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暴怒的归来者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无数半透明的细小色块充斥着异次元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色块看起来好像无形无色,但仔细看却又能从中看到所有的颜色,就好像每一个色块内都是一个活生生的世界一样,这些由人类无法理解的几何图形所构成的色块混杂着斑驳而强大的能量,侵蚀了异次元时空中的所有事物。

    树木,土石,空气,甚至是天穹之中的月亮,所有的东西都被彻底的浸染在了这片半透明的能量之中。

    这其中,也包括了克隆体和没有被即时传送出去的若水。

    幽暗与阴影迅速被这些奇异的能量所吞噬,随后李宇迪的身体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只见他原本的身体开始迅速拔高,身体表面开始迅速的出现一层漆黑致密的外骨骼,随后手肘的上半段猛地弹出来了一把闪烁着幽光的骨刃,身后多出了一条由外骨骼和角质层组合成的尾巴,腿变成了更像是野兽那般的三段式结构,而至于他胸口处的血洞,则是迅速被填充了一枚半透明的浑浊能量球体。

    在被奇异的能量浸透之后,李宇迪全身上下的肌肉都在疯狂的生长着,这些致密的肌肉被死死地压在了外骨骼内部,随着一种充满酸性和异化酶的血浆在他的体内重新流动,他的肌肉结构也迅速的变化了起来,这让他的力量几乎在呈几何倍数的提升着。

    异化酶融解了李宇迪的所有脏器,并由肌肉细胞和血浆中的原始细胞重新构建出了一套极简的器官结构。

    这套器官真的极为简化,仅仅只由肺,心,胃这三个器官构成,而当内脏也得到了变化之后,李宇迪全身上下的骨骼也被异化酶融解,并由外骨骼那种黑色的物质取代了。

    最后,当一对纯粹由金属所构成的羽翼从他身后猛地伸展开来之后,李宇迪那已经截然不同的恐怖气势终于在此刻猛的爆发了开来,早已陷入昏迷的他不知为何突然无声的咆哮了起来,可怕的冲击波从他的嘴里爆发出来,直接撕碎了异空间中包括克隆体和若水在内的所有事物。

    克隆体在第一时间就被彻底的碾成了粉末,而若水也整个人都被炸成了漫天的血浆。

    “……”

    因为连头部都被外骨骼包裹了进去,此刻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清醒着的还是仍旧处于昏迷之中,只有覆盖在眼睛上方的猩红色晶板散发着恐怖的微光。

    由影月所构建的异次元空间似乎承载不住这种半透明的奇异能量,在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后就悉数崩碎了开来,混乱而失控的时空裂隙眨眼之间就吞没了李宇迪,以及那一团已经被炸成血雾的若水……

    ……

    现实世界,非洲的某处平原。

    漆黑的空洞一闪而逝,随后那斑杂的色块就犹如海啸般朝着四面八方疯狂的扩散了开来。

    “轰!!!”

    天穹之中聚集起了可怕的雷霆风暴,地面开始疯狂的震动着,如同深渊般的裂缝一道接着一道出现在了地面上,岩浆在地下疯狂的奔涌,挤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火山口,将难以计数的火山灰和滚烫烟尘喷向了大气层。

    所有被这些半透明能量色块所波及过的地方,都展现出了如同世界末日般恐怖的景象。

    隐藏在草丛中的昆虫在瞬间被异化成了脸盆大小的狰狞异虫,具有黑色硬壳和锋利口器的昆虫疯狂的朝着整个世界飞去,而至于那些干枯焦黄的草丛本身,则在瞬间被扭曲成了深邃的紫黑色,如同手指般粗细的管状根系就像是活物一样,深深的刺进了地壳的深处。

    半透明的能量自非洲而起,最终波及了整个世界。

    大气中不知何开始充满了特殊的辐射,空气的结构和比例也发生了难以置信的惊人变化。

    整个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在此时此刻发生了惊人的异变。

    野兽变得更强,更聪明,同时也更具有威胁性。

    而至于植物同样接受了异化,所有的植物都开始变得发紫,变得扭曲,它们的根系打破了以往的联系,不同种类的植物将根系紧密的连接在了地下深处,一颗颗人类难以察觉的根瘤开始缓缓的被孕育开来。

    所有的生物都开始以极快的速度进化了起来。

    海洋深处,一只章鱼突然有了意识,它卷动着自己巨大的腕足,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生物,最终越长越大,甚至连表皮也变成了一种诡异的深绿色。

    南极洲,被封冻在冰层之下的远古细菌在辐射下突然变异,不再畏惧冰冷,开始疯狂的劫掠着周围的一切营养物质,最终那如同潮水般的黑亮色粘稠菌群从冰山中缓缓流出,将一大群企鹅在瞬间侵吞殆尽。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外太空之中,一颗表面完全由气体,棕红色灰烬,以及灼热的液态金属熔浆构成的星体静静的漂浮在了那里,这颗星球似乎并不属于任何星系,它就那么毫无生气的漂浮在宇宙之中,但就在半透明能量在地球上肆意的瞬间,它表面巨大的液态铁湖泊突然诡异的移动了起来。

    下一秒,这个散发着压倒性气息的星球就仿佛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样,一边散发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电磁波信号,一边直直的朝着地球的方向飘去……

    ……

    地球,京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伊迪斯无比愤怒的咆哮了起来:“明明灾厄之子已经被送到其他世界去了,为什么这个世界还是出现了第二次冲击!?”

    “主人,您的心跳速度有些过快,请不要过度激动。”

    电子生命珈百璃在一旁平静的劝道。

    “不应该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即便是被安慰了,伊迪斯仍旧是异常的暴怒,甚至在这种暴怒之下还夹杂着一种他人难以察觉的恐惧:“混蛋!到底是哪里出现了纰漏!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第二次冲击!?”

    “主人……”

    珈百璃仍旧在试着安慰伊迪斯。

    “这样以来我就算是得到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用?!”

    伊迪斯愤怒的一拳打在了他身旁的石柱上面:“我辛辛苦苦隐忍了这么久到底是为了什么?混蛋!该死!为什么偏偏是现在!?”

    “……”

    这一次,没人在劝慰他了。

    “珈百璃,把飞船直接开过来,我要去天夏的帝都。”

    而在发了一会怒之后,伊迪斯终于冷静了下来,于是便对着一旁的虚拟影像说了一句:“现在只有想办法离开这个世界才行了,趁着现在才刚刚出现第二次冲击,那位天灾的真正势力还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是。”

    电子生命珈百璃应了一声:“飞船将会在2分钟后到达京都,请主人做好准备。”

    “很好。”

    伊迪斯点点头,随后将目光转移到了一旁的神田良身上:“良君,想必你刚刚也已经感觉到了,第二次冲击已经出现,我已经没理由继续拯救这个世界了。”

    “混蛋!你走了东瀛又该怎么办?”

    神田良当然是气得不行,甚至杀了伊迪斯的心都有了。

    只可惜他的实力跟对方差的太多,别说杀了他,就连突破这个牢笼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伊迪斯在那里为所欲为,却没有任何办法。

    “东瀛?”

    伊迪斯一反常态的冷笑了起来:“已经出现第二次冲击了,这证明这个世界……不,甚至这个宇宙都已经被那位天灾的力量污染了,到时候别说是东瀛,就连整个地球都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之中,连那些高高在上的信徒首领们都尚且自身难保,区区东瀛又算个什么东西?”

    “你……”

    神田良气急,指着伊迪斯就想骂几句脏话,但话还没说出来,整个天空就被一大片阴影迅速的遮蔽了起来。

    他有些惊疑不定的抬头向天空看去,结果却看到了一艘碟型的巨大飞船就那么飘在了京都的上空,简直就跟电影之中形容的外星飞碟一模一样。

    “懒得跟你废话了。”

    伊迪斯摇了摇头,随后一道光就从飞碟直接射在了他的身上:“等到第三次冲击降临的时候,你就自求多福吧。”

    说完之后,他整个人直接就消失在了光线之中,只留下了仍然被困住的神田良……

    ……

    天夏,帝都。

    尽管有雷米尔竭尽全力的阻止,但这些克隆体最终还是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伊迪斯所乘坐的铅灰色飞碟也已经顺利的到达了帝都,配合着新增的十多名克隆体,将临时建立起来的超时空要塞研究中心整齐的围了起来。

    负教的成员在克隆体的手下死伤超过九层,此刻局势完全就是一边倒的节奏,伊迪斯居高临下的坐在飞船之中,看着下方正在与自己对峙的姆杜恩一行人,神情冷漠的说道:“你们已经彻底输了,赶快把超时空要塞交给我,我会放你们一条生路。”

    “生路?”

    姆杜恩同样冷笑了起来:“只有迎接大人的回归才是负教唯一的生路。”

    “冥顽不灵。”

    伊迪斯现在被第二次冲击完全打乱了自己的节奏,此刻心情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当下就是一道超质量电磁炮打了下去,将姆杜恩打的吐血朝后飞去。

    “珈百璃,剥离阿尔伯特模块。”

    解决了姆杜恩之后,伊迪斯直接对身旁的电子生命下达了命令。

    “是。”

    珈百璃的声音从电子操纵台上传了出来,随后整个飞碟就迅速的飞到了移动要塞阿尔伯特的上空,随着一阵光束打下去,曾经属于西盟最顶级的科技结晶就这样的被一层一层的剥离瓦解了开来,最终一个充满科技感的球体结构被飞碟吸了出来,然后顺着光线消失在了飞碟的内部。

    “你们已经输了。”

    伊迪斯看着下方那些愤怒的几乎想要把自己生吞活剥的负教徒们,冷冷的说道:“就算你们已经掌握了逆向传送技术,在没有了这个界王的能力模板之后,也不可能让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了。”

    “是吗?”

    姆杜恩此刻仰面躺在地上,嘴角还挂着一丝血痕:“你就这么肯定大人不会回来?”

    “就算他能回来又怎么样?”

    伊迪斯居高临下的看着已经出气多进气少的姆杜恩:“这个直接早晚也会被彻底毁灭,他就算找我回来寻仇也没用,到那个时候我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那如果大人他现在就回来了呢?”

    姆杜恩冷笑了一声,眼底闪过了一丝疯狂。

    “现在?”

    伊迪斯先是一愣,随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就是一个为了亲人不择手段的疯子罢了,你难道觉得他会为了你们重新回到这里来?”

    “大人会的。”

    姆杜恩说完之后,直接就闭上了眼睛:“苍白之网的首领,这一局是你输了。”

    “我输了?”

    伊迪斯冷笑了起来:“我有这么多克隆体,凭什么会输?”

    “我们是负教。”

    听到伊迪斯的疑问之后,姆杜恩用一种缓慢但极度疯狂的语气说了起来:“负教有一条很古老的教规,当负教徒极度的想为了完成一件事的时候,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负教不在乎过程,只看重结果,只要成功了便是一种荣耀。”

    “你什么意思?”

    伊迪斯眉头一皱,隐隐觉得事情好像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既然深绿庭院的人现在暂时约束不了你们,那么他们也同样约束不了我们。”

    姆杜恩睁开眼睛,里面写满了一种近乎病态的疯狂崇敬:“大人是我见到过的最有潜力的负教之主,为了大人,负教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这个代价是全世界!”

    “你……”

    伊迪斯先是微微一愣,但随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骤然剧变:“珈百璃,快,把世界人口监控的地图调出来!”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