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演也是一种病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此时此刻,任何人都很识趣的的没有去打扰墨仁。

    墨仁就那么静静的思考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的弟弟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量子大脑的运算模式要远超于先前的集群式计算模式,这让墨仁没花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一些猜测的想法,而为了验证这些想法,墨仁再一次的跟墨玲聊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墨仁直接将墨凌塞进了自己的存储空间之中,让其与墨玲处于两个不同的时空之中。

    “别担心,只是想验证一些猜想而已。”

    见到众人有些疑惑的目光,墨仁主动开口对墨玲解释了一句。

    “好吧。”

    墨玲倒是也没有很在意的样子,此刻听到了墨仁的说法后也仅仅只是点了点头而已:“解释这种事情太麻烦了,还是哥哥你自己去验证好了。”

    “嗯。”

    墨仁应了一声,随后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其他人的身上:“不跟我介绍一下其他人吗?”

    “哦,忘记了。”

    墨玲眨了眨眼睛,随后才对墨仁介绍起了自己的队友,只见她抬起小手依次的在众人身上扫了过去:“这个是五月深红,比我在庭院呆的时间要长多了,实力又强,可以说已经是大佬级别的人物,还有这个是指挥官,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也是一个很好的人,平时都很照顾我的,还有这个看起来好像用龟甲缚被人绑起来了的家伙,叫万法之源抱歉,很护短,平时就是团队的吐槽役,带节奏很厉害。”

    “喂喂,墨玲你别乱说啊,这不是龟甲缚。”

    被仙老的捆仙锁绑成粽子的万法之源抱歉忍不住吐槽道:“而且我也是为了救深海王那家伙才被对面那个老道特殊针对了啊,你不帮我解开这东西也就算了,居然还气我。”

    “啊,对了,还有深海王。”

    听到万法之源抱歉这么说之后,墨玲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深海王现在还活着吗?”

    “你看一眼队伍列表就知道了啊。”

    万法之源抱歉说道:“这家伙的头像没有变成灰色,应该还是活着的状态,不过好像受到了什么控制技能,现在处于无法行动的状态之中。”

    “深海王是谁?”

    在自己制造出的异空间之中,墨仁控制着自己的另外一具身体对墨凌询问了起来。

    “……另外的一个队友。”

    墨凌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墨仁,但他还是立刻就解释了起来:“在先前的战斗中被敌人吸进了一个绿色的葫芦之中。”

    “所以说,哥哥能帮忙把这个笨蛋救出来吗?”

    存储空间之外,墨玲接过话茬对墨仁询问了起来:“我之前不小心毁了他的装备,欠了他一个人情,要是可以的话……”

    “没问题。”

    墨仁平静的点了点头,随后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仍旧在不断爆炸的沙地之中就突然窜出了一个人影来。

    “我靠,这老道居然还没死!”

    万法之源抱歉在第一时间就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然而就在下一秒,墨仁直接就单手掐住了这个老道的脖颈,让对方甚至连喘一口气都变成了奢望。

    “呃…呜呃……”

    墨仁的大手死死的掐着仙老的脖颈,任凭对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甚至身上用来护体的层层宝光都在顷刻之间像是被戳爆的泡泡一样碎裂开来。

    “老头,听说你很皮?”

    大概是见到了墨仁的强力,这边的墨玲也露出了她的本性,只见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柄小刀出来,恶狠狠的对着仙老说道:“老娘这把刀可是涂了矮油的毒刃,快把深海王放出来,不然老娘这一刀下去让你变成矮乐多!”

    “呃…咳……”

    仙老用嘲讽的目光看了一眼墨玲,就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岂可修!”

    墨玲在见到这个目光之后,也是二话不说就照着仙老的大腿捅了一刀上去。

    而墨玲这么一刀捅了下去,随着仙老的一声闷哼,他的身高也确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低着,眨眼之间就降低了十厘米左右,这让他原本仙风道骨的模样立刻产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有些矮小的小老头。

    “下次再不说的话,我就嘎(割)了你的命根子!”

    墨玲手里提着沾血的小刀,一脸气势汹汹的表情:“然后给你的命根子换成长白山上野生的韭菜根!”

    “……”

    仙老虽然疼的满脸是汗,但仍旧用看智障的目光看着墨玲。

    “看来你丫的是执迷不悟啊。”

    墨玲咬了咬牙,随后另一只手直接就朝着仙老两腿之间的地方扒了过去。

    不过好在墨仁知道自己弟弟的秉性,这家伙说了要做,那要是没人拦着他的话他就真的会去做,这一点从很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自己那个不知道死哪儿去了的鬼屎老爹,所以墨仁此刻立刻就抓住了墨玲那纤细的手臂。

    “别碰。”

    墨仁微微皱了皱眉:“多脏的东西啊。”

    “可是这老道不听话啊。”

    墨玲虽然有时候比较奇葩,但还是很听话的,此刻被墨仁拽住后也就没有继续挣扎了,而是直接就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下点猛药的话这家伙肯定不会听话的。”

    “没事,我来。”

    墨仁温柔的摸了摸墨玲的小脑袋瓜,随后就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仙老的身上。

    “……”

    仙老虽然被掐的都快断气了,但此刻见到墨仁那充满了残忍和暴虐的目光后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在他的眼中,真理之庭这些异端显然都是所谓的妖魔邪祟。

    但墨仁则与普通的妖魔邪祟不同。

    在仙老的眼中,墨仁的级别简直是连所谓的灭世魔头,万妖之王都远远无法企及的境界,如果硬要说的话,这家伙简直就是可以独自一人杀上九重天霄的太古邪神,而如果按照霹雳的设定的话,墨仁在仙老的眼中就已经是弃天帝级别的超究极无敌巨螺旋爆裂强的强者了,别说攻击对方了,仙老感觉自己就连对方的残忍都抵御不了。

    甚至墨仁仅仅只对仙老说了一句话,就已经快要让他肝胆俱裂了。

    “玩.吗?”

    墨仁用一种平静到近乎残忍的目光注视着仙老:“我把你绑起来,然后当着你的面一件一件摧毁你的法宝和道具,删光你的好友和公会成员,最后再把你的等级和技能全部清空。”

    “你还…呃……杀了…杀了我吧!”

    听到墨仁的说法之后,仙老感觉自己两眼一黑,好像真的快要窒息了似的。

    “哇,不愧是老哥,真滴凶残。”

    墨玲此刻也是对墨仁的做法表示了相当程度的满意,甚至连手上涂了矮油的小刀都给收起来了:“不过老哥,这家伙包裹里面的东西你要怎么弄出来?”

    “没关系,他到时候会自己把东西拿出来……嗯?终于死了么?”

    墨仁说到这里,突然低头朝着万里之下的地面看了一眼,随后单手一招就将两样东西牢牢的抓在了手中。

    那是一柄没有鞘的东瀛武士刀,以及一颗通体猩红有着环形花纹的奇怪眼球。

    “……”

    见到墨仁手上的东西,众人此刻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那个女性轮回者可能确实没有火影忍者之中的终极**大筒木辉夜厉害,但对方额头上镶嵌着的怎么说也是传说中超级厉害的轮回血轮眼啊,而且还有死神之中非常b的蓝染的幻觉系斩魄刀,这么两个玩应加在一起竟然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直接被灭了,这个自称为墨玲哥哥的家伙到底是要有多强大啊。

    “这两个东西……”

    在抓取到了轮回血轮眼以及镜花水月之后,墨仁暂时的将仙老用念力禁锢在了一旁,进而开始解析起了这两个东西的结构,尝试着破译掉其中的一些特殊限制。

    量子大脑在瞬间开始极快的运转了起来,比任何常规计算结构都要更加优秀的量子运算很快就得出了一定的结论,而墨仁则通过这些数据和信息开始处理起了这两个甚至连相互宇宙规则都有可能不一样的奇怪玩应儿。

    这两个东西上面都有一层极为复杂的保护结构,这个保护结构类似于一种无形的兼容模块,可以让这种事物在某种意义上兼容这个宇宙之中的物理法则,同时它也具备了某种独特的高级身份识别功能,自我销毁功能,时间感应功能等等,这意味着其他人并不能使用它,甚至在时间到了某个点之后,它还会进行自我销毁。

    很显然,哪怕不是这两个物品本身,仅仅只是这两个物品上所附加的东西就已经足够让人头痛了。

    哪怕墨仁现在已经如此强大了,但对于这个物品上面所附加的东西也仍旧没什么办法,别说彻底解除这种附加在物品上的特殊保护结构了,就连稍微修改一下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非常困难却也不代表无法修改,只不过是没办法大改罢了。

    墨仁将自己周围的时空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加速,随后开始用大量的计算去尝试着修改着保护机构的部分数据,比如在持续时间的后面增加一个零,或者将身份识别功能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篡改,让本来属于女性轮回者的物品变成了自己弟弟专属的物品。

    而在最后的最后,墨仁利用一种可以静止时间流动的晶体封住了这两样物品。

    “随便弄出来的小玩具,拿去玩吧。”

    墨仁将这两样东西递给了墨玲:“应该还可以继续使用一段时间的,要是不行的话到时候直接把它扔掉就可以了。”

    “谢谢老哥。”

    墨玲接过了两样东西,随后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了,那么接下来就是你了。”

    搞定了两样道具之后,墨仁重新将目光集中在了仙老的身上,看的后者立刻就惊恐了起来。

    “那边应该都是你的东西吧?”

    墨仁看了一眼已经被埋进万丈沙渊之中的各种法宝,念力微动之间就将它们硬生生的从沙地之中拽了出来,足有近千米高的巨大宝印,还有如同蛇龙般闪烁金光的绳索,通透而润泽的玉色葫芦,幻化万千的陨铁飞剑,这些法宝之中的任何一样都足以让其他轮回者们流口水,但此刻在墨仁的手中它们却连玩具都配不上。

    宛如山岳般气势巍峨的宝印在念力的碾压下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尽管这方宝印的质地极为坚硬,但面对墨仁那足以撕碎恒星的恐怖念力场,还是一点一点的碎裂了开来。

    首先是突如其来的一声炸响,巨大的裂痕直接贯穿了整方宝印,随后在足以压碎原子乃至中子的可怕力量面前,整方宝印上的裂痕越来越多,就像是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包裹住了整个宝印,最终随着墨仁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念力场,整方宝印在轰然之间就爆成了漫天细尘。

    “噗!!!”

    祭炼许久的法宝突然被毁,仙老也受到了不轻的伤害,此刻张嘴就是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

    “第一件。”

    墨仁平静的说了一句,随后就直接将目光集中在了第二件法宝上面。

    那是一大段闪烁着金光的绳索。

    这根绳索此刻正在墨仁的念力场之中不断的扭动着,就像是有着自己的灵性一样,而构成它的材料也不仅仅只是单纯的麻料那么简单,这绳子足有婴儿手臂般粗细,里面密密麻麻的拧了许多种不同的材料,一种从未见过的饱含灵气的植物纤维,几种极细的金属丝线,几条像是某种生物的筋一样的有机组织,还有一些韧性极强的黑色皮膜状物质,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就被这么硬生生的拧在了一起,可想而知其束缚能力究竟有多强。

    别说是大象了,恐怕连鲸鱼,霸王龙和金刚都没办法挣脱这根绳索的束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