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银色沙漠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这两个生物可以被炼成很多负币!”

    邪神对墨仁诱惑了起来:“他们不过就是野兽而已,你没必要为它们心生怜悯……”

    “谁告诉你。”墨仁冷冷的抬头看了一眼笼罩在自己身旁的浓密灰雾:“我是对这两个家伙心生怜悯了?”

    “好吧,小子。”

    邪神最终还是放弃了对墨仁的劝诱。

    “…”

    墨仁转过头去不再盯着邪神,而是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颗被灰色浓雾所包裹住的星球之中,念力微动之间,几样物品急速的突破了灰厚的大气层,径直的朝着墨仁飞了过来,最终静静的悬浮在了墨仁的面前。

    这些东西都是墨仁比较感兴趣的东西,例如之前烧毁了整颗世界树的莱瓦汀,还有就是世界树被保存最完好的一部分枝干。

    世界树的枝干自然不用多说,能够汲取能量开辟异次元空间的植物,墨仁自然对它非常的感兴趣,而除了这个世界树的枝干之外,被称之为炎之魔剑的莱瓦汀也让墨仁很感兴趣,这柄剑并不仅仅只是一把武器而已,硬要说的话,这玩应更像是某种特殊的异能器。

    墨仁深吸一口气,体内的红色线条瞬间分出了一部分力量渗透进了眼球之中,这让墨仁的左边眼球在瞬间就变成了一片猩红的竖瞳,通过猩红视界的观测,墨仁发现这个炎之魔剑似乎具有着释放,或者说是支配热辐射的能力,而通过这个能力进行衍生,它甚至能制造出热核聚变,以及一些更加高级的攻击方式,比如微粒子衰变,正反湮灭之类的攻击形势。

    这把武器的技术比较值得地球的技术部门进行参考,所以墨仁打算将其直接带回地球。

    不过在那之前,墨仁还是要先把这颗星球彻底的转化成为负币才行。

    “……”

    没有言语,墨仁直接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维持献祭法阵上面,笼罩住整颗星球的浓雾愈发厚重了起来,世界树的燃烧宣告了世界末日的到来,此刻这颗星球上的所有生灵都陷入到了绝望与疯狂之中,大量的负面气息从星球的表面上滔天而起,遮天蔽日的朝着墨仁所在的方向疯狂涌了过去。

    墨仁平静的张开双手,尽情的吸收着整个星球的恐惧与绝望,而随着对负面情绪的不断吸收,他的实力也进一步的攀升了起来……

    ……

    另一边,星球的外层大气之中。

    一条身躯几乎可以环绕住整个中庭的巨蛇正在朝着外层空间快速的飞了过去。

    但因为整个星球表面的灰色雾气越来越浓,整个大气层的厚度也变得有些夸张了起来,这让这条巨蛇不断上升的力度渐渐减弱着,最终在引力的拉扯下竟然停止了上升,反而开始朝着下方坠落了下去。

    “耶梦加得!”

    芬里尔见到巨蛇竟然往下方跌落了过去,此刻也是有些紧张的大吼道。

    “该死!可恶的星球引力!”

    见到自己竟然朝着下方坠去,耶梦加得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有些慌乱了起来,但不管它怎么扭动身躯,却也都没办法停止自己不停下坠的身躯。

    “父亲马上就要毁灭这颗星球了,我们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掉下去啊!”站在耶梦加得头颅上的芬里尔大声的对它吼道:“如果不小心掉下去了,会被父亲连带着这颗星球一起毁灭掉的,耶梦加得!”

    “我当然知道!”

    耶梦加得有些焦急的嘶鸣了起来。

    它本就是从墨仁的一节尾指中诞生出来的生物,在墨仁开始修炼无形之心后,它自然也能感知到自己‘父亲’内心的一些情绪和想法,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灭世之神,耶梦加得心里清楚自己的‘父亲’绝对是一个很冷酷的家伙,如果自己和芬里尔跳出了星球,那么父亲断然不会把自己打回去,但如果没跳出去的话,父亲也不在意就这么把自己和芬里尔连带着星球一起毁灭。

    “该死!该死!”

    耶梦加得尖锐的嘶鸣了起来,随着自己庞大身躯的急速下坠,它的内心愈发焦急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费劲千辛万苦在海渊深处吞噬生物,最终才终于成长起来的身躯,在此刻却成了自己想要逃出这颗即将毁灭的星球的最大阻碍。

    “耶梦加得!”

    芬里尔看起来有些忍不住了,催促似的大声咆哮了起来。

    “我知道!”耶梦加得不耐烦的怒吼一声,随后那硕大的蛇头突然开始诡异的蠕动了起来,一块足有近百平的厚重鳞片猛然被掀开,一抹白色的闪电瞬间袭向了芬里尔,但芬里尔非但没有躲避,反而还主动的迎了上去,很快这一抹白色就缠上了芬里尔的腰际。

    这并不是什么攻击,而是一条巨大的白色蟒蛇。

    这条巨大蟒蛇的身躯足有水桶般粗细,此刻那足有十多米长度的身躯紧紧环绕在芬里尔的腰上,白色的蛇头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尾巴,看起来就生怕被对方挣脱了一样。

    “咬住了!”

    芬里尔整个身躯都伏在了地面上,浑身上下的肌肉瞬间绷紧起来,整条狼的气势在瞬间突然拔高了许多。

    下一秒,芬里尔的四肢爆发出了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脚下耶梦加得那如同山峦般的蛇头生生踩爆,借助着这份反作用力急速的朝着外层空间跃去。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笼罩住整颗星球的献祭法阵终于开始缓缓运转了起来。

    “嘿嘿嘿嘿……”

    整个天穹都回荡着邪神残忍的笑声,大地在颤抖,浓密的灰雾泛着阴冷而绝望的气息,与火山灰一起遮蔽了日月群星,明明整个星球都因为烈火与熔岩的缘故变得灼热无比,但所有生灵的内心却不知为何充满了彻骨的冰寒,浓烈的绝望,痛苦,恐惧,在一瞬间从他们的心底深处涌了出来,彻底的摧垮了他们薄弱的意志。

    瞬时之间,整个星球都因为灰雾的原因而陷入到了彻底的疯狂中,人们相互屠戮着同类,手足相残,血亲相杀,所谓的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灰色的风暴自世界树断裂的地方开始吹起,带着烈火,急速的吞噬着整颗星球上的所有事物,无论是植物,动物,甚至微生物都难以逃过这阵恐怖风暴的席卷,眨眼之间整颗星球就被浓烈的灰色所吞没了,土壤在瓦解,岩石在风化,仿佛行星的内部生成了一颗黑洞,这颗星球上的一切事物都开始朝着核心塌陷而去,浓密的灰色风暴犹如日冕般溅起了灰色的涟漪,邪神那恐怖至极的声音无时无刻的响起,即便是已经堪堪逃离了星球的芬里尔和耶梦加得,此刻也感觉到一阵难以言喻的后怕。

    “……”

    耶梦加得与芬里尔相互对视了一眼,它们的眼底深处满是惊惧。

    如果再晚上一步的话,自己也很有可能被这残忍的灰色深渊彻卷入其中,那恐怕是它们无论如何也绝不想体验的事情。

    “啊哈哈哈哈哈!!!”

    在浓密的灰雾吞没了整颗星球后,邪神发出了刺耳的尖锐笑声:“星球!整颗星球!一个完整的体系和世界!”

    “给我负币。”

    墨仁看着那些近乎沸腾的灰色雾气,也是对邪神冷冷的命令了起来。

    “当然!”

    邪神此刻的语气非常愉悦,原本吞噬了星球的灰雾剧烈的翻滚着,随后大量的负币就如海啸般狂涌了出来,然后被墨仁利用存储空间不断的吸入其中。

    “嘿嘿嘿嘿,小子,你这次做得非常不错。”

    邪神一边将负币交给墨仁,一边发出了刺耳的笑声:“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告诉我,如何才能进入银色沙漠。”

    墨仁倒也没有含糊,直接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嘿嘿嘿嘿,想要进入银色沙漠?”

    邪神再一次残忍的笑了起来:“想要从我这里换银之沙吗?还是想知道世界边缘的具体位置呢?”

    “世界边缘的坐标,告诉我。”

    墨仁看了一眼翻涌的灰雾,平静的说道。

    “五千万负币。”

    邪神直接给出了代价。

    “可以。”

    墨仁点点头,随后就感觉到一阵灰雾环绕住了自己,随后一个坐标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记忆之中。

    “嘿嘿嘿,你现在可不在你自己的世界里,这个世界的世界边缘就在这个坐标上。”邪神发出了阴测测的笑声:“不过通过世界边缘进入银色沙漠是有一定风险的,小子,你确定不需要银之沙吗?”

    “不需要。”

    墨仁当然清楚从邪神这里购买一粒银之沙需要多么高昂的代价,所以直接拒绝了对方的建议。

    “好了,你可以消失了。”

    在获得了世界边缘的具体位置之后,墨仁直接用念力破坏了献祭法阵的结构,只见那能够覆盖整个星球的献祭法阵瞬间爆碎开来,狂暴的灰色气流宛如行星爆炸似的向着四周狂涌而去,直接将一只狼和一条蛇狼狈的给吹到了墨仁的面前。

    “……”

    墨仁没有言语,只是用念力抓住了这两只由自身分离出去的野兽而已。

    “父亲…”

    “父亲大人……”

    芬里尔和耶梦加得见到墨仁之后,立刻低下了头颅。

    “竟然逃出来了吗?”

    墨仁微微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张开了存储空间:“算你们两个东西还有点用处,先进来吧。”

    说着,也不管芬里尔和耶梦加得到底想不想进去,墨仁直接就用念力将它们两个塞进了某个单独的存储分区之中。

    虽然墨仁的本意是想直接吞噬掉这两个分身的,但因为一些特殊的情况,它们已经觉醒了自我意识,并且还可以跟墨仁产生一些特殊的感应,这让墨仁暂时的改变了想法,自己对于无形之心的修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能够利用这两个分身进一步的探索无形之心,那当然要比直接把它们两个吞噬掉来的更有价值一些。

    在收入了芬里尔和耶梦加得之后,墨仁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的世界。

    事实上,因为整颗星球都被墨仁献祭了的缘故,之前那个勉强还算稳定的时空之门早就被破坏掉了,所以就算是墨仁想回去也回不去了。

    此刻墨仁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先想办法前往银色沙漠,而如果想要前往银色沙漠,那么就必须先前往世界边缘。

    稍微的站在原地沉吟了一下,墨仁从存储空间拿出材料开始构建起了苍白门扉,随后他直接输入了邪神给出的坐标,走进了传送门之中。

    白光闪过,墨仁来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之中。

    “到了么?”

    墨仁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景色。

    周围的景色乍一看好像是漫天的星辰,但不知为何却无比错乱,一颗恒星静静的散发着光和热,但当墨仁稍微换了一个角度之后,却发现这颗恒星变成了椭圆的结构,越是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这颗恒星就越扁。

    墨仁将目光从这颗恒星上转移开来,朝着星空的其他方向看去。

    这一次,他看到了一条线正在释放着璀璨的光芒。

    “……”

    这个地方真的问题很大。

    墨仁将目光再一次转移到了一条扭曲而狭长的光带上面,这条光带的两端非常的厚重,一直从星河的一端延伸到了另一端,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景观。

    “维度么?”

    墨仁看着天空中光怪陆离的星辰,心里也是隐隐的有了些猜测。

    如果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这个所谓的世界边缘应该是一处维度扭曲的时空裂隙,高维世界和低维世界在这里交杂碰撞在了一起,二维的星辰单方向的释放着强烈的光和热,而四维的恒星也同样展露着自己诡异的姿态,每一个时空片段连续在一起,像是被粘合在一起一样挂在了高空之上。

    从最初尘埃聚合的时刻,直到最后的超新星爆发,这颗四维星辰在星空中形成了人类永远无法看到的奇观。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