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八章 第二次冲击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这确实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

    无论是双方的实力,还是决斗的规则,到处都充满了不公平的意味。

    克隆体的实力强大到几乎不可战胜,而李宇迪则是规则的制定者,这场战斗的结局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没有人能是最后的胜利者。

    “水姐,抱歉,把你也拉进来了。”

    如同浓墨般漆黑的身影带着歉意说道:“影月展开的期间,会吞没阴影上空的所有生物,不过不用担心,你不是决斗者,所以我会让影月在最后一刻尽量送你出去。”

    “李宇迪,你……”

    若水叹了一口气,想要再说些什么,但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直直的冲了过来。

    “嗤啦!!!”

    克隆体一拳砸在了李宇迪的刀刃上,整个拳头都在瞬间被切成了两段,但巨大的力量同样对李宇迪造成了伤害,浑身都被漆黑所包裹起来的李宇迪直接被克隆体这阵怪力打的飞了出去。

    “轰!”

    李宇迪直直的砸进了森林里面,瞬间就撞倒了一大片的树木。

    克隆体根本就没有想要停下来的举动,只见他在一拳轰飞了李宇迪之后,立刻就跟着冲了进去,被切掉的拳头随着血肉的一阵蠕动很快就再生完毕了。

    不过就在克隆体冲进森林的瞬间,一道巨大的黑色月牙形斩击突然出现,拦腰切在了克隆体的身上,将他整个人都朝着后方推了过去。

    “……”

    克隆体没有言语,只是用两只手捏住了这个阶段的黑色月牙形的斩击,防止它过度切入自己的腰际之中。

    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宇迪猛的从森林里冲了出来,手中幽暗长刀不由分说的就朝着克隆体的脖颈狠狠斩下,就仿佛是想要直接把对方的脑袋给砍下来一样,同时一抬手又是发出了一道不知名的缚道,十三道黑色的影之系带瞬间缠住了克隆体的身体。

    “嗤啦!”

    “咚!”

    李宇迪的幽暗长刀直接切断了对方的脖颈,但克隆体的念力也在同一时间狠狠砸在了李宇迪的肚子上。

    于是,李宇迪又一次直直的朝着后方飞了过去,而这次因为没有任何防御措施,李宇迪直接被打的口吐鲜血,肚子上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可怕凹痕。

    也幸亏这里是李宇迪的主场,天空中有影之月的照耀,地面上满是黑暗的幽影,这让李宇迪勉强在空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用长刀狠狠的插在了地面上止住了自己的身形,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抬头朝着对方望去。

    结果却发现克隆体的脑袋已经被他重新放回去了。

    只见那克隆体脖颈上的皮肉一阵蠕动,李宇迪之前以伤换伤造成的创口就被他迅速的愈合了。

    “果然不行吗?”

    见到克隆体竟然连这样的伤势都能迅速愈合,李宇迪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来只能使用那个了啊……”

    “嗤啦。”

    在用念力击飞了李宇迪之后,克隆体双臂用力一挣,直接就将那十三条影之系带撕碎了,而在那之后他腰腹上的能量斩击也因为耗尽能量的缘故而消失了,于是克隆体立刻继续朝着李宇迪走了过来,只不过比起之前纯粹的用**攻击,这一次克隆体已经动用上了念力。

    足以摧城拔寨的念力强行压在了李宇迪的身上,让他甚至连挪动一下身体都极为艰难。

    但就在下一秒,他身上那种漆黑的力量突然疯狂的喷涌了起来。

    “什么!”

    连一旁的若水都露出了一副惊讶的表情。

    现在李宇迪身上爆发出的力量,已经突破了常规意义上的第五能级,已经快接近第五能级的顶端了,那是只有心主,黑皇,晶帝,祸龙,界王这些人才能踏足的境界。

    “嗷啊啊啊啊啊!!!”

    一阵带有诡异金属摩擦声的吼叫突然响了起来,这声音隐约能听出是李宇迪的,但因为夹杂了其他的杂音在内,反而像是野兽的怒吼一样。

    李宇迪顶着可怕的念力缓缓站了起来,他的脸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有点像是骷髅形状的苍白面具,上面有一些诡异的黑色花纹,透过这片苍白的骨制面具,可以看到一双已经漆黑如墨的无瞳双眼,一点说不出是什么颜色的璀璨火焰代替了眼瞳本身,就像是两颗星辰正在黑暗中静谧的燃烧着一样。

    黑色的能量浓稠的就像是液体一样,不断的在他的身上升腾而起,为他提供着近乎难以想象的力量。

    “就用这个来决定胜负吧。”

    李宇迪那有些诡异的声音从面具后方传了过来,随后只见他伸出手指对准了克隆体,指尖上突然凝聚出了一个如同黑洞般深邃的小球,随后这颗小球发出不堪重负的挤压声,一阵吞没一切的黑暗洪流笔直的朝着克隆体冲了过去……

    ……

    另一边,黑皇等人所在的区域。

    随着一声巨响,地狱犬那巨大的身躯被克隆体一拳打上了天。

    他身上包裹着的碳纳米装甲在黑皇的控制下,疯狂的吸收着这一拳所带来的冲击力,保护着装甲之中的地狱犬。

    “不行,我还是没办法破他的防。”

    白帝瞬间出现在了黑皇的身侧,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的再生能力太强了。”

    “是有点麻烦。”

    黑皇的脸上此刻也写满了凝重:“这怪物应该被植入了某种程式,一旦你试图攻击他的大脑,他就会停止之前的一切行为,转而去对付……咦?那是什么东西?”

    话刚说到一半,黑皇突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黑色小点,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错愕的表情。

    “直升飞机?这些人来这里干什么?”

    “不对。”

    白帝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直升飞机,随后因为克隆体已经冲上来的缘故,他只好再一次的高速移动了起来:“这上面有负教的标志。”

    “负教的援军码?”

    听到了白帝的解释之后,黑皇这才注意到直升机左下角的一个负教标识。

    “下面的人,你们能收到信息吗?”

    黑皇一行人左手的腕带传出了一阵听不出男女的急促声音。

    “能,请讲。”

    白帝一边躲避着克隆体的攻击,一边用腕带上的脑电波转移模块将自己的想法转成了音频形式回答了对方。

    没办法,白帝的移动早就突破了音障,没办法直接说给对方听。

    “姆杜恩大人已经找到了破解超时空要塞的方法,现在正在帝都借用超级计算机组调整逆传送的最后坐标位置,所以请你们一定要坚持住。”那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请再坚持最后一点时间,我们会尽可能的给予你们技术上的支援。”

    话音刚落,那架直升机上就直直的抛下了一个宛如棺材一样的沉重金属盒。

    “咚!!!”

    金属盒硬生生的砸在了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随后只见这个金属盒疯狂的扭转了起来,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类似金属王座之类的东西,上面笔直的插着一把洁白的长剑。

    “这是我们根据圣星瓷的物理性质改造出的原始版高周波剑,它在理论上甚至可以切开不朽之银。”

    不朽之银,是部分负教成员对银色金属物理性质表示惊叹时的一种称呼方式。

    “白帝!”

    黑皇在听到负教成员的解释后,一抬手就是无数道碳纤从空气中凝结出来,死死地缠绕住了不断追赶白帝的克隆体。

    “我知道!”

    白帝也不傻,在看到这把刀之后直接就冲了过去,单手握住之后用力的将其从金属王座中拔了出来,随后也没见他有什么别的动作,这柄剑身完全由圣星瓷构成的武器突然就变得虚幻了起来,一阵可怕的热浪从圣星瓷的表面升腾而起,配合那一秒钟也不知道多少万次的超微振动频率,竟然将周围的空气都搅动的有些朦胧了。

    克隆体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威胁性,此刻猛地一阵发力,瞬间就撕碎了这些经过黑皇加固过的碳纳米纤维,然后笔直的朝着白帝冲了过去。

    “吼!”遍体鳞伤的地狱犬怒吼一声,一枚如山岳般巨大的冰锥瞬间砸向了克隆体,随后又是几道黑暗雷霆裹挟在了上面。

    克隆体不闪不躲,直接用拳头砸爆了这座冰山,任由电流在身上跳跃,就这么朝着白帝冲了过去。

    下一秒,一抹橙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

    克隆体猛然停在了原地,身上渐渐有几道血痕溢出……

    ……

    东瀛,京都。

    “主人。”

    一道全息影像从伊迪斯的手腕中投射在了地上,下一秒电子生命珈百璃出现在了伊迪斯的面前。

    “嗯?”

    伊迪斯看了一眼珈百璃,眼中的傲意渐渐温和了下来:“怎么了?”

    “我截获了天夏内部的通讯记录。”

    珈百璃平静地说道:“负教的人似乎已经掌握了超时空要塞阿尔伯特的破译技术,我不清楚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但或许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完成逆向传送矩阵了,到时候负教之主就会重新被他们召唤回来。”

    “哦?是吗?”

    伊迪斯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了一丝惊讶:“这群家伙居然能这么快就破译超时空传送机的内部编码?”

    “可能负教本身也对超时空技术有所研究。”

    珈百璃平静的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根据资料显示,在十九世纪初的时候,负教的前任教主曾经对平行时空感到过好奇,他们甚至因此灭绝了一些种族,利用万象门触摸到了另一片时空,但因为对环境和种族的大规模灭绝,导致深绿庭院对其进行了一场严重的讨伐,在那之后负教收敛了许多,但我推测这些年以来负教并没有放弃对平行时空的摸索和研究,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们为何能够快速的破译超时空要塞的内部编码。”

    “那么,这个情报出现错误的可能性是多少?”

    伊迪斯沉吟了一下,问道。

    “不确定,但他们还有其他后手的可能性在百分之五以下。”珈百璃说道:“现阶段已经有两位克隆体来到天夏境内了,他们造成的破坏比超级武器还要更加严重,天夏如果还有底牌的话不会捏着不放,而如果从这方面来推断的话,先前截获的情报或许有一定的可信性。”

    “呵呵,有点意思,看来我还是小看他们了。”

    伊迪斯不在意的笑了笑:“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让那群克隆体玩下去了,直接给我把他们的帝都夷为平地。”

    “是,主人……”

    ……

    另一边,平行时空之中。

    “嗯?”

    正在陪墨绫聊天的墨仁突然眉头一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哥哥,你怎么了?”

    墨绫察觉到了自己哥哥的动作,于是也抬起小脑袋,有些疑惑的对其问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点不爽。”

    墨仁摇了摇头:“不用在意,应该不是什么大事。”

    “真的吗?”

    墨绫很可爱的歪了歪头,好奇道:“那哥哥为什么会突然感到有些…嗯…不开心呢?”

    “大概是本能吧。”

    墨仁稍微回忆了一下刚刚的那种感觉。

    自己跟许多负教成员的联系都在迅速的断开,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负教是一个入教容易出教难的宗教体系,一旦被教主掌握在了手中,那么除了死亡之外就没有其他任何能够脱离的方式了。

    许多负教的成员与自己断开了连接,甚至在那之前还隐约的传递给了自己大量的负面情绪,很有可能意味着他们或许出了什么很严重的问题,比如遭到了某种大规模的攻击,甚至发生了整个教派都快要被杀光了之类的事情也有可能。

    不过别说是这些死有余辜的负教徒,就算是整个世界被毁灭了对墨仁而言又能怎样?

    现在墨仁身处平行世界之中,还有了一个可爱到可以当饭吃的妹妹,那只不过是区区一个世界而已,毁了就毁了吧。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