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 神系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有着本体的大脑作为运算中枢,尽管邪神给出的信息夹杂了许多不该有的东西,但墨仁还是在第一时间将其梳理清楚了。

    所谓的统合,其实就是用一种能力去解释所有能力的方法。

    就拿墨仁的念力去讲,如果他想用念力去统合其他所有能力的话,那么念力就会取代他的身体强度,取代他的异能器,甚至是取代他的妄想极意,一切都以念力为核心,而念力本身也会因此而变得极端强大,简单地说就是将所有的能力全部提纯成一种,用念力可以做到以前能做到的一切事物。

    这种说法可能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却是通往第六能级的必经之路。

    在邪神给出的信息之中,有一些关于第六能级的记载,上面很明确的介绍了晋升第六能级所需要的一些注意事项。

    如果说第四能级晋升到第五能级的时候,能力者的身体开始展现出大规模能力化特征的话,那么当一个能力者从第五能级晋升第六能级的时候,身体,意识,以及能力的限界将会被彻底打破,到了这个时候,能力者就必须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要么将能力融入意识之中,将自身升华成一个类似灵体的存在,要么让能力继续侵蚀身体,让身体彻底的能力化。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

    某个能力是化身岩石巨人的能力者,在达到第六能级之后,他要么变成了一团单纯的磁场生物,可以吸附宇宙之间的陨石和尘埃形成巨大的身躯,要么就是身体永久性的变成岩石结构,不断的增加自身的密度,最终构成身躯的物质甚至可以达到普朗克密度。

    这两者乍一看似乎没什么不同,但实际上却是天差地别的。

    硬要说的话,意识能力化有点像是法师,而身体能力化则更倾向于战士。

    或者再换一种解释,能力与意识结合之后更擅长操纵能量,而能力与身体结合后则是更倾向于物质上的干涉。

    墨仁不清楚答案者是怎么选的,但他在掌握了这条信息之后已经做好了选择,只是因为还没想好到底该用什么力量进行统合自身,所以才没有直接开始试图突破当前的能级。

    正如同邪神所说的,到底是用魔神之力统合其他的能力,还是用其他的能力统合魔神之力,这是墨仁一时之间难以抉择的事情,如果是用魔神之力演化其他能力的话,那么墨仁将会失去秘典,异能器,以及其他乱七八糟的能力加成,但与此同时也可以成倍的提升魔神之力的强度。

    不过如果将这一切反过来的话也一样,如果利用其他能力演化魔神之力的话,那么魔神之力就会消失,然后其他能力则会提升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层面上去。

    墨仁肯定是更倾向于用魔神之力统合其他能力的,但连他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才能收集到所有颜色的线条,这如果不收集完所有的线条就强行统合,然后晋升到第六能级的话,那对自身的实力毫无疑问会造成一个巨大的缺陷,这种缺陷甚至在以后都没有办法弥补,就算是以后找到了其他线条,这些线条的命运也是被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线条吞噬,而这是墨仁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麻烦的东西。”

    想到这里,墨仁缓缓的站起了身,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他现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所以没时间一直坐在这里思考统合的事情,现阶段还是应该把该忙完的东西先忙完再说。

    灰色圣殿内部的材料资源很充沛,再加上墨仁现在本身已经拥有了拆分原子核的实力,所以材料什么的还真不是什么问题,墨仁在暂时停下了对自身实力的思考之后,很快就用念力抓取了许多合金材料,配合上一大堆有些超现代的技术,制造出了一扇三米多高的圆形合金门。

    这就是苍白之网掌握的核心科技,伊迪斯的苍白门扉。

    墨仁利用负教的灰科技与苍白之网的科技结合,改造了这扇苍白门扉的一部分参数和结构,让其运行的原理更加稳定,尽可能的避免对三维时空的影响。

    不过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还不行,因为这东西必须要启动测试才能知道有没有效果,但一旦启动的话如果出现了差错,那就会影响到三维时空,所以墨仁在简单的的想了想之后还是果断的掏出了大把大把的负币,就像是自己设想的那样召唤出了邪神。

    “嘿嘿嘿嘿……”

    浓密的灰雾笼罩住了周围的一切,诡秘而残忍的声音从中缓缓传来。

    “这玩应会影响到三维时空吗?”墨仁对于邪神这种吓唬人的方式根本就一点都没有在意,此刻见到对方被召唤出来之后,直接就朝着对方问了起来。

    “嘿嘿,小子。”

    邪神的声音似乎突然变得很愉悦了起来:“你制造出来的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如果你愿意用十亿负币交换的话,我可以帮你把它改造一下,到时候你只要制造出足够多的这种机器,就有很大的概率能够引动宇宙大撕裂,那可是兴奋至极的恐怖灭绝。”

    “……”

    墨仁感觉自己的眼角一抽。

    “怎么了,不诱人吗?”邪神的声音忽远忽近,内里掺杂着难以形容的极度邪恶:“毁灭一切,感受整个宇宙的恐惧和绝望,你甚至能够直接找到你自己的‘道路’。”

    “不需要。”

    墨仁摇了摇头,随后冷声道:“我需要的是可以无害穿越平行世界的机器,不是毁灭世界的机器。”

    “嘿嘿嘿,小子,没想到你也有让我扫兴的时候。”

    邪神发出了一阵不屑的笑声:“不过你想要的东西我也可以给你,但我要拿走你所有的负币,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把这些知识送给你。”

    “行。”

    墨仁点了点头。

    负币这玩应不过就是消耗品罢了,他没什么好心疼的。

    只见墨仁心念微动,一个黑漆漆的大口子就猛然在墨仁的背后张开,灰色的负币如同海啸般狂涌而出。

    “嘿嘿嘿嘿嘿嘿……”

    邪神一如既往的残忍笑着:“如此痛苦的生灵们,真美妙啊。”

    而随着负币的倾泻以及邪神的狂笑,一道灰色的光束又一次径直的落在了墨仁的眉心,负教特有的这种灰科技直接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三维锥?原来是这样么?”

    墨仁感受着邪神传递给自己的灰科技,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就驱散了献祭法阵。

    “轰!!!”

    巨大的献祭法阵轰然炸裂,漫天狂暴的灰色浓雾化作阴冷的狂风,席卷着四面八方的一切。

    “……”

    墨仁没有在意这些狂暴而阴冷的灰色气流,此刻他脑子里面已经拥有了关于改造苍白门扉的灰科技了,尽管邪神表示改造过的苍白门扉仍旧会造成三维世界的不稳定,但这种不稳定已经是可以接受的了,只要不在短时间内使用多次的话,三维时空会自我修复这些不是很明显的不稳定性。

    这就像是某些人工虫洞会自我闭合一样,时空是具有自我修复功能的。

    为了改造苍白门扉,墨仁又折返到了小莉莎和赛缇拉所在的区域,从他们那里拿了一部分的银色金属以及其合金,然后又前往了一趟外太空,让雷米尔凝结出一些物理性质比较特殊的晶体材料,随后才重新返回到了灰色圣殿之中,开始利用手头的这些材料改造起了苍白门扉,利用银色金属作为主体,晶体材料作为与周围时空产生共振的材料,再配合圣星瓷的高强度性能,只做出了一个银白混合的锥状物体。

    这个物体被邪神称之为三维锥,用来配合苍白门扉的话可以将三维空间的不稳定降至最低。

    “应该可以了吧?”

    墨仁看着手中已经彻底成型了的三维锥,也是直接将这个三维锥放置在了与苍白门扉平行的位置上,锥尖直接对准了整个门最中央的地方,随后墨仁按照邪神给出的信息,试探性的启动了三维锥和苍白门扉。

    当然了,这并不是真的就已经开始了,现在的时空参数完全都是错的,一切都还在调试之中。

    “嗡嗡嗡嗡嗡嗡……”

    在启动了三维锥和苍白门扉之后,一阵巨大到有些震耳的沉闷嗡鸣声响了起来,灰色圣殿内部被临时建立起来的十二座聚变反应堆瞬间一黯,苍白门扉和三维锥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抽取着来自聚变反应堆的能量,并散发出了一阵难以形容的奇异振动感。

    这种奇怪的振动感越来越快,越来越强,最后三维锥的表面上甚至都蒙上了一层薄雾一样,一阵阵像是电弧的能量从三维锥的锥尖上冒了出来,配合着苍白门扉同样喷吐出的疏导电流,正在一个点上疯狂的振动着。

    然后,下一秒,所有的振动和嗡鸣声全部都消失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奇异缺口出现在了苍白门扉之中。

    “成了。”

    见到三维锥真的撕裂了时空,直接走上前去,朝着那个被打开的小型空间缺口看了过去。

    对面是一片十分奇异的粉红色世界。

    墨仁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因为他只看到了许多粉色的软肉正在缓缓蠕动。

    “?”

    见到这种奇怪的场景,墨仁也是有些疑惑,于是他伸出手朝着另一片世界伸了过去,打算先触摸一下这些软肉到底是什么玩应,是三维锥破开的世界本身出现了问题,还是自己这个传送通道的出口开的有问题。

    然而,当墨仁把手伸过去轻戳在了那片软肉上的的时候,整片粉红色的软肉都是猛地一缩,随后苍白门扉突然急速的闪烁了起来,空间缺口因为不稳定的缘故迅速的缩小着。

    墨仁在瞬间就反映了过来,迅速的将自己的手从里面抽出来。

    “轰!!!”

    全力抽出手臂的速度因为太快的缘故,甚至直接造成了恐怖无比的气流爆炸,整个试验广场都差点因为墨仁的这么一下而彻底毁灭,最后还是墨仁及时的反映了过来,用念力将这些气流重新的稳定了下来。

    但即便是墨仁已经尽可能快的抽出自己的手臂了,可还是有一根尾指没有被及时抽出来,被极速闭合的空间给切断了。

    “……”

    被闭合的空间伤到的墨仁微微皱了一下眉。

    看来刚刚是自己太心急了,苍白门扉和三维锥的配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参数也不能完全按照伊迪斯记忆之中的来进行参考,否则的话也不会将空间缺口开在一个人的体内了。

    是的,凭借着刚刚的那轻轻一戳的触感,再加上自己手指上现在残留的分子级物质,墨仁已经判断出来了,自己刚刚竟然把空间缺口打开在一个人的体内,甚至因为空间缺口的不稳定,自己还把自己的一根手指留给了对方。

    这就有点尴尬了。

    如果对方是单身的话还好,顶多自己惊吓一下而已。

    但如果有伴侣的话就有点不好解释了啊,你说这办着办着突然掉出来一根手指头算怎么回事?

    即使是墨仁,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个女人了,估且不说自己的细胞在离开自己之后到底会闹出什么可怕的乱子来,就单纯是从对方身体里掉出来一根手指也已经足够诡异了,这女人该怎么解释?说自己一紧张不小心给前任的手指夹断了,所以才被前任分手?

    这简直是老虎钳啊!以后谁还敢娶啊!

    “……”

    想到这里,墨仁也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那莫名其妙的想法赶紧给压了下去。

    墨仁觉得自己还是有些想多了,其实应该想开一点才对的,毕竟自己的细胞具有那么强的侵蚀性和进攻性性,没准那个女人一不小心直接就被这半根小尾指给弄死了呢?

    这不就不用尴尬了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