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哪怕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轰!!!”

    布莱克的话音刚落,那巨大的黑色球体就轰然爆裂了开来。

    巨大的烟尘夹杂着漫天的黑色碎屑,直接掀起了一阵如墨汁般粘稠而又可怕的狂风,而在这之中,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

    没有过多的言语,对方在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发动了攻击。

    所有能看见的东西都飘了起来,石块,树木,沙土,黑色的残屑,还有被压缩成白色的可怕空气弹。

    “要来了,做好防御!”

    布莱克眉头一皱,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变得凝重了起来。

    只见他没做出什么特别的动作,但一些如烟如雾的黑色颗粒就从各个地方聚集了起来,空气中,大地里,亦或者是周围的树木花草之中,这些漆黑无比的黑色颗粒迅速的在围绕着布莱克旋转了起来,并构建出了一个异常复杂的类球形防御结构。

    这个球形结构是完全由碳纳米管构成的,由碳纳米管构成的纤维结构一层一层的被编织在了一起,同时每层之间还有许多肉眼看不见的小孔和碳化气体用来吸收冲击力,甚至整个巨大的球体结构其实也是由无数个切面构成的,这样可以更大程度上的保持球体结构的物理强度,而且这些碳纳米结构还不仅仅只是结构强度比较大而已,因为布莱克本身的能力就是操纵碳元素,所以在他的操纵下,这些碳元素的结构更是强上了不知多少倍,就算是一艘航空母舰迎面撞上来,也没办法轰开这层绝对防御。

    然后就在这层护盾构建成功的一瞬间,裹挟着强大动能的空气弹直接轰在了这层护盾的外壳上面。

    “轰!!!”

    浓白色的空气弹轰然炸开,宛如小型核弹般的爆炸威力摧毁了周围的一切,恐怖的冲击波将周围的整片森林都连根拔起,地面上的岩石和土壤也被狠狠的掀到了天上,到处都是狂风的怒嚎,脸盆大小的石块像是流星雨一样疯狂的砸在了地面上,将布莱克的护盾砸的咚咚作响。

    “吼!”

    地狱犬的怒吼从不远的地方响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道炽烈的高热射线从他的炎首之中喷了出来。

    炽白色的射线温度极高,沿途的地面隔着很远就已经开始迅速的发红变软了起来,而那高大的男人因为没有躲避的缘故,所以此刻也被这道射线直接喷在了脸上,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周围的泥土沙石也在瞬间被熔融成了沸腾着的岩浆。

    “我这招对他没什么用,你们赶紧想办法!”

    在炎首疯狂喷吐着炽热射线的同时,地狱犬的暗首转过头对白帝和布莱克说道。

    “可以帮你一下。”

    黑色的护盾瞬间出现了一个圆形的空洞,布莱克对准敌人抬起了手。

    一瞬间,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被疯狂的聚集在了一起,然后它们贴近了高大男人的附近,在黑皇的能力作用下共价键崩解,碳元素被黑皇带走,而留在原地的纯氧则代替了原本的大气成分,这让地狱犬的炽炎射线以一种极为剧烈的形式燃烧了起来。

    “轰!!!”

    耀眼无比的巨大火球冲天而起,将整片区域的温度都硬生生的提高了近百度。

    若是常人靠近这里,恐怕一瞬间就会被烤成一块肉排,但好在这里现在也没什么普通人,无论地狱犬,白帝,亦或者是黑皇,都是第五能级的能力者,还不至于连这点温度都承受不了。

    “……”

    火光中,高大的男人仍然傲立其中,即便是这样的高温也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

    “吼!”

    地狱犬的野兽本能很显然已经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他又是一声怒吼,暗首的整颗脑袋都高高的仰了起来,随后就是一道可怕的黑色闪电从他的嘴里狂喷而出,直接劈中了那团巨大无比的火球,将整个炽白的火球都染成了一片夹杂着黑色闪电的样子。

    如果按照游戏里的说法来讲的话,那地狱犬现在造成的就是多属性混合伤害了。

    但很可惜,即便是多属性混合伤害也没办法伤到对方。

    毕竟现在地狱犬等人面对的是墨仁的克隆体,尽管这些克隆体的实力因为血液样本的原因被限制在了大战心主的时期,而且也无法使用任何的异能器,古武功法,以及信徒之力,但即便如此,他们也仍旧继承了墨仁当时分身的身体素质和念力强度,尤其是身体素质这方面,墨仁几乎无时无刻都在利用绿线强化着自己的身体抗性,这意味着他对各种攻击的抵抗性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撕裂,腐蚀,高温,毒素,切割,冷冻,钝击,窒息,麻痹。

    墨仁无时无刻都在想方设法的锤炼着自己的身躯,而经过了这一系列的愈合再生之后,他的身体本质已经进化成了一种连深绿庭院都有些无法理解的结构了。

    用游戏里的说法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墨仁的护甲,魔抗,以及各种属性抗性,负面状态抵抗都已经高到一个几乎离谱的境界了,除此之外还有着近乎不死的超级再生能力,也就是按百分比回血的能力。

    只要地狱犬的攻击不是所谓的真实伤害,那就不可能对墨仁造成什么伤害。

    哪怕只是墨仁的复制体也一样。

    “地狱犬!下面!”

    就在地狱犬全力输出着墨仁的时候,白帝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了过来。

    “!”

    地狱犬的冰首低头朝着自己脚下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两只拳头直接从地下钻了出来,狠狠的打在了炎首和暗首的下颚上面,顿时就让炽焰光线失去了准头,整条灼热的射线狠狠划向了天空,沿途将一大片岩层都蒸发成了灼热滚烫的岩石蒸汽。

    而趁着地狱犬没办法压制住自己的瞬间,克隆体瞬间就冲到了地狱犬的面前,一只手五指并拢成刀形,不由分说的就朝着他的胸口刺了过去。

    “!!!”

    见到这一幕,布莱克瞳孔一缩,但与此同时他手上的一个戒指突然亮了起来,克隆体已经刺进地狱犬血肉足有半尺多的手臂微微一僵,随后突然就变得缓慢了起来,而趁着这个空挡期,白帝瞬间就冲到了地狱犬的身侧,手中由圣星瓷烧制而成的雪色长剑闪过一抹苍白的光芒,直接刺进了克隆体的手肘窝,随后一挑一拧,将对方的半截手臂硬生生的给切了下来。

    “吼!”

    地狱犬在此刻也反映了过来,只见他的冰首低头就是一口冷冻气喷了出去,随后暗首也紧接着喷出了一口浓重的黑色电弧,瞬间就将克隆体冻结在了一块黑暗之冰中。

    不过这还没完,因为就在下一秒,地面下传来了巨大的震动感,超过数十条巨大的黑色绷带从地下钻了出来,一层又一层的缠在了黑暗之冰上,最后竟是将这块冰硬生生的包裹成了一个直径数十米的巨大黑茧。

    “这家伙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还要棘手啊。”

    布莱克迅速的跳到了地狱犬的面前,只见他迅速的扯出了地狱犬伤口中的断手,随后就是一层黑乎乎的东西黏了上去,止住了对方流血不止的状态。

    “它的防御力太强了……”

    白帝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我就算能偷袭到他,也没办法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害。”

    “脱碳也对他没什么效果,这家伙的生命磁场是我的好几倍。”

    布莱克的语气似乎也有些无奈:“这些东西的持久力和防御力惊人,我们几个人拖是能拖住他,但就算把所有的第五能级都加上,恐怕也不能轻易的将其击杀,而这玩应拖到后期可以很轻易的把消耗过度的我们干掉。”

    “该死!难道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吗?”

    地狱犬的炎首看起来有些暴躁,甚至在言语之间嘴里都夹杂了一些火星。

    “就目前的形式而言,确实没……小心!那家伙要出来了!”

    黑皇摇了摇头,就在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脸色一变,随后立刻就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巨大的黑茧之中。

    “嗤啦!”

    极具韧性的黑色碳膜被硬生生的撕开,克隆体再度从里面缓缓的走了出来。

    而他原本被砍掉的半截手臂,此刻竟然已经长出来了。

    “先别想这么多了,总之拦住他再说。”黑皇叹了口气,随后随着他的心念微动,大量的碳原子聚拢在了地狱犬和白帝的身上,在他们的体表构建出了几层强度极高却不影响活动的装甲。

    “这是……”

    白帝似乎对这一身黑不太习惯,有些疑惑的低头看了一眼。

    那是由三层特殊结构构成的奇怪装甲,最内层是包裹着全身的紧身衣,在这个紧身衣外则是一层网状的黑色细线,而最外面则是保护住胸口,腹部,肩颈之类要害的黑色硬壳,这三层装甲直接在自己的衣服内部生成,将自己的衣物都硬生生的全都撕碎了。

    “保护你们不被秒杀的东西,同时还能让我帮你们一把,总之先穿着吧。”

    布莱克一边用一根根锋利的钻石箭攻击着克隆体,一边对白帝解释道:“我的能力是控制碳,你们如果反应不过来的话我可以通过衣服把你们拽走,毕竟我的异能器局限性很大,不能一直发动。”

    “别说了,他过来了。”

    穿着战甲的地狱犬打断了布莱克的交流,随后张嘴就是一道极寒冻气喷了出去……

    ……

    另一边,如同永夜的黑暗之中。

    李宇迪紧闭着双眼,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宇迪,这已经是我能交给你的全部了。”幽暗的长刀已经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与李宇迪长相有着七分相似的男人,他站在李宇迪的面前对他说道。

    “谢谢你,影月。”

    李宇迪一边喘气一边感激的看向自己面前的男子:“我会好好使用这份力量,然后与你并肩作战的。”

    “并肩作战吗?”

    影月突然抬头看向了黑色的天穹,喃喃自语了起来。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尽快过去。”没有在意影月的自言自语,李宇迪在喘息稍微平复了一点之后就立刻站了起来,然后直接朝着战场所在方向走了过去:“每晚一秒钟,就有不知道多少位战士会因此而牺牲,我不能再耽搁了。”

    “宇迪。”

    影月突然喊住了李宇迪。

    “怎么了?”

    李宇迪没有回头,只是发出了疑问。

    “现在逃跑的话还来得及。”

    影月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了起来:“你应该清楚这是必死之局,就算你掌握了卍解和虚化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改变。”

    “嗯,你说的那些我都知道。”

    李宇迪点了点头,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感:“但我已经不想再回到二十年前了,也不想再当懦夫了。”

    “你会死!”

    影月大喊道:“你的敌人不是虚,不是破面,是行走在地上的神明啊,你到底明不明白?”

    “别说了,影月。”

    听到影月的说法之后,李宇迪缓缓的转过了身来。

    此刻,他的脸上此刻看不到恐惧,也看不到有什么勇气的表现,只是挂着一个异常温暖的笑容:“你其实已经知道我的想法了,不是吗?”

    “那你就带着她们一起逃啊!”

    影月咆哮了起来,周围的黑暗也因为他的激动而剧烈的翻滚了起来。

    “往哪儿逃?”

    李宇迪缓缓的摇了摇头:“这次的敌人是苍白之网的伊迪斯,他与大人结仇已经很久了,现在窃取了大人部分力量的他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不光是负教和逆鳞,也不光是天夏,甚至整个世界都会成为他的掌中玩物,现在我逃了,那以后我又该往哪儿逃呢?”

    说到这里,李宇迪缓缓从风衣的怀里掏出了一张全家福的照片,一边看着这张照片,一边对影月说道。

    “我必须为了这个家而战。”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