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六章 蠕动之星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在这地宫场景所演化出的无尽宇宙星空之中,一丝有些诡异的白色涟漪渐渐晕染了原本的黑色宇宙空间。

    很快,在一颗到处都充满绿意,生机盎然的不知名星球之上,一个奇异的颜色异常苍白的漩涡出现在了这里,一行着装怪异的人类缓缓从这个苍白的漩涡中走了出来。

    这是由一共五个人类所组成的特殊小队,他们身上的着装特别的奇怪,为首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镶着金边的丝制素袍,腰间别着一把不知什么材质的长剑,而紧跟在他身后面无表情的女人却穿着一身军绿色的迷彩战术服装,后背还背着一把比她人还要高的特殊狙击枪。

    而至于剩下的三个队员,也是一个比一个的怪异,这其中有穿着现代休闲服装却故意带着兜帽的年轻人,也有穿着一身沉重板甲的高大肌肉壮汉,而至于最后一个根本就连衣服都不穿了,身上完完全全被一种黑色的甲壳和角质层所包裹住了,脑袋也被拉长成了一种诡异的姿态,与其说是人类倒不如说是一头异形来的更让人信服,但如果是普通的异形的话肯定不会跟人类这么友好相处,而且这头异形明显有一些不像是一般异形的小动作,所以暂时可以把它判定成人类。

    这五个人类从漩涡中走出来之后并没有直接行动,而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似乎是在侧耳聆听着什么一样。

    大概过了几分钟,他们停止了聆听,转而开始相互交流了起来。

    “这次的任务有点特殊。”

    为首的古装黑袍男人微微的皱了皱眉:“这种特殊形式的限时任务,主神居然真的会发这种类型的任务么?”

    “估计又是跟其他区域的争斗战吧?”

    身穿沉重盔甲的男人用一种低沉的声音说道:“上次跟‘恐怖乐园’的那帮人一起进入场景世界的时候,不就是争斗战吗?我还记得那个姓封的家伙差点没用坑死我们,西方和南方的那群家伙果然都是一群不知好歹的鬼东西,仗着不会死就到处作死,再让我遇到他们的话,我肯定先一刀劈过去……”

    “你可行了吧,南方和西方的家伙没你想的那么菜,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上次被那个姓墨的女人用触手物理性禁言你的场景了?”

    带着兜帽的年轻人驳斥了壮汉的话语,语气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漫不经心:“这个任务场景的背景是宇宙空间,你能不能碰到他们都两说,而且你说的那个姓封的人家所在的区域也不叫什么恐怖乐园,南方区域应该叫恐怖公园才对。”

    “赵麟,你他妈在提这件事我就弄死你。”

    身穿沉重盔甲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有些暴躁,赵麟似乎提到了一些让他极为不爽的事情,以至于他此刻握着武器的手都绷起了青筋。

    “你自己做的错事还不让人说了?”

    赵麟的语气还是十分懒散,但他说出来的话语可是十分的劲爆:“我跟你说多少次了,别总是小看西方和南方的人,那两个区域的综合战斗力虽然比较弱,但也不缺顶尖战力,越是精神不正常的就越危险,千万别招惹那些神经病,你自己想想你听过我说的话吗?被姓封的打的不成人形,被姓祝的耍的团团转,最后还被姓墨的差点给爆了,要不是我们救你的话,你现在可能就变成真理之庭第一疯子用触手拴着的小公狗了,你说你怎么就长点记性呢?”

    “我他妈杀了你!”

    盔甲男眼睛都红了,唰的一下就拔出了手中的巨剑,恨不得一刀就戳死自己面前这个总与自己作对的家伙。

    “呦呵,还跟我生气了?”

    赵麟见到对方拔出了武器,也是冷笑了起来:“我特么为了救你这个垃圾,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交的女朋友被姓墨的给生吞了下去,明明就是因为你自己冲动惹的错,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说到这里,赵麟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了起来,一阵黑红色的雾气笼罩住了他的双手,随着一阵血肉蠕动的声音,一双冰冷可怕的利爪取代了原本的双手。

    “行了,你们两个。”

    为首的古装黑袍男子微微皱了皱眉:“有什么恩怨回去再解决,别在场景里给我犯浑,上次给你们的教训还不够?”

    “等回去我就要了你的命!”

    盔甲男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赵麟,有些不甘心的收起了自己的巨剑。

    “哼。”

    赵麟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后也默默的收起了自己那可怕的巨型利爪,一阵黑雾翻涌,他的一双手又变成了原本的模样。

    “那么,有谁了解这个叫‘星界边境’的场景吗?”

    为首的古装黑袍男子用目光环绕过在场的众人,也是提出了自己最在意的一个问题。

    “我知道。”

    异形缓缓的开口了。

    “说来听听。”

    听到自己的队员还真有人知道关于这个场景的资料,为首的古装黑袍男子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立刻对其询问了起来:“这还是个怎样么样的场景?动漫?电影?还是游戏?”

    “是一款平台上的横版沙盒类像素游戏。”

    异形点了点头,用一种有些阴冷的语气解释道:“主线讲的大概是地球被一种怪物毁灭,主角扮演从地球逃生的迷途者,最终收集线索并彻底摧毁这个怪物的故事,整个故事的主线之中似乎没有过多的危险性……”

    “嗯,这样吗?”

    为首的古装黑袍男子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该干些什么?”

    “主神给出的限时任务是保护祸,那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跟剧情角色为敌,而且还要考虑到是否有其他轮回者……或者干脆就是其他区域的敌人,考虑到他们的任务是不是消灭祸,按照剧情,我们应该尽快前往前哨站才行。”

    “该怎么做?”

    一直面无表情背着狙击枪的女人此刻终于提问了一句。

    “主神不可能提出无法完成的任务,总之我们先分头在这颗星球上搜索一番。”

    异形轻轻的拍打着自己的尾巴:“这种生机盎然的星球应该是低威胁星球,表面很有可能找到一些古老的星门,通过古老星门我们可以直接前往前哨站所在的遗迹,而且就算是没有找到星门,我们也有可能找到主线任务的主角,到时候跟着主角的话应该也可以。”

    “嗯,你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为首的古装黑袍男子点了点头:“那就先按照你说的干吧,你说的古老星门是什么样子的?”

    “大概是这样的。”

    异形思考了一番,随后用尾巴在地面上刻绘了起来。

    “好吧。”

    黑袍男子看了看地面上刻绘的东西,此刻也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分头行动好了。”

    “我就往这个方向探索好了。”

    异形随便指了一片森林:“大家只要把绘制的地图直接发到共享频道里面就可以了,这样可以避免对地形的重复探索。”

    “行了,分头行动吧。”

    穿着古装黑袍的男子赞同的点了点头,随后只见他捏了一个奇怪的法诀,利剑立刻从他腰间的剑鞘中自动飞了出来,随后他整个人翻身踏上了长剑,以一种几块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

    而在古装男子走了之后,盔甲男和赵麟也是相互对峙了一眼,随后各自挑选了不同的方向探索了出去。

    盔甲男连跑带跳的那种移动方式,几乎每一跳就能跳起近百米左右的高度,然后在跳起来的时候用目光迅速的扫过周围的场景,虽说方法有些笨重了些,但速度也不慢,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远处的丛林之中,只留下了沉闷的“咚”声。

    而赵麟则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随后一阵黑雾聚集在了他的身后,形成了一对黑红相间的翅膀,整个人翅膀一扇就飞上了天。

    至于另外剩下的两个人,面无表情的女人掏出了一个胶囊扔在地上,砰的一声胶囊就变成了一个飞行器,她坐上飞行器平稳的朝着一个方向飞了过去,停留在最后的异形虽然不会飞又无法跳的那么高,但他突然尖叫了一声,随后从一个召唤法阵之中陆陆续续走出了四五十只异形。

    没有过多的言语,异形和他的召唤物们直接朝着不同的方向狂奔了起来……

    ……

    “这东西,就是一切灾难的源头么?”

    隔着星门,斯蒂尔看着那颗安静飘浮着的暗红色星辰,脸上带着一种异常复杂的神色。

    “需要我们去帮忙吗?”

    奴鲁手中拿着一柄材质特殊的长矛,看起来似乎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奴鲁还想跟墨仁一起体验狩猎的乐趣!”

    “这次就算了。”

    即便是远远隔着这道星门,墨仁也能感觉到这个暗红色的行星究竟有多么强大,这种笼罩住整个星球的庞大生命磁场甚至已经超出了自己能够轻松应对的等级,虽然应该比不上答案者那种级别,但想来也相差的也不远了,对方这种恐怖的实力让墨仁微微的皱了皱眉:“这东西你们对付不了,过去了也是送死……”

    说到这里,墨仁将目光转移到了斯蒂尔的身上。

    “嗯?”

    斯蒂尔自然也注意到了墨仁的目光。

    “你也不准过去。”墨仁低头看着斯蒂尔,用一种有些严肃的语气对她说道:“这个东西比你想的还要难对付,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护住你的周全,你可能会有生命危……”

    “不行!”

    墨仁的话还没说完,斯蒂尔就立即打断了他的话语,语气异常的坚决。

    “给我听话。”

    见到斯蒂尔拒绝了自己,墨仁原本就皱起的眉头几乎要拧在一起,甚至连自己的语气都变得有些冰冷了起来。

    在这两三个月的相处过程之中,斯蒂尔和墨仁因为共处一艘飞船的缘故,所以几乎可以说是形影不离,尽管墨仁已经献祭了自己的许多正面情绪,但这并不代表墨仁就乐于看到这家伙就这么死在自己面前,墨仁当然清楚斯蒂尔可能有点喜欢和依赖自己,而他自己也利用这份喜欢和依赖获取了许多宇宙级的科技图纸,既然已经利用对方获取到足够多的利益了,那么就算不去帮助对方,至少也给对方一条生路好了。

    这就好像是墨仁口渴想要在一棵苹果树上摘苹果一样,把所有的苹果都摘完了直接离开就好,完全没必要摘完果子后又掏出斧子把树给砍断,这不有病吗?

    同理,就算是斯蒂尔死了的话,墨仁也没办法从中获得某些利益,所以也没必要把她弄死。

    这倒不是仁慈,仅仅只是单纯的毫无意义,就像是憋着一泡屎想要赶快回家的普通人在路边看到一只蚂蚁一样,但凡是正常人都不会上去踩死这只蚂蚁,因为毫无意义,而且还着急回家上厕所呢,只有那些以残忍为乐趣的人提紧菊花会上去碾死这只蚂蚁,墨仁显然不是那种以残忍为乐趣的人。

    墨仁与负教信徒的最大不同就是他只做有对他意义的事情,不管这件事是残忍还是慈悲,是饱受非议还是值得称颂,而传统的负教信徒则与之不同,他们很大时候都会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比如残忍的折磨和虐待其他人,哪怕得不到负币他们也会这么做,因为他们能从中汲取愉悦的感觉。

    简单来说,墨仁是为了变强而邪恶,而负教徒则是为了邪恶而变强。

    “为什么你能去,我就不行?”

    斯蒂尔目光灼灼的看着墨仁,一脸坚决的说道:“之前再怎么危险的地方你都让我去了,最开始在叶族那里我不也差点被他们吃掉了吗?”

    “这不一样。”

    墨仁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态度坚决的少女,语气冷漠的说道:“这次要面对的敌人是一颗星球,你真的会死。”

    公告声明: 小说无任何类下载安装软件!网上的所有以”小说”命名的下载安装软件均和本站无关!用户自行下载安装后出现任何损失本站概不负责,特此声明!

    (.. = < r=://..>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