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开心吗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没事的,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见到墨玲紧紧攥着两只小手的模样,墨仁轻轻的笑了笑:“至少还能见到你,所以我所做的这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可是……”

    墨玲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墨仁用手按在了她的小脑袋上面,打断了她想要说出来的话。

    “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呢,你难道不想继续听了吗?”

    墨仁温柔的笑着,对墨玲问道。

    “……想听。”

    墨玲微微的低下了头,用很小的声音说道。

    “从逆鳞的手中逃进那个神奇的地宫之后,我在地宫之中获得了一本叫做妄想极意的秘典,然后从里面再出来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出现在了遥远的非洲大陆,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可以躲过逆鳞的穷追猛打。”

    墨仁开始继续讲述起了自己的故事:“因为不清楚逆鳞的势力范围有多大,所以我在荒野躲藏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而在这期间我修炼了妄想极意,这是一本极难入门的秘典,但它的强大却是常人所难以置信的,托他的福,我的实力变强了许多,在修炼达到了一个瓶颈期的时候我离开了荒野,这才发现我原来是在施库境内,在这里我遭遇到了一些雇佣兵,同时也遇到了我今后的两大助力……”

    听着自己哥哥的讲述,墨玲再一次沉浸到了这个故事之中,体验着墨仁曾经的种种经历。

    并不像是那些充满了浪漫与勇气的英雄的故事,也不是什么充满了正能量的故事,墨仁用一种平静的语气描绘出了一片黑暗而阴冷的画卷,浓密的绝望与恐惧就像是幽灵一样无时无刻都在缠绕其中,而残忍与木然也渐渐变成了墨仁的家常便饭,杀死挡路的家伙,献祭求饶的敌人,斩杀地狱犬冰首,狩猎负教,甚至为了更强的力量不惜献祭自身的情感。

    墨玲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听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为了重新见到自己,究竟付出了何等夸张的代价。

    因为有小混混侮辱了自己与母亲照片,所以哥哥杀掉了之前处处忍让的富二代。

    为了变强与自己相见,承受着常人所无法忍受的痛苦,尽管没有非常明确的说明,但墨玲仍然知道,那个叫做筋骨百炼的东西到底有多么残忍,尤其是将几十年才能修炼成功的东西压缩到几个星期,甚至是几天,这其中要承受的痛苦到底有多么夸张。

    甚至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实力,不惜走上了邪道,通过信息素的控制来支配他人,更是利用残忍的献祭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斩杀冰首,狩猎负教,这些东西听起来好像很轻描淡写一样,但最开始哥哥可是被炎首差点一道吐息烧的灰都不剩,在短短的那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自己哥哥真正承受的,经历的东西要比自己想的还要多吧?

    而至于更之后的事情,那就更加夸张了。

    以一人敌一国,肉身硬抗超级核弹,斩杀冰联入侵过来的最强能力者,更是欲以陨石覆灭省会的方式击杀心主。

    而至于再往后的事情,最粗暴也是最直接的世家末路,公然藐视整个世界的大规模改变,用这种方式挑衅了整个世界的能力者,为了威慑力在冰联开始不断的屠城,哪怕成为全人类的敌人也在所不惜,被传送了就杀死更多的人跑回来,并带回来了更冷酷的人工智能用来辅佐自身,而这一切居然仅仅只是为了改变整个世界,仅仅只是为了将整个世界改造成自己弟弟最喜欢的游乐场而已。

    有人反对就杀死,杀光了就再想办法去平行世界抓一批或克隆一批出来,杀到没有反对的声音为止。

    整个地球终于变成了他想要的样子,甚至连死亡都阻止不了他的意志。

    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或许连恐惧本身此刻都在惧怕着他吧?

    “哥哥……”

    这是墨玲第一次在拥有了两具身体之后,第一次感到这么难过的时刻,尤其是想要忍住眼中想要掉下来的泪水,真的很困难。

    自己的这具身体本身就是用来体现情感的存在,拥有着比其他人更加强烈的情感,所以此刻想要忍住悲伤,忍住那种心痛的感觉就变得更加艰难。

    不能哭,哭了哥哥会难过。

    “……”

    墨玲努力的忍耐着,甚至想要绷紧浑身每一块肌肉。

    但她做不到,不仅仅只是不敢咬紧牙关,不敢攥紧拳头让指甲刺破掌心,她甚至连微微的颤抖也不敢。

    哥哥太强大了,会被看出来的。

    不行,做不到的。

    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眼眶里不争气的流了出去,墨玲下意识的就想用手捂住自己的脸颊,但还没等自己抬起手来,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掌就直接抓住了自己的手腕。

    “不行,会害羞的。”

    墨玲把头歪到了一旁,下意识的就想避开墨仁的目光,用尽可能正常的语气说道:“不要看……”

    “没关系的,我又不是什么外人。”

    墨仁很温柔的笑了笑,随后伸手递过去一张干净的手帕:“再哭的话可就不好看了。”

    “……”

    墨玲没有言语,而是默默的接过了手帕,直接整个的捂在了脸上。

    “你是在为我难过吗?”

    墨仁见到墨玲捂住了脸颊之后微微颤抖的双肩,此刻也是伸出手安慰似的拍了拍对方的脊背:“没关系的,至少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而且这些我努力争取来的实力也能够给你带来帮助,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可是…可是……”

    墨玲想说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才刚说出两个字就越哭声音越大了起来,就像是想起了什么更委屈的事情一样。

    “……”

    墨仁没有继续劝慰了,也没有用心主的能力,而是轻笑着揉了揉墨玲的小脑袋,就那么任由对方大声的哭泣着。

    从墨凌尚且还是孩童的时候,墨仁就已经在用这种方式安慰对方了。

    并不是常人家庭之中的那种细声软语的哄,也不是一个何时何地都温暖安全的怀抱,而是就静静的陪在身旁等着他哭完,当一切情绪都发泄出去之后,再与对方好好的聊一聊,把对方喜欢的东西送给对方,告诉对方不管怎么样,哥哥都会永远陪着他。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墨玲的哭声渐渐停歇了下来。

    “舒服点了吗?”

    墨仁重新递过去了一块热腾腾的毛巾:“来,擦擦脸吧。”

    “嗯。”

    墨玲接过了毛巾,然后用力的将它在脸上蹭了蹭,将眼泪之类的东西全都擦的干干净净,而不知道是毛巾热气的原因还是刚哭过的原因,墨玲的一张小脸蛋此刻显得红扑扑的。

    “本来我是想直接将地球交给你的。”

    在墨玲擦脸的时间里面,墨仁也是缓缓的说了起来:“不过现在地球稍微的有点麻烦,所以我觉得应该先把这些小麻烦解决掉再送给你。”

    “是什么呢?”

    墨玲放下了毛巾,有些好奇的问了一句。

    “你听说过魔神吗?”

    墨仁说道。

    “好像有在一些剧情场景之中听过,那些家伙将魔神称之为多元宇宙所能承载的极限,但更具体一些的就不知道了,也没见过它们到底长什么样。”墨玲稍微的回忆了一下:“不过好像说魔神都是很诡异莫测的,最好要远离一些什么的,而且它们的眷族也是多元宇宙之中最强大的种族……”

    “这里叫做银色沙漠,本质上就跟某位魔神有些关系。”

    墨仁对魔神的了解要远超于墨玲,此刻也是自然而然的对她解释了起来:“关于魔神的事情太过于繁杂,你只要知道这些家伙非常危险就可以了,哪怕是我……不,哪怕是一百万亿个我,也未必能抵挡住魔神的一击之威,你最好尽可能远离这些怪物。”

    “可是魔神跟地球有什么关系?”

    墨玲似乎有些困惑。

    “这就跟我接下来想要讲的故事有关系了。”

    墨仁笑了笑,随后缓缓说道:“在解决了苍白之网和伊迪斯之后,我掌握了一种叫做苍白门扉的科技,并从伊迪斯的记忆之中知道了一个叫做银色沙漠的特殊异空间,就是现在你我所处的这处地界,这里拥有与无尽多元宇宙几乎等同大小的面积,而我为了变强,不断的穿行于银色沙漠的穿界门之中,毁灭了一个又一个文明,将它们转化成为了我自身的力量,但我却在一个宇宙之中遇到了一种叫做虫族的生物,这个生物严格意义上来跟某位魔神有着关系,而且地球也在同一时间降临了另一位魔神的分身……”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中,墨仁将自己是如何与柳萱交流,如何掌握虫族,如何发现了黄之魔神,如何进攻并一举摧毁了伊迪斯世界,最终拿到了量子大脑以及大量的知识来强化自身,以及发现并杀死了金之魔神的事情讲给了墨玲。

    “原来是这样的吗?”

    墨玲在听到了墨仁的说法之后,也是了然的点了点头:“原来在剧情开始之前的那个巨大黄色墙壁就是魔神,怪不得系统说这家伙要比那几个类人生物还要强大。”

    “类人生物?”

    墨仁没理解墨玲所说的话语。

    “大概是长成这个样子的类人形怪物。”墨玲迅速的在一本书上面具现出了一个头生王冠似巨角的人型生物:“这个东西在银色沙漠一直在搞破坏,好像很嚣张,很不可一世的感觉。”

    “这个东西是红之魔神的眷族,被称之为墟渊龙的生物。”

    墨仁立刻就认出来了墨玲绘画出的东西,解释道:“严格意义上来讲这玩应应该叫做第二世代的墟渊龙,在这些家伙之上可能还有第一世代的墟渊龙,而他们到底有多么强大是我根本就无法知晓的事情,总之如果你如果遭遇到他们的话,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逃走。”

    “嗯嗯,惹不起惹不起。”

    墨玲立刻点点头,并十分认真的说道。

    “好了,我该讲的东西差不多都已经讲完了。”

    墨仁笑了笑:“虽然你应该还有一些疑问,不过我之后会解答你的,那么现在也该让我听听故事了吧?”

    “嗯呢。”

    墨玲点了点头,随后就开始缓缓的说了起来。“这可能要从我上飞机开始说起了。”

    “没问题,说吧。”

    墨仁点了点头。

    “我上了飞机之后,一直在小声的跟母亲聊天,但没过多久我就困了,所以我就睡了一觉。”墨玲一边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一边说道:“可是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两个人好像正在看着我,一个是浑身冒着白色光芒的女人,另一个则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男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个家伙,因为他就好像是……”

    “由无数颜色的色块所构成的好像没有任何颜色的怪异半透明人型生物?”

    墨仁立刻问道。

    “诶?”

    墨玲一愣:“哥哥你也梦到他了?”

    “不,你继续说。”

    墨仁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东西,但是需要等你说完才能做出判断。”

    “那好吧。”

    墨玲点点头,随后就继续说了起来:“总之这两个人就一直在跟我说着什么,那个女人似乎在问我想不想知道生命的意义,想不想真正的活着,然后我就觉得她好像有精神病,好像还嘲讽了她一顿,后来那个女人似乎也没生气,只是有点郁闷,在这之后另一个人型生物把她拉到了身后,然后问我……呃,总之问了我一些我很感兴趣的问题,最后他告诉我,如果想要让梦想成真的话就立刻站起来大喊一声全都不许动。”

    “然后你就照做了?”

    墨仁已经猜出来当时的场景了,原本安静的飞机上面突然站起来一个男人,大声命令其他人不许动的场景。

    “是的。”

    墨玲捂着小脸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