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为了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是的,这也是个防盗文。

    墨绫就算再怎么聪明,她毕竟也只是一个刚上中学的小女孩罢了。

    所以,她一时半会没有理解01号的意思。

    不过虽然墨绫没理解,但另一边的墨仁倒是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此刻他也直接蹲在了墨绫的身旁,替她解释了起来。

    “妹妹,他们已经死了。”

    墨仁轻轻的对墨绫说道。

    “死了?”墨绫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意外:“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他们啊。”

    墨仁轻轻的笑了笑,随后对墨绫说了起来:“他们欺负了我的妹妹,死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可是…”

    墨绫皱了皱眉,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想法,于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了。

    “没什么可是的。”

    墨仁轻轻的伸手摸了摸墨绫的小脑袋:“绫绫,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所有物,无论是人还是物,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他们的身体,思想,意志,甚至这个世界的规则,所有的东西都是你的,你明白吗?”

    “不是很明白……”

    来自过去十多年的教育让墨绫有些茫然,就好像是脑子里有两个理念在相互冲突一样。

    本能告诉墨绫这样的行为是错的,是不对的,甚至可能要被抓起来,但另一方面心底又清楚自己的哥哥绝对不会骗自己,而且哥哥他这么厉害,恐怕就算是有人想抓他也会被他一拳打死,这样以来就没有人能制裁他了,也就是说他说的话确实是对的。

    一时之间,墨绫的小脑袋似乎陷入了混乱之中。

    “傻丫头。”

    墨仁甚至都不用读心,就可以看出墨绫的迷茫,于是他此刻也是微笑着揉了揉自己妹妹的小脑袋:“自己开心不就好了,想那么多干嘛?”

    “可是,这样做的话是坏孩子啊……”

    墨绫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不住仰头对墨仁说了起来。

    “看来你并没理解规则的意义啊。”

    墨仁轻笑着摇了摇头。

    “哥哥是生我气了吗?”墨绫听到墨仁这么说,脸上隐隐的浮现出了担心的表情。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生妹妹的气呢?”

    墨仁当然不可能生墨绫的气了,就算真的是墨绫的错,墨仁也可以把这份过错推给别人,然后再把别人打死,自己妹妹该怎么宠还是要怎么宠。

    “绫绫,你知道么?人类这种东西是很有趣的生物,他们没有秩序和规则就没办法生存。”

    在否定了自己生气之后,墨仁开始跟墨绫解释起了关于规则的事情:“绝大多数人类觉得不好的东西,他们就会制定出规则,认定这种东西是不好的,大家要一起遵守,如果有谁不遵守这个规矩那就是跟整个团体作对,就要被孤立,被惩罚。”

    “唔…”

    墨绫点了点头,认真的听着自己哥哥给出的解释。

    “人类最强烈的情绪就是恐惧,而最古老的恐惧就是源于对事物的未知。”

    墨仁尽可能的用一种平静的语气墨绫说道:“人类其实很脆弱,所以他们经常抱在一团,就像是羊圈之中的绵羊一样,他们对安全感这种东西看得很重,所以他们讨厌未知的变数,讨厌与整个团体对立的个体,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让自己远离这些不遵守规矩的家伙,囚禁,放逐,甚至是杀死,只要能让他们感到安心,在残忍的手段也在所不惜。”

    “就像是你上学时所遭遇到的那些经历一样,所有人都有父母,而你没有,所以他们排斥你,因为你跟他们不一样,因为这不符合他们所谓的规矩。”

    “呜…”

    听到墨仁提起了上学时候的事情,墨绫忍不住的抖了一下肩膀。

    “这就是秩序的真相。”

    墨仁轻轻的搂住了墨绫,一边轻柔的拍打着她的肩膀,一边继续解释道:“除非一个人能强大到反抗整个世界,否则的话他就注定会被大多数人类制定下的秩序所束缚,但你已经不同了,绫绫,现在整个世界都是你的,所以秩序已经不是他们的工具了,而是你的,你可以创造自己的秩序,你是行走在人间的神明,你拥有无上的权能。”

    “你不必再遵守过去的那些规矩了,因为它们早已烟消云散。”

    墨仁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亲了一下墨绫的额头:“这凡间从今往后再也没有自由的意志,只有你的意志。”

    “真的可以吗?”

    墨绫似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只见她眨了眨眼睛:“这样会不会不好啊?”

    “当然不会。”

    墨仁摇了摇头:“绫绫,你玩过游戏机吗?”

    “玩过。”

    墨绫点了点头。

    “那就把他们当成是游戏中的怪物吧。”墨仁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是放他们一条生路,还是把他们干掉,对你而言不过就是一场游戏罢了,01号可以满足你的一切愿望,哪怕你想让他们死而复生,01号也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既然连死亡的人都可以再度复活,那么你又在担心些什么呢?”

    “哥哥,你真的好厉害。”

    听到墨仁这么说,墨绫忍不住反手搂住了墨仁的脖子:“我好幸福……”

    “傻丫头。”

    感受着颈间传来的淡淡暖意,墨仁也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容……

    ……

    主世界,天夏边疆。

    “不行!已经守不住了!”

    李宇迪一边往后疯狂的退着,一边朝着自己手上的腕表疯狂喊道:“那些克隆体太强了!我么还没见到对方就已经死伤惨重了!”

    “那也要继续守住!给我用命往里填!如果放他们进去后果不堪设想!”

    腕表中传出了一阵愤怒的大吼。

    “用命……填?”

    李宇迪脚下的瞬步微微一僵,脸上露出了一阵愕然的神色。

    “我们的身后是整个天夏!那是我们的家园!”腕表中传出了中年男人的愤怒吼声:“我们如果失败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我们的父母,儿女,还有爱人将会以最痛苦的方式被敌人杀死!”

    “家人…”

    李宇迪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自己妻子和儿子的笑容。

    “我只是一个连能力都没有的普通军人!但我也跟你们一起奋战在了前线!因为我不想让我的家人觉得我是个懦……嗞嗞…嗞嗞嗞……”

    腕表之中的怒吼甚至还没传出来,立刻就是一阵奇怪的杂音传了出来,李宇迪神色一黯。

    这意味着这位可敬的将军已经战死在前线了。

    “该死!”

    愤怒混合着伤心,无从发泄的李宇迪用手中的刀狠狠劈了一下附近的石头,幽暗的刀锋瞬间将石头切成了两段。

    “宇迪,你要终究还是要回到那里去么?”

    幽影如同泥浆般在地面上翻腾起来,将李宇迪手中的幽暗长刀包裹了起来。

    “影月……”

    李宇迪没有看手上的长刀,他只是静静的闭上了双眼:“我不能回去,李将军刚刚说的很对,我不想让我的儿子觉得自己爸爸是个懦夫。”

    “可是你连卍解都没有掌握。”

    低沉的声音自幽暗中传来:“只有第四能级的你想要面对那个男人,哪怕只是他的复制体,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一条吗?”

    李宇迪重复了一遍影月的话,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资质无双的黑衣男子,为了守护世界而战,最终战死沙场被万人传颂,那不跟我的最开始的设定一模一样吗?”

    “……”

    听到李宇迪的说法之后,影月沉默了。

    “老伙计,对不起了。”

    李宇迪深情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幽暗长刀:“我知道我如果死了的话,你也活不了,但我却还是执意要去送死,但我真的没有别的选择。”

    “不必了。”

    影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也知道我们是一体的,所以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不是吗?”

    “嗯。”

    李宇迪点了点头:“那就继续并肩作战吧,就像以前在梦中时的那样。”

    说到这里,李宇迪直接就准备往前走去,但粘稠的幽影却拉住了他的手脚,让他死死的留在了原地。

    “影月?”

    李宇迪疑惑的问道。

    “你现在还控制不住这份力量,但我别无选择,只能提前把它交给你了。”

    影月低沉的声音从幽影中传了出来。

    “接好了,宇迪。”

    下一秒,浓稠的幽影冲天而起,遮蔽了整片天穹,空气中似乎又无形无质的东西正在缓缓的被侵蚀,被吞噬,最终转变成了掩盖一切的浓郁漆黑,自星空的尽头倾泻下来,径直的轰击在了李宇迪的头顶上方……

    ……

    此刻,另一处战场。

    “轰!!!”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巨大响声,一头狰狞的巨兽被狠狠的打飞了出去,直接撞碎了一座苍翠的大山,数万吨的土石因为冲击力被高高地扬了起来,一时之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

    下一秒,一抹白色在空气中猛然划过,随后就是万道剑芒冲天而起。

    “轰!!!”

    又是一阵巨响,白色的身影也被径直的打飞了出去。

    滚滚的烟尘逐渐散去。

    一个赤着胸膛,强壮而高大的男性身影正缓缓的从爆炸的最中心走了出来,就那么表情平静的朝着天夏帝都的方向走去。

    “嘶嘶……”

    一阵淡淡的黑色颗粒突然从地下钻了出来,迅速的贴在了这个高大男人的身体表面上,趁着这个男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将其封在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之中。

    “别跟他比拼力量,你们拼不过的。”

    黑皇布莱克缓缓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见到一边抖着皮毛的地狱犬,以及嘴角挂着血丝的白帝,他缓缓的摇了摇头:“他没脑子,你们也没脑子吗?”

    “你怎么过来了?”

    地狱犬的冰首看了一眼布莱克,语气严肃的问道:“你那边解决掉了?”

    “解决?”

    布莱克叹了口气:“你告诉我这种怪物该怎么解决?”

    “这些怪物的实力比不上本体。”

    地狱犬的暗首冷冷说道:“不仅没有银色金属和空间异能器,力量也弱了一些,而且还无法进行红化,你应该是可能将他击杀的……”

    “这怪物是复制体不假,但他也同样继承了那位大人的恢复能力啊,你三个脑袋加在一起居然都没想通吗?”

    布莱克意外的看了一眼地狱犬:“这些怪物要是继承了本体所有的能力,刚刚那一拳下去就把给你打死了,不过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些怪物的能力不及本体,恢复能力也因为失去信徒之力的缘故无法进一步的进化了,但你觉得我们谁能给这种怪物造成致命伤?你的狗爪子能一下捅穿他的大脑?还是白帝的剑能做到这一点?”

    “……”

    地狱犬的暗首和冰首沉默了,但炎首却没有:“你是过来跟我们故意抬杠的吗?”

    “当然不是。”

    布莱克摇了摇头:“另外两个怪物一个被若水和冷枭拖住了,她们两个的能力一个是液态一个是气态,现在那个怪物失去了很多能量打击的手段,纯粹的物理攻击对她们的作用不大,所以我就让她们先行拖住一个,我过来跟你们一起先解决掉另外一个。”

    “那剩下的八个你打算怎么办?”

    白帝冷声问道。

    “负教的外教成员已经赶到了,一个叫埃肯的外教成员正在带着其中一个放风筝,姆杜恩派遣了内教所有不用研究的灰色主教,顶住了另外两个怪物,雷米尔压制住了一个,还有一个被逆鳞的其他能力者和军队暂时拦住了。”

    布莱克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抱歉,至于剩下的那几个,我也无能为力。”

    “混蛋!”

    地狱犬立刻怒吼了起来。

    “还想想怎么先解决掉这个怪物吧。”布莱克说着,直接将目光转移到了那个巨大的黑色球体上了:“我真希望那位大人能够现在就回来,现在我觉得也只有他能当救世主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