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疯狂VS疯狂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在伊迪斯改变了目标之后,克隆体的实力变得让人有些绝望。

    除了地狱犬,白帝,以及黑皇布莱克勉强压制住了一个克隆体之外,剩下的克隆体几乎都在瞬间击溃了来自天夏的防御。

    没人知道这些克隆体是怎么做到的,但他们从一个群体变成了一个整体,就像是有着某种相互连接的网络一样,这让他们轻而易举的就杀死了阻拦他们的家伙。

    在克隆体的程式被改动后的两分钟之内,埃肯以及大批量的负教成员就战死在了天夏的边疆之上。

    五分钟后,克隆体利用念力模仿出了雷米尔的加速粒子炮,冷枭大意之下被彻底蒸发。

    而当时间推进到了十二分钟之后的时候,除了被黑皇等人压制住,以及被李宇迪吞入异次元空间的克隆体之外,剩下的所有克隆体全部进入了天夏境内,在连锁的念力防御之下,甚至连雷米尔都没办法再阻止他们踏入天夏了,他们就这样硬生生的顶着各种各样的高能轰击,直接朝着帝都的方向赶了过去。

    而在前往帝都的这一路上,因为雷米尔仍旧在永不间断的轰击着各种各样的打击,所以这些克隆体的速度多少受到了些影响。

    然而相比于拖延时间带来的好处,雷米尔造成的破坏则是更为惊人。

    天基离子炮的威力不弱于任何常规的超级武器,这意味着这些克隆体在接受轰击的时候就会变成行走的核弹,他们是从天夏西南方向入侵过来的,一路经过的所有城市几乎都被迫承受了离子炮的余波轰击,虽说也不至于被毁灭的一点不剩,但就短短几分钟的功夫,雷米尔已经间接杀死了数千万的无辜人口。

    整个天夏都陷入到了空前的绝望之中。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保护这些无辜的天夏人民,逆鳞也好,军队也罢,他们都已经在边境上以最壮烈的方式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些克隆体经过一些城市的时候,偶尔会出现一些并没有登记在案的野能力者,尽管并不信任逆鳞和天夏,但在此刻,他们同样也为了自己心中最珍视的东西奉献出了生命,拦下了这些克隆体哪怕只有一秒钟的时间。

    不过,就在这些克隆体已经冲到了天夏内陆深处的时候,他们终于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还算有趣的技术。”

    穿着白大褂的青年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拦在了克隆体的面前:“虽然对魔神之力没有办法复制,但能利用这份身体素质制造出这样强度的东西,确实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

    克隆体没有言语,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会说话,此刻见到有人拦在他们的面前,也是第一时间就发动了攻击。

    一瞬间,八人份的念力就一起压在了这个穿着白大褂的青年身上。

    “嗡!”

    闪烁着红色电弧的光罩笼罩住了他,数百万吨的念力甚至都没有压破这层看似薄弱的红色光罩,而站在红色光罩里面的白大褂青年则是伸手在身旁划了一下,直接划出了两道黑漆漆的空间裂缝:“去吧,替我收集一下数据。”

    下一秒,黑色的空间裂缝中立刻就冲出来了两道红色的身影。

    那是两个穿着红色西装和黑皮鞋的奇怪男人,他们没有皮肤裸露在外,手上戴着一副深红色的皮质手套,头部则是一个黄色的金属球,没有脖子,脸上两个搞笑的斜眼配合上高度上扬的嘴角,看起来活像是一个卡通表情而并非生物,此刻他们的手上捏着两块散发着淡淡荧光的红褐色方砖,二话不说朝着克隆体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猛砸。

    克隆体看起来并没有在意这两块方砖,抬起手就习惯性的想要格挡住对方的攻击,但就在下一秒,他们的胳膊伴随着“啪叽”一声,竟然硬生生的被砸成了一团肉酱。

    显然,这个红色西装滑稽男手中拿的并不是普通的板砖。

    虽然表面看起来有些粗劣,但这其实是猩红教廷的高等技术结晶,简并态方砖。

    简并态物质,也被称为物质的第五态,超固态,在极端的引力下原子甚至会被压碎,原子核致密而整齐的排列在一起,仅仅只是一块方砖那么大小的电子简并态物质,其质量至少也在数万吨以上,而为了防止简并态物质因为斥力而爆炸,在这块方砖的内部还有一个用来维持简并态结构的装置,如果想要投掷方砖进行杀伤的话,还可以将这个装置关闭,那么这个简并态物质就会发生惊人的物质爆炸。

    在猩红教廷之中,这种手持方砖并且身着红黑色西装的存在,被猩红教廷的教主少女称之为滑稽战神,他们的实力仅次于四大神使,属于猩红教廷之中第二序列的顶级强者。

    “啪嚓!”“咔擦!”“咕叽!”

    在两位滑稽战神的攻击下,克隆体那在常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防御力就像是纸糊的一样,尤其是两位滑稽战神使用了红化之后,这种化身半人半龙半滑稽的鬼畜怪物似乎比克隆体更加凶残,眨眼之间就让几个克隆体骨断筋折,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而这场战斗仅仅只持续了七分钟不到的时间。

    “抓两个就可以了。”

    见到滑稽战神已经解决了克隆体,穿着白大褂青年对他们下达了命令。

    “……”

    滑稽战神似乎也不会说话,此刻一边用滑稽的目光注视着那个穿白大褂的青年,一边各自抓住了一个克隆体,时不时的抡起板砖对他们的脑袋来一下,用这种方式持续性的让他们失去行动和反抗的能力。

    “我们没必要插手负教和苍白之网的纷争之中。”

    见到自己的手下已经抓到了两个克隆体之后,穿着白大褂的青年直接转身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先回去吧,别打扰公主大人看戏的兴致。”

    说着,他直接踏进了空间裂缝之中。

    两个滑稽战神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后便也也抓着克隆体紧跟了上去。

    而当猩红教廷的人都彻底走光了之后,空间裂缝也很快的就闭合了起来,在原地只剩下遍体鳞伤的六个克隆体。

    然而,正当这几个克隆体准备努力的愈合伤势的时候,天穹突然闪烁起了耀眼的光芒。

    雷米尔再次出击。

    “轰!!!”

    狂暴到足以撕裂一起的炽烈粒子流从天而降,像是天罚一样吞没了这六个克隆体,狂暴的粒子裹挟着高温,疯狂的阻止着克隆体的伤势愈合,尽可能的将他们压制在了原地。

    为了尽可能的杀伤这些克隆体,雷米尔甚至动用了天基动能武器。

    同样是简并态物质,在经过超长的电磁加速轨道后,这团被银色金属裹挟着的简并态物质直直的砸向了克隆体,恐怖的动能配合上简并态物质的惊人大爆炸,掀起的土浪和烟尘甚至足有近万米高,而至于被攻击的正中央,强大的动能被转化成热能,更是蒸发了整块地表,滚烫的岩石蒸汽形成了一个比聚变武器还要恐怖的蘑菇云,诠释着死亡的滚烫热浪升腾而起,而因为动能武器打击所造成的地震余波甚至传遍了整个亚洲……

    ……

    另一边,影月开辟出的异次元空间之中。

    “轰!!!”

    克隆体一拳狠狠打在了李宇迪的脸上,直接砸碎了他仅剩的半边面具,同时也将他整个人都狠狠的打进了地层之中。

    “李宇迪!”

    若水惊呼了一声,但这个空间里的水分子少得可怜,她就算想帮也没办法去帮。

    “破道之六……”

    “轰!!!”

    克隆体没有任何迟疑,见到李宇迪抬起的手掌,他直接一脚踩了下去,随着咔擦一声清脆的响动,李宇迪整个胳膊都被踩成了一滩烂泥。

    “呃啊啊啊!!!”

    剧痛让李宇迪忍不住的惨叫起来,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抬起另一只手,用手中的影月砍向了自己面前的克隆体。

    然而克隆体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避的举动,任凭李宇迪砍在了自己的身上,但同时他也直接用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李宇迪的脖颈,将他从地面上的大坑中生生提了起来。

    “呃…呃……”

    脖子被死死的掐住,李宇迪下意识的挣扎了起来,手中的长刀捅向了克隆体的眼眶。

    克隆体脖子一歪,直接躲开了李宇迪的攻击,同时另一只手五指并拢,像是长刀一样砍向了李宇迪的手臂,将整条手臂硬生生的砍断了下来。

    “李宇迪!”

    若水终于看不下去了,裹挟着微量的水流攻向了克隆体。

    “?”

    克隆体转过头去看了若水一眼,数十万吨的念力直接强压在了若水的身上,让她噗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连动都动不了,而在这之后,克隆体这才将头重新转了回来,一拳贯穿了李宇迪的胸口,连同里面的心脏一起被打了个粉碎。

    “噗通!”

    贯穿了李宇迪的胸口之后,克隆体就像是扔垃圾一样将李宇迪扔在了地面上,再也不看他一眼。

    “咳…咳呼…呃……”

    李宇迪就像是一只虾子似的蜷缩在了地上,两只手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嘴里随着呼吸都在不断的往外咳着肉沫和鲜血,而时不时的干呕更是让他吐出了一大堆原本应该在胸腔里面的东西,从胸口流出的鲜血眨眼之间就在他的身下形成了一个血洼,那毕竟是致命伤,单纯用手捂是肯定捂不住的。

    因为失去了心脏后血液无法流动,再加上失血过多,李宇迪的视野迅速的模糊了起来。

    就仿佛周围的一切都越发的安静下来了一样,李宇迪感觉自己正在渐渐的坠落,即将坠落到一个无声的,无比幽暗的深渊之中。

    “到此…为……止了吗?”

    李宇迪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光彩,生命力正在迅速的从他的身上流逝。

    在弥留之际,仿佛一生的光景都在眼前走马观花似的出现了,李宇迪看到了他小时候的憧憬,中二时期的期盼,成年后的失落,成家立业后的甜蜜与幸福,以及即将与克隆体战斗时心中的坚定,所有的这些事物都不断的在他的眼前出现,一幕幕的,就像是在放电影一样。

    而到了最终落幕之际,李宇迪看到了痛哭的妻子,绝望崩溃的母亲,以及因为失去了爸爸而被其他同龄人欺负的儿子。

    “你后悔吗?”

    不知何时,影月的声音在李宇迪的心底响了起来。

    “我…不后悔……”

    李宇迪在心底说着,但不知为何,看着落幕之时的景象,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真的吗?”

    影月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真的甘心就这样死去吗?”

    “我……”

    李宇迪想说没错,但不知为何话到了嘴边却没办法说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已经失去了生机,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李宇迪感觉自己就像是风中的残烛一样,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回归虚无,拥抱黑暗,再也不能干涉这世界上的一切。

    不知为何,李宇迪突然感觉到了心痛。

    事实上他胸口早就被克隆体打穿了,他感受到的疼痛是一种来自精神上的,来自思维和意识层面上的痛楚。

    “后悔吗?”

    影月再次问道。

    “我……”

    一时之间,李宇迪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想到了自己结婚时的场景,母亲和妻子笑的都很开心。

    “就这样死去,甘心吗?”

    影月问道。

    “不……”

    李宇迪仿佛看到了自己儿子诞生时的那一幕,那种身为人父的巨大喜悦。

    “你想说什么?”

    周围愈发的黑暗了下来,影月的声音也微弱到几乎听不到了。

    “我……”

    李宇迪终于痛哭了起来:“我还不想死啊……”

    “很好。”

    影月的声音猛地清晰了起来,同时也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不舍与悲凉:“宇迪,这是我最后能帮你做的事情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