。

    操纵火焰的能力者脚踏烈火巨龙,在楼宇之中环绕着飞行。

    操纵狂风与大气的能力者,裹挟着惊人的灰色龙卷,端坐于九天之上。

    **强化系的能力者在一个又一个楼顶上跳跃着,那些普通人看来如同天堑般的障碍,他们却如履平地般的畅快奔跑。

    一个金发的女人裹挟着规模惊人的水流从远方蔓延而来,没见她有什么动作,那汹涌的波涛就猛然卷向了天际,成为了一条挂在九霄之上的万里天河,遮蔽日月星穹。

    召唤怪物的能力者和他召唤出的怪物们在大街上随意的巡游,那些面目狰狞的可怕怪物却没有肆意的破坏,而是将地面上的易拉罐,塑料袋之类的东西用嘴叼起来,然后扔进不远处的垃圾桶之中。

    巨龙在天空中咆哮,大地如活物般在蠕动,金属碎片组成了匪夷所思的形状,天空中到处都是御空而行的能力者,也有人在垂直地面九十度的墙面上随意行走,符咒,飞剑,亦或者是火球,冰锥,无法形容的怪物,强壮到不可思议的巨人,还有更多更多无法理解的东西,以及那些炫酷的光影效果,所有的这些东西都映入了李宇迪的双眼之中。

    在这空无一物的街头巷尾,是属于能力者的盛世狂欢。

    “这…不可能…能力者…绝对不应该存……”

    李宇迪呆呆的望着窗外,明明下意识的摇着头,嘴里也说着驳斥的话。

    但……

    他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这不应该…不可能…一定是在骗我……”

    李宇迪自言自语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就像是连呼吸都没办法继续一样,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一瞬间被抽去了一样,他软软的跪在了地上:“我…为什么…不可能的……”

    就在李宇迪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在他的心底却猛然响起了一个干涩且沙哑的声音。

    “谁!?”

    李宇迪猛的一惊,随后立刻警觉的朝着身后看去。

    目光扫过,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有窗外的月光和火光照射进来,将他的影子拉成了一个荒诞的模样。

    干涩的声音再次在李宇迪的心底响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快滚出来!”

    李宇迪的心脏狂跳不已,不知道是因为心脏过快的原因,还是因为刚刚喝的酒有些上头,李宇迪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有些眩晕,嘴巴里也干渴了起来,这种感觉他这一辈子只有两次,第一次是自己在妻子身上告别自己处男的时候,第二次就是小时候在课堂上睡迷糊了,醒来后误以为自己有超能力的时候。

    而现在,这种久违的感觉又降临到了他的身上,期待中混杂着的担忧和恐惧让他有些头皮发麻。

    “砰!砰!砰!”

    李宇迪用力的将自己的拳头砸向地面,洁白的瓷砖崩裂开来,刺目的猩红也一点点的晕染开来。

    而那钻心的疼痛在告诉李宇迪,这一切都不是梦。

    那干涩而沙哑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李宇迪那被月光拉长的影子如同被煮开的墨汁一样,在他震惊的注视下一点点的翻涌了起来,就像是在沸腾一样。

    很快,这如墨般漆黑的阴影中就有东西伸了出来。

    那是一把通体漆黑的刀刃,只见它悄无声息的从阴影之中伸了出来,而在这把刀刃的末端,则是一只同样通体漆黑的手臂,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能看到这只紧握着刀刃的手上还有一些装饰,比如一个并不是很昂贵的机械腕表,和一枚通体漆黑的钻石戒指。

    是的,这是李宇迪的手。

    “终于………”

    李宇迪看着那朝着自己越伸越近的刀刃,就像个孩子一样痛哭了起来:“你终于来了……”

    干涩的声音回荡在李宇迪的耳边。

    “对不起…对不起……”

    李宇迪痛哭着抓着自己的头发:“都是我的错…对不起…真的…我……”

    干涩的声音却带着一丝温柔。

    “嗯!”

    李宇迪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朝着漆黑的刀刃猛扑了过去。

    幽影般的刀刃瞬间就刺穿了李宇迪的心脏,穿透了他的整个胸膛,冰冷的刀刃划过内脏和血管,剧烈的痛苦非但没有让李宇迪痛呼出声,反而还让他露出了一副安详而宁静的表情。

    下一秒,无穷的暗影爆发出狂风,将李宇迪整个人都彻底的吞没了进去。

    “轰……”

    狂暴的气流吹飞了客厅之中所有的东西,甚至连沙发都被撕成了碎片,而当风暴停下之后,李宇迪已经彻底变成了另外的一副模样。

    眼镜消失了。

    面庞变得苍白而俊俏。

    不知何时自动生长到了肩膀附近的头发无风自动。

    身材变得更加修长而有力,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大风衣,一柄没有护手和刀锷的黑色太刀出现在了他的右手上,一截柔滑的黑色缎带从刀柄的末端垂下来,一直延伸到了他的脚下,浸没在了那一团仿佛有了生命般的阴影之中。

    “我该叫你什么?”

    李宇迪抬头仰望着外面皎洁的月色,问道。

    心底里,那个声音变得不再沙哑,柔和了许多。

    “影月……吗?”李宇迪闭上了双眼,回忆起孩童时期的自己兴致勃勃的在纸上涂涂画画的景象,那纸上所绘的是一把扭巴巴的黑色剑刃。

    柔和的声音似乎感受到了李宇迪的情绪,突然主动的说了起来。

    而就在同时,李宇迪也开口感叹道。

    “你迟到了二十年。”

    感叹过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身形修长的男人站在窗边,单手持刀,似乎陷入了对孩童时期的的缅怀之中。

    但很快的,一个身影降落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