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 谁是真正的邪神?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按照记忆中的结构,墨仁将苍白门扉的参数进行了一番调整,随后直接就张开了那扇稳定的时空之门。

    墨仁心里默默的想了一句,随后将自己的手指顺着苍白门扉伸了过去。

    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家伙看起来运气不错,这一次墨仁并没有继续触摸到那个家伙,而是直接触摸到了一片空处,于是墨仁立刻记下了本世界的坐标和参数,随后构成身躯的细胞迅速的顺着手指的方向涌了过去,整个人竟然硬生生的挤过了那个小孔,来到了苍白门扉另一端的世界之中。

    “这是……”

    穿过了苍白门扉之后,墨仁抬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结果发现自己站立在一座山峰的顶端。

    天空中不停的飘落着鹅毛般的大雪,刺骨的寒霜封冻了整片大地,不仅仅只是墨仁所站立的这片山峰,就连山脚下的村庄,甚至更远一些的平原,森林,湖泊,也全都被厚厚的冰雪覆盖了起来,刺骨的寒风不断的在天空中呼啸着,浓密的乌云甚至遮蔽了太阳,让原本的白天也变得犹如夜晚般黑暗。

    墨仁也不清楚这里到底是哪里,于是在短暂的思考之后,他直接将念力朝着更远的方向延伸了过去。

    这片大陆非常大,墨仁不断的朝着远方探索着,一路上墨仁看到了许多奇形怪状的野兽,这些野兽散发着微弱却凶恶的生命磁场,这意味着它们已经饥饿很久了,大雪封冻了旷野,它们为了寻找食物而四处徘徊,甚至是自相残杀。

    而那些居住在木屋或草屋内的人们同样也是戾气极重。

    相互猜忌,父子相残,组成团伙四处游荡,劫掠着其他人类的资源,用斧头砍死男人,抢走女人,整个世界好像都陷入了一种黑暗的狂乱之中。

    巨大而不畏寒冷的奇怪秃鹫在漫天的风雪中盘旋着,它们落在村子里,抢食着那些刚刚死去不久的死尸,似乎只有这些食腐的动物能够在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下吃的满嘴流油。

    “……”

    墨仁微微的皱了皱眉,这种景象跟自己之前感知到的气息有些不太一样,当时虽然手指两次伸进了一个不该伸进去的地方,但至少墨仁可以感觉到这个世界的气息还是宁静而温和的,而此刻则不知为何到处都充满了肃杀之气,黑暗,疯狂,似乎某种毁灭前的压抑取代了原本的一切。

    墨仁自己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这个样子。

    摇了摇头,墨仁直接朝着自己感知的方向移动了过去。

    因为之前在地宫场景之中,墨仁一直都在研究妄想极意的无形之心层次,再加上最后大决战时候的蔽日灰幕对绿色线条的刺激,以至于墨仁现在已经触摸到无形之心真正的门槛了,尽管还不能做到细胞集群化意识,但远程感应到自己的细胞倒是没什么问题的。

    顺着细胞之间的感应,墨仁很快就穿过了几层屏障,来到了一座通天彻地的巨大山脉之上。

    在那里,墨仁看到了自己断掉的那一节尾指。

    此刻说它是尾指已经不太正确了,因为这根尾指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狼形野兽,这只通体漆黑的狼形野兽足有两三米那么高大,全身都充满了一种类似墨仁的凶残气息,此刻在山脉的腰部不断的挣扎跳跃着,就好像是想要挣脱什么锁链一样,但不管它怎么挣脱,看起来都无济于事似的,以至于它只能不断的发出愤怒的嚎叫声。

    但这只巨狼的挣扎和嚎叫,都在看到了墨仁的那一瞬间停了下来。

    一双竖立着的瞳孔中闪过了浓浓的疑惑。

    “你是…真正的父亲吗?”

    巨狼感受着墨仁身上传来的那种无比亲切的气息,此刻也是异常的困顿,只见它歪着自己巨大的狼头:“你是来救我的吗?”

    “父亲吗?”

    墨仁想到之前那个粉色的柔软世界,也是眼角抽动了一下,随后皱眉点了点头:“你曾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你如果想理解成父亲的话也可以。”

    “父亲,求你救我出去。”

    巨狼立刻趴在地上,对着墨仁哀求了起来:“可恶的诸神欺骗了我,把我困在了这里。”

    “诸神?”

    墨仁听到巨狼的说法之后也是微微一愣,随后眉头一皱问道:“你叫什么?”

    “父亲,我叫芬里尔。”

    巨狼立即说道。

    “……”

    墨仁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随便伸伸手指居然都能被卷入这种奇怪的平行世界之中,怪不得之前自己触碰到那个奇怪粉色世界的时候,隐约的听到有人说了安格尔波达这个名字,感情自己竟然在无意之间绿了洛基,也难怪他后来气的都跳反去当邪神了。

    这么说来的话,另一个在海洋深处呼唤自己的气息应该就是尘世巨蟒耶梦加得了,自己的两根尾指,先后绿了洛基这倒霉鬼两次。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倒是也有点道理,洛基和安格尔波达应该都是类人型生物,但偏偏安格尔波达却生了两个野兽出来,这换成谁谁乐意啊,也难怪后来洛基搞外.遇去了。

    也幸亏自己没有第三次把小尾指伸过来,要不然的话海拉估计都不是人形生物了。

    “父亲,求你救我出去。”

    芬里尔趴在地上,用一种像是可怜小狗一样的语气对墨仁祈求道。

    “哦,可以。”

    墨仁点了点头,反正自己探索这个世界也仅仅只是为了收集负币,顺便想办法进入世界边缘寻找银色沙漠而已,诸神与巨人之间的战斗自己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他们该怎么搞就怎么搞。

    想到这里,墨仁直接一只手轻轻点在了芬里尔的额头上面。

    念力配合着特异细胞仔细的检查了芬里尔一番,结果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限制,于是墨仁直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芬里尔的意识上面。

    经过意识上的检查,墨仁终于发现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约束芬里尔。

    而在看到了这东西之后,墨仁简直忍不住低语出声。

    “蠢货。”

    “呜…”

    芬里尔有些害怕的低下头颅,一点也没有可怕魔兽的威严,反而就像是一条害怕主人的小狗似的。

    而墨仁之所以忍不住的说了一句蠢货出来,其实也是芬里尔实在是太蠢了,尽管它在诞生的时候被安格尔波达的血肉污染了,但它身体上还是拥有许多墨仁细胞的,墨仁可是真正意义上足以灭世的存在,所以诸神和侏儒一族根本就没办法真正的困住芬里尔,但经过周密的计划后,侏儒一族却想到了一个投机取巧的方法。

    它们制造了一种可以在一定意义上扭曲潜意识的物体。

    利用这种扭曲潜意识的东西,诸神扭曲了芬里尔的潜意识,让它觉得自己的身上被捆了一条不管自己怎么挣脱都无法挣脱的巨锁,而锁链的一端被捆绑在了一颗巨石上面,诸神就这样用计谋约束住了芬里尔不知道多久的时间。

    比起再度修改芬里尔那可怜的潜意识,墨仁直接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帮助它脱困。

    随手在空中甩了一下,手掌与空气摩擦发出了轰然的响声,随后一团白色的大气奔流就直接将那块巨石打成了粉末。

    “!!!”

    芬里尔见到墨仁只是单手挥动了一下,就打破了自己不管怎么挣脱都没用的顽石和锁链,整张狼脸上都浮现出了一种被震惊到无以复加的表情。

    “好了,你自由了。”

    墨仁跟芬里尔说了一声,随后也不再理会它抖动着自己皮毛的动作,转身就朝着海渊的方向走了过去。

    “嗷呜!!!”

    身后,是芬里尔那充满怨恨的尖锐嚎叫声。

    尖锐的嚎叫中夹杂了次声波,仿佛整个世界都跟着颤动了起来,扎根于整座山脉的巨大树木不断的摇晃着,一直从树根摇晃到了树梢的位置上,一时之间整座山脉都崩裂了开来,住在山洞中的一些小侏儒们四散奔逃,发出了仓促的惊恐呼喊声。

    “奥丁!!!”

    芬里尔怒吼了一声,随后就朝着山脉的顶端狂奔了过去……

    ……

    另一边,墨仁已经来到了这片大陆的边缘处,走进了海洋之中。

    一条无法计算其长度的怪物盘踞在海渊的最深处,它黑色的鳞片没有一丁点被海水侵蚀过的痕迹,此刻充满了一种光滑的金属质感,这就是墨仁的另一根尾指,在这个世界被称之为尘世巨蟒的怪物,耶梦加得。

    “你该起来了。”

    看着这只身躯足有数万公里长的可怕怪物,墨仁平静的对它呼唤了起来。

    “嘶…”

    在墨仁的呼唤下,大蛇略带迷茫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一双冰冷而残暴的眼瞳立刻锁定住了墨仁。

    “真正的…父亲……”

    一种嘶哑而略带阴冷的声音在海底响了起来。

    正常人在海底是肯定没办法说话的,但水也可以传导震动,对于远远凌驾于人类之上的生物而言,在海底交流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

    “嗯,醒来吧。”

    有了与芬里尔进行交流的经验,所以此刻墨仁也没有跟耶梦加得多说些什么,而是直接跟它吩咐了一句,随后转身就离开了海渊,回到了诸神口中所谓的中庭之中。

    回到了人间界之后,墨仁没有直接布置献祭法阵,而是直接盘膝坐在了一处地面上。

    他在吞噬这个世界中的负面气息。

    按照诸神黄昏的记载,残酷的严冬持续了整整三次,中间没有夹杂任何其他的季节,每天都是阴惨昏暗的天穹,所有人期盼的夏天都全部落空,大雪不停的下,到处都结了冰,海洋和湖泊都被冻结,人们极度的缺少食物,在争夺之中大批大批的死亡。

    虽然比不上墨仁亲手制造的末日来的优秀,但这个世界并没有负教,这意味着没有人能够吸取负面气息。

    墨仁就静静的坐在地上,一条肉眼可见的灰色龙卷风以他为圆形迅速的形成,天穹上的阴云都被搅动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整个世界的负面气息都在此刻回应着墨仁的呼唤,它们争先恐后宛如海潮般的向墨仁狂涌而来,在天穹之上,在地底深处,在这空旷的人间,所有的憎恨,所有的绝望与痛苦,人们心中最纯粹的恶意都在此刻涌向了墨仁,被他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和规模吸入体内。

    而墨仁体内的灰色线条,也因为不断的吞噬负面情绪而缓缓壮大着自身。

    “叽哇……”

    蔽日灰幕如同阴影般从墨仁的身上蔓延开来,瞬间就侵染了整片大地,疯狂的抢食着那些墨仁没办法吸收的其他负面情绪。

    “哼。”

    墨仁见到蔽日灰幕此刻的表现,不仅冷哼了一声,这畜生到底还真是负界生物,怎么都养不熟,哪怕到了现在这种时候还在想着多抢夺一些资源,然后把自己的主人反过来吞掉。

    不过自己现在的身躯强度已经不是蔽日灰幕能够轻易啃动的了,所以墨仁也就默许了它的这种行为。

    或者说,现在墨仁还真拿蔽日灰幕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吞噬整个世界的负面情绪花费了墨仁几天的时间,因为这个世界积压的负面情绪确实太多了,墨仁在将其吞噬殆尽之后甚至感觉自己的实力都有了一点明显的提升,要知道他已经无限接近第六能级了,即便如此都能获得明显的提升,可想而知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有多么夸张了。

    人类对于天灾的绝望,巨人对于诸神的憎恨,诸神对预言的恐惧,这个世界的负面情绪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应该已经差不多快打起来了吧?”

    墨仁用念力丝线感受着整个中庭的变动,整个人也是迅速地朝着天穹的方向飞了过去。

    是时候为诸神带去黄昏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